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章 重生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云澜大陆,庆国。

    叶州,历元县。

    正是末暑入秋之际,淅淅沥沥的微雨洒落,给大地带来阵阵寒意。

    县城中,某座酒楼之上,却是一片热火朝天之景。

    “直娘贼!锦鲤帮做事太不合规矩,今日某家便要好好教教你们……整个历元县有油水的地方也就那几处,你都占了,我们怎么活?”

    说这话的,是一名凶神恶煞的屠夫,腰间插着厚厚的杀猪刀,刀柄上满是油脂,鲜亮光滑,其主人一脚踩在板凳上,唾沫横飞。

    此乃本地屠行的行首——郑屠,诨号‘郑大官人’,暗地里却是一帮混混打手的首领,不仅垄断了全城的屠宰生意,更暗中欺行霸市,霸占了城内五成的蔬菜供应,身家丰厚。

    “呵呵……这话我就不懂了!”在他对面的,却是一位娇滴滴的妙龄少女,穿着一身黑色劲装,长发扎成一个简单的马尾,绑在脑后,胸前却绣了一条活灵活现的彩色锦鲤,似乎下一刹那就要游将出来。

    这时,望着郑大官人以及他身后的一群汉子,却是面不改色,冷笑道:“郑屠!叫你一声郑大官人,真将自己当成官身了?老娘今日就将话撂在这里,你好好杀猪割肉便行,日后菜农的生意,归我们锦鲤帮罩了,所有花红油水,自然也是我们的,你想再要?文的武的,黑的白的,随便你划下道来!不过到时候,恐怕你连这个屠宰行的行首都做不成!”

    “你……”

    郑大官人气息一滞,脸上黑痣的长毛一抖一抖,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颇为色厉内茬。

    “怎么?还在等外援?你不就是有着一个妹妹做了衙门里户房典吏的小妾么?今日我倒要看三班六房,有哪一个敢来与我们锦鲤帮为难!”

    锦鲤少女嘴角微翘,暗暗向后面使了个眼色。

    “气死我了,你锦鲤帮的段老大呢?为何两方说数,只派你一个三当家来,看不起我郑屠咋的?”郑大官人额头已经有些微微细汗,眼看已经过了时辰,昨日延请好的公门外援还是迟迟未至,怎么不知被放了鸽子?

    此时胡搅蛮缠,又不停望着楼下。

    “诸位……诸位……莫要动手……”酒楼老板缩在柜台后面,委屈巴巴地探出个头,脸上满是苦涩之意。

    踏踏!

    踏踏!

    就在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从远处走来一名撑着油纸伞的葛衣少年,胸前同样绣了一条锦鲤,面无表情地走进酒楼,将一个渗血的包裹扔在郑屠面前,冷冷道:“打开它!”

    郑屠手有些颤抖,打开包裹之后,脸色更加苍白,竟然脚下一颤,几乎要栽倒在地上。

    “我家大哥说了,事不过三,你找公门是一次,再找狂狼帮、牛老三等打手是第二次,再有第三次,我就直接割了你的头!”

    葛衣少年冷冷环视一圈,喝道:“还不给我滚!”

    稀里哗啦!

    顿时,后面的大汉掺扶着郑屠,几乎是落荒而逃。

    “嘻嘻……飞鱼二哥,你的动作好快!”锦鲤帮三当家的妙龄少女笑嘻嘻地上前,望着包裹,又皱起眉头:“这是什么?”

    “收拾完那些打手之后,随意剁了些猪狗杂碎来吓他,居然这就被吓住了,果然是个没种的,亏他还是专门杀猪的,这都认不出……”二当家秦飞鱼摇摇头,很是不屑。

    “二哥你有所不知,这郑屠自从当上行首之后,早已洗手不干,购宅买地,又娶了三房小的,日子过得好不快活,哪里还会重操旧业?只怕今日这刀,都是从手下那顺来的!”

    三当家叶知鱼打趣说道,笑得花枝乱颤,连旁边的秦飞鱼,脸上也不由多了一丝笑意。

    “好了,这事了了,赶紧去回禀大当家才是!”

    他们并肩走出酒楼,转过几条街道,走进一间宅院,里面是一水的青砖大瓦房,院子里打了一口水井,细雨朦胧,沿着瓦檐一滴滴落下。

    过道两边,还摆了诸多石雕,亭台阁楼,松竹兰柏,倒也颇有奇趣。

    两人对此习以为常,熟门熟路地走进一间大屋。

    屋内摆设十分简单,唯有中间一张巨大的桌子,一名少年端坐,正在专心致志地雕琢着手上的鸡血石。

    这块鸡血石色纯而正,表面毫无瑕疵,仿佛镀了一层蜡般,宛若美玉,哪怕是外行也能看出不是凡品。

    少年手持印刀,如穿花蝴蝶,时冲时切,一只弄球狮子就渐渐现出庐山真面目。

    “好!”

