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十七章 炼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宗师武艺高强,已经触摸到凡人极限,其有一技艺,名为‘借尸还魂’。

    这说白了,就是以人为盾,但宗师控制精微,能缩全身骨骼,藏于人身背后,外人难见丝毫破绽,看起来就跟操纵尸体一般,江湖以讹传讹,便有了此传闻。

    ‘外面的三山会,肯定是怕高冈混在我们当中冲出去,因此不管出去的是那个,都是乱箭齐发、格杀勿论!’

    段玉关紧后门,听着箭头零星刺在木门上的声音,又不由点头:“都是弓、没有弩!”

    弓与弩不同!一个神箭手要练出来不知道需花费多少功夫,并且往往十几轮射下来便要乏力,但弩箭却是只要还有勾动扳机的能力,便可连发,也易于训练,因此各国朝廷皆是禁弩不禁弓。

    不过谅以三山会的家底,倾尽了也找不出一张弩来。

    “我跟他们拼了!”

    虎头少年怒吼一声,掀开长条黑布,里面是两截长枪,一截枪身、一截枪头。

    枪身是白蜡杆,枪头黑漆漆,却带着血槽,上面残留痕迹,一看便是凶器。

    “且住,此时出去,乃是送死!”

    计施一把将少年拉住,又望向高冈。

    只见这宗师注目着火势,却没有其它动作,不由心里暗自摇头。

    出来混江湖的,怎么可能真的为了陌生人生死相付?那样的人即使有,也是少数珍奇种。

    别看高冈之前义正言辞,但此时若一个人冲出去,或许土地庙里的人有救,他却是九死一生。

    因此,还是得等火势一大,众人合力一冲,他便可施展借尸还魂之术,拉近距离,才好暴起伤人,伺机逃亡。

    哗啦!

    此时火势愈演愈烈,一截横梁都倒了下来。

    “罢了,我们一起冲出去,生死各安天命!”

    计施叹息一声,右手略微用力,一块门板竟然被卸了下来,当作盾牌:“冲!”

    他看似书生,却不是手无缚鸡之力,此时以门板为盾,一路疾冲,甚至还能护着虎头少年。

    并且,这时机选得也是极准,就在他冲出之际,后面的土地庙就轰然倒塌。

    段玉与高冈对视一眼,化为两道黑影,同时冲出。

    “放箭!”

    外面,三山会的爪牙连连呼喝,数十支箭矢如雨点般砸落。

    “去!”段玉大袖一卷,射向他的数支箭矢就受到一股牵引,力道一弱,落在袖袍之上,竟然发出金铁交击的声响,溅出几点火星,落在地面。

    这自然不是他刀枪不入,而是在袖子上做了些文章,暗绣以铁丝银线,形成两片铁袖,加上自己武功,便有如两面盾牌,水泼不进,纵然那些江湖术士,也很喜欢用这招招摇撞骗。

    万箭当中,段玉仍旧游刃有余,又看向那高冈。

    此宗师却是动作轻灵,宛若狸猫,暗暗缩在虎头少年身后。

    “杀!”

    弓箭射程不远,几人冲了一段,就来到弓箭手所在。

    虎头少年身负血海深仇,目眦欲裂,大喝一声,手中长枪已经有若暴雨梨花一般攒刺。

    “弓箭手下,刀斧手上!”

    三山会也不是白痴,弓箭手连忙退下,换上十几个黑衣刀客,组成刀阵,围杀而上。

    “给我死!”

    虎头少年长枪毒龙一般,连连点破刀光,杀了数人,竟然十分勇猛,又冲入弓箭手当中,如猛虎入羊群。

    “啧啧……想不到还真是一个勇将之材,可惜势单力孤……”

    段玉见到这一幕,不由暗叹。

    果然,下一刻,隐藏在这些江湖人士中的高手突然暴起,一道剑光宛若毒蛇一般,沿着长枪缝隙刺出,虎头少年闷哼一声,肩膀上就爆出血花。

    “嘿……军中杀法,大开大阖,但你终究只有一人,还没有护甲!”另外一名瘦骨嶙峋的老者浮现,狞笑着一掌印出:“来试试某家的五毒手!”

    “滚!”

    就在这时,计施冷冷一喝,一道气息如同飞箭,直刺老者眼睛。

    “啊……你是儒家入室弟子,为何还来管这闲事?”消瘦老者惨叫一声,就要后退。

    便在这时,一道棍影忽然浮现!

    高冈之前一直缩在虎头少年身后,无声无息,直如一道影子,此时忽然杀出,任谁都是措手不及。

    这一棍落下,宛若金猴奋起千钧棒,势大力沉,老者闷哼一声,直接脑浆崩裂而死。

    “高冈!”

