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六十六章 御箭(求收藏!!)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夜尽天明。

    段玉微眯的眼睛睁开,感觉精神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朝元神之后,体内阴神操控精细入微,能人所不能,他睡一个时辰就可以顶得别人睡四五个时辰的效果。

    甚至,被逼急了,一边骑马赶路一边休息也不是难事。

    此时感受到天色将明,立即走出营帐,对着东方一线既白,准备运气行功。

    “段银章,想不到你也是炼气中人……”

    在他旁边,李老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笑眯眯地打着招呼。

    “家传功法,养身健体而已!”

    段玉微笑回答,虽然真气修习一般讲究子午行功,但各家秘笈不同,大早上喜欢吞吐紫气练功也没有什么。

    “不不……你之前气定神闲,清气贯虚,肯定不是真气功夫,而是道家修为……好一块良才美玉啊,可惜授了官身……”

    李老头摇摇头,同样对着东方开始吐纳。

    他的功法十分奇异,嘴巴大张,腹部鼓起,圆滚如球,当中传来闷响,好似雷霆。

    段玉见了,却是目中精光一闪:“金蟾气?”

    龟、鹤、蟾……都是此世道门认定的吉祥之物,凡是带着这些字眼的功法,大部分都跟道门有着关系。

    而此门金蟾气功,则是白毫山外门弟子的必修课。

    不过白毫山乃庆国显宗,门人弟子无数,这李老头又是个银章,懂得一门也没有什么。

    “正是金蟾气……老头子年轻时候也参加过白毫山弟子选拔,可惜只做了数年外门弟子,便以资质不足为名打发出来……”

    李老头行功一遍,旋即很是遗憾地说着。

    片刻后,神色又有些奇异:“昨夜那向导被杀……金章将铁匣秘匙托付给段银章,足见信任,段银章若有差遣,我李老三便是拼了这把骨头,也要替你完成……”

    “是么?”

    段玉心里翻着白眼:“那你能否将昨晚刺客找出来?”

    “这有何难?实际上金章大人早已成竹在胸,便是那个巴颜!”李老头压低声音,露出枯黄发黑的牙齿:“此人是第二向导,杀了乃仁台,八成是想将我们往坑里带……昨夜银章们大多也看出来了,只是故作不知,准备引蛇出洞,看队伍里面是否还有内应跟他联系罢了……”

    “嗯,推测在理!”

    段玉点点头,忽然间促狭一笑:“论关系,你是金章直系下属,为何他不将钥匙交给你保管?”

    “这个……”李老头脸色赧然:“或许是老朽不堪重用……”

    “不不……我觉得金章大有深意。”段玉灿烂一笑,忽然将钥匙拿了出来:“不若交给你保管,如何?”

    “不成不成……这如何使得?”李老头双手乱摇,苦笑道:“银章你就不要消遣老朽了……”

    ……

    就在这时,两人都是面色一变,看向西方:“这是……马蹄声?”

    借着冉冉升起的一线光明,他们可以清晰看到,在草原与天空的交界处,忽然多了一条黑线。

    这黑线越来越大,最终化为了一群草原骑兵!数目不下两百!

    “敌袭!”

    下一刹那,李老头的破锣嗓,就响彻整个营地。

    “呜……哦哦!!”

    “杀光他们!”

    骏马冲锋的速度何等快?更何况这里还是一望无际,最适合骑兵冲锋的草原地形?

    在惊慌的商人们刚刚穿着衣服,冲出帐篷的时候,草原胡骑就冲入营地范围,弯弓搭箭,狼牙箭矢如飞蝗般落下。

    “闪!”

    段玉与李老头对视一眼,都是顷刻间做出决定,身形轻灵如狸猫,躲在障碍物之后。

    “两百个能骑射的马匪,用的还是精铁箭簇,开什么玩笑呢?”

    很显然,这一支是精兵伪装成的马匪,并且十分精锐,目标也很明确,就是神捕司护送之物!

    “八成是北燕的人马,想不到在此时,它对草原的渗透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段玉略微眯眼,望着马匪冲入营地,放手大砍大杀。

    诸多真正的商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变成刀下亡魂。

    噗!

    当然,营地内也不是没有反击。

    几个冲入帐篷内的马匪,就被重重扔了出来,身首异处。

    牛山木手持巨大的斩马刀,带着一帮刀客,目光冷冽:“杀!”

    此种时候,放弃营地的有利地形,跟马匪玩草原追逐?那与找死有什么区别?

    因此,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就地反击!

    不得不说,神捕司这次北出草原,功课也是做足了,不仅有着三十个改头换面的刀客护卫,更是有着金章铜章的率领。

    甚至,还带了十架弓弩!

