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三章 捉贼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州城。

    伴随着连夜送来的八百里加急文书,州牧府、巡查御史、行人司、乃至神捕司,都不可避免地陷入一片骚动之中。

    行人司衙门。

    贺宾急匆匆从住宅赶来,就看到胡德铁青的脸色,不由诧异:“究竟出了何事?”

    “你们看看!这就是我叶州的世家,竟然趁着兵乱,营造山寨,内藏兵刃上千,盔甲五十,弩箭也有四十九,呵呵……足可武装千人,这是准备做什么?”

    “上千兵刃,还有如此多甲胄与弩箭?”满堂静默,只剩下嘶气的声音:“这是准备造反呐!”

    “不仅如此,还查出,此批军械出自北燕,当场拿获了一个正阳道的道人!从书信上来看,显然两方蓄谋已久……”胡德声音里都抽着冷气:“叶州出了这么大事,我们这些国君耳目,之前竟然都被蒙在鼓里?”

    “此必是青叶郡行人司千户出了问题,否则纵然兵乱,也不至于如此耳目闭塞!”贺宾额头也有冷汗渗出。

    行人司之命脉,就在于国君信任,出了这事,立即就岌岌可危:“查获的是谁?”

    “神捕司铜章,段玉……”

    出了这种事,从头到尾却跟行人司没有半点关系,就是真正能力不行了。

    贺宾不声不响,跪在地上:“镇抚使,都是下官的错,下官愿意将功赎罪!”

    在心里,更是追悔莫及,怎么能够想到,只是略微一个疏忽,那段玉竟然把天都捅破了!

    胡德摆摆手:“现在计较这些毫无意义……我命,你去青叶郡,先拿了那里的千户下狱,再立即查清此事,今晚就出发!”

    “遵命!”

    贺宾大声答应,重重磕头,转身离开,出了大门之后,脚步竟似有些蹒跚……

    ……

    轰隆!

    天上一个闷雷,转眼间就有倾盆大雨。

    淅淅沥沥的雨点瞬间打下,令窗户上的桑皮纸糊了一片。

    “山雨欲来啊……”

    丁让关紧窗户,回到桌案前,写着请罪的折子,嘴角却不自觉地带着些笑意。

    实际上,这事他的责任很小,而神捕司破了此案,也算将功折罪,唯有行人司,肯定要被狠狠记上一笔,说不定胡德都会因此降职。

    ‘若这次胡德不去职,反而说明国君的龙体愈发不堪了……’

    莫名的,一个念头浮现,又被他强行压下。

    ……

    青叶郡。

    段玉拿着从钱家抄家搜出来的联络信笺,同样有些疑惑:“奇怪……钱家发动乃是数十年后的事,此时就开始储备如此多军械,未免也太早了点吧?”

    和平年代,储藏这么多军械,绝对是灭族大罪,严重超过了红线与潜规则,钱家应当不会那么傻才是。

    “那也就是说……对方准备近期大干一场?记忆中,似乎没有这回事。”

    段玉深吸口气,有些不安,也有些迷惘:“蝴蝶效应么?”

    海洋对面一只蝴蝶扇动一下翅膀,都有可能在彼岸造成一场风暴,何况重生者?

    自己这大半年来所做的事情的确不少,哪一样都有可能引起连锁反应。

    此时看到变化,纵然段玉自己,也不由生出几分命运莫测的心思。

    “按照初审那个道人给出的供述,正阳道对草原的渗透也在加剧,恐怕很快就会有着动作……”

    这才是段玉最忧心忡忡的变化。

    北燕本就是胡人黑尔部所建,与草原往来频繁,几乎可以看成一个伪装为国家的部落。

    前世,就是通过一系列军事、宗教手段,征服整个草原,从而获得数十万铁骑,悍然南下。

    “其标志性的事件,应当是二十几年后,正阳道主在论道法会上,击败宿敌乌延部的大祭司,旋即北燕倾国之兵,灭了此部,又通过其它手段分化拉拢,数年便令草原一统……”

    等到草原一统,再休养生息之后,便是铁蹄南下,大陆浩劫!

    段玉不由闭上眼睛:“纵然有着我这只蝴蝶翅膀的影响,但这个世界毕竟是物质的,要积蓄蝴蝶效应,也需要足够的时间吧?”

    当下打定主意,必须尽快搜集北方的资料情报,好早作准备。

    哗啦!

    黑夜之中,暴雨如注,而郡衙之内却是灯火通明,车马喧嚣,看来当是个不眠之夜。

    段玉撑着油纸伞,没有走进郡衙,而是来到附近,一间十分豪华的客栈之内。

    “虽然假公济私,干掉了钱家,也私吞了不少金银与宝物,但本职工作还是得干!”

