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六章 百忍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东阳乡。

    俗语有云,小乱避城,大乱避乡,虽然郡内被贺宗屠了一次,郡城县城几乎为之一空,但因为地处偏僻,东阳乡情况还算不错,除了被路过的乱兵小队勒索过几次军粮之外,其它都是尚可。

    最近更隐约传来消息,朝廷已经平了贺宗,家家都展露欢颜。

    实际上,纵然大乱未平,日子也得过下去。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除了实在过不下去的之外,很少有着胆气魄力能抛下自己的土地转移的。

    毕竟,一亩三分地虽小,却往往是几代人拼搏才攒下的家业啊。

    日头过午,一辆牛车缓缓驶入东阳乡。

    牛车在一宅前停住,下来一人,双目狭长,面容坚毅,又带着一点阴郁:“郭百忍可在?”

    上前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又问着旁边的顽童,都是不知。

    “郭百忍?你是说郭憨子啊?在东头大树下看蚂蚁呢……”

    一名打柴路过了樵夫听了,不由多嘴插了句:“现在也没几个记得他本名了……”

    “原来如此,多谢!”

    这人肃穆一礼,来到乡东头,果然远远就见得一棵大树。

    此树需两人才能合抱,古枝若苍龙,看似一个巨大的华盖,此时又抽出一个个春芽,有些生机勃发的味道。

    而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汉子,穿着粗麻布衣,也不觉寒冷与肮脏,就这么蹲在地上……数蚂蚁?

    来人上前肃穆一礼:“百忍兄!?”

    那汉子似乎太过专心致志,直到叫了两三遍,才抬起头,露出茫然的眼神:“是你啊……县里行人司的李子夷!”

    “是啊,故人相见,你就不请我吃个便饭?”李子夷道:“毕竟能从乱世中存活下来,都是福分啊……”

    郭百忍站起身,他身材高大魁梧,甚至还要超过李子夷一个头,但浓眉大眼,嘴唇很厚,面相十分平善,或者说……憨傻!此时挠了挠头道:“若是平时,自然没有问题……但乱兵几次前来,将乡里存粮几乎抢光,还因此死了好几个人……实是无法啊……”

    “我就知道……走,我请你喝酒!”李子夷不以为意地笑了笑,拉着郭百忍回到家宅。

    此乃郭百忍的祖宅,虽然外表看上去不错,但开门进去之后,就见得一地荒芜,杂草丛生,也没有什么桌椅摆设,完全就是个空架子。

    李子夷回到牛车上,取了蚕豆与一块牛肉下来,还有一壶老酒。

    两人就找了块青石,席地而坐,开始吃喝起来。

    酒过三巡之后,李子夷才道:“百忍兄……你还未放弃么?”

    郭百忍喝了酒,脸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憨厚地笑了笑:“我从小驽钝,只是喜欢读书,后来又得了一卷道书,只觉是天地至理,总想修出些什么来……虽然修了九年,还是一事无成……”

    李子夷眉头一皱,他也清楚这郭百忍的底细。

    此人家中原本十分殷实,乃是这东阳乡首屈一指的地主,但自从修法之后,就渐渐败落下来,连田亩都差不多卖了个干净!

    穷文富武,修法破家,可不是说笑!

    而郭百忍本人也成为十里八乡最大的笑话与败家子,都以‘郭憨子’称之。

    “你那道书,九真一假,最后的突破法门肯定有问题!”李子夷斩钉截铁地道:“否则百日筑基,怎么可能九年不成?不过散修传承,也就是这样了,好在你底子尚有,只要及时转换门庭,却是无碍!”

    说完,语气变得更加诚恳:“我行人司之内,普通的道卷也搜罗了些,若郭兄愿为档头,大可择精华而修之,必能突破瓶颈……”

    行人司规矩森严,白身进去,必从最低级的小番开始,档头却是普通吏员了。

    这条件不错,自是看在郭百忍已经奠基三层的份上。

    不得不说,此时郭百忍的状态,只差临门一脚,便可突破,筑基入道。

    当然,道门的百日筑基,与武道终究不同。

    纵然精气神一样强大,但没有学过杀人之技,没有亲历战阵,战力自然天差地远。

    换句话而言,纵然有着不差宁守玄的体质真气,但若只是普通人的意识操纵,那随便来一个武林好手,也可以将之打倒羞辱。

    郭百忍此时,也是这种情况。

    道门的筑基之法最多令他强身健体、耳聪目明,至于说武功如何,根本就是个笑话,不突破入道,更无法施展法术!

