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十二章 救人(300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匹夫之勇!”

    看到段玉飞扑上前,赤光道人仿佛看到一只挑衅巨龙的蚂蚁。

    “神兵利器虽好,也得看拿在谁的手上,真是可惜了!”

    他淡漠说着,不闪不避,双手合十,赤金色的光芒一闪,竟然空手入白刃,将鬼切刀锋接住。

    当然,以段玉的视角,还是可以看到,此人元神之手上有着一层极为坚韧的光芒,仿佛手套一般将元神护住,显然即便是天师,也不愿意正面接触鬼切的凶煞之气!

    而此人之所以如此做,意图也十分明显。

    虽然对手是蝼蚁,但拿着这么一把神兵利器,简直是送货上门,他便是动了夺取过来的念头。

    而段玉感觉到一股巨力袭来,嘴角却是浮现出一丝狞笑。

    下一刹那!

    他猛然撒手,整个人立即借着这股力道后撤。

    与此同时,识海之内一念指挥,一张五转的符箓顿时呼啸而出。

    神宵雷符!

    或者说……五转九霄灭神金符!

    此符一出,立即封锁四周,恐怖的气息四溢!

    之前赤光道人知道段玉是神捕司之人,肯定也考虑过他携带这件大杀器的可能。

    实际上,以他的神念,早就细细搜索过这帮人,不论谁携带那符箓,都是无所遁形。

    但杀了他也想象不到,段玉竟然能将这符箓藏在识海之中!

    使用之时,更是一念即出,没有丝毫滞涩!

    等到雷光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九霄者,天也!

    九霄灭神,便是天诛灭神!

    天要灭你,何人可存?

    金光大放之中,一切都仿佛静止了。

    唯一不变的,唯有那亘古长存的夜空。

    只是此时的天空忽然间落下一雷,宛若晴天霹雳!

    不!

    此时正是黑夜,唯有一道纯白的电光,撕裂天幕落下!

    这正是所有修道者最为恐惧的……雷劫!

    轰隆!

    金光白光笼罩,旋即就是一波冲击波席卷而来,草皮翻飞。

    其中蕴含的一丝天之威严,更是令所有道人都战战兢兢,不敢动作。

    毕竟,这是比儒家浩然之气还要猛烈千百倍的天之雷劫!

    等到烟尘落下之后,原地只留下一个漆黑的大坑。

    坑洞边缘,插着一柄长刀。

    至于原本的赤光道人,却是不见了踪影。

    “真是可惜了……”

    段玉上前,拔起鬼切妖刀,见到上面的一处漆黑,还有大损的凶戾之气,不由浮现出一丝肉痛之色。

    纵然只是经历雷劫余波,这柄妖刀也是凶威大减,不知道多久才能修补回来。

    “那……那尊天师呢?”

    丹诚道人呆呆望着这幕,又有些庆幸。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要是他刚才敢元神出窍,此时肯定也受到波及,灰飞烟灭了。

    “神宵雷符!竟然是神宵雷符!它竟然在你手上!”

    白毫山主庆幸无比,甚至可以说是劫后余生一般:“也唯有此符,能彻底令一尊天师魂飞魄散?”

    “赤光道人或许死了,但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

    段玉略微眯了眯眼睛。

    原版的神宵雷符,大概只有正版天雷的五成威能,天师之下必死无疑,天师也有两三成可能陨落,重伤却是肯定。

    但刚才这张神宵雷符经过他石印元气温养,又是篆刻师亲自发出,威力足有天劫七成!

    如此威能之下,只要不到雷劫不灭的境界,死亡率高达九成!

    只是他并没有丝毫欣喜之意。

    毕竟只是外物,并且用了一次就没有了,要是再来一尊天师,除了引颈就戮之外,就没有其它办法。

    “是了,我们速走!”

    被他提醒一句之后,白毫山主如梦初醒,立即令着。

    “还有……我们便在此处分手吧!”

    段玉望着还在骚乱的黄城方向,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他帮助至此,已经是仁至义尽,接下来就要为自己考虑了。

    虽然重生一世,有着报恩的打算,但将自己搭进去就未免不值。

    这么大一票人,放在草原上目标太大了。

    更何况,自己还要去寻找秦飞鱼。

    这个傻傻的二弟接了军方任务出来,也不知生死如何?

    “也罢,天下无不散之宴席!”

