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五十四章 君子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见过总捕大人!”

    暴雨初晴,阳光明媚,令人心情莫名变好。

    但在段玉身前的聂敏,却是面沉如水,查看着手上的卷宗:“钱家,真是好胆!人证物证,还有你的供词,熊宜与士卒的供述,我都看过了,北燕是想做什么?”

    他是自言自语,也没有等段玉回答,就断然道:“既然黑蜘蛛已经缉捕归案,你便回去,到董薛手下,正好还有一件案子需要助力。”

    “遵命!”

    段玉行礼,走出房门,迎面走来一人,正是面色阴沉的贺宾,此时见到他,目光简直想将人吞噬。

    “原来是贺大人……”段玉春风拂面般一笑,似乎对于之前之事没有丝毫芥蒂。

    “段玉,你很好!”

    贺宾却是咬牙切齿,此时只能忍住,拂袖而去。

    ‘此时行人司真正是热锅上的蚂蚁,听闻还被拿下一个千户,只是纵然恨死了我,也不得不屈从于大势……先尽力办好手头上的案子,竭力消除影响……’

    段玉望着此人离开的背影,却是若有所思:“这么看来,聂敏让我远离,反而是为了保全我?果然一如传说中的刚直不阿么?”

    无论如何,这个首告之功是跑不掉的,只是若继续参与案情,难保贺宾不会找借口对付自己,出去一段时间也好。

    ‘临走之前,恐怕还得提醒熊宜一趟,小心来自北燕的报复……’

    ……

    巨山郡。

    段玉快马加鞭,离开了青叶郡的泥潭,按照一路上的线索,成功与董薛接头。

    “拜见大人!”

    “嗯……黑蜘蛛已经落网,你做得不错!”董薛嘴角有些抽搐,旁边的几个铜章捕头则是羡慕地望着段玉,对这个刚刚加入便能破获谋逆大案的同僚无比羡慕。

    “奉金章之命,前来支援,想不到还有如此多同僚……”

    段玉看到董薛手下这么多铜章捕头,也有些意外。

    毕竟,一个铜章,往往就能负责一件大案了。

    “本来这件事金章都要亲自过问,不过出了青叶郡那一档子事,也只有我们来了……”董薛一叹,取来卷轴:“你自己看!”

    “咦?竟然是他……”打开卷宗一看,段玉顿时惊疑一声:“高冈?!”

    “不错,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要围捕此獠!”董薛冷哼一声:“竟然杀了参将逃亡,让州军成为笑柄!”

    又道:“此人武功极高,兼之心狠手辣,狡猾如狐,已经接连逃脱诸多追捕……这一次我们神捕司得到消息,必要在其他人动手之前将他拿下!”

    “其他人?”段玉更加惊讶了,旋即一个激灵:“莫非是军中高手?”

    董薛点点头,对这个属下印象一改,精明强干,有勇有谋,可惜似乎不太会做人,得罪了行人司。

    但究其原因,也是无奈,此时尽数压下,大义凛然道:“出了这事,都督震怒,已经派出一支小队的饕餮精兵,除此之外,朝廷也拨来了部分支援,乃是道门与书院之人!”

    段玉听到这里,心中一凜,知道大乱之后的叶州,实在是此起彼伏,难以安定。是以朝廷都接连调派力量过来镇压。

    而神捕司自然要在这些势力之前将高冈缉捕,否则一个无能的评价是怎么也跑不了的。还特别容易在朝廷来人面前丢脸。

    “……根据线报,高冈之前与军中高手相遇,血战一场,身负重伤,已经逃入巨山郡的苍莽山内,以此躲避鹰隼的追查,事不宜迟,我们立即入林!”

    董薛瞥了段玉一眼,做下决定。

    不多时,数匹快马,便出了县衙,疾驰向苍莽山某处入口。

    ‘高冈,龙蛇阴符经……’

    段玉沉默着,心中念头却是千回百转。

    在神捕司、军方、书院、道门四大势力围捕之下,没有一个大盗能够顺利逃亡,哪怕巨山郡已经是叶州边界!

    除非……

    ……

    伴随着一声穿空破云的啼鸣声,一个黑点缓缓从天空中落下,化为一只鹞鹰。

    “立即改变方向!”

