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一章 黑山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月兔西落,金乌东升。

    段玉凝神吐纳,对着东方一线鱼肚白吞吐朝霞紫气。

    这是炼气士的必修功课,数十年如一日,不能懈怠。

    虽然凝聚道印之后,似乎有着种种手段可以突飞猛进,但段玉还是不改昔日勤奋努力的习惯。

    若不是有着此种韧性与坚持,他也不会在入了白毫山之后,以三十年功夫元神出窍,成为真人。

    伴随着吞吐紫气入腹,段玉顿时感觉五脏之中,各有气息潜伏升腾,只是一瞬而过,未能彻底抓住。

    “凝炼脏腑五行之气,是一个水磨工夫,除非有着奇遇,否则很难一蹴而就……”

    叹息之后,他拔出鬼切,缓缓修炼刀术。

    人跟动物的区别,就在于借用外物的智慧。

    既然有此利器在身,自然必得勤练刀术才是正理。

    更何况,他篆刻之时,用的同样是印刀,此时将冲切之法化入刀法之中,也是宗师级别,如羚羊挂角,浑然天成。

    刀光几闪,对面的一块巨石倏忽间碎裂纷飞。

    石屑蔓延中,一块块石头脱落下来,仿佛它们原本就是附着在此巨石上的尘埃,洗尽铅华之后,终于展露出其中的一座石雕真容,赫然是一头猛虎,做盘卧荒丘之势,又有一股凶煞之意潜藏不发。

    纵然平时以藏刀术收敛了锋芒,但鬼切也无疑是一柄吹毛短发的绝世宝刀,在世俗中绝对能混得上神兵之名。

    ‘恰如猛虎卧山丘,潜伏爪牙忍受!此诗意境,倒是与鬼切内潜藏不出的刀之凶煞相吻合……平时收敛杀意,到战时再一击爆发?这在扶桑武道之中,似乎也有类似描述,是为‘拔刀术’,发展到后期大成,便是杀神一刀斩!’

    当然,以段玉的深厚底蕴,都是随手可拾,将自己的刀术修炼到世俗巅峰。

    可以说,这时若只有武者之力,再与宁守玄对战,也有把握将其斩杀于刀下!

    “石雕虽好,但其中的意境却呼之欲出,被琢磨出来,对我不利!”

    听到外面脚步声响起,段玉持刀再斩,顿时就将原本的石雕斩为碎片。

    “大人,请用早膳!”

    数个呼吸之后,院子之外便有侍女恭敬请安,提来了早上的膳食。

    主食是煮的很稠的大米粥,汤面上还漂浮着一层厚厚的粥油,配菜是一碟茴香豆、一碟豆腐干、以及两个剖开的红心咸鸭蛋、最后则还有一盘时鲜的蔬菜,绿油油的很是养眼。

    以段玉的饭量,自然是连连干翻大海碗,将一桶粥都吃得涓滴不剩,让侍女惊讶收拾的同时,心里又在翻白眼腹诽。

    “呼……普通食物效果太微弱了,还是得炼丹!”

    段玉惬意地起身,没过多久,就等到了灰头土脸的黄子屏。

    “黄大人,何以如此啊?”

    此时的黄子平,不仅双目中布满血丝,一支胳膊都是血迹隐隐,显然挂了彩。

    “黑蜘蛛狡诈,昨夜与我们连兜圈子,杀捕头一人,捕快五名,负伤者十数……”

    黄子平沉着脸,他这伤却是黑灯瞎火中自己摔的,否则若中了黑蜘蛛之毒,恐怕就只能躺着了:“如今,只有看段神捕大展神威了!”

    “没有问题,点齐兵马,跟我一起去抓人!”

    段玉神采飞扬地笑了笑,目中意味莫名。

    ……

    正阳道乃十大道脉之一,更蓄谋胡人南下已久,在庆国中自然多有布置。

    光是叶州之内,据点便有好几处,而青叶郡之中,也有一个。

    段玉要做的,便是假公济私,带着大量巡捕,强行要求搜查。

    对方当然很无辜,但绝对不敢让他搜查。

    否则的话,黑蜘蛛找不到,其它抄家灭族的罪证,也是足够让他们都送掉小命了。

    郡城之外,黑山村寨。

    这寨子乃是附近的大户钱家以防备盗贼为名所修,木墙高三丈,寨门有着吊桥,还有两座箭塔,防御力在附近可谓首屈一指。

    但段玉却是知晓,此家早已秘密信奉了正阳道,乃是当年胡人南下的带路党之一,并且暗蓄兵甲,收纳亡命之徒,当年响应内乱之时,竟然一呼百应,拥兵数千,还能骚扰郡城,实在非同小可。

    这么大个毒瘤,自然要早早剿了,方才心安!

