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四十八章 瞒天过海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武乡试内场,只考两题,上午帖经,下午策论。

    总体而言,难度并非很大,对文墨的要求,大概是文秀才的水准,还混杂了一些军事水平的考察。

    不过,对于很多纯粹的武夫而言,要他们提着百八十斤的大刀砍人容易,提起一支小小的毛笔写字却是跟要了他们的命一样。

    奈何国法如此,若是内场交了白卷,武艺再好也得黜落。

    也只有那些真正吃了大亏的武者,才会静下心来好好读书,只是往往蹉跎,过了四十岁,基本便很难中举。

    国家取材是要用的,普通外功硬功一过中年便会威力徒降,更何况四十岁再从军打仗,又还能有几年?是以不论文举武举,考官都喜欢年轻的考生,这十分现实,也很残酷。

    武经乃是一部兵家经典,融汇诸多行军打仗、扎营练兵的基础诀窍,还有一些粗浅但正宗的武功在上面,往往被高门大户收藏,很少流落在外。

    基本上,要到郡一级的世家,才能收藏全本,县内的豪强,至多获得些残篇。

    要是普通人,连武经全本都接触不到,谈何背诵默写?

    世界便是如此残酷,从一开始便拉开距离。

    考场之内。

    段玉打开试卷,却是一笑,不暇思索地提笔便写。

    他身为篆刻师,本身便是书法大家,一手行文写得颜筋柳骨,横平竖直,字字通透,宛若印刷出来的一般。

    这卷面,看着就十分舒服,无形中加分不少。

    至于策论,往往问的是行军打仗中的情况,这方面段玉没有什么实际经验,但也看过无数专家点评、杂志分析、甚至小说家言,再加上前世磨练,也是自成一家,更何况,要论嘴炮功夫,纸上谈兵,穿越者无惧任何人。

    只是故意收敛了些,显得有些想当然耳,算是略微藏拙。

    原本一天的考试,到了中午,便已经全部完成。

    此时最后检查一遍,见格式、避讳等等都没有错误,便叫来巡考,直接交了卷出去。

    这一路都是平平安安,显然行人司也放弃了某些打算,不由心中一笑。

    ……

    七日之后,乡试放榜。

    暖风和煦,春色宜人,段玉选了个酒楼,叫上几碟小菜,慢慢品着一壶清酒。

    他原本不怎么好酒,但重生之后,却渐渐喜欢上了这杯中物,每次喝得也不多,不会大醉,就喜欢那种醺醺然的感觉。

    此时半靠栏杆,就在默默思索:

    “叶州,乃至庆国内的机缘,能取的,已经差不多被我取光,剩下的不是干系太大,就是未到开启之时……”

    “若论羽翼,散修中很少有什么人才,纵然有也被行人司打压了……我唯一能有点把握的,还是那个前世继承九天仙女宗的女修,只是此时的她,不知道是个婴儿还是未出生呢……”

    不得不承认,论对人才的培养,还是大型组织才能做好。

    其它的野生人才,要么被吸纳,要么被打压,很少有着能顺利成长起来的。

    段玉勉强搜索枯肠,才从记忆中又寻到两个名字,一文一武:“倒是还有两个人,文是俞得儒,后来曾经考到榜眼,修儒家应当不错,还有一个,名为李日良,有武进士之才,关键还有个好儿子李文定,在后来抗胡中大放异彩!只是此时我若插手,恐怕就生不出来了……”

    “仔细想想,适合此时招揽的,也只有这两个了,等到武举人下来之后,大可发文邀请,他们还未发迹,或许会来!”

    实际上,要说真正人才,这一千多武秀才中,自然有的是。特别是几个武举人,其中不乏进士之才,武艺打磨纯化数年,绝对可入宗师!

    但人家有家有业,前途一片光明,为啥要投靠一个同阶的武举人,哪怕是县中豪强?

    段玉想到的两个,是记忆中没有根基,后来发迹,此时却还十分贫寒的,饶是如此,也只有五六成把握。

    正思索中,只听三声礼炮轰鸣,赫然是校场开始放榜。

    两排兵丁涌出,护送着几个吏员,将巨大的榜文悬挂,这榜文红底黑字,第一行便是段玉的名字。

    这时候,报喜的公差也到了,被郭百忍引着上楼:“恭喜段老爷讳玉高中叶州武乡试第一名解元。京报连登黄甲。”

    连连贺喜当中,又送上几个托盘。

    上面是一张牛角弓,有着一石,需耗费三年制作,算是良弓,除此之外,还有一张官府文书,凭此就可以去历元县换得十亩良田的地契。

    最后,则是一个新的身份文书,以及腰牌,证明着武举人的身份。

    现在诸国乱战,各国求贤若渴,特别是庆国这等大国,功名被其它小国承认,纵然去了东陈也能受到礼遇。

    “赏!”

