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章 巧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段玉之所以选择丁让,首先自然是因为路近,日期也差不多。

    而第二点更加重要,便是此人虽然遇刺,最后却生还下来,还有十年的蓬勃大运!

    这就代表此一趟有惊无险,还能顺利搭上一个大大的潜力股,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十年一过,盛极而衰的事,段玉想也不想。

    他此时所谋求的,不过是为叶知鱼与秦飞鱼借一张虎皮,能令周家忌惮而已。

    若是十年之后,自己还需要靠丁让庇护,那就真是重生到狗身上去了。

    御史乃是七品,巡查御史有着六品,也是位卑权重的典范,真正论手上权力,周家那个四品高官不过在清贵衙门坐冷板凳,说不定还不如一个普通御史呢。

    “这几年庆国与周围国家的争端也是此起彼伏,都是因为草原胡人异动而做的准备……但真正我能利用的,却是没有几件……而神通秘藏就更不用说,有的以我现在能力根本无法突破,有的还未曾到出世之时……”

    段玉摸了摸下巴,叹息一声,回去就寝。

    第二天,他便带着秦飞鱼与叶知鱼,骑了三匹快马,前往九山县。

    九山县也位于叶州,不过与历元县便真的是一个天南,一个地北,段玉对外界与手下的说法,是要去置办一些产业,作为狡兔三窟之用。

    而实际上真正的原因,还是他想到丁让遇刺的时间地点,就在九山县附近,自然需要找借口前去守候。

    否则的话,纵然他救了人家,对方事后一查,你一个帮派老大,无缘无故地狂奔数百里来救人,哪里来的情报消息?莫非与袭击者乃是一伙?——那就真真正正是弄巧成拙了。

    是以到了九山县之后,段玉也是老老实实地带着叶知鱼与秦飞鱼奔走采买,一副认真准备后路的架势。

    ……

    这一日,段玉将叶知鱼放在县中客栈,带着秦飞鱼在九山县中兜兜转转,一副不甚满意的样子。

    最后索性先将事情放下,找了个向导,开始游览本地的名胜。

    按照那个向导所说,九山县穷乡僻壤,着实没什么好地方,唯有城外一处‘九山坳’,有九峰环抱、一线天等景色,也有一些文人墨客曾到此一游,留下墨宝,算是值得一去。

    他不知段玉等的就是‘九山坳’这三个字,听到之后便作兴趣大增之色,让向导带路。

    一行来到山脚,已经时至正午,正好段玉看到有一个歇脚的茶铺,就招呼秦飞鱼坐了,喝上一碗不怎么清香,却能解渴的大麦苦茶。

    此时这茶铺也是饮食一体,那老板就上前问段玉等人是否打尖,言道本店刚刚宰了一条肥狗,正在后厨料理。

    段玉一听,就察觉秦飞鱼眼中有着那么一丝精光闪过。

    他们这种孤儿,惯例是会偷鸡摸狗,幼年时能偷到一条狗,那就跟过年宰了头大肥猪一样兴奋,纵然叶知鱼那个小女孩吃起来也是红了眼一般,顿时摸出几角碎银子,让伙计切一条狗腿送上来。

    这店铺虽小,店主却是用了心的,各种香料将狗肉膻味去掉,端上来之后香气扑鼻,又配以蒜泥、辣油等调味,吃上几口,再配以本地一种主食锅盔,就算是五大三粗的壮汉,也能将肚子哄得饱饱的。

    段玉一边吃喝,却是回忆起了更多关于丁让被刺案的细节。

    按照常理来说,巡查御史被灭口,必然是手上掌握了当地主官的一些黑材料,还是很要命的那种,县令都不够格,起码得是郡守与州牧一级,这丁让据说精明强干,这一次明查暗访,手上很是掌握了一些州牧大人贪赃枉法的证据,正准备上奏国君!

    而接下来,州牧派人灭口,却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但段玉却知道,这件事绝非如此简单!

    真正的幕后黑手,却是叶州内的镇东军节度使贺宗!

