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章 后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宅院之内,秦飞鱼与叶知鱼警惕地监视着外面的打手与捕快散去,不由长出口气。

    此时的宅院与段玉离开之前并无多少区别,只是在四方角落之中,各埋了一块符箓!段玉这几日赶工雕琢出来的木符!

    论起承载法术的材质,木片自然总比符纸强点,段玉留下的木符更是如此。

    当然,他既未筑基圆满,篆刻之道自然也无法登堂入室。

    制作的这些木符,肯定比不上真正的符箓,最多算是个半成品,并且为了临时发挥威力,还不得不动用了一些邪魔歪道的血祭手段,已经开始走偏,类似江湖术士的下三滥伎俩,制作的鬼打墙迷阵也并没有太强的效果。

    事实上,光是李虎那一群护院打手,血气阳刚之辈,若是再误打误撞地试上几次,说不定也给破了。

    好在此世平民对于神秘学还是颇为敬畏,确认锦鲤帮大本营有着鬼打墙守护,又失去公门中的强援,李虎也不敢继续试探,只能一走了之。

    而段玉更是借着这个机会,向外界放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消息——锦鲤帮有着神通之士守护!至少也能与对方搭上关系!

    有着这一层虎皮,再加上他展露出来的实力,大概就能令周家暂时退避一二了。

    ……

    县衙。

    书房之内,灯火通明。

    历元县的县令名为曾唯珍,三十来岁,平素爱书成痴,纵然进膳之时也手不释卷,此时把玩着一方鸡血石印章,看不出脸上表情。

    在他面前,则还有一人,文士打扮,三缕长须飘逸,乃是身边亲近的李师爷,正在细细禀告:“齐捕头已经回报,说是锦鲤帮似有阵法守护,周家护院无功而返……醉仙楼那边也有了消息,说是周秉周管事突发心疾,去世了,已送去化人场,至于范井的尸首,则是被收了起来,秘密送往义庄……属下偷偷看过,这两人都是死于外伤,要害咽喉,一击毙命!”

    “看来周家乃是要暂时退却,吃下这一次闷亏了……”曾唯珍轻笑一声,望着手上的印章,血红色的狮子作势欲扑,态势俨然,在章底有着‘半闲斋主’的篆文,正是他的雅号。

    能令他如此爱不释手,自然是一件精品。

    曾唯珍又把玩良久,这才叹息一声:“锦鲤帮帮主段老大,能一刀杀了范井,这份武功修为也是可怖,虽然在战阵上没多大用,但若用来偷袭刺杀,再有一个神通之士辅助,也难怪周家要暂时退却了。”

    “我观这锦鲤帮,也是有要与周家和解之意,大人,我等如何做?”李师爷自然知道之前县尊的打算,周家势大,之前几次暗中阻挠政令,曾大人自然要给上点眼药,再说,暗中收一帮派为走狗,也方便打探县城动静,每月还有孝敬,何乐而不为?

    但此时,锦鲤帮却是有与周家和解之意,这如何了得?

    “和解?”曾唯珍放下印章,淡然道:“你以为周家是良善之家,会乖乖吃这个亏?周子玉是个草包,但那位周老爷子掌握周家数十年,看惯风雨,一个区区神通之士,还吓不住他,这次主动收敛手尾,不过是恰如猛虎伏山丘,潜伏爪牙忍受,一旦摸清楚底细,后续的报复必然猛烈无比!”

    “所以……那位段老大也是聪明人,一定会死死靠向我方?”李师爷眼睛一亮,心悦诚服地拱手道:“大人高明!”

    ……

    与此同时,周宅。

    啪!

    一只上好的青花瓷茶盏砸在周子玉脸上,又落在地面,磕成碎片。

    “父亲息怒,儿子错了!”

    周子玉跪在地上,连连叩首,原本的风度尽数消失不见,看起来颇有几分狼狈。

    这便是古代封建家长制的权威!

    哪怕周父是一个昏聩无能之辈,体制之中,大义之下,周子玉还是得跪,更何况这位周家家主手握大权,精明强干?

    “你可知你错在何处?”周家家主名为周彦,相貌与周子玉有五成相似,两鬓微霜,略显老态,一双眼眸狭长,带着老奸巨猾的味道。

    “儿子料错形势,不知锦鲤帮竟然还有神通之士暗助,还有那段老大,武功竟然高到能一招杀了范井……”周子玉老老实实地道。

    “这些都是细枝末节,你最错的,还是妄图以一帮派为基,制霸全县……野心太大,才能太低,志大才疏,必有大祸!”周彦声音冰冷。

    “儿子知错,只是大错已经铸成……”周子玉仿佛变成了磕头虫,只是当头低下去的时候,才能见到他眼睛中的一丝阴狠。

    “区区一个锦鲤帮,岂能翻了天去?不过一个神通之士再加上一位武功好手,也的确有些麻烦……当务之急,还是先查清楚再说!”

