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章 篆刻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篆刻之道,分为篆法与刻法。

    所谓的篆法,简单而言,就是符法!

    而刻法,便是雕琢器物之术,可延伸为制器之法!

    若是按照修真的理解来说,所谓的篆刻师,便是制符师与炼器师的集合!纳天地于方寸,制道纹于掌间!

    甚至在段玉前世,篆刻之法也是在殷商时期便已经出现,古人以刀刻甲骨,而作甲骨文,历时三千七百余年,依旧长存不衰。

    更不用说,那些古代的权柄象征——官印乃至传国玉玺,都少不了篆刻师的雕琢。

    而在这云澜大陆之上,篆刻师更是与道法相结合,焕发出全新的生命力。

    段玉上一世,便是一位造诣精深的篆刻师,曾雕琢出无数珍奇异宝。

    “重活一世,就是有这点好处,上辈子苦苦追寻奇遇,辛苦积攒功勋而获得的篆刻之道与修道典籍,我如今早已深刻记忆在脑海中……”

    段玉嘴角带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他怎么能忘却,那仙气盎然的山门,还有鲜活起来的众人?

    “门派!门派……呵呵……”

    此世有着修真之士,自然也有道门诸脉,段玉前世,就是在锦鲤帮覆灭之后,历经千辛万苦,才侥幸拜入一宗门,获得入道之机缘。

    “真正说起来……师门对我有恩,纵然日后被奸人把持,陷我于死地,也不过两两抵消,但这一世,我真不想再去蝇营狗苟了……”

    作为过来人,段玉早已将门派之道看穿,不过是另外一个剥削体制罢了。

    刚刚入门的弟子,必须做杂役,美其名曰苦其心志,锻其筋骨,实际上就是剥削!杂役晋升弟子之后,需要做各种任务换取功勋贡献,才能获得典籍功法传授,同样是这个道理!

    段玉对此还算看得开,毕竟公平交易,货物价值自然以卖方为准,自己需要功法典籍,受制于人,做杂役也是理所应当。

    但宗门体制之道,绝对不仅仅如此,更是一个吞人的怪兽!

    特别是大劫来临之际,让你去死,你便不能不死,否则便是欺师灭祖,背叛师门,人人得而诛之!

    似乎自己学了它的东西,从此一生一世,整个人连带子孙,就都应该是属于它的。

    这一点前世的段玉就很不赞同,奈何师门大义压下,你不得不牺牲!

    “这一世我自有功法,所缺的无过一些资源,实在是不必去宗派中混日子了……”

    段玉目光冷冽:“等到我来日修为大成,前世之因,总得化为今世之果,一一回报才叫痛快!”

    “只是此时,想要入道,纵有功法,也是难难难!”

    此世虽然也有修真入道之士,但大多隐居,或啸傲山林、或游戏人间,隐现一鳞半爪,非机缘巧合、大富大贵难以撞见。

    诸多道脉,万般功法,开头其实都一般无二,需将精、气、神三花打磨完美,提升至巅峰圆融状态,方可正式踏入道门,是为‘百日筑基’!

    这一百日是平均时间,也是一个泛指,若资质过人的,或许两三月便可,但碰到资质驽钝些的,两三年也未必能完成。

    “不过筑基的时间长短,并不代表日后成就,比如散修中就有一天才人物‘郭百忍’,花了九年方才堪堪筑基,入道之后,修为却是一日千里,十年不到便修成元神……咦?这人似乎还未发迹,可以尝试招揽一二……”

    段玉想到日后之事,又想到自己:“我不过中上之姿,上一世筑基花了一百余日,此世虽然没有宗门的环境、灵药辅助,但我有篆刻之道,练手练心,也不逊色,大概需要相同时间……”

    篆刻之道,自然也有凡俗与入道之分。

    自己这些时日所做的,不过是熟悉手感,所雕琢出来的最多算工艺品,并非蕴含道纹之器。

    但这就是篆刻师的基本功,段玉每日习练,不仅是练手熟悉,也是暗含修行之意。

    “这篆刻师传承却是不俗,不是我得自师门,而是一次奇遇所得……奈何,还是有些缓不济急!”

    想到锦鲤帮如今遇到的困难,段玉又是面色一沉。

    上一世,他在底层辛苦挣扎求存,自然不得不团结一切可以团结之力,再加上有着那么一丝建立势力的情怀,这才组建锦鲤帮。

    但这一世多了许多见识,却是明白混黑帮不长久的道理。

    别的不说,最近遇到的若有若无之打压,便是明证!

    “那人……前世差不多也是这时候发动了吧?”

