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六章 巧遇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庆历十六年冬,小寒。

    下了一场小雪,天地万物都似裹上一层银装。

    路边有一土地庙,庙已经残破,隐约传出火光。

    段玉哈着白气,推开破败的大门。

    庙内已经有着几波人盘踞,燃起了柴堆烤火,还烤着几块干粮。

    窗户四面漏风,屋顶残破,的确是一个破败的神庙,就是人多得有些异常。

    段玉来到神像之前,望着已经斑驳的木漆雕像,上了炷香。

    此世神道分为阴阳,阳者乃是地上朝廷,可惜自大夏朝之后,天下便陷入纷乱,诸国征战,也没有谁来厘清阴神诸事,各地神祠因此衰落。

    “仰观天下之大,岂有长生不灭者哉?”

    段玉望着这一幕,在心里暗叹。

    大夏盛世之时,不仅阳面神威凛凛,镇压一切牛鬼蛇妖,阴面也是建立了龙庭,居住着大夏列祖列宗,据说开国太祖宛若天帝!

    但及至大夏衰败,龙庭坠毁,祖龙与无数阴灵一朝丧尽,鬼神夜哭,七夜不止。

    龙庭都灭,这遍布整个大陆的土地山神等庙自然也难以长存,大多破败。

    “血肉之身无法修炼神道,唯有阴神可以……但阴神神道,若失去香火供奉,又没有其它来源,纵然没有外力摧毁,也会慢慢消亡……”

    段玉心里暗自感慨。

    正因为这神道脆弱,他才不取,此时就找了个角落,开始盘坐休息,吃着身上携带的干粮。

    “这人倒也有趣,此土地庙早已废弃多年,又怎么可能还有神?”

    “嘘……出门在外,莫管闲事,小心祸从口出!”

    一处就传来声音,段玉望去,见到是一对爷孙,孙子十六七岁,虎头虎脑,虽然稚气未去,但身材高大魁梧,身边放了一物,长条形,黑布蒙着,显然是兵器。

    老者额头生了个肉瘤,满脸精明之色,正训斥着孙子,见到段玉望来,不由歉意一笑。

    “一炷香对我而言并非什么,但若这土地庙有神,却可能是它救命稻草……”段玉眼眸一闪,声音略微提高。

    “正是如此,但神也分好坏,守护一方者为正神,为害一方,索要血食者,则是邪祭!上香之前,还是先分辨清楚的好,否则祭了恶神,反而有害无益……”

    另外一边,一名书生模样的人正手持书卷,孜孜苦读,头也不抬地道。

    除了他之外,角落里还缩着一名落拓中年,纵然天气寒冷,身上也只有一件褴褛的单衣,披头散发,抱着一根黑色的棍子,似在沉睡。

    “多谢指点!”

    段玉向书生一礼,也不多说。

    屋外寒风凛冽,过了片刻,还是那壮硕少年忍耐不住,低低说着:“爷……听闻镇东军反了!这次孙儿前去投军,定能搏个出身来,到时候您也好享福!”

    “兵凶战危,大意不得!你父也是习武之人,素有勇力,有人评武艺不输武举人,最后还不是死在战阵上?”肉瘤老者说到这里,语气不免有些哽咽:“战场上,小兵最容易死,只可惜你不通文墨,否则纵然是卖了家底,我也要给你砸一个武秀才出来……此次你到了孙大人府上,可千万不能傲气,一定要放低姿态,求得一封荐书,便不用从大头兵做起了。”

    庆国也有着文举与武举,分为童生、秀才、举人、进士四类,武童生并无任何特权,只是表明习练了武艺。

    而武秀才便可赐田三亩,刀一把,若入伍,必为十人之长,提拔起来也很快,打几仗后便可有着官身。

    武举人赐田十亩,弓一把,若入伍,必为从九品武官!

    说起来,段玉原本也考虑过让秦飞鱼考武举,但他跟这虎头少年都有一个很大的问题,那便是文科不行!

    武举是要选拔军官,连字都不识几个,看不懂兵书地图,那要你何用?

    除了这个官方渠道之外,想要在军中站稳脚跟就十分艰难,大部分必须从小兵做起,累积军功,这是最容易出事的时候!

    当然,这些之外,还有一条路子,便是贵人赏识!

    秦飞鱼走的便是这条路,有着丁让的荐书,起码也能从副队正做起,这是五十人之副手,有着官身。

    现在看来,那少年也想走这条路。

    不过对方找的门路就比丁让低多了,估计若不花大把的功夫与银子,纵然拿到了荐书,进军营也就是个伍长什长。

    ‘贺宗果然反了!’

