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章 一掌打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修道啊……”

    段玉有些叹息。

    叶知鱼既然不喜读书,又武功难成,便只能修道了。

    自己虽然会篆刻师与白毫山道法,却是不能传。

    白毫山道法先不说,这篆刻师之道,现在自己从头修炼,登时感觉隐秘重重,日后不是大成就是大败,说不定还有庞大的因果牵扯,祸福难测!怎么能让叶知鱼继续趟浑水?最多以别法筑基,学自己前世一样略微沾边,当个高级篆刻匠工罢了。

    “白毫山道法万不能传,其它道脉我也不想有着牵扯……那便只能让知鱼去继承一些道藏了?”

    段玉沉吟着:“一些道藏内有完整法门,并且师门早已断绝,修炼后接下的因果不过是传承与重振道统而已……只是适宜女子的道藏,让我想想……”

    “帮主可有疑难?”见到段玉神色几变,叶知鱼不由说着:“若是为难,我便不学了……”

    “不,你修道也可以……只是或许得跟我出去,撞一撞仙缘!”

    段玉微笑说道。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喧哗。

    “出了何事?”

    叶知鱼出去喝问,没有多久,一名帮众便举着一支长箭进来,箭身上还绑着一书:“帮主!这是刚刚射进院中的!”

    “好贼子,这是盯着此处良久了……”

    段玉冷笑,拆开箭书,就见是一战帖:“……久闻锦鲤帮段帮主武功高强,宁某请问道于升龙亭,二月初二,生死由命……宁守玄!”

    “是他!”叶知鱼惊叹一声:“亢龙手宁守玄,庆国武林成名已久的大宗师,曾经击败四位宗师联手,也曾游历北燕,被官府通缉,单枪匹马,且战且走,一路杀伤过百官兵,名震天下……这人不是早就归隐,苦思天人之道去了么?”

    “也难为血仇盟了,竟然能请出这人!”段玉将战帖一丟,叹息一声。

    “帮主为何而叹?”叶知鱼有些担心。

    “我在叹息,这庆国大宗师,站在凡俗巅峰的人物,又要少上一人了……”

    既已入道,何惧凡俗?或许以宁守玄的武功才情,普通的三花聚顶炼气士都可抗衡,但自己却与他们不同!

    此却是真正为大才陨落而叹!

    ……

    二月二,龙抬头。

    细雨迷蒙,俗语云春雨贵如油,见到这雨,老农都是欣喜。

    升龙亭外。

    不知何时,已经聚了不少江湖客,一种凛冽的杀气,令路过行人都是避让,心中惴惴。

    官道之上,却停了几辆马车,偶尔掀起一角,静静注视着。

    亭内早已有着一人,是亢龙手宁守玄。

    虽是武林成名已久的前辈,但保养有道,鹤发童颜,丰神如玉,潇洒从容,令人一见便心生仰慕之情。

    此时负手而立,遥望雨幕,身形便似与这亭子、这雨丝、这自然融为一体,见者无不骇然,明白是武道中十分难得的‘天人合一’之境。

    一些江湖老人便趁机教导弟子:“这天人合一,占据地利,纵然同等大宗师敌对也要落入下风,那锦鲤帮段玉一开始便吃了个闷亏啊!”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忽听吟诗声传来,众人掉头,便见得十余锦鲤帮帮众,身穿黑色棉袄,胸前绣着锦鲤,簇拥一人而来。

    这人少年模样,十七岁左右,目似点漆,顶戴竹冠,月白长衫,大袖飘飘,脚踏登云靴,身后有一少女红袖撑伞,一股气度便油然而出。

    “好一个翩翩少年郎,好一首咏春雨……”

    宁守玄注视着走进亭子的段玉,目中似有异色一闪,良久后才喟然一叹:“足下大有出尘之气,何苦在江湖淤泥中打滚?”

    “人生在世,岂能割舍凡俗,太上忘情?”段玉脸上却是露出一丝嘲讽之色:“好比你宁守玄,不去山中清修天人合一之道,却来这里与我为难!”

    “此言倒也有理……”宁守玄道:“我还要问最后一句,可是你杀了泰准?”

    “纵然我说不是,你们信么?”段玉嗤笑一声,眉宇忽然一冷:“那便算在我的头上好了,反正只要杀了你,再灭得血仇盟,整个庆国武林,还有谁敢来与我为难!”

    这倒是真的,如果能做到这点,必是庆国武林中‘大魔王’一级的人物,敢来报复的江湖人反而要锐减,就连那些‘名门大派’都不敢招惹。

    ‘此子……已经入魔!’宁守玄被段玉注视,心里不由一寒:‘若给成长起来,必是武林中一大劫!’

    顿时下了某种决心,一抬手:“请出招!”

