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七十五章 祖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黄城。

    乌延部可汗苏赫巴鲁四十来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

    此时在诸多大将护卫之下,身后跟着阏氏与蒙戈、其木格等呼延氏王族,来到了黄城中心最高的天坛上。

    下面的广场周围,大量草原精兵汇聚,几乎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不如此不行!

    在这场‘月明之夜,黑山之巅’的对决中,乌延部大祭司带走了大量的法师与萨满,可汗也为此让巴特尔带走了一个万骑封山。

    到了现在,他要考虑的,就是对方转而袭击他的问题了。

    好在有着大量领兵大将带着亲兵护卫,一时也没有什么大碍。

    广场之上,此时已经点燃了数人高的巨大篝火堆,明亮的火焰直冲天空。

    “我的子民们,欢呼吧!”

    看到下方人群已经聚集起来,苏赫巴鲁上前一步,举起戴着红宝石戒指的右手:“为我们乌延部的荣耀欢呼!”

    霎时间,人群喧嚣,热闹程度再上一个巅峰。

    退下来的苏赫巴鲁却是面色一变,豁然抬头。

    只见原本星月齐聚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乌云密布。

    少顷,豆大的雨点砸落下来。

    瓢泼大雨之下,广场上的牧民很快散去,留下一片狼藉,就连篝火也飞快熄灭。

    周围渐渐陷入一片漆黑,还有奴隶牧民们恐慌的呼喊:“祖灵发怒了!”

    “神圣的祭典被扰乱!祖灵不再守护我们了!”

    ……

    “该死的,帖木儿,你带人下去,立即弹压说这种话的人!”

    苏赫巴鲁听到之后,登时大怒。

    对于统治者而言,此种借神鬼祖灵之说而质疑权威的事情,无疑是触犯了逆鳞。

    “尊敬的大汗,您的意志,就是我的使命!”

    帖木儿与巴特尔并称乌延可汗帐下的双鹰,是一个脸上带着一道暗红刀疤的健壮中年,闻言立即下去。

    片刻后,下方惨叫连连,再也没有了类似的言语传出。

    “走吧,我们回金帐!”

    苏赫巴鲁摇摇头,对着阏氏与两个子女说道:“在那里,还有一帮贵族头人需要安抚与威吓呢……”

    一念至此,目光却不由转向延支山方向。

    不知大祭司那边,一切可是顺利?

    纵然是草原王者,也必须为这场人间巅峰大战而担忧!

    ……

    黑山之巅。

    狂风如聚,暴雨如怒。

    乌延部大祭司作为夺舍过一次的人物,已经接近两百岁,外表却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草原老者形象。

    他身材高大硬朗,脸上有着刀削般的皱纹,披着长袍,没有一件装饰,腰杆却很挺直。

    特别是,明明狂风大雨,但在他三丈范围之内,所有雨水都自动避开,形成一个球形的真空地带,连地面都十分干燥。

    “正阳道主,你来了!”

    大祭司抬头,凝望乌云。

    风雨之中,一个人影浮现,凌空而立,羽衣星冠,仙风道骨,每一丝衣衫与皮肤都十分真实,完全看不出乃是元神所化。

    此时这位正阳道主,以宛若天山雪泉一般清洌而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回答道:“乌启,你修炼不易,何必为了乌延部赔上自己……”

    “哈哈……”

    乌启大祭司狂笑:“明元,我跟你师父平辈论交的时候,你还未出生呢!”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道者无恒定!”正阳道主摇头:“你身为前辈,白活了两百年,连雷劫都摸不到边……”

    “雷劫不灭……”大祭司面色一变:“难道你达到了那个境界?不……不对……你肯定不是雷劫不灭!”

    “可我已经看到了那扇门……”正阳道主轻轻道:“扶龙庭大成大败,若我能助北燕一同草原,却也差不多了……”

    “你这个疯子,侵占草原之后,是否还要南下?”这一眼就可以看穿,乌启大祭司立即反驳:“以北燕一隅之地,与中原诸多强国争锋,纵然一时如鱼得水,也少不得晚景凄凉的下场,草原的狼群,如何能适应南方的土地?”

    “你果然……什么都不懂!”

    正阳道主听到这里,脸上却是泛起一丝似是嘲讽的微笑,令乌启大祭司心里一空。

    下一刹那,风雨大作!

    ……

    “啧啧……这是开打了?”

    段玉撑着一把普通的油纸伞,望着天空。

    此时天空中的乌云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情形,不断浮现出漩涡,好像正在被两股相反的力量拉扯。

    甚至,有时候还会撕裂乌云,现出原本晴朗的夜空,以及那星光与月光。

    “这是两尊天师高手,在各自施展呼风唤雨的能力,进行角逐……”

    段玉心里啧啧称奇,如此高手,或许可以别名‘天象’了。

    能更改天象,这是何等恐怖的伟力?