    “受死!”

    周围,更多的武林高手出现,各施绝招。

    “龙战八方!”

    高冈爆喝一声,棍影重重,有若盘龙。

    闷响当中,几个武林高手吐血飞退,他身上也是多出几道血痕,此时不管不顾,冲进弓箭手队伍中,棒影连闪,那些弓箭手一个个筋断骨折,有的直接惨死毙命。

    这位宗师之前隐忍,直到此时终于一举翻盘,杀掉了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弓手!

    恰在此时,又一道人影冲入战场,一爪抓出,硬抗盘龙!

    高冈闷哼一声,望着胸前的三道血痕,声音有些干涩:“飞天鹫?你居然投靠了三山会?”

    “非也!老夫只是受三山会供奉,要为他们出手一次罢了!”

    飞天鹫双手光华闪闪,赫然是戴了铁爪,此时冷笑道:“若非出了这几个变数……老夫也不会以多欺少!”

    说实在的,若是前来土地庙投宿的都是普通人,那一轮箭雨便都解决了。

    但谁能想到,区区一个破庙之内,一日之间,竟然汇聚了如斯多高手?

    若有天意,高冈便真的有些命不该绝的味道。

    纵然段玉,细细一想,也是心里一凜:‘明明是死局,居然被高冈硬是碰上了我们……太巧了!实在巧合得不正常!’

    此种情况,要不是高冈本身命不该绝,便是他身上有着镇压气运的至宝,能在绝境中找得一丝生机!

    ‘或者……是有精通梅花易数的高人给了他指点?麻烦!都是麻烦!’

    段玉想明白这点,直接向着一个方向突围。

    “给我留下,一个都不能放走了!”

    后面,气急败坏的命令声响起,几名刀客扑来,刀身上闪烁寒光:“杀!”

    段玉大袖一招,挡住刀光,右手上印刀浮现,合身一扑,这几名刀客便捂着咽喉,倒了下去。

    借此机会,他冲出重围,躲过几支冷箭,投入密林之中。

    “那主事之人连陌生人也不放过,看来是别有原因,难道是觊觎高冈身上的宝物或秘密,害怕我们是接应?所以干脆都杀了?”

    段玉脚下生风,在密林中疾驰。

    “能让两个宗师都生死相博的,必然是珍惜之物,一旦惹上,又是个麻烦……”

    武道宗师,已经是人体极限,何等难得?

    可以说,在武林当中,便是妥妥的泰山北斗,整个叶州也不过一两个。

    三山会也有耳闻,应当是州城中的大势力,还有官方靠山。

    虽然自己不惧,但若惹上了,必然耗时日久,十分麻烦。

    他这次出行,只是为开启传承而来,其它诱惑纵然再好,也难以动摇一点道心。

    “倒是那个计施……原本以为只是普通书院弟子,想不到竟然是个入室弟子!”

    书院遍布天下,乃是儒家根基所在,广收学生。

    但普通弟子,也就只能学些儒家经典或六艺,学成之后,到各国出仕却是绰绰有余,或许还有卿相之望。

    在普通弟子之上,还有入室弟子与衣钵弟子两类。

    入室弟子便是真正的高材生,可拜在某一大儒门下,并学得养气之法,强身健体。

    衣钵弟子,可得所有真传,一位大儒往往只有一个。

    儒家善养浩然之气,此两者若养气有成,便是养气士,与道门炼气神通士并列,各有千秋。

    “并且……死后阴神澄澈,若得朝廷封赠,神道大有可为……”

    肉身无法修神,这是此世铁则,但不论儒道,死后阴灵都远比寻常人强大,这便是走神道的根基!

    那个计施一喝之中,竟然有气如箭,脏腑之力必极其强大,乃是真正的入室弟子,善养浩然之气。

    “如此之材,也来叶州,前往军中,贺宗之事……果然很能吸引人啊……”

    段玉幽幽一叹,又想到那个虎头少年。

    相比于庙中其他人而言,虽有几分勇将之才,但当真只能算一般。

    不过这次若大难不死,后福还是有的,或许日后可为一将?

    “小小一个土地庙,竟然也成了一处气运节点,汇聚诸多英才,也算有趣!”

    段玉奔行良久,找到条小溪,这溪流宛若玉带一般,在山峦中蜿蜒流转,哗哗有声。

    上前捧起溪水,只觉寒意幽然,当即痛饮一番,又清澈甘冽,略有回甜,沁人心脾。

    段玉望着这清幽景象,不由一呆,神色怔怔。

    之前俗世繁杂,与这清幽之境,顿时成为鲜明对比,令他若有所悟。

    呼吸之间,已经是二层圆满的筑基功法便悄然踏破,进入第三层炼神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