    段玉望着窗外的风雨,似乎又想到了前世,眸子中不由浮现出一缕血色。

    ……

    一场秋雨一场寒。

    雨过天晴之后,却是阳光明媚,在锦鲤帮大本营的后宅院中,段玉专门推平了几间房,营造出一个小操场的面积,旁边还放置了陈列武器的木架与锻炼臂力的石锁之类,专门给帮中小兄弟练习武艺。

    秦飞鱼还是葛衣打扮,似不知寒暑,手持一口十炼雁翎刀,正在演练刀法。

    小小的校场之上,只见人随刀走,风声呼啸,寒光凛凛中,竟然也有几分刮骨之意,显然深得刀法的‘快、准、狠’三味。

    “帮主大哥,还有二哥,来,喝水!”

    一套刀法舞完之后,换了红裙的叶知鱼就笑眯眯地捧着木盘上前,盘上是两只海青陶瓷大碗,碗里装的却是用刚制好的秋菊所泡之茶水,已经放得略温,最是宜人解渴。

    段玉接过一碗喝了,顿觉一股菊香从口齿一直叩关而下,滋润身心,不由打趣道:“我这知鱼妹子真是心细如发、又大方知礼,也不知日后要便宜哪家少年!”

    “不!我不嫁人,就这么跟着帮主与二哥!”

    叶知鱼脸颊微红,眼睛中的神色却是甚为坚定。

    望着她的神色,段玉却是有些黯然,他跟秦飞鱼、叶知鱼乃是真正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这两人的名字还是自己取的。

    奈何遭逢大难,秦飞鱼为掩护自己突围,独自断后,身披数十创而死。

    叶知鱼却是遭了内奸出卖,中伏被擒,后自尽而死。

    纵然自己日后杀回这里,灭了元凶复仇,也是无济于事,一念至此,再看着面前两个鲜活的人物,就颇有时空错乱之感。

    三生三世的记忆汹涌而出,如梦似幻,纵然是之前已经狠狠宣泄过几次,段玉此时的眼角还是不由有些泛红。

    “帮主?帮主?”

    见到最敬爱的帮主大哥神色有异,叶知鱼不由紧张上前一步:“出了何事?我总觉得自从一月之前,帮主大哥你就变得有些……奇怪呢!不仅知道许多事情,还传了我跟秦飞鱼真正的武功!”

    他们三人创立的锦鲤帮从小偷小摸起身,哪怕后来抢地盘,靠的也只是天生地养的一分狠劲。

    但一个月前,段玉却是教给了叶知鱼与秦飞鱼每人一套武功!

    那可是真正的武功秘笈啊!

    要知道,在这云澜大陆之上,诸国并立,互相征战,武风颇盛,有的汉子或少年离家闯荡、或以重金拜师、或干脆卖身为奴,就是为了学得一招半式,作为日后安身立命的本钱!

    一份武功秘笈的价格,纵然卖了半个锦鲤帮都抵不上,但段玉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教给了他们?

    当然,秦飞鱼与叶知鱼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苦练。

    这反而说明他们早已是暗下决心将一条命卖给段玉,有着前世为证,段玉对此也是非常放心。

    “飞鱼,我看你的‘冲刀七法’已经颇得狠辣之意,此时需要做的,就是让你的刀慢下来……能慢,才能快!”

    饮过茶后,段玉淡淡点评。

    “慢下来?能慢,才能快?”秦飞鱼顿时若有所思,握着雁翎刀不断比划。

    见到这一幕,段玉嘴角不由浮现出一丝笑意。

    篆刻之道的刻法,需要施展印刀,因此他不多不少,也算一个刀道大家。

    而刻法之中的核心,无非两样,便是切刀与冲刀。

    他以冲刀之法教导秦飞鱼,自然对他期望颇深,希冀他未来也能以武入道,方不负前世的性命相托。

    “帮主大哥,往日里你都会苦练,怎么最近反而很少动手了?”

    倒是叶知鱼,偏着头望了望入痴的秦飞鱼,又眨着好看的大眼睛,盯着段玉发问。

    “那自然是因为……我在篆刻中修炼!”

    段玉拿起印刀,刻着一块木牌。

    篆刻之法博大精深,试问普通符箓以纸为基,又怎么比得上金木玉石?

    而他此时只是门外汉,哪怕入了道,也只能先从最基本的‘攻木石’做起,因此这时的段玉,每日刀不离手,专门雕刻木石。

    “知鱼,之前交待你的事情,如何了?”

    雕琢当中,段玉的声音就渐渐变得冰冷下来。

    “按照您的吩咐,监视了大半个月,那人果然露出马脚!已经人赃并获!”叶知鱼恢复三当家的气度,躬身说着。

    “既然如此,召集兄弟,开香堂!”

    段玉头也不抬,语气中的寒意却是令叶知鱼不由打了个冷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