    “只是……若无意外,大祭司必败!”

    这是十分正常的事,若非有了九成以上的把握,正阳道主何以至此?

    他静静眺望等待。

    大约三盏茶的功夫之后,便见得天上乌云大盛,彻底掩盖住明月光辉,黑幕笼罩,周围伸手不见五指。

    而在黑山之巅上,蓦然传来一声狼啸!

    这狼啸声凄凉苍老,宛若老狼王面对新生的挑战者,纵然多处负伤,也露出了狰狞獠牙。

    其中不祥的意味,令诸多看懂的人都是心中一跳。

    ……

    黑山之巅。

    乌启大祭司形貌大变,脱去衣袍,现出瘦骨嶙峋的躯干,两排肋骨清晰可见,在前胸纹着一个狰狞的狼头,张口欲噬。

    一啸之中,虚空中顿时传来诸多呼应,宛若狼王出巡,万狼相随一般,一条条狼魂浮现,汇聚成浩瀚的洪流,向天空冲去。

    这是乌启大祭司赖以成名的‘万狼啸月’神通,修炼法门极是简单,只需要不断杀戮健壮之狼,取得狼魂便可,一般而言,五六条狼魂便算小成,只是威力也十分一般,还容易被各种气息克制。

    但乌启大祭司不同!他有大毅力,所炼化的每一匹狼魂,都起码是凶兽那一等级,还搜罗了不少狼妖之魂在内。

    特别是其中几头主魂,人立而起,充满智慧,简直不逊色于游神御气的大高手。

    一代祭司将近两百年的积蓄,当真非同小可!

    可惜,纵然此种神通道法,在正阳道主面前,都是土鸡瓦狗。

    他清笑一声,左手一扶星冠,身上便似有着一轮大日升腾,右手按压,一股沛然大力便汹涌而下。

    任凭狼群如何冲击狂啸,也如同巨浪下的礁石一般,坚挺屹立不倒。

    甚至,大量的狼魂被不断融化,刹那后便只剩下区区数百头妖魂,就连三头主魂都悲鸣连连,畏惧不敢上前。

    “不可能……你才修道多久?又未曾突破雷劫不灭,为何……”

    乌启大祭司满脸不可置信,又一咬牙,伸手一招。

    黄城方向,苏赫巴鲁神色一变,几次张口欲言,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嗷唔!”

    旋即,一道黑气从黄城之处飞起,被乌启大祭司拿捏在手,扔入狼群之中。

    大量精锐妖魂互相噬咬,最后连主魂都投入进去,化为了一只小山般的黑色狼头,张开血盆大口,想要将正阳道主一口吞下。

    “你抽调乌延部龙气,也不怕人主反噬?”

    正阳道主略微摇头,双手往前一挡。

    吼吼!

    虚空中蓦然传来一声龙吼,震动四野,隐约有着黑龙之影一闪。

    巨大的狼首一下散开,化为丝丝黑气,被不断化解。

    “果然……国师位格?!”乌启大祭司见到这一幕,嘴角却是露出苦笑。

    虽然他是乌延部的大祭司,地位也相当于国师,但乌延部终究比不上北燕国力雄浑,法度完备,称王建制,自然无法凝聚出正统王气,只有狼形。

    这一波交锋,不仅是他修为的落败,更是双方国力差距的直接体现。

    “你败了!”

    正阳道主元神下落,还是以那种纯净的声音说道。

    “是的……我败了!”

    乌启大祭司面色惨然,头发一瞬转白,整个人好像突然间苍老了数十岁。

    ……

    “黑狼陨落,黑蛟升腾,不好!”

    在黑山周围,大量的祭司与萨满看到这一幕,神色不由大变,旋即面沉如水,开始将手上的牲畜乃至奴隶杀了血祭,吟唱起神秘的咒文。

    不仅如此,大量潜伏的人手,牛鬼蛇神一般,从各处冒出:“营救大祭司,围杀那道人!”

    刹那间,整座黑山都骚动起来,一点点幽火自各处浮现,化为草原人影。

    其中既有着领兵一方的大将,也有着征战八方的可汗。

    他们肃穆而立,汇聚成一道道人影,站在乌启大祭司身后。

    “历代乌延部可汗,以及文臣武将……”正阳道主看着这一幕,却没有立即动手:“你命下属血祭延支山呼延氏的龙脉与龙墓,借得祖先之灵,却有没有想过后果……虽然你也是王族之人,但先抽龙气,后请祖灵,一旦他们尽数陨落,乌延部倾覆就在今夜!”

    “今夜若败,纵苟延残喘,又有何用?”

    乌启大祭司咬着牙,开始扭动身躯,跳起草原萨满的招魂之舞。

    那一个个虚幻的人影,刹那间鲜活过来,仿佛从历史中走出一般,杀向正阳道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