    段玉不言不语,眸子注视而下。

    霎时间,宁守玄只感觉一种大恐怖袭来。

    这山这水、还有这亭子,都似乎与自己割裂。

    ‘武道气血浓烈至顶点,化为三尺赤光,当日牛吉那种小术,连沾都沾不到他身上……如此根基,却依旧不得入门……’

    段玉对此很理解,毕竟这宁守玄年纪都这么大了,道门谁愿意领其入门?更何况,身为武林大豪,半黑不白,是官府重点关注打击对象,也不可能领兵入得兵家。

    至于儒家?呵呵……

    一念至此,不由道:“你可知为何无人渡你?一半是你不堪造就,还有一半,便是你这身桀骜之气了!”

    江湖中做惯大佬的人,怎么甘愿去伏低做小?

    宁守玄一震,眼前似浮现出个画面,那是一个老道摇首而去的背影,或许是自己距离道脉最近的一次。

    旋即,少年桀骜,中年意气风发,年老蹉跎的一幕幕,又似乎尽在眼前。

    “啊……亢龙手!”

    他一咬舌尖,知道绝不能如此继续下去,否则未战先败!

    此时借着疼痛,终于摆脱了之前的束缚,双掌交替而出,一阴一阳,抱残守缺。

    吼!

    虚空中似响起龙吟,亭外的雨丝一动,赫然被劲风挟裹,向着段玉而去。

    这一手击出,简直浑然天成,妙到巅毫。

    纵然让宁守玄自己再打一百次,也未必能重现这么惊艳的一招!

    “天人合一!真正的天人合一!”

    亭外,诸多武林高手惊呼。

    而宁守玄却是追寻着自己的感觉,身形如同小鸟,清跃灵动,一种大欢喜凝聚胸中,仿佛已经看到了那扇门,那是凡俗与仙道的分界。

    啪!

    下一刻,一只白玉般的手掌,就按在了他的胸膛。

    宁守玄如遭重锤,胸口肋骨碎裂,飞退出升龙亭,倒在泥泞中。

    “道……道……”

    他抬起右手,眼眸中有着强烈的不甘,虚虚抓了几次,终于还是无奈落下。

    一代宗师,登时毙命!

    ……

    场面一片死寂,唯有雨水砸落声音。

    “宁守玄……败了?”

    “不……这不是真的……”

    “一起上,砍死他为宁老爷子报仇!”

    ……

    杂乱声乍起,又被一重铁蹄压下。

    踏踏!

    不知何时,周围已经被大片骑兵包围:“聚众斗殴,目无王法,给我杀!”

    咻咻!

    箭如雨下,在军中精锐的围攻中,再是武林高手,也只能饮恨身死,或者如丧家之犬般落荒而逃。

    为首的骑将下马,摘去头盔,进了亭子:“帮主!小妹!我回来了!”

    他面容冷峻,身形挺拔,脸上带着英气,赫然是秦飞鱼!

    “二哥!”

    叶知鱼大喜上前,拉着秦飞鱼的胳膊:“你回来了?”

    “嗯,承蒙大将军厚爱,给假三日,时期一到,必须立即回归军营!”秦飞鱼微笑道。

    “来,喝茶!”

    段玉自顾自坐了,在亭子内煮茶品茗:“看来,你不打算回来当县尉了?”

    秦飞鱼一叹:“此时方才明白大哥送我去军中的用意,见识过那般广阔的大海,我怎么愿意回到小水沟中呢?”

    “很好,既然你选了这条路,便要坚定地走下去!我已经查出血仇盟老巢所在,交给你了!”段玉笑了笑。

    “这个自然,乱世用重典!此时叶州大乱方歇,正是要平定的时候,那些武林中人,人数超过五十,又个个携带兵刃,纵然当成乱兵剿了,也不算冤枉!”

    秦飞鱼狞笑,身上便带出一丝杀气。

    段玉见了,不由暗自点头,这果然是历练出来了。

    外面杀声隐隐,却不妨碍兄妹三人叙旧。

    “大哥,你不知道……我们将军那身饕餮神甲,还有饕餮精兵,简直天下无敌……当时一百冲两万大营,我都看呆了……”

    “击杀贺宗之后,平定其它各郡易如反掌,最主要还是防备东陈……关键昌州来了个宇文商,让将军气得直骂,说是来抢功的!”

    ……

    秦飞鱼兴致勃勃地说着,段玉听了,若有所思。

    前世迷惑,大半便解开了。

    东陈前期错失良机,贺宗又死得太快,等到再要进兵之时,就遇上了陈策与宇文商的联合抵抗。

    此两人都是兵家大将,不是贺宗夏无鸠之流可比,又见到只有叶州大伤元气,庆国实力尚存,便不敢继续挑起战火。

    是以这场大战,总算没有打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