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三章 巨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一支车队缓缓在官道上前行。

    正中是一辆马车,旁边还有数骑护卫。

    当先两头黄鬃大马上,赫然是段玉与叶知鱼,秦飞鱼却已经不见。

    段玉见到两边初冬景色,又望了眼闷闷不乐的叶知鱼,不由长叹口气:“你可是怨我?”

    “没有!”叶知鱼摇摇头:“我只是担心二哥……”

    “我对飞鱼期许甚深,之所以送他入军,也是因为他的功夫唯有在血战中方可大成……更何况,此时诸国混战,文轻武贵,正是取得富贵的良机……”

    段玉细心解释着。

    至于陈策后来会大破贺宗,自己送秦飞鱼只是为了镀金之事,此时自然不能说。

    虽然军中兵凶战危,但那都是小兵,实际上到了军官阶级,阵亡率就要锐减。

    秦飞鱼有着丁让保举,必能得着照顾,再说自己临行之前,也隐晦提点了几句,让秦飞鱼避开日后几个官军损失惨重的节点。

    若这些布置之下,秦飞鱼还不能逢凶化吉,获得功勋,也只能说是天要灭之了。

    自己已经将所有条件尽可能准备好,接下来就看秦飞鱼的造化。

    基本上,肯定能前进一大步,视野与境界就完全不一样了,从此不论凭军功富贵,还是以武入道,都有坚实的基础。

    ‘但我不能亲自去,毕竟朝廷气运,与道法神通一开始有些冲突,武功另当别论……’

    段玉又劝了几句,见到叶知鱼慢慢接受,不由长出口气,心里却在默默思索。

    这里的朝廷气运,也可以理解为龙气神通,但并非就会坏了道法根基,只是两者难以兼容。

    ‘世间万道,皆是有为法!所以朝廷的龙气,在炼气士看来,也是一道神通!只不过,走的是神道而已!’

    朝廷气运、体制,在炼气士眼中,就是一个庞大的神道体系!

    只不过,普通阴神最多显灵,收数县百姓香火就是顶天,但朝廷体制,却是动辄容纳百万!

    因此,皇帝才能自称天子,有万灵护身!

    ‘现实中,不敬神佛者甚众,但有哪个升斗百姓不怕官府的?朝廷集万民之气,又佐以律法,形成所谓的龙气神通,再赐予文武百官,说白了,就是另外一种形式的人间天庭!’

    每当任命官员,便有龙气下降,实际上就是授予神道之威!

    当然,以人身修炼神道,有阴阳之隔,有违天和,难以成事,所以也没有哪个官员因为获得职位而修为大成的。

    但此种神道之威,却固化在他们身上,从此便能对抗其它道法神通!

    这说到底,也不过两种力量的对耗,没有谁克制谁,只是力强者胜罢了。

    但官位集合万民敬畏的念头,纵然一个九品巡检,也往往管辖一县数万民,想一想那县城隍能收得多少香火?甚至除了初一、十五的城隍庙会之外,庙门有多冷清,而官府却是日夜都在与黎民百姓打交道。

    因此一个九品亲民官身上的神威,绝对不会比一个县级城隍逊色。

    普通炼气士难以对抗城隍之威,自然也就敌不过龙气庇护的官员。

    久而久之,就有龙气克制道法神通的流言传出。

    而那些官员只是有龙气神通庇护,不受阴邪道法之灾而已,照样有着生老病死,有如凡人。并且龙气也只能护身,难以控制自如,反击伤敌。

    当然,他们也是有着超脱机会,便是死后天子封神,那就是真真正正以阴神入神道,如鱼得水,威能赫赫。

    ‘朝廷势力就是变种的神道天庭,讲究集众,有体制之利,却也限制颇多……我还是喜欢逍遥自在一点……’

    段玉望着远方的鸡头山,不由吐出口长气:“大家再加把劲,晚上就能到了。”

    “是啊,马上就能到家了!”叶知鱼从小到大也没有怎么出过远门,此时又恢复些本来颜色:“不过九山县那边也是个基业,得挑些老实可靠的人去打理……”

    踏踏!

    踏踏!

    正说话间,一行骑士忽然自斜里策马而出,一共六骑,横挡在路中间。

    当先者赫然是泰准,不言不语,一名徒弟察言观色,上前喝道:“来者可是锦鲤帮段玉?”

    “正是在下!”

    段玉策马上前,笑容满面:“不知诸位是?”

    “老夫泰准!”泰老爷子目光炯炯,打量着段玉:“好!果然英雄出少年……段玉,我那弟子技不如人,死在你手上原本也是怪不得谁,但老夫剑门的声誉却是不能败在他手中,还请赐教!”

