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二十一章 传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不论这血冰、还是鱼、或者油脂与骨头,都是无害之物,根本不怕那熊瞎子的灵鼻发现什么端倪。

    但鱼腹内的油脂入肚后化开,诸多碎骨刺入肠胃,又是一场内失血。

    如此双管齐下,没有多久,下面的熊瞎子就变得很不对劲,挣扎着想要离开。

    “该我们了!”

    见此,段玉施施然爬下岩壁,好整余暇地提着长矛,对准了熊瞎子要害,狠狠一扎。

    噗!

    血花飞溅!

    熊瞎子咆哮不断,连连撞击山石树木,最后甚至抓住一棵古树,连根拔起。

    这等怪力,纵然宗师迎面对上了,也绝对讨不了好去!必然被一熊爪拍碎头盖骨!

    但人之所以为万物灵长,便是因为有着智慧。

    这熊瞎子不真正成妖,开启灵智,总有一天会被摸索出针对方法干掉。

    段玉轻而易举地躲过这些疯狂攻击,冷冷注视着熊瞎子宣泄一番后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按照约定,它的熊胆归我!”记忆中一味锻体灵药,正好用上这熊胆。

    “竟然如此轻易……”马经很是有些不可置信,作为猎人队的副队,他也想过不少手段,都奈何不了这头熊瞎子。

    但此时,这个陷阱,却是令他如同醍醐灌顶。

    “当然……我这也是运气,谁让它比较喜欢血食,又很蠢呢……要说计谋的话,还可以用粘豆包……”

    段玉随口将粘豆包诱杀之法说了,听得马经眼睛发亮,似乎很想再找头黑熊试试。

    见到这幕,段玉不由哑然失笑。

    计谋不过小道,哪怕这陷阱杀不了熊瞎子,自己以宗师武艺,只要不硬拼,拿着一把利器游斗放血,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

    但这无疑是拿命去拼了,被熊瞎子拍到一掌可不是好玩的,就跟侥幸用粘豆包黏住了黑熊双眼,最后拿斧头上去最后一击的猎人一样。

    当下马经又返回村寨叫人,将这数百斤的黑熊抬回去,狩猎队人人脸上都洋溢笑容,这肉比杀翻几口大肥猪还多,过年有口福了。

    期间几个楞头小伙自然多有恭维,听了马经转述的法子,都是跃跃欲试。

    看起来,这山林中的黑熊,来年必然遭到一场杀劫……

    等到了村寨,已经天黑,乌项亲自出来迎接,又吩咐开宴。

    山民遇到真心佩服的,还是十分豪爽,虽然没有什么精致小菜,但大块烤肉,大碗喝酒,又有山中蔬菜蘑菇炖了一锅,滋味鲜美。

    段玉举杯即饮,来者不拒,不到半个时辰,便喝翻了整个猎人队,让乌项看得啧啧称奇,吩咐妇女们将醉了的男人领回家,又压低声音:“公子真是为试演道法而来?”

    “这个自然……”段玉脸上有些酡红,但眼神十分清澈。

    “那老朽便信你!”乌项想了又想,还是想不到自己村寨中有什么能让这公子哥图谋的,难道看上了瑛子不成?

    一念及此,便有些奇怪:“对了……她人呢?明明让她上来献舞的,居然不见人影!真是没规矩!”

    当下吩咐人去找,片刻后,一个消息传来:“不好啦……瑛子被鬼打墙吞啦!”

    “什么?”

    乌项猛地站起:“怎么回事?!”

    “陈三家的媳妇,眼睛看得真真的……就是那种鬼雾!”

    “完了……”乌项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悔恨不已:“这该死的丫头,总是不听话……明明告诉她晚上不要出村……”

    “乌村正不是说……这鬼打墙最多损失点精气么?”段玉故作不知。

    “唉……虽然如此,但被救下之后,大病一场都是轻的,有的直接被迷了心,从悬崖上摔死……特别是女子孩童,更容易遭受大难!幸好数月才出现一次,否则咱整村都要逃亡……怎么就给瑛子撞上了呢?”乌项喃喃说道。

    “这是妖物也欺软怕硬,丁壮毕竟气血阳刚,而老人女子小孩体虚气弱,便有机可乘……”段玉摇摇头,起身来到事发处。

    用火把一照,便可看见不远处一片灰雾,缓缓蠕动,风吹不散,很是有些奇异。

    他笑了笑,大步走进。

    乌项跟在后面,几次欲言又止,却说不出口,只能见得段玉走入迷雾,愣是不敢跟上。

    段玉走了几步,身后雾气立即合拢,纵然有着火把,能见度也是不断降低。

    到了后来,周围万籁俱静,唯有自身丈许可见,委实渗人。

    “黑风村寨三害,这鬼打墙,却是一只孤魂野鬼,有点道行,能施展鬼打墙之术……不过也只有晚上才敢出来害人!”