    见此,秦飞鱼率先赞了一声。

    “好在何处?”印刀少年将鸡血石放在桌案上,赫然是一枚半成品印章,上面的狮子栩栩如生,作势欲扑。

    “二哥平时冷冰冰的,一个字都不多说,他说好,自然是极好的了!不过我看帮主你的篆刻之法,简直神乎其技,就好像这块石头里本来就有一只狮子,你只是将它放出来罢了……”叶知鱼欠身说道。

    “篆刻之道,在于师法自然,你说得很好,很有味道!”少年微微一笑,转过身来。

    他长得只能勉强算清秀,但一双眼睛却似看透世情,带着洞明的色彩,宛若画龙点睛一般,令原本平凡的脸庞,也变得不平凡起来,身穿一身青衫,剪裁得体,很是合身,带着一丝书卷之气,宛若白衣指点江山的书生。

    “自从一个月前,帮主你沉浸篆刻之道来,技艺简直是突飞猛进……”锦鲤帮三位当家,三当家长袖善舞,二当家有悍人之勇,唯有大当家最为神秘,但却最得帮众尊敬,叶知鱼在他面前,也是宛若个小妹妹一般,叽叽喳喳地说起来:“……你是没见到,那郑屠被二哥吓傻的模样,真是笑死人了!”

    “郑屠么?只是一枚棋子而已!”

    锦鲤帮帮主微微摇头:“他不过是试探,真正的后手还没到呢!这不是我们退一步就能海阔天空的事,也是免不了的,我们锦鲤帮想要做大,就不免触及天花板,要不就去做那些幕后黑手的棋子,要不就要遭受攻讦,不过你们放心,我总会让咱们平安渡过去……”

    “嗯,我相信段玉哥哥!”叶知鱼甜甜地笑了。

    送走两人之后,段玉盯着桌上的鸡血石印章,有些失神:“庆历十六年秋,想不到……我又回来了!”

    在他心底,一直有着一个秘密——他乃是异界之人,机缘巧合之下,才来到这云澜大陆。

    并且,这已经不是他的第一世了。

    上一世,他也是段玉,纠集一帮同样被遗弃,无父无母的孤儿,在这小小的县城中挣扎求存,创立锦鲤帮,慢慢做大,也遇到了如今的困难,最终却是鱼死网破,只有自己侥幸逃生,哪怕后来另有机缘,回来灭了曾经的幕后黑手,但遗憾惋惜终究铸下,成为日后突破元神的心魔,差点万劫不复。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段玉喃喃自语,眼前仿佛又看到了那黑云一样的骑兵,还有最后的疯狂与毁灭。

    过了良久,才有一个低低的笑声响起:“穿越加重生,我这还真是纯正的主角命呢!既然能多活第二世,我一定要活出一个真正的精彩来,前一世,实在有着太多遗憾与不甘了……”

    这个世界,既有妖精鬼怪,也有修道之士。

    自己前世苦苦摸索,幸而获得真法入门,总算跨进元神真人的境界,堪堪踏入高层修者的圈子,没多久就遭逢大难,堕入轮回。

    今世重开,必定不能如此!

    “那些曾经的遗憾,我要一一挽回!那些未来得及探索的隐秘,我要一一揭开!那些生死仇敌,我要他们血债血偿!这一世,我必要站在世界之巅!”

    段玉握紧拳头,喃喃自语。

    自从一个月前,发现自己重生之后,他心里满是庆幸与后怕。

    这个世界水太深了!

    表面上,云澜大陆诸国混战,各自逐鹿,北方又有草原胡人虎视眈眈。

    但暗地里,则是还有诸多黑手。

    比如前一世,草原骑兵南下,连灭数国,背后就有着诸多神秘力量推动。

    自己纵然晋升元神,也只是窥得一鳞半爪,甚至没有多久就落入绝境,死无葬身之地。

    “好在这一世,一切都不同了……上一世我没有金手指,苦苦经营,到最后依旧逃不过一个灰灰的下场,但这一世,我有金手指,那就是我上一世的记忆与经验!”

    段玉神色振奋。

    永远不要小看一个重生者!

    在他的脑海里,有着太多足以改变世界的信息,那些关键的历史节点,一个个英雄人物,时代弄潮儿的事迹,都是难以估价的珍宝。

    还有那些上古宝藏、隐秘遗迹,对他而言,不过俯拾可得。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我有——它!”

    段玉望着自己手上的印刀,满足地笑了。

    自从一个月前重生之后,他就立即捡起了这门曾经的技艺。

    在上一世,他之所以能修炼到元神,靠的就是——篆刻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