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八章 大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公子请!”

    清晨,段玉出门,就见得郭百忍正在套马,动作熟练,宛若一个老马夫。

    “郭先生从此也是神通中人,何必如此?”叶知鱼见到,连忙上前搭手。

    “我受公子之禄,自当尽所能及之事!”郭百忍却是肃容一礼。

    见此,段玉不由暗中点头。

    宠辱不惊,本心通达,这也是自己选择郭百忍的原因之一。

    否则,遇到那种稍有成就便得意忘形的,还真懒得要。

    等到段玉与叶知鱼进了车厢,郭百忍自觉地拿起马鞭:“公子想去哪里?”

    “绕路昌州,再去庆都旁边的玄云山!”

    玄云山上玄女峰,就藏有一处九天玄女宗的道藏,这处是专门给叶知鱼准备的。

    “叶州内的机缘,已经基本耗尽了,纵然庆国之中,记忆的道藏也没有几处……幸好,还能合我用!”

    段玉静静望着郭百忍一挥马鞭,马车缓缓驶离出乡。

    突然间,神色又有些变化:“郭先生……似乎有人阴魂不散,该如何呢?”

    “应当是李子夷,或是昨夜动静太大?”郭百忍头也不回:“历来一旦入道,或者武道宗师,就进了行人司的视线……”

    对于这点,段玉也十分赞同。

    甚至他还知道,朝廷与道脉对散修多有打压,拥有一种微妙的默契,令散修中极少出现元神真人,一旦出现,也是昙花一现。

    “那此时,你准备如何做呢?”虽然只是轻笑问着,但那种凛冽的杀气,还是令郭百忍不由打了个激灵。

    “只是小事,让我施法阻一阻便可!公子稍等!”

    郭百忍左手握着缰绳,另外一只手却是暗自掐诀,一道土黄色的光芒没入地下。

    不久之后,一骑追来,胯下骏马疾驰如风,但就在来到此处之时,异变突生!

    砰!

    一块不起眼的土石凹陷,骤然形成一个小小的陷阱。

    “律律!”

    马失前蹄,发出惊恐的尖叫,摔倒在地,将上面的骑士也甩了下来。

    “真是不中用的废物!”李子夷狼狈地爬起身,检查骏马,发现马腿断折,显然是没办法继续追赶的了。

    顿了顿,望着小坑,更是心中大凜:“果然是术法……这个郭百忍,真的给他入道了?”

    一旦入道,便可施展法术,有了力量,便是破格。

    遇到这种事情,纵然不能马上吸收或者镇压,也必须回去记录存档。

    最关键的是,所辖范围出了这种事,考评肯定要降上半级,平时还没什么,可现在正是谋求县内百户之职的关键时候!

    一念至此,李子夷不由面沉如水。

    ……

    庆国有六州之地,国都位于靖州腹心,依山而建,气象宏伟,更有三千里乌良江横贯东西,乃是国内水运大动脉,支流无数。

    渭朝河,便是其中之一。

    此时,河面之上,一艘商船慢慢顺着水流而下,行进速度很快。

    “后天便可到达庆都了吧?”

    上等船舱中,段玉与郭百忍相对而坐,面前摆着一尾烧鱼、一叠豆干、还有一盆汤。

    除此之外,桌角一坛老酒已经拍开泥封,散发出浓烈的酒香。

    “不知百忍你对如今庆国局势如何看?”

    段玉拿着酒盏,很是随意地问着。

    这些时日,他一边赶路,一边笼络这个下属,隐约提得自己的一些短期目标,让对方帮忙参详。

    而考察出来,大体还算满意,只是一些细节未曾纯熟,不过这也正常,对方纵然再怎么智慧通达,也未曾经历过实践,需要磨练。

    “庆国么?虽处四战之地,但开国先君百战而得大位,民风尚武,南征北讨,实是异数……今上乃是先君的第二子,文韬武略也有着,这次叶州事变,非战之罪,光看后续处理,也算圆熟老辣……”郭百忍想了想,缓缓说着:“只是光有此资质还不足,大争之世,还需看周围势力演化!”