    段玉凛然不惧,笑着道出底细。

    “呜呜!”

    此言一出,雾气又有变化,朦胧中暗影重重,似是多了几头张牙舞爪的怪兽。

    “雕虫小技!”他冷笑几声,大步过去,火光照耀之下,黑影飞快消散,现出一个昏迷在地的少女,看服饰可不就是瑛子?

    段玉上前一步,抓着少女的肩膀,就要翻身:“瑛子……醒一醒!”

    少女转过头,却是一张血肉尽去的骷髅面孔!

    白骨骷髅眼眶空洞,似燃烧火焰,此时桀桀怪笑,喷出一口黑雾。

    谁知段玉好像早有准备般疾退,一扬手,几滴血液就落在骷髅脸上。

    嗤嗤!

    白烟冒出,这鬼物顿时惨叫,化为一滩污水。

    “毕竟是一个孤魂野鬼,位格还不如土地,我却是宗师,血气阳刚,你承受我的血液,已经道行大损,还想万劫不复么?”

    段玉大喝一声,震动四野,如同雷霆。

    雾气飞快消散,现出一名倒地的少女,这次是真的乌瑛了。

    “没事,只是昏过去了!”段玉上前探了探鼻息,又暗自摇头:“到底术业有专攻,我并未筑基入道,只能以武道气血震慑鬼类,实际上效果并非很好……若是换上那个书生计施,只要浩然之气一喝,这鬼肯定要灰飞烟灭,或者等我入道,一符也可镇压……”

    这时后面声音隐隐,显然是项村长见到雾气消失,立即带人过来。

    “你们照看她,我去除了后患!”

    段玉对来人说着,飞快追入黑暗当中。

    这当然是个藉口,不过机会不错,他便准备将自己的传承取了,免得夜长梦多。

    “我为黑风村寨除了两害,也算弥补他们一番,再说传承也不是他们的……倒是三害最后的妖狐狸,前世我来时可是真正修成妖物的,也不知现在道行咋样?”

    不过到了这时,对方敢来相阻,也必是杀了,没有二话。

    段玉按照记忆,登上一处小丘,只见不远处村寨中灯火隐隐,天上一轮月光照下,星光洒射,与白日的风景又有不同。

    隐隐约约间,一道笔走龙蛇的符箓便浮现在心。

    “这一处传承,乃是篆刻师布置,法天象地,浑然天成,只有夜间才能见得一点端倪……”

    段玉本身便是篆刻师,又开启过一次,此时熟门熟路,按照所见的符箓笔画走向,沿着地脉,来到生门位置。

    此处是一片岩壁,表面长满了青苔,与周围无异。

    他上前一步,取出印刀,力贯手腕,一块拳头大的青石便横飞出去。

    挖掉外面一层之后,便现出里面如同青玉一般的材质,温润软绵,其中一道朱红符箓,似封印在玉中的琥珀,只是缺了最后一笔。

    “这是都天平治箓,当初让我查了好久……”

    段玉自言自语,往事又历历在目,此时回过神来,一滴鲜血便落在青玉之上,印刀随之落下。

    呲啦!

    这一刀刻下,赫然以印刀为笔,鲜血为墨,深深印入玉石,都天平治箓瞬间圆满,启动机关,整面岩壁便不断后退,现出一条甬道。

    这通道黑漆漆,空气却并不浑浊,段玉抬脚便进,后面岩壁自动合拢。

    走了一段之后,就来到一处石室,里面几颗明珠大放光明。

    “辟尘珠?净明珠?”

    认出都是神通士制作的宝物,段玉略微颌首,看向室中心。

    这密室十分简陋,就一桌一椅,一尊铜炉,以及一张石榻,四周岩壁光滑,大巧不工。

    在石榻之上,还有一具白骨盘膝而坐,手里捧着一个盒子。

    “果然……跟前世一模一样!”

    段玉叹息一声:“这位留下传承的篆刻师前辈还是坐化此处,就是不知与那个救了丁让一命的同道高手是何关系?”

    此时先行礼,才上前接过木盒。

    啪!

    似是触动了什么机关,又或者是接触到了自己的生人气息,这白骨刹那间倒塌,化为灰烬。

    如此异象,顿时令段玉眼角一抽:“这位前辈必不是正常坐化,反而好像中了奇毒一般,血肉成灰,深入骨髓……”

    当下叹息一声,将这位前辈的骨灰收敛,准备外出择一善地安葬。

    旋即,才打开了盒子。

    里面是一块玉简、几片碎木、还有一个羊脂玉小瓶,隐隐有光芒从瓶身内溢出。

    “传法玉简、千年木心、以及万年石乳?”

    段玉见到这几物,特别是玉瓶,眼睛中就冒出光来:“有着这些,我今生必能篆刻之道大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