    段玉却是无所谓,直接令道。

    早有叶知鱼换了碎银子,出来一一打赏。

    ‘弓刀都是小事,甚至十亩田也没有什么,关键是举人有着百亩的免税额度,还能庇护佃户免去徭役,这就能吸引很多人投献……实际上,我之前在历元县中,也隐约有着这个待遇,不过那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现在就是正式承认了。’

    实际上,到了王朝中后期,这种豁免往往被滥用,举人名下数百上千亩、进士成千上万亩,都是免税免徭役,连田兼并,使着国家暗弱。

    此时段玉最注意的,还是身份文书与腰牌。

    拿了这两样东西之后,就是真正的武举人了,若是从军,立即就可授从九品官身,要是有着靠山,稍微运作一下,正九品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个举人半个官,我也算半融入体制了吧?’

    想到这里,段玉不由凝神内视。

    识海之内,已经臻至二转的石印厚重朴实,隐约带着点圆润之意。

    此时,不知道何方来了一股气运,与灵气不同,一入体内便有些法力滞涩之感,但螭吻一动,立即吞了,令石印底部略略一亮。

    ‘就这样?官气就被压制了?’

    段玉沉默望着这一幕,已经可以肯定,举人所带来的官气,已经彻底被自己镇压,甚至还略略助益了下修为,顿时心里大凜。

    ‘原来道印真的能消化气运……并且我感觉到了,所谓的官气龙气,实质上只要炼气士根基雄浑,还是能承受与消化的,或许普通的道种不行,但修为提升之后,也可以!’

    ‘甚至……所谓的龙气法度,必须得建立国体,以一国之力,下赐文武百官,才能有着凛冽的威严,若是小国寡民,甚至如同西方分封一般的男爵子爵领,所产生的神道龙气压制,对炼气士而言就根本不算什么,甚至有可能被道种消化……’

    此世没有天庭,却有阴阳神道。

    阴面神道,便是山神水神、河伯土地、以及历代有着谥号或者君王封赐的神祗,其最高便是龙庭!

    阳面神道,却是天子与文武百官,内在表现便是龙气,虽然无法凭此修炼,也无法肉身超凡,却可以在死后获得好处。

    ‘龙气是神道气运的最高表现形式,能镇压五行,禁绝万法……但若只有一村一乡乃至一县之地,就绝对凝聚不起什么龙气来……’

    ‘综合来说,这朝廷气运,必须建立在整个中央集权国家的体制上,一旦失去龙气统御,所谓的神道气运,对炼气士而言便失去威慑,能够被消化吸收……’

    一念至此,就是大悟:“难怪西戎诸国、还有南方中,道脉兴盛,却是这个道理!”

    有的诸侯国,国土只有一州半州之地,法统不足形成至高龙气,所赐予诸侯与官员的气运威压便有限。

    ‘当然,再怎么有限,以一县百姓气运压制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炼气士,还是足够……但若是……’

    段玉目中似乎燃烧起两点幽火,识海内的二转石印都轰然震动起来。

    ‘原来……篆刻师的来历,竟然是这样,难怪几乎灭绝了呢……’

    片刻后,得到一些信息的他,不由在心底苦笑。

    “大哥……”

    叶知鱼打发走贺喜之人后,坐在段玉对面,眼睛却是有些发红:“都是我与飞鱼拖累你了,否则以你的能力,大可以逍遥天下!”

    这说得,就是官气入身,压制道行之事。

    “若我不愿,无人可以勉强我……”

    段玉幽幽回答了一句:“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我明天就去拜会丁让,请授实职!”

    举人便可以直接做官,当然,如此一来,就不能继续再考进士了。

    但对段玉而言,他考武举人都是半玩票的性质,自然无所谓。

    并且,对于即将得到的官气,也很是期待。

    毕竟,这也是一种修行资源!

    ‘或许……我可以假装实在天才,低品官位都有些压制不住,逼得上面给我连连升官?’

    甚至,一个异想天开的念头,都浮现出来,旋即又是哑然失笑:“那我成什么了?瞒天过海的气运大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