    段玉将馒头掰开,夹了一块肉干,放在篝火上慢慢烤着,没有多久便肉香四溢,心里却是沉吟。

    毕竟是一郡藩镇,拥有一万大军,再加上此时天时,叶州当真是措手不及,听闻当日便陷了两县。

    而贺宗一面攻城掠地,一面招降纳叛,扩大规模,军队很快就会上升到数万,只是素质实在堪忧。

    论起来,他真正的精锐底子,顶天也就五千战兵。

    因此,当遇到陈策,被歼灭了老营之后,立即如雨打风吹去。

    “这对爷孙倒是有心人,看来还是武艺传家的……不过,不干我事!”

    段玉怔怔出了回神,想到了秦飞鱼,心不在焉地将馒头一块块撕下来吃着。

    他这次外出,自然是因为即将筑基圆满,为了后续准备,来开启篆刻师传承。

    这道传承位于叶州边缘,乃是前世自己下山游历之时所得。

    只是那时自己已经以宗派之法入道,没有了继承最核心精华的可能。

    这一世,自然不会留下遗憾。

    “篆刻之道要真正入门,最好在入道之时,就以它为根,铸就道基……”

    是以,必须在筑基之前就将传承得到手,特别是其中的宝物!

    因为自己重生,或许小范围改变,有些影响,但应该波及不到那边。再说,自己比前世提前这么多时间前去,就是要将一切影响减弱到最低!

    “两位义士……”

    倒是那个书生,听到祖孙压低声音的对话之后,却是神情一动,正了正衣冠,上前行礼:“在下计施!国难之际,这位小兄弟还能思着投军报国,实在佩服!”

    “哈哈……哪里哪里!”

    老汉连忙摆手,眼眸里有些诧异,又有些警惕。

    “老丈请勿担心,在下乃是书院中人……”计施道:“令孙想去投军?在下也是要往军中效力的。”

    “书院?!”

    倒是段玉,听到这个名称,心里一凜。

    虽然此世轻文重武,但儒家却也有射、御之教学!更何况,书院之中,同样有养气之法流传,出来的养气士不比炼气神通士差上半分。

    “朝廷可以看成阳间天庭,书院就是入世修行的门派……”段玉打量几眼,知道这个计施应当算是个人物,只不过前世完全没有他的记忆。

    这也很正常,纵然过目不忘,当时所获得的信息也是有限。若不涉及自身,便不会去彻底追索,也就谈不上记忆什么的了。

    踏踏!

    踏踏!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马蹄声。

    脚步乱响,来人赫然已经将整个土地庙包围。

    “这……”

    肉瘤老汉一怔,旋即就摸住了兵器,警惕地望着土地庙中的其他人。

    “此并非军阵!”

    计施一怔,看着段玉与角落里的落拓中年:“两位,若是找你们的,还请不要牵连在我们身上……”

    “这个自然!”

    低沉的回应传来,赫然是那个抱着黑棍的落拓中年!

    “高冈!速速出来受死,否则我们就放火烧房了!”

    屋外,一个有些色厉内茬的声音响起。

    “高冈?”

    段玉却是一怔,有了些印象:“盘龙棍高冈?那个传闻中的宗师武者?”

    很显然,这是江湖仇杀。

    而那些人对高冈非常忌惮,根本不愿意进入土地庙,让高冈获得有利地形。

    此种武道宗师,若是再有地利,那真是杀人如割草。

    “我数三声……”

    门外,呼喝声越发凌厉,甚至隐约可见人影重重,手持火把。

    “哼,你们三山会也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高冈站起,长声而笑:“我高某人便在此,谁敢来要我的性命?”

    “放火!”

    门外传来一声呼喝,十数支火把就被扔到土地庙上,烟雾乍起,直刺口鼻。

    “也就是这路边神庙了,若是在县城中,给他们八个胆子也不敢放火……杀人放火?嘿嘿,这放火罪可比杀人罪还遭官府记恨呢……”

    土地庙着火,段玉自然不能继续休息,只能叹息一声,慢慢站起。

    “我们走!”

    肉瘤老汉眼珠一转,拉了虎头少年,就要从后门冲出:“门外的好汉,老汉只是借宿,与此事无关啊!”

    “射!”可惜庙门一开,回答他的却是冷冷的命令。

    嗤嗤!

    几支箭矢如飞蝗而来,老汉胸口中了一箭,满脸不可置信地倒了下去。

    “爷爷!”

    虎头少年大声呼啸,泪珠已经溢满眼眶。

    “好狠的手段……”计施见到这一幕,也是不由叹息:“宁杀错,勿放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