    说到这个,就得聊一聊庆国如今的形式了。

    在云澜大陆之上,零零总总地呈现出诸国并列,宛若春秋战国一般的乱战场景,除此之外,还有北方草原上的胡人虎视眈眈。

    庆国正是位于四战之地,不仅北面有着一部分与草原接壤,其东南西三面更是各有一国,时不时便有小型战乱。

    不是每一任国君都是擅长征战的人才,因此对将军放权也在情理之中了。

    这节度使,便是由此设立而来的职位,持节行事,威严深重,甚至能自行招募属吏与兵员,堪称一方诸侯。

    叶州位于庆国偏东,有一郡宛若楔子一般,直接凿进东方的敌国‘东陈国’境内,因此牢牢占据优势。

    之所以会如此,便是因为这一郡原本属于东陈国,后来掌握郡兵的郡尉杀太守而以一郡降庆,当时的庆国国君大喜,许之永镇此郡,并任命为镇东军指挥使,虽然仍旧归属叶州州牧管辖,但实际上便拥有半藩镇性质。

    不论哪个当州牧,看到麾下有这么一个既不怎么听调更不听宣的势力,心里当然不会痛快。

    这一任州牧就不知是收到的贿赂不满意,还是其它原因,总之就跟贺宗极不对付。

    贺宗也是个刀枪箭雨里走出来的猛人,眼看对付不了州牧,还要被他掐住脖子,又探查到丁让同样在搞他黑材料的情报,索性直接宰了巡查御史,给州牧头顶狠狠栽上一脏。

    幸好这一次不知道怎么回事,让丁让侥幸逃脱,并查清楚了真相,否则的话这叶州州牧真的要被狠狠泼上一头脏水,无法洗清了。

    ‘当然……此一任州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能力不行,纵然没有这次之事,也是很快就被撤掉……因此不算条粗大腿……’

    算计各方之后,段玉还是觉得丁让最为合适。

    正因为其位不算太高,因此也必定没有多少合用的人手,更何况这可是实打实的救命之恩!毕竟丁让可不知道自己其实没有段玉相救他也能活下来!

    “而这一次事件,更是一场战争的导火索,虽然只波及叶州,但也是大乱一时……我亡命江湖之时,能活下来,也多亏它搅浑水!”

    段玉深吸口气,既然丁让活着,又查清真相,并且那镇东军的贺宗也实在是飞扬跋扈,许之永镇一郡的庆国国君早就死了,此时继位的乃是先君的二儿子,最是见不得这种镇守一方的大将跋扈,早已准备杀鸡儆猴……各方因素作用之下,这位镇东军节度使纵然垂死挣扎,也是很快败亡,据说因为其败得太快,纵然东陈有心煽风点火,但也是连兵员都未曾集结起来,便听到大乱平复的消息,只能悻悻退去。

    ‘刺杀丁让此种等级的战斗,刺客实力应该不会太高,牵扯也不会太多,丁让本来就命不该绝,我再去救他,把握很大……’

    ‘至于叶州兵荒马乱,呵呵……那不就是我复仇的良机么?兵乱之时,被洗了宅院的士绅也不止一家两家,事后又能如何?’

    思索完这些,也是吃饱喝足之后,段玉便让那向导带着自己与秦飞鱼开始登山,那最著名的‘一线天’自然是非去不可的了。

    ……

    这九山坳能出名,自然是风景秀丽,翠色连绵,层峦叠嶂,连秦飞鱼看了都不由连连点头。

    崎岖的山径边上,偶尔便可发现文人留下的墨宝,以摩崖石刻的形式留驻其间,有的被藤蔓完全遮挡,犹抱琵琶半遮面,必须将草木拨开才可一窥全貌。

    “飞鱼……你看这景色如何?”

    段玉走在最前,忽然一笑。

    “自是极好的,可惜小妹没来,回去之后必得被她聒噪一顿了……”秦飞鱼难得地抱怨了一句。

    “哈哈……此山秀丽,令人流连忘返,大不了再带她来一次!”段玉哈哈一笑,望着向导:“快到山顶了么?”

    那向导三十来岁,带着山民特有的狡黠,之前很是坑了段玉几角银子,此时望了望路,便道:“再往前转两个弯,便到了一线天,到了那里,距离山顶便不远了……”

    段玉却是记得清清楚楚,那丁让被袭的时间地点,便是今日此时,一线天之中!

    ‘如果我是袭击者的话,此时既然已经展开行动,就绝对不会再让人靠近,肯定会布置拦截手段……’

    就在段玉望着密林,心里起了一个念头的时候。

    吼吼!

    一声猛烈的咆哮,骤然从路边的密林中传出,吼声震天,携风雷之势!

    巨吼当中,一头吊睛白额的大虫就跳到一块山石上,虎目俯瞰中人。

    “山君……山君爷爷出巡啦!”

    那向导见到这一幕,顿时吓得屁滚尿流,栽倒在地,连爬也爬不起来。

    “此地有着虎祸么?”

    秦飞鱼‘锵’得一声,将雁翎刀拔出鞘,又猛踢了向导一脚。

    “没……没有!这九山坳乃是本县最出名的景点,要是真有虎患,县令大人肯定要差猎户捕掉……”

    向导颤颤巍巍地道:“或许是新迁来的?”

    段玉见此,却是心中大定,知道终于是给自己撞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