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三章 同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入目所及,就见得一间巨大的宅院,四面围以高墙,密不透风。

    同时,数道目光如刀,在段玉身上扫过。

    他冷笑一声,举目四望,顿时见到数人。

    一个老头浑身干巴巴的没有几两肉,正蹲在门槛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吸着旱烟、一个粗使妇人穿着麻布做的衣裳,正在晾晒衣服,在她旁边,还有一名浓妆艳抹的女子,只披着薄纱,媚意入骨。

    在角落中,还零星坐着几个刀客,领头者是一名浑身肌肉虬结的大汉,看起来反而最是正常。

    “呦?好俊的小哥哥……”那个艳丽女子见到段玉,眼睛一亮,款款上前,用娇滴滴的声音问着:“哥哥从哪里来?”

    “叶州,银章!”段玉瞥了她一眼,忽然一笑:“早就听说云州神捕司中有着一名高手,绰号‘红粉骷髅’的云香香,不知道可是前辈?我可是听说前辈虽然媚骨天成,但这个年龄么……咳咳……”

    “切!”听到这个,云香香顿时啐了一声:“又是一个知道老娘底细的!”

    她这轻嗔薄怒的姿态,反而更加诱人,此时自顾自地坐下,用各色花瓣油涂抹着指甲:“只是想不到叶州的银章竟然如此年青呢。”

    “哈哈……原来是段银章!”抽着旱烟的老头起身,将烟锅在台阶上磕了磕,笑眯眯地上前:“段银章可非同小可,以武解元入仕,数月就做到了正八品!我姓李,你叫我李老三便可以了,乃是这原州的银章,那边那个洗衣服的是花四娘,还有那个大块头叫牛山木……”

    至于牛山木后面的那群刀客,老头却是根本懒得介绍,大概都是铜章捕头之类的下属。

    “见过诸位!”段玉四方抱拳,笑得人畜无害。

    其他人见他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却自有气度,也是不敢怠慢。

    毕竟,行走江湖久了,都知道老人、小孩与女子最难对付,此时这区区一个院落之中,却汇聚了这么多高手,连段玉都是眼前一亮。

    “诸位大人,再加上这位段银章,三州神捕司高手尽皆到齐,还请先用晚膳!”

    那小二笑道:“晚上金章大人会召见你们!”

    很显然,这次行动,以原州神捕司为首,甚至那位五品金章,都要率队深入草原。

    一念至此,段玉的神情都不由凝重。

    ‘此去凶险,甚至前世一些经验都未必管用,但那一处所在,却是应该无假……’

    说实话,他对这次正阳道的大举动作,都实在有些不能理解。

    毕竟,此届正阳道主天资横溢,他也是知道的,但缺少了二十年的积累,难道真的能如前世一样,击杀乌延部大祭司么?

    ‘前世,乌延部的大祭司早就转世过一次,第二世也接近肉身腐朽,堪称行将就木,而正阳道主乃是如日中天,这才一鼓作气地拿下,但此时……大祭司老而弥辣,正阳道主反而要处于劣势才对……为何对方如此有信心?’

    段玉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只能随机应变。

    当下随着众人一起进入大厅,享受晚宴。

    这宴会因为临近草原,有着草原色彩,以各色烤肉为上,特别是一道烤羊肉,以本地特有的一种红柳树的枝条串起来,烤得肥而不腻,一咬下去,就是满口香甜的肉汁,还带着草木的清香味道,令人回味无穷。

    除此之外,还有烤的恰到好处的大饼,上面撒些肉末,一个足有碗盆大,能让任何大肚汉吃饱。

    最后则是奶皮子、压饸饹、搅拿糕等点心,滋味十分不错。

    吃饱喝足之后,云香香不知想到什么,噗哧一声娇笑:“若是有人下毒,岂不是将我们都放翻了,若这就是金章大人的考验……”

    “咳咳!”

    她不说还好,一说旁边牛山木手下的几个刀客就有些呛到,看着自己手里的手抓羊肉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有我花四娘在,还没有什么毒物能骗过我的舌头!”

    旁边的粗壮农妇哼了一声:“更何况……你以为数州的银章都是白痴?真正的白痴怎么可能活着爬上来?”

