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五章 炼气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明主?东陈?!”贺宗目光扫视,宛若刀割。

    沈升深吸口气,知道生死就在这一线,立即又快又急地道:“既然事情已经无法转圜,那便只能反了……此时天下诸国交战,大帅有着手上这一万兵便是资本!哪里不可去?但我安东郡地理特殊,非庆就陈!虽然之前与东陈有些嫌隙,但将军若以一州为献,想必东陈国君还是会冰释前嫌的……”

    “嗯……这倒是个道理!”贺宗捋了捋胡须。

    沈升却是知道,这位大帅行军打仗或许是把好手,但对谋划人心的确不怎么擅长,此时更在摇摆之中,不由舌绽莲花,连连劝说,最后更是保证道:“……属下愿去做这个说客!”

    “好,你便去吧!”

    贺宗一拍大腿:“但老夫要永镇安东!”

    “诺!”

    沈升走出节度使府,后背衣衫已经湿透。

    此时擦擦冷汗,在大街上七拐八拐,来到一处酒楼:“掌柜的,给我一个雅间,要焚着陈了三年的凤鸣香的!”

    “好的!”掌柜满面堆笑,将沈升请进一间最里面的包房。

    沈升熟门熟路地打开墙壁上的暗门,来到另外一个房间,里面正有一锦衣公子等着。

    “见过公子!”

    “事情如何?”

    “大事成矣!贺宗已决定叛庆!并希冀投东陈!”

    “好!”那公子以拳击掌,脸上带着狰狞之色:“这狗贼当年杀我全家,这次总要遭了报应!不枉我布局如此久……”

    沈升面露为难之色:“只有一事……”就将自己做说客的事情说了。

    “哈哈……此事甚易,有你在,更方便我们里应外合,此时东陈国陈兵边界的将军,正好与我家有旧,我们可假意约定结盟,但时间要晚三个月!”

    公子声音冷冷:“如此二姓家奴,我东陈还真不想要,让他先出兵,消耗叶州的军力,我们大可坐收渔利……”

    ……

    大林乡,田庄。

    天寒地冻,二十个汉子在打谷场上排成两行,不断操练。

    汗水与他们的呼喝白气一同蒸发,竟似连周围都不那么寒冷了。

    段玉虽有着两世经验,阅历丰富,却也没有制定什么练兵妙法,只是强调纪律性,并且每日加餐,锻炼体能罢了。

    “凡练兵之道,以体力为上,体力不足,如何负重行军,乃至玩大枪?弄大弓?”

    段玉巡视一遍,还算满意:“正好冬天,杀翻了几口大肥猪,每日一肉还是做得到的,等到养出来了,飞鱼那边也应该站稳脚跟,大战在即,正好送过去做亲兵!”

    历来军官,身边不能缺亲兵!

    何为亲兵?平时护卫,战时效死,甚至属下不服,也得下去弹压,非心腹不能担任!

    作为一个将军,若没有亲兵,便往往掌控不住手下军队,不说建功立业,战场上能不能保命都是两说。

    ‘当然,此种亲兵,都是下了血本,装备精良,在藩镇当中,就演化成了牙兵牙将,而在明代末期,则是变成了将军家丁,大多将军贪污、喝兵血……实际上就是为了砸在亲兵身上,这才是身家性命所在!’

    段玉此时做的,就是挑选出一些不错的胚子,再交给秦飞鱼捶打。

    毕竟军中自有着练兵之法,自己也不好越俎代庖。

    ‘只是耗费巨大……若不是周家送来重礼,最近支出太多,我还真撑不下……’

    段玉吐出一道长长的白气。

    那吴宣、李恭两人,自然早就走了。

    实际上,他们已经隐约有着猜疑,不愿意继续当刀。

    不过自己对他们有着救命之恩,事后又送上重礼,清除余毒,再加上还有着丁让的关系,也不会马上翻脸。

    ‘当然,那也是因为泰准根本不算个什么,若是对上周家,就不一样了……’

    好在此时自己借了丁让的虎皮,周家不欲继续与自己为难,已经派了李虎前来送礼,代表着和解之意。

    见到这一幕,历元县中的一些势力也是纷纷对锦鲤帮表现出善意。

    可以说,直到此时,这个由小混混建立起来的帮派,才算真正站稳了脚跟,日后或许可以成为县内一霸。

    ‘奈何先天不足,跟缙绅还是有着巨大的差距……更何况,我也不会真正与周家和解!’

    上一世的血海深仇,又怎么可能轻易洗刷?