    段玉听了,不由暗赞姜是老的辣。

    那范井可是伙同一群打手围攻,再被自己干掉的,放到江湖上哪说都是没理。

    但对方抛开私人血仇,仅以师门荣誉拿捏,反而令自己难以推脱。

    不过段玉是什么人?他眼珠一转,顿时作无辜状:“老前辈,晚生虽然是锦鲤帮段玉,但一直遵纪守法,连杀鸡都不敢,何论杀人呢?您老人家可不要血口喷人!若您老有着冤屈,大可以去县衙内递状子嘛!”

    “无耻!”

    “卑鄙小人!”

    ……

    段玉这回答,还真令泰准呆了一呆,他想过段玉可能的数种回答与应对,但想不到此人竟然会完全抵赖!

    锦鲤帮遵纪守法?呵呵……你当那每个月的花红抽水,是天上掉下来的?

    至于去衙门告状,泰准也是肯定不能干的,不说丢不起这个人,更何况他还从周家知道,那县令与这锦鲤帮狼狈为奸,去告不是送羊入虎口么?

    泰准呆住,那些弟子却是破口大骂。

    特别是那名女弟子,应该与范井还有些情愫,之前见到情郎尸首,怒发冲冠之下,一枚暗青子已经脱手。

    咻!

    段玉侧头一闪,那暗青子就招呼在了车厢上,马匹受惊,多亏车夫死命拉住,才没有乱跑。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难道你们要杀人么?”

    段玉脸色一冷,逼视着那名女弟子。

    “就杀了你又如何?”女弟子拔出长剑,狂叫道:“师父……杀了他们,为师兄报仇啊!”

    泰准有些犹豫,但还是一挥手。

    六骑顿时抽出兵刃,慢慢围上。

    咻咻!

    就在这时,从车厢内飞出两道弩箭!

    这弩箭如毒蛇吐信,迅捷无比,正中两名弟子的胸口。

    那两人呆了呆,望着自己染血的胸口,不由摔下马去,气绝身亡。

    “弩箭?!”

    泰准见到这一幕,顿时瞳孔猛缩:“段玉!你不讲江湖规矩!还有……收藏禁器,相当于造反!你等着被官兵灭门吧!”

    历代朝廷都有兵器管制,庆国之中不禁普通猎弓、长刀,但有两样却是绝对不准的,那便是甲胄与弩箭!

    纵然官宦人家,收藏这两种兵器,被告发了也很危险,何况小民?

    “哈哈……竟然袭杀官兵,我看要造反的是你!”

    段玉也是大笑,终于掀出自己的底牌:“两位大人,你们都看到了!”

    车厢厢门打开,走出两个面色苍白的人来,赫然是吴宣与李恭!

    他们本来中了腐尸毒,命在旦夕,幸得段玉出手相救,很快就恢复大半。

    只是段玉也存了些心思,说还有余毒未去,自己拿手的家伙与炮制的一些丸药却放在历元县,因此要回来取,但有一味药合起来十分麻烦,只能就地采集,并且有效期只有三个时辰……

    吴宣与李恭心忧小命,还能说啥?只能一路跟来。

    好在他们两个只是皮肉伤,又是武人,拔了毒之后恢复极快,否则还真受不了这舟车劳顿。

    此时吴宣皮笑肉不笑地拿出一面令牌:“都看好了,本官乃御前九品带刀侍卫,你这强人,竟然敢袭击本官的车队?不想活了?”

    “我看此人倒是说不定跟御史大人被刺案有些联系……”李恭是个平素不说话的,但一出口就要人命,也是看出来这泰准跟段玉有仇,顿时就要将对方牵扯到大案中去!

    这时候就不得不说古代交通不方便,信息传递亦然。

    纵然丁让已经被刺数日,但泰准也只是模糊知道九山县那边出了大案子,至于案情具体如何,段玉又怎么牵扯其中,纵然周家都不知情!

    但即使不知道那些,泰准额头也是滴落下豆大的冷汗,知道自己麻烦大了!

    只要他还在庆国混,就不敢杀官造反!

    但自己与徒弟刚才在干什么?官道拦截,暗青子招呼,最后拔剑冲上?这不就是妥妥的马匪行径么?

    而听到吴宣报出的官职,泰老爷子更是眼前一黑,差点没一头栽下马去。

    何为‘御前侍卫’?那是在国君面前听用的啊!说不定还能偶尔见到天颜的!

    此等侍卫,下到州郡,不欺负别人就算好的了,自己竟然明刀明枪地劫杀,说他造反还真不是冤枉!

    “段玉……你好狠!!!”

    泰准嘶声咆哮,双目尽赤,宛若杜鹃啼血。

    他已经想清楚了,这一切从一开始就是个套!难怪段玉要叫屈装良民呢!

    江湖仇杀是一回事,牵扯进官府,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大胆逆贼,你敢杀官造反?”

    这次马车旁边,还有几个骑士,都是九山县派来护送的精兵,见状纷纷怒喝,狰狞地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