    但就是这个奠基三层,便有着价值。

    “我也知道郭兄大才,或不愿担任档头,但我只是大档头……不过这次县中正九品百户被乱兵所杀,只要你我同心协力,或都能升上一升,日后前途无量!”李子夷还在不断劝说。

    郭百忍却还是一副呆若木鸡的模样,良久之后,才端起酒碗,一口气喝完,说着:“我天生就喜欢读书,非是其它,仅仅只是喜欢,后来看到那本道法,也是这样……子夷你若是我知己,便应该知晓,我只是喜欢为山九仞诀而已!”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嘿……你被骗了!”李子夷面色涨红,声音慢慢变大:“什么功法需要九年奠基?人生又有多少个九年?”

    “或许吧……”郭百忍‘憨厚’一笑:“但九年修持,它已经成为我生命一部分,实在舍不得了……更何况,纵然投身朝廷,能获得别家道法突破入道,但受了职位,便有官气之阻碍,或许此生都无望突破元神,无法超脱,仅仅只是道官一流,对各方都有好处……但是,我不甘心啊……”

    李子夷住口不言。

    这郭百忍的确有着内慧,几已看穿一切,还有自己心中那点小小的算计。

    此时放下酒碗,神色忽然变得冷冽:“郭兄真的还要执迷不悟?”

    “我一个九年无法筑基突破的大傻瓜,朝廷难道都会注意?”郭百忍笑了笑:“更何况,我孑然一身,父母早去,族人厌弃,家产败光,乡人以为白痴,连未婚妻都跟别人跑了……”

    这话实际上是说,他根本无所顾忌。

    听到这里,李子夷的瞳孔不由缩成了个针眼。

    的确,有着宗师的身体,只要郭百忍下决心,哪怕只是找本三流的武功秘笈苦练,也能变成一个武林好手,无它,根基深厚尔!

    而只要他下决心反噬,又无所顾忌,自己都很难拿下,还十分危险,谁知道他是不是偷偷练了武功?

    而正如郭百忍说得那样,除了隐约看出些什么的自己外,若是给上头打报告说要镇压一个奠基九年都未曾入门的修道白痴?

    恐怕上司第一个会对付的就是李子夷自己!

    “唉……百忍兄你这又是何必?”李子夷站起身,弹了弹灰尘:“我先去了,改日再来拜访,祝愿你早日功成吧!”

    这隐含威胁的话语说完,又行了一礼,出门自去了。

    ……

    “大哥……这就是你要招揽的人?”

    墙外,透过一面玄光镜,看到这些的叶知鱼不由疑惑问着。

    “正是!”段玉赞叹道:“这是一个真正的良才美质,假以时日,必能一飞冲天!”

    为山九仞道诀,前世也是伴随着郭百忍而出名的道法。

    此法门最重根基,厚积薄发,宛若大坝蓄水,等到一朝开闸泄洪,便是势不可挡!

    郭百忍奠基九年,十年却修成元神,不输王鉴之等天才,便是明证。

    “知鱼,我问你,你能朝着一个目标努力,哪怕一丝反馈都没有地持续九年么?”段玉反问,顿时令叶知鱼怔住。

    段玉见此,不由面露微笑。

    正是因为困难,才显得这份恒心的可贵。

    这道法的奠基之关,任凭如何修持,都是宛若五岳大山,难以突破。

    但实质上,却是将日复一日的努力,化为一丝丝元气积蓄,等待着一朝爆发,是以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没有几分愚公的精神,根本无法将此道法修炼至大成。

    甚至,等到郭百忍出名之后,都没有几个道人敢选这功法,都是被内心的心魔吓倒了。实际上,被吓住的道人,纵然能修到无漏道体,也肯定渡不过心魔,结成元神!

    但郭百忍无疑可以!

    因为在奠基的过程之中,他已经先铸就了一颗无瑕道心!这对日后修炼的助益,自然不必多说。

    “唉……”

    郭百忍在李子夷离开之后,却是望着石头上的酒菜慢慢发怔。

    “郭兄可介意再多一来客?”

    片刻后,他愕然抬头,就见得一少年,穿着月白大袍,头顶竹冠,气度俨然,来到面前。

    “自是介意,我正要准备搬家呢!”郭百忍平静地回答。

    “恶了县里行人司,的确麻烦……特别是这人很有可能接任百户,到时候随便施展手段,郭兄便生死两难……”

    段玉脸皮极厚,自顾自地坐了:“都是要远走高飞,不如投靠我如何?”

    在他背后,叶知鱼瞪大眼睛,旋即又有些想捂脸的冲动。

    大哥的招揽手段,可真是直来直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