    他脚步不停,来到某个房间前停下。

    “客官?”

    一个小二原本看到客人想要上前,但又见到段玉身上的獬豸服,顿时不敢多说,退了开去。

    段玉露出一丝冷笑,猛地踹门而入。

    “啊……你是谁?为何闯我房间?”

    上房之内,只有一个青衣书生,眉清目秀,此时望过来,眉头又一皱:“原来是公差大人,我有秀才功名在身……”

    “黑蜘蛛,你的事犯了,跟我走吧!”段玉却是冷笑。

    什么暗梅之香,都是他随口说的鬼话,真正锁定敌人的,还是道符!

    只是想不到这黑蜘蛛如此大胆,竟然跑到郡衙旁边落脚,当真是艺高人胆大了。

    秀才此时却作怒色:“什么黑蜘蛛,你血口喷人!要知道……我可是……啊!”

    他还待再说,段玉却是懒得聒噪,直接动手,鬼切连着刀鞘一点。

    秀才神色一变,手上多出一副钢爪,落在刀鞘底部,整个人仿佛纸片一般向后疾退:“都是铜章捕头,你可比前面那人厉害多了,看暗器!”

    嗤嗤!

    黑蜘蛛手一挥,数点寒芒就飚射而来。

    段玉身影一闪,地板上便多出一排牛毛般的细针,一圈黑色顺着木板蔓延开来,不由大笑:“黑蜘蛛,你身手退步了呢,莫非是肩膀上的伤还没好?”

    没有等黑蜘蛛回答,他就箭矢一般激射上前,鬼切刀出鞘。

    呛!

    一声刀鸣浮现,而对面的黑蜘蛛则是忽然心神恍惚,仿佛看到了尸山血海扑面而来,不由神为之夺!

    纵然只是失神了一个刹那的功夫,他就立即恢复过来,但还是太晚了!

    一道刀光,宛若凄美的樱花一般,骤然在他面前绽放。

    噗!

    血水飞溅中,他的头颅直接飞起,落在地板上,暗红色的血液很快流了一地,让趴在门口查看动静的店小二惊慌失措。

    “鬼叫什么?还不去叫衙役过来!”

    段玉拿出自己的铜章,在一张白纸上盖上大印:“给他们看,自然就会明白!”

    ……

    片刻后,一队捕快赶到,立即将客栈封锁。

    “此人便是黑蜘蛛?”

    一个捕头与仵作翻来覆去地查看着秀才的首级,忽然间神色一变。

    那个仵作净了净手,在尸首的脸庞上摸了摸,探到耳根之后,哗啦一下,竟然撕扯下一张人皮!

    “竟然是人皮面具的邪术?”

    捕头见到这一幕,立即倒吸一口凉气:“传闻此面具戴上之后能以假乱真,但制作过程极其血腥,必须活剥人脸皮,并且立即用妖术炼制……”

    “哦?你倒算有着眼光!”

    人皮面具揭开之后,展现出来的却是一张冷峻消瘦的脸庞,大概有着三十来岁。

    “检查得如何?”

    “肩膀上有着箭伤,还在渗血……体形也对得上……”仵作迟疑着,不敢肯定。

    易容已经是门大学问,而随意升高或者缩小骨架,那已经超出人皮面具的范围,简直有如妖鬼。

    但过了片刻,翻出包裹之后,赫然露出几件赃物,捕头立即瞪圆眼睛:“果是此獠!恭喜大人,擒获黑蜘蛛!”

    只是想到白日中的巨大损失,又不由有些心里黯然。

    “反正你们自己收拾这里吧……”

    段玉打了个哈欠,撑着油纸伞离去,把玩着手上的一枚石符,若有所思。

    自己之前一箭,早已在黑蜘蛛体内种下符箓,可以感应其位置。

    如今过了这段时间,对方盘踞的地点却并非仅仅只有这里,而且赃物的数目也对不上。

    很显然,是狡兔三窟之策!

    “只可惜……都要便宜我了!”

    段玉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这两次大案的收获,或许便够我开炉炼一次丹了吧?”

    炼气士炼丹的耗费,简直是如山如海。

    他想要炼的五行丹,可以补益五行之气,对于五气朝元打基础的炼气士有着很大好处。

    只是材料耗费颇巨,之前的家底根本消耗不起。

    而到了现在,却是没有这个问题了。

    之前查抄钱家,军械不能动,金银却是无碍,再加上黑蜘蛛的一些珍藏,足以抵得上一个完整的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