    周家这等高门大户,肯定与修行界有着接触。

    并且,修炼之途,少不了财、侣、法、地等等资源,自也有修士与人间权贵交往。

    周彦不仅见过几个活生生的炼气士,甚至家宅都是请了一位风水师看过的,并且还花费巨资,从对方手上淘换过一些符箓与法器。

    饶是如此,对于那些神仙中人,依旧有些敬畏。

    若是没有锦鲤帮那个鬼打墙迷阵的出现,就凭段老大敢杀周管事,周家一定会悍然反扑,将其枭首,以震慑其它宵小。

    而此时,却是暂时将事情压制下来,预备慢慢调查。

    当然,此事绝对不会就这样算了。

    等到周家摸清锦鲤帮的底牌,接下来的攻击,必然比这次凌厉十倍!百倍!是真正的不死不休!

    “纵然神通之士,也有区别,下者浪荡江湖,以下三滥之术坑蒙拐骗,连真正的武林高手都不如,对景的时候,一群壮汉,加盆黑狗血,便能将妖道浸粪坑打死!而中等的,则是啸傲山林,餐风饮露,神龙见首不见尾,逍遥自在!真正上等的,却是可以呼风唤雨,左右天下,哪怕国君遇到,也必须礼敬,尊为国师,人家还不一定愿意……”

    周家家主长长一叹,目中似闪烁两点幽火:“但凡神通,必有传承脉络,有迹可循……锦鲤帮后面的神通之士,也不会凭空出现,若只是江湖术士之类的散修,我必杀他,若是有着宗门道脉,那就麻烦了……”

    “宗门,道脉?”

    周彦喃喃自语,却没有发现跪着的周子玉,脸上也是闪过向往的神采……

    ……

    “现在的周家,肯定在猜测我这边神通之士的来历,还有师门吧?”

    段玉回到锦鲤帮总部大宅,心情却是极好。

    这一个月以来,他一直为了此事谋划,这时终于有了结果,并且一切都如自己预料一般发展,自然心旷神怡。

    “我此时拉了两张虎皮,曾唯珍倒向我这边,至少没有公门中的为难,而子虚乌有的神通士,更足以令周家疑神疑鬼!”

    如果是散修也就罢了,但一个修真宗派、道脉等等,纵然周家也不敢轻易招惹。

    “加上我本身展露的武力,锦鲤帮也就不是一条任凭宰割的死鱼……至少能给我争取数月时间……”

    虽然两张虎皮都是假的,但数月之后,搞不好其中一张虎皮就要变成真的了。

    “帮主!”

    正思索中,秦飞鱼与叶知鱼两人走上前来,目光中都带着崇拜。

    之前遇到周家阻击,其势若泰山压卵,他们都做好以身殉帮的准备了,但想不到在段玉的筹谋之下,竟然就这么土崩瓦解。

    原本这两人对段玉就十分崇拜,此时就有些成为狂信徒的趋势。

    “木符呢?”

    段玉问了几句,发现李家护卫胆子比自己预料的还要小之后,顿时放下心,收回了那些布置下去的木符。

    “大哥……”

    叶知鱼却是目光炯炯:“此莫非便是传说中的修道真符?”

    “非也,只是鱼目混珠罢了!”

    段玉一搓手,这些木符顿时化为碎片,散落在地。

    他望着惋惜不已的叶知鱼与秦飞鱼,又笑了笑:“这些符箓只是小术,未曾入阶,遇到懂行的,一口舌尖血喷上去,也就毁得差不多了,若是给人窥破了底细去,我们这空城计可就唱不成了。”

    “空城计?”叶知鱼与秦飞鱼习惯了段玉偶尔口出新奇之词,此时连蒙带猜,也知道就是故作声势的意思,纷纷点头,表示绝对不会将秘密外泄。

    “好了,这次过后,本帮总算度过一场劫难……将所有流动金银启出,一半送到县衙,特别注意县尊身边的李师爷,礼物一定要重……”段玉回到大堂,自然开始主持大局:“剩下的都给我,我要给本帮立一个真正的基业……”

    直到此时,段玉才不由长松口气,环视四周。

    一月默默准备,终于得到喘息之机,得以改变自己与属下的命运,今夜之后,历史便就此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