    “花四娘……你……”云香香立即怒目以对。

    不知道为何,队伍里这两个女人,一见面便有些不对付。

    “两位银章大人,千万不要置气,否则小老儿这地方还不够你们拆的……”李老三连连作揖,脸上满是苦色。

    “对了,李老头,这原州金章是你的顶头上司,究竟为人如何?”云香香眼睛一亮。

    “这个么?”李老三咳嗽了下:“为人下属者,怎么好胡乱议论上司?我们可都是朝廷命官!”

    “哼哼!好一个朝廷命官……若不是……老娘也不会来接这种差事!”云香香哼了一声,只是提到原因之时却偏偏住口,一副讳莫如深的模样。

    她这话一出口,场面都是一静。

    很显然,在座的除了那牛山木之外,都是一群老油条,自然知晓任务的危险。

    能被派来的,要么是准备拼命博富贵,要么就是被排挤的倒霉蛋。

    想到草原危险之处,场中顿时笼罩一层阴霾,众人沉默,颇有些前路无望之感。

    “云香香……你若不喜,大可回云州,乖乖领罪便是!”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金戈铁马般的声音,令段玉心里一凜。

    伴随着声音,一个高大的声音跨入殿堂,李老三立即行礼:“见过金章大人!”

    “拜见大人!”

    段玉随大流地行礼,心里却是一凜:“此人就是原州金章许士龙?看他修为气息,竟然是兵家之人?甚至已经军气灌体了!”

    兵家入道第一重,是为军气灌体,从此突破武道限制,武力绝对在任何宗师之上!

    而令段玉诧异的,却是此人明明为兵家大将,为何不去带兵,反而成为了一名神捕司金章。

    等到他抬起头来的时候,顿时了然。

    只见这许士龙身材高大魁梧,脸上有着三道平行的刀疤,仿佛被利爪狠狠抓过,右边袖子空空荡荡,赫然是个独臂!

    ‘退伍的将军?是谁伤了他?’

    段玉心里有些好奇,但不会傻到直接问出来。

    “云香香,你怎么不说话了?嗯?”

    倒是许士龙,望着云香香,眸子不由转为幽暗。

    “属下不敢!属下多言,还请大人恕罪!”

    一丝冰冷的杀气,令云香香一个激灵,知道若在军中,自己已经可算动摇军心,如果再敢抗辩,说不定上司立即就敢杀了自己!

    “罢了,便饶你这次,只是你们这些人,我不管为何而来,但只要领了命令,便要誓死完成,否则哪怕敌人不杀了你们,我也要杀了你们,明白没有?”

    许士龙环视一眼,来到主位坐了:“这次朝廷下命,我等务必戮力同心,纵然任务艰险,也不能退避,更何况,我与你们同去!”

    “敢问大人,这次任务具体为何?”段玉开口问着,光是这种从容的姿态,便令众人有些诧异。

    “任务很简单,我们伪装成一支商队,护送一件东西,去论道法会的延支山!”

    不过到了此时,许士龙也没有隐瞒:“仅此而已!”

    除了这个之外,他什么都没有透露。

    而段玉更是在心底冷笑。

    就他所知,这次调集的精锐,绝非仅仅只有神捕司一家,还有行人司、军方等等。

    自己这一方,只是需要运送一物去延支山?

    看似简单,但往深处一想,或许便是故作弥彰,自己等人都是吸引火力的标靶!

    当然,也有可能瞒天过海,真的让他们运送什么重要之物,如此一来却是更加危险!

    ‘朝廷这次也是发了狠,估计是被北燕的举动狠狠刺激了……’

    北燕敢如此做,吞并草原的心思昭然若揭,并且还特别在叶州准备钱家此等逆贼内应,运送大批军械,这是为了什么?

    分明是要挑动庆国内乱!

    如此一来,不论是为了吸引火力,方便北燕吞并草原,还是为了大军南下之时增援,都是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只是听闻国君身体不行,也不知道这次计划是谁主持的?’

    段玉又想到庆国方面,不由心里沉重。

    如此危局,偏偏遇上庆国国君病重,当真有些天要亡之的味道。

    不过这么庞大的计划,没有国君点头,也不可能实施下去,一念至此,不由又有些心安,或许……国君身体已经慢慢好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