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三十九章 庆都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庆都,城南,渭君祠。

    此祠祭祀的乃是渭君夫人,占地不大,只有三亩,分为正堂与厢房,道路两边栽满梅花,形成一片小小的梅林,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这渭君祭祀自古有之,是为渭水娘娘,后来大夏皇帝给予赐封,算是修成正果……”

    段玉瞥了眼祠堂,没有走进。

    “公子……我感觉,此祠似乎有灵!”郭百忍细细感知了下,神色也有些变化。

    “放心,自古阴阳两隔,阴司神道对阳世的影响远远逊色于道、儒、兵、妖……”段玉摆摆手,目光越过大门,望着神像。

    此神像木雕金漆,穿着绮罗宫裙,眉目如画,很是美丽,戴着一支金步摇。

    段玉见了,对叶知鱼道:“看到没有,就是那支金步摇了,晚上我们再来借走它……这件事要你亲自动手!”

    这里面又有个关窍,他与郭百忍都已经入道,算是修士,半只脚迈出大门,便不算凡人,若是如此冒犯神祗,对方说不定可以直接动手。

    虽然不是不惧,但麻烦能免则免。

    叶知鱼却只是灵窍未开的凡人,却反而免了这种祸患。

    “金步摇……我记住了!”叶知鱼肃穆点头,而郭百忍则是好奇地望着段玉,不知道这位公子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见此,段玉得意一笑。

    重生归来,便是有着这点好处。

    别人需要抽丝剥茧,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才能得到线索,找到金步摇这步,自己却是一开始就知道关键钥匙,釜底抽薪。

    当下走出祠堂,找了家酒楼。

    虽然不是最大最奢华的,但能在一国之都打下门面,自然也有几分本事,一道招牌驴肉令叶知鱼与郭百忍吃得赞不绝口。

    段玉却端着一杯竹叶青细细品味,功聚双耳,一些细细的声音被不断放大,进入耳内。

    三教九流汇聚之处,往往也是探听情报的最好场所,特别是烈酒下肚,醺醺然之际,一些平时不怎么吐露的话语,也尽皆宣泄而出。

    最令段玉注意的,还是一个消息:

    “八贤王最近要办诗会,天下才子汇聚啊……”

    “八贤王?”叶知鱼茫然地抬起头,嘴角还有一丝酱汁。

    “此乃先君第八子,国君上位之后,封为王爷,据说其人广颡丰颐,严毅不可犯,名闻天下,民间多称八贤王!”郭百忍解释道,又有些摇头:“今上继位之后,八贤王僻居王府,不问政事,只与诗人墨客交往,当是避嫌之意!”

    “避嫌……呵呵……”段玉听了,却是笑而不语。

    能称贤王的,怎么看都是国君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位八贤王后来下场也不怎么样,数年之后便以谋逆大罪被剥夺王爵,幽居监禁,再过几年更是一杯毒酒赐死了。

    至于此人到底有没有反心,或者怎么露了痕迹,当时苦修的自己也没怎么注意。

    “国君已立,八贤王再怎么避嫌也是无用,传闻之前还争过大位……”郭百忍叹息:“特别是这名声,就是取祸之源!”

    “此言在理!”段玉敬了杯酒,有些叹息。

    有着这名声,新国君便万万容不得,接下来削其党羽,毁其羽翼,更是必须。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到了最后党羽削尽,名声尽毁,就真是生死在人一念,很少有人能如此坦然接受。

    而稍微反抗,便是有着怨望,更该杀!

    这完全就是个死结!

    反正看明白这是一个大大的坑,段玉下定决心要远远避开。

    ‘要说起重生,宝藏随手可拾啊……光是记得庆国日后谁能发家,谁还在低谷,完全可以上去投资,未来必然十倍百倍地获得回报。可惜……我就记得这几年,随后就入山修道了……’

    一入道门苦修,自然对世间之事淡漠,除了一些关键大事与大国变化之外,其它便很少关注。

    倒是道藏之类的消息关系自身,记了不少,再有就是几次下山游历见闻。

    好在曾成就元神,过往记忆事无巨细,历历在目,往往一个名字便能引申出许多。

    ‘此次来庆都,那些政坛大佬未必看得上我,但还有一些身处微末之中的,倒是可以好好攀一攀交情,日后肯定能用上!’

    ……

    时间入夜,渭君祠外。

    国都之中,肯定有着宵禁,不准行人深夜上街,是以段玉三人都换了夜行衣,遮掩住面容。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中,在外面接应的段玉精神一振,看着叶知鱼从内墙中翻了出来,不由问着:“怎么样?”