    这实在是防守利器,虽然装填麻烦,但一轮齐射,立即带走了十几个马贼的性命。

    “冲上去!”

    对面,马匪头子爆喝一声,竟然身先士卒,不退反进。

    如此凶残的悍匪,特别是令行禁止,不畏伤亡,现实中基本不存在。

    那身上的铁血煞气味道,简直是隔着十里都能闻出来。

    “是军队!”

    段玉心里有数,躲在几个木箱之后,鬼切出鞘。

    几个冲上前的马匪,只见得面前紫光一闪,便被开膛破肚,死得惨不忍睹。

    “要是寻常的马匪,遇到三十个精兵组成阵势抵抗,还有十几架弓弩齐射,肯定要惊慌失措,毕竟只是一帮乌合之众,说不定还会主动退去……但这一帮不退反进的悍匪,呵呵……若草原马匪都有这素质,北地早就变成胡人的后花园了。”

    弓弩只是中远程武器,特别是装填麻烦。

    因此当近战爆发之后,所有的弓弩手只能咬咬牙,拔出腰上的长刀,与敌人肉搏。

    噗!

    鲜血飞溅。

    论精锐,除掉那一干商旅之外,这些护卫一个个武艺精强,绝对超过对面的马匪,可惜人数太少,几乎是以一敌三、敌四!

    没有多久,便损失惨重,整个营地伤亡过半。

    “花四娘!”

    许士龙见此,立即咆哮一声。

    “接令!”

    粗壮妇人一般的花四娘面无表情地上前,一扬手上的绣花手帕。

    一股浓烈的花香之气散开,令人忍不住想深深呼吸,纵然段玉都不由眉头一皱,感觉四肢略微乏力,但阴神一动,立即闭住毛孔,将余毒排了出去。

    以阴神对人体操控入微的状态,此时的他已经很难中什么普通毒素了。

    纵然一不小心喝下毒液,也能立即催动肠胃,直接给吐出来。

    但其他人可没有他这样的能力,顷刻间就倒下一片,最好情况也是手足无力。

    ‘该死的……这花四娘竟然是无差别攻击,要是吹着逆风,岂不是更加精彩?自己灭了自己人?’

    段玉扫视战场,发现马匪虽然折损百人,但自己这边更加凄惨,连着几个金章银章一起,也不过站着十几个,整个营地之内,已经是血流成河。

    便在这时,花四娘脚步几点,仿佛一只轻盈的蝴蝶,就要飘到地方阵营当中放毒。

    “放箭!射死她!”

    残存的百余骑兵立即散开,弯弓搭箭,矢飞如雨。

    “呵呵!”

    花四娘冷笑一声,取出一柄黄色大伞,猛地张开。

    这伞极大,将她整个人笼罩其内,伞面极是坚韧,纵然狼牙箭射到上面也不过略微起了个小凹陷,旋即就被弹开,仿佛一张巨大的盾牌。

    见到这一幕,连段玉也不由暗赞。

    这些七品银章,一个个都有两手绝活,不是浪得虚名。

    但就在这时,他神色一凜。

    因为一支原本落在地上的狼牙箭,突然间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弹跳而起,从背后射向花四娘。

    “啊!”

    花四娘耳朵一动,单手持伞,左手宛若闪电般回撤,猛地一拨。

    这一手耳听八方,料敌机先的本事,纵然宗师都要自愧不如。

    箭矢被她拍中,却在半空中拐了个弯,仿佛飞剑一般,化为一道流光,飞流直下三千尺地杀至。

    见到这一幕,段玉不由闭上了眼睛。

    噗!

    果然,此次箭矢再无阻拦,笔直捅进了花四娘的心口。

    这一位七品银章,毒武兼修的大高手,瞬间浑身一震,就这么倒了下去。

    “元神驱物!”

    段玉见到这一幕,不由脸色阴沉。

    炼气士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后,便是元神出窍的大阶段。

    此阶段也可划分为几个小境界,是为心魔劫、阴风之劫、真火之劫!

    唯有经历过心魔劫,方可元神离体,只是此时的元神十分羸弱,虽然不惧普通物理攻击与毒素,但很怕一些超自然的伤害,比如风与阳光。

    而渡过地府阴风的劫难之后,便可夜游千里,摘花而回。

    实际上也就是说这时候的元神虽然能夜游,能施展神通法术,本身力量却并不大,最多摘些花草。

    唯有渡过大日真炎的劫数之后,元神方算真正小成,力量大增,可以开始驱物,也就是传说中的元神御剑!

    对面的马匪当中,竟然藏着一个元神真人!

    不仅如此,之前百人大战,对元神略有影响,都隐忍着不出,直到此时双方进入残局,方才一击建功,足见此人心性阴狠如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