    “这句话说得好啊,大争之世,一家一国,纵然治理得再好,不得天时,也是无可奈何。”段玉连连点头。

    前世,此位庆国国君也算贤明,御宇三十年,庆国虽然未曾开疆扩土,但也是谨守不失,当得上守成之名。

    奈何大限一至,下面就有诸子争位,偏偏未曾来得及立下遗诏,令庆国大乱,北方胡人趁机进逼,庆国节节败退。

    而庆国作为白毫山所属势力范围,道门也有抵抗,损失惨重。

    等到掌教真人战死之后,新任掌教顿时毫不犹豫地开始清洗,更不幸的是段玉榜上有名。

    是以纵然元神,也被派到危险之地,遭到围攻战死。

    “到了后期,呵呵……师门大义压下,不去就是叛道!当场就可诛杀……而更是毫无顾忌地与正阳道勾结,要灭了我们这些反对派……看来传闻八成是真,那前任掌教是被暗算而死!并且还是新任掌教那一系故意泄漏的消息……”

    想到这里,段玉心里就不由苦笑。

    曾经的自己,实在是……天真!竟然事到临头,还保留着最后一线希望,以为宗门不会放弃一位元神战力。

    “不得不说,数十年师门生涯,已经气运相连,令我失去了警惕之心……当然,也不排除有人作法迷惑……”

    回忆起这些,一个个冷冽的名字便闪过。

    段玉不由舔舔嘴唇:“可惜……还不是时候!”

    自己此时杀上门去,简直是以疏间亲,肯定被白毫山一脉当成疯子,直接打杀了。

    甚至,暗中袭杀都不行。

    上次之事可一不可二,做多了必然留下破绽,也是没有容身之地。

    “是以这次去庆都,只是为了取得遗藏,最多为将来打些铺垫,不能直接暴露自己……”

    段玉思索完毕,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

    “公子……”对面,郭百忍笑着饮尽:“可是想起什么为难之事?”

    “没什么,只是有些遗憾……庆国四战之地,取得天下的可能太小了……非真英雄用武之地!”段玉摇摇头。

    “正是此理,庆国北有草原与北燕,东有东陈,西有西戎诸国,南有南楚,都是有数的强国,想要崛起,何等艰难?原本东陈最有可能获得突破,但叶州一乱,便难以打开局面……”郭百忍不由叹息。

    云澜大陆诸国并立,强国之间,又往往有着数个小国作为缓冲,可谓夹缝中求生存,此时统统都被郭百忍忽略不计。

    除此之外,南方除了南楚,还有几个强大的诸侯国,只是与庆国不接壤,也被忽略不算。

    “北燕?草原?不过一丘之貉!”段玉说到这里,眸子不由一冷:“草原胡人,逐水草而居,虽有大部,号称控弦之士数万十数万,但资源紧缺,难以南下牧马,北燕却不同,此乃胡人黑尔部所建,半耕半牧,才是我中原大敌!”

    “北燕?”郭百忍一怔,旋即摇摇头:“北燕辟处一隅,自保有余,若要扩张,难!”

    “若是征服草原,集合草原骑兵呢?北燕多矿,胡人勇猛,并且这两者同源,完全可以合流!”段玉幽幽道。

    “胡燕合流?不可能……草原之大,部落不下千余,互相攻伐,血仇传世,如何能一一合并?”郭百忍一听,顿时摇头。

    见到这一幕,段玉也只有苦笑。

    这郭百忍已经算是少有的俊才,都看不透这点,也难怪前世胡人出其不意,震惊天下了。

    “罢了,不说这些……喝酒!”

    段玉连连痛饮,不由有些醺醺然的意思。

    倒是郭百忍,对此就上了心,暗暗记着,准备有机会便打探些草原的消息。

    两日过后,商船在港口停下。

    段玉三人下船,雇了辆马车,行不多时,一座庞大的城池便映入眼帘。

    “好大……”

    叶知鱼见到第一眼,便发出惊叹。

    在朝阳之下,十丈高的城墙灿烂生辉,宛若黄金铸就,数个城门大开,车水马龙,汇聚成一条长蛇,来自三山四水、四海五岳之人流货物,便不断在此处汇聚,造就繁华盛景。

    “此庆都,有十五万户,五十万人,实在是天下有数的雄城!”郭百忍见了,也不由赞叹。

    “我们先入都,找个住处!”

    段玉笑了笑,望着能让十余辆马车并排行驶的主干道。

    这个地方,他却是久违了。

    记忆中,九天玄女宗的道藏虽然在玄云山脉之中,但关键的钥匙却还在庆都之内。

    ‘若是记忆不错,得在十八年后,这个秘密才被一女修发现,凭此开启宝藏传承,在散修中也是赫赫有名,后来似还有意开宗立派……当是为了还道藏因果……’

    想到这个,段玉便不由叹息。

    这种因果,却已经算最简单的了。

    好比自己,虽然篆刻师功法之强横,绝对超出他的预料,更给了他强大的复仇之力。

    但随之而来的负担,也必然更重,可谓一得一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