    “到手了,就是庙祝似有些发觉,我特意吹了些迷烟进去!”叶知鱼笑得仿佛只小狐狸。

    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本来就是他们所擅长的。

    “没有伤人就好,更何况……我们还是用一支纯金的金步摇去换呢!”段玉见到叶知鱼的收获,顿时点头,又想哈哈大笑。

    要想获知这个线索,换成其他人来,不知要经历多少艰难险阻,但对自己来说,就是这么简单。

    此时也不说话,示意撤退。

    三人慢慢转过一条小巷,冷不防对面也冒出几个人影来,彼此都是一惊。

    段玉细细一看,只见对方身穿夜行衣,居然跟自己一样,都是出来晚上干活的家伙,不由有些想笑。

    能这么巧合,也实在少见。

    两拨人忌惮地对峙片刻,对面一个领头者就沙哑地道:“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如此甚好!”

    段玉自己也是夜行不轨之人,可没有当良好公民,将巡捕司招来的打算,立即点头,两拨人警惕地交错而过。

    “呼……”

    就在叶知鱼长出口气之时,她手中的金步摇却是忽然金光一闪。

    “那是什么?你们给我站住!”

    对面的黑衣人眼睛眯起,这似乎是……

    “唉!”

    段玉叹息一声,毫不犹豫地动手!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此时大家都夜行蒙脸,各怀鬼胎,还指望谈判退让就是白痴,狭路相逢勇者胜!

    咻咻!

    他率先发难,右手一扬,数道白光飞出。

    那是一柄柄锋利的小刀,近距离以他的力道扔出,宛若箭矢!

    飞刀刺入要害,鲜血飞溅,对面几个黑衣人一声不吭就倒了下来。

    “你……”

    领头者大骇,他根本想不到,对方竟然动手得如此果决,又如此狠辣!完全不是普通的小蟊贼,不由心里大悔。

    但此时已经来不及,看到段玉动手,叶知鱼也毫不客气地抽出腰刀,往最近的一个黑衣人身上一捅。

    “好胆!”

    领头者目眦欲裂,手一掐诀:“五方真鬼,给吾镇压了!”

    挥手之中,几道黑色的鬼影便扑来,发出桀桀怪笑,想要压在段玉等人的身上。

    “又是魇镇之术?”

    段玉见此,顿时冷笑,右手浮现印刀,整个人不退反进。

    吼吼!

    在他体内,一转木印轰鸣,作为印纽的螭吻更是仿佛活了过来一般,龙睛注视而上。

    那鬼影蓦然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整个虚影一下炸开。

    《洞玄经》有云:“法印照处,魅邪灭亡。”

    段玉此时都不需凝聚精神气血,只是本命道印一动,便震碎妖邪,令那个领头者遭到反噬。

    “你也是炼气士?”

    对面的黑衣人惊呼一声,旋即脖子就被抹过,鲜血飞溅。

    刹那间,对面一行便被当场杀尽。

    “公子……抱歉……”

    郭百忍怔怔望着这幕,有些苦笑:“我一时无法反应……”

    “这很正常,你去补刀!”

    这便是投名状,郭百忍心知肚明,摸出匕首来,眼中就带着狠色,一一补刀过去。

    “成了!”

    段玉打开灵眼,又默默持咒,消抹去从神通方面追查的线索。

    只是这时,但听一声龙吟,不由抬头,见得一幕奇景。

    红光冲天,蔓延数十里,其中又似有着一条蛟龙,隐现一鳞半爪,怒吼而下。

    不远处,脚步声与火光接连闪现,显是巡禁的士兵到了。

    ‘那个用五鬼镇我的人,魇胜之术的道行是牛吉道人的十倍……但在庆国国都之中,受到龙气压制,才只有那点修为?郭百忍也是受到了震慑?’

    段玉心中若有所思,带着三人,飞快回到下榻的旅店。

    “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当下点燃蜡烛,换了衣裳,这才慢悠悠地问着。

    “公子实在决断至极,否则略微拖延,被巡查士兵寻来,我们便一个都逃不了了!”郭百忍此时,才发觉冷汗已经浸湿后衫,不由拱手说着。

    “大哥……”叶知鱼望着手里的金步摇:“我怕……”

    “不必怕,取宝之中,有些艰难险阻,却是正常,过了便好了……”段玉安慰着,心里却是忽然明了,这并非叶知鱼的机缘,所以取宝之时,便横生波澜:“那些人的身份也不必问,我们就当不知情!明天一早便出城!”

    郭百忍听了,立即在心里暗赞。

    无因之案最难破,自己一行与那帮黑衣人无冤无仇,杀完人就跑,想必那幕后主家,也必一头雾水,兼郁闷非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