    为此,还特意行文郡尉,借了两营郡兵出来。

    此时已经晌午,段玉杵着鬼切刀,皮笑肉不笑地望着紧闭大门的村寨:“如何?”

    “去交涉的人已经回来了,钱家愿出三千两劳军,只是不许我们进寨搜查,说是多有女眷,并且保证绝对没有黑蜘蛛的踪迹……”

    黄子平脸色有些不对:“此等缙绅之家,应当不会与那独脚大盗有着勾结吧?段铜章你的指引可有错漏?”

    “我能肯定,黑蜘蛛一定在此处歇过脚,你没见这几头巨犬都是一路追索而来么?”段玉冷笑反问:“对方为何不让我们搜查,这必是心虚!”

    这话就说到点子上了,但黄子平却不以为意,高门大户,豪强之家当中,总有那么一些不想让人知道的隐秘。

    “现在就看大人你的决断了……”段玉笑吟吟地道:“只是若拖延下去,说不定黑蜘蛛又跑掉,害我们白辛劳一场……”

    “孙指挥使,你看如何?”

    黄子平满头大汗,望向旁边的一名校尉。

    “此山寨把守甚牢,并且营造得颇有章法,幸好我们出其不意,里面丁壮不多,能够打下!”孙指挥使是一名黑脸大汉,若有所思地望了望山寨,皱起眉头:“只是我总觉得此寨有些不对……若只是为了防备盗贼,未免太过坚固了点。”

    “再命人喊一次,若是对方还不答应,我们就强行进去!”黄子平望了望寨子上多出的人手,暗暗咬牙:“官府搜查,还敢抗拒,反了他们了?”

    ……

    “父亲……怎么办?”

    望着下面前来叫喊的官府中人,钱家嫡子钱富不由望着钱家家主钱季通。

    这钱季通相貌富态,长袖善舞,又颇能治家,在郡城中都有些名声,此时鼻尖上却是直冒汗:“还能怎么办?只能死命不从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最近北面逼迫得甚急,刚刚趁着兵荒马乱,押运了一批东西进寨里,要是被搜出来,我钱家要被诛九族的!”

    “该死的黑蜘蛛!”钱富当然知晓其中奥秘,不由连连转圈:“家丁已经搜遍全寨,没发现此人踪迹!”

    “那个杀千刀的江洋大盗,简直是把我将往火坑里推啊……”钱季通欲哭无泪:“若交不出人,外面的官府之人不会善罢甘休,说不定便要强闯,我们若抵挡,也是大罪……纵然此时已经派人去郡城里活动关系,也有些来不及了。”

    “那该怎么办?”钱富面色苍白。

    “还能怎么办?”深吸口气之后,钱季通神色反而转为冷峻:“虚与委蛇,先放人进来,你在两侧埋伏弓箭、刀斧手,出其不意地将他们一举斩杀,再举家逃亡北燕吧……该死的,为何他们还带了郡兵过来!”

    若是只有几十个巡捕,那钱家都敢冲出去杀人,只是多了两营郡兵之后,他们便绝非对手,只能施展诡计。

    ……

    “诸位官爷,我家愿意接受搜查,请诸位官军进寨,之前多有得罪,还望切莫见怪!”

    片刻后,钱富便来到段玉等人面前,姿态甚卑地请罪。

    “嗯……毕竟钱家也是高门大户,我等理解,只是黑蜘蛛若盘踞你们寨中,对你们也是颇为不利啊……”

    黄子平打着官腔,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在他看来,钱家的臣服,绝对是情理之中的事。

    ‘啧啧……当真是能屈能伸啊!’

    而段玉望着钱富,却是带着欣赏之意,数十年后,此人执掌钱家,老而弥坚,差点攻破青叶郡城。

    ‘此时让我们进去搜查,八成是想埋伏……’

    一念至此,他便开口说着:“既然如此,请黄大人入内详查,钱家毕竟是大户,官兵进去骚扰实在不好,便由我与他们一起封锁寨子吧……孙校尉,你觉得如何?”

    “万万不可,这寨子甚大,数十巡捕如何搜得过来?”

    进入民宅搜查,乃是大好的发财机会,要这帮兵将在外面看戏,连汤都喝不到?那简直是做梦,孙校尉第一个拒绝。

    “既然如此,便请校尉留下一营兵,与我封锁街道,如何?”段玉似乎早就知道他的回答,笑眯眯地提出另外一个建议。

    “嗯……如此也好!”

    孙校尉想了想,将自己平时最看不顺眼的一个副手与一营兵留了下来,与黄子平一道,雄赳赳气昂昂地进了山寨。

    临走之时,钱富似乎有些不甘心,还极为热情地邀请段玉等几个官员一同前往,但都被他笑眯眯地以公务在身拦了下来。

    心里的八成肯定,却是立即变成了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