    董薛摸了摸鹞鹰的头,扔出带血的肉条,让这鹞鹰用爪撕扯吃着,很是欢快。

    这是神捕司自己驯养的鹞鹰,不仅可以用来送信,更是空中侦查的好手,虽然碍于智慧,无法表述得多么详细,但追踪一个人还是能办到的。

    当然,在密林之中,作用就要大大削弱,但也并非一无所得。

    段玉擦了把汗,望着枝叶虬结,几乎遮天蔽日的古树,还有泥泞的路面,不由暗自叹息。

    很显然,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纵然是同行的铜章捕头们,都大感吃不消。

    若高冈只是一般的犯人,或许可以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奈何他犯下的却是杀官大罪!并且还是一个参将!这种人,纵然逃到国外,若是没有大势力的庇护,也得缉捕归案,千刀万剐,以儆效尤。

    蓦然间,众人闯出密林,视野为之一阔。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河流谷地,溪水旁边布满白色的岩石,宛若朵朵白云。

    一名女冠,白衣似雪,矗立在溪水之前,气质纯净清洌,宛若一朵雪莲。

    “呼……”

    段玉见到这个身影,却是不自觉地吐出口长气,与记忆中某个身影重合:‘又见面了呢,静白师姐……’

    他上一世锦鲤帮被灭,独自一人浪迹天涯,后来机缘巧合,拜白毫山的丹诚道人为师,这于静白便是二师姐。

    只是伴随着后来胡人南下,掌教、师父接连战死,自己这一支便如同雨打风吹去,最终凄惨凋零。

    一念至此,眼角都似乎有些湿热。

    幸好他三世为人,精神坚韧,此时强行忍住,面上丝毫不显。

    “咦?竟然是白毫山的静白道长?”董薛一怔:“敢问可见到了高冈?”

    “不曾!”

    静白女冠转过身来,款款一礼,她身材高挑,眉目温婉,带着一种大家闺秀的气质,此时轻声道:“或许书院的林先生有所发现……”

    “呵呵……道长真是谬赞了,在下区区学子,此次出来,只是为了游学……”话音刚落,从下游便走来一个书生,头戴儒冠,后面背着一个气死雨的书篓——也就是普通的背箱伸出两根弯成九十度的竹竿,上面绑着一块白布,正好将头顶一块挡住。

    见到董薛,又深深一礼:“在下林不器,见过诸位官爷!”

    ‘他就是林不器?’

    段玉听了,顿时深深瞥了此人一眼。

    儒家修行,分为而立、不惑、知天命、耳顺几个阶段。

    这其中,而立境界,代表浩然之气修炼到了可以出师的程度。

    而不惑,便是难以被道术妖术等迷惑,并深刻地领悟出儒家至理,可以为导师,教书育人。

    到了知天命境界,则是真正的大儒,秋风未动而蝉先觉,纵然没有种种神通,但一口浩然之气,已经可辟万邪,一喝之下,妖邪俯首。

    只是这三个阶段的儒生,依旧还是肉体凡胎,甚至如果不学武艺的话,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可能被一个混混随手捅死!

    反倒是那些妖精鬼怪、炼气之士,在他们面前,被浩然之气呵斥冲击,立即就会神通大乱,仿佛遇到龙气镇压一般。

    只有到了耳顺境界,才会渐渐生出一些肉身神通,比如千里眼、顺风耳之类。

    至于传闻中的随心所欲、不逾矩,那就真正是神话了。

    这个林不器,便是庆国书院中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据说乃是文曲星入命,八岁开蒙,过目不忘,时人异之,被引入书院,拜入大儒门下。

    其后潜修数年,到了二十五岁应科举,文章花团锦簇,一字难易,连中三元,一时传为佳话。

    ‘此时大概到了他出山之日,只是为何不去考科举,反来追查这高冈?奇怪奇怪!’

    段玉盯着林不器,见到此人身上正气隐隐,显然浩然之气已经修炼到了不惑的境界。

    到了这种阶段,纵然无法一声喝斥压制诸邪,但自保却是绰绰有余。

    ‘但高冈是个武者啊……根本不是炼气士或者妖邪精怪……儒家浩然之气对血肉之躯半点用都没有,除非耳顺境界!’

    段玉心里诧异非常:“纵然这个林不器学了武功,也肯定不是高冈的对手,莫非是来送死的?”

    “林先生不必多礼!”

    书院与白毫山都是法外之地,里面出来的修行者有半个官方身份,董薛也很是客气:“不知先生可发现了什么线索?”

    “要说线索的话,的确有一点,你们跟我来!”林不器点点头,当先带路,引着众人来到一处密林。

    到了这里,百年的巨树随处可见,遮天蔽日,阴森恐怖。

    “此山有灵,而怪异之处,便在这里了!”

    他指着前面的一处粗大槐树:“此地似有结界,亏我修行至不惑之境,才没有被它隐瞒过去……”

    说着,整个人往前一走,一层水波浮现,竟然刹那消失。

    “阵法?”

    于静白惊呼一声,旋即了然:“难怪之前高冈失踪,或是误入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