    段玉默默算计着时间,眼中就带着寒意。

    “帮主……”

    回到屋内后,叶知鱼带着一个汤罐过来:“人参乌鸡汤已经炖好了……我看了一夜的火呢!”

    “嗯,果然火候到了!”

    段玉略微尝了一口,不由点头,三两口将汤喝完。

    他正在筑基,培养精、气、神,必须三花圆融,及至巅峰,方可入道。

    这所谓的精、气,自然与身体免不了关系,这具身体幼年时有些不足,的确该好好补一补。

    打发走欲言又止的叶知鱼,段玉盘膝而坐,潜神默运,全身顿时有些暖洋洋的感觉,这是刺激药性进一步发散与利用。

    良久后,才不由吐出一口长气:“穷文富武,修法破家……我此时只是想将肉窍打磨完美,缺少灵药,都有些艰难呢。”

    此世有着上一世经验,还有篆刻之法辅助,若是有着上一世的条件,或许一个月便可筑基圆满。

    但重生到现在,两个月业已过去,根据自己观测,只满足了三分之二而已。

    “不过,纵然三分之二,我在江湖上也能算一方高手了吧?当日那个泰准,或许还不是我的对手……”

    段玉沉吟了下,此世武功,精深不过培养内息,不断增厚,或许还有专门的刺激手段,能加快出招速度与破坏力。

    真正论对身体的开发,还是道门筑基之法更胜一筹。

    不过这两者一个寻求破坏力,一个寻求精气神完美圆融,也不是一条路子。

    “因此,真正的武林高手,如果遇上筑基入道的道人,说不定还是能杀之……毕竟道人只肉身圆满,却也不一定会杀人,比不上一路搏杀出来的武者。”

    这个世界可不是实力高就一定能赢的。

    临敌反应、经验决心、乃至周围环境……一切都有可能改变战局。

    至少,初级的神通之士,也就是江湖术士那一类,真正对上武林高手,胜负实在难料。

    当然,等到神通士修炼渐渐高深,除非武者能以武入道,否则大多都是不敌了。

    “说到泰准,这个倒霉蛋被扔到衙门里面,没杀也没放,肯定吃了不少苦头吧……特别是那个女子……”

    古代女子,一旦入了女监,那还不如直接自尽来得干脆。

    而哪怕这些武林高手,入了阴冷潮湿的监狱,不需要三年,就能折磨得武功全废,生不如死。

    这也是段玉的意思。

    毕竟直接杀了,有些小题大做,而放了更是万万不可。

    不若就扔在监牢之内,还能吸引走一部分注意力。

    “范井根本就是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泰准武功尚可,实际上也是个白痴……但江湖辈份毕竟摆在那里,我这次如此做,也种下了祸端……”

    段玉手持印刀,缓缓雕琢一块青石,眸子中不断闪过思索之色:“但总不能只能别人杀我,不能我杀别人,天底下没有这个道理……或许他还会求救,请一位武道宗师出山对付我?”

    这也是锦鲤帮的弊端,自己没有师门,别人却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又有各种人情,形成一张巨大的网络。

    “但只要我能表现出强绝的武力,干脆利落地解决,也没有哪个江湖人瞎了眼,敢继续掺和……”

    这就是要一次干脆利落地将对方杀怕,江湖纵然人多势众,但谁敢参与,自己灭谁满门,只要扛得过反噬,还有哪个敢聒噪?

    “我要筑基入道,开启修炼之途,还差一月左右的时间……第二层奠基功法圆满,若能进入第三层,宗师一样可杀!”

    天下筑基功法,实际上大同小异,分为三层:炼精、炼气、炼神!

    段玉已经完成三分之二,也就是第二层炼气圆满,即将开始炼神。

    当然,这里的炼神绝非传说中的‘炼神返虚’,而只是通过各种手段,不断培养壮大自己的‘精神’,最后令精气神三者圆满,达到完美融合的一点,方可凭此筑基入道。

    “精,代表身体素质,气,则是内息水平……我这两样已经不比所谓的‘武道宗师’差,只要踏入第三层炼神,凭借着篆刻之道的养神功效,甚至遇到江湖术士也敢一拼……”

    那些低阶的神通士,只要没有专门的法宝神通护身,照样肉体凡胎,自己一剑可杀!

    “或许,该出一次门,去开启那个篆刻师传承了!”

    段玉算计了下,默默颌首。

    叶州马上就要连绵乱战,这种层次的战争,已经足以吸引神通士的目光。

    自己想要参与其中,也需要足够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