    见到段玉神色坚定,白毫山主也无法可想,毕竟双方都是萍水相逢。

    此时,只能在于静白的掺扶之下,领着白毫山残存诸人,向段玉深深一礼:“今日得段银章相助,我等若有一人能逃出生天,日后也必有厚报!”

    “就此别过!”

    段玉一抱拳,消失在夜幕之中。

    ……

    无论这一夜如何骚乱,时间终是会渐渐过去。

    第二日的太阳冉冉升起,照彻血流成河的黄城。

    在那里,可汗巴图虽然成功登位,但昨夜也是吃了巴特尔一个狠狠的偷袭,死伤惨重。

    虽然到了第二日,因为兵力问题,回天乏术的巴特尔无奈退去,但巴图也未能将其留下。

    看起来,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之内,乌延部或许还会爆发几场内战。

    这位可汗的夺位之路,依旧任重而道远。

    秦飞鱼衣衫褴褛地趴在草原上,如同一个死人。

    草原大乱,各种乱兵马匪也趁机出来作乱,更不用说占据了优势兵力的巴图,竟然还派出一支精锐骑兵来帮助北燕围杀庆国之人!

    之前的秦飞鱼,虽然跟随着樊灼撤退出延支山,但旋即就遭到了骑兵攻击,与大部队失散。

    甚至,背部还中了一箭,鲜血横流。

    “律律!”

    马蹄声传来,在他身边停下,隐约传来两个草原人的交谈声。

    旋即,一个骑兵就下了马,似乎想将他翻过来。

    便在这时,秦飞鱼猛地一个鲤鱼打挺,双手石沙飞射,正中这个骑兵的面门。

    在对方惨叫之时,他长刀突出,直接将这个草原人的首级剁了下来。

    另外一名草原骑兵尖叫一声,勒转马头逃离。

    秦飞鱼深吸口气,八步赶蝉,落在空马之上,扬鞭猛追,又弯弓搭箭,猛地一放。

    咻!

    这一箭如雷如电,直接穿透那逃兵的背部,将他射下马来。

    唯有空马受惊,一个劲地狂奔。

    这装死偷袭,策马追敌,放箭射人端是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

    只是完成这一切之后,秦飞鱼脸色一白,摔下马来。

    好在他右手一直死死抓着缰绳,才没有让这逃命的希望跑了。

    “呼呼……想不到我秦飞鱼,竟然落到如此境地……”

    他苦笑一声,感受着已经几乎枯竭的体力,还有背上的创伤,满脸都是酸涩之意。

    昨夜辛苦一夜,早上出了延支山便遭到袭击,纵然再是宗师,也不是铁打的,受伤在所难免。

    实际上此时的他,赫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只是比起那些被射成蜂窝的同僚,运气还算不错,至少能杀出重围,再暗算两个游骑兵。

    一念至此,秦飞鱼强忍着剧痛,翻找起战利品,对弓箭弯刀不屑一顾,勉强从一个草原人怀里翻出两块面饼,却是如获至宝,狼吞虎咽地吞下去。

    肚子里有了东西之后,总算又有了点力气,不至于昏厥过去。

    只可惜翻遍了尸首也找不到一点伤药,此时无法,只能咬着麻布,右手飞快掠过背部。

    “呜呜!!”

    一股钻心剧痛传来,令他眼前一黑,背后也喷出一道血箭。

    但是那根该死的箭矢,总算是被拔了出来。

    接下来,自然是清洗包扎,换下血迹斑斑的外衣。

    “此地不宜久留,必须速走!”

    整理完毕之后,秦飞鱼骑上马匹,有了点生存的希望。

    在这草原之上,若是没有一匹哪怕最低等的驮马,他根本没有信心能活着回到亢北城。

    但就在这时,他眼神一凝。

    只见那匹马逃跑的方向,突然来了一队骑兵,起码有着二三十人!

    “该死的,是那匹马!”

    秦飞鱼脸色一下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他虽然射死了那个逃跑的骑兵,但对方的马却因为惯性跑回去,被巡逻搜索的骑兵发现,一路追索而来!

    若是巅峰时期,他一条长枪在手,倒是有把握能杀出一条血路。

    但现在?他最多只有骑马的力气了。

    “大哥,三妹……想不到,我居然是死在草原上……”秦飞鱼苦笑一声:“听闻草原人凶残,我杀了他们的人,死后的尸体也不知道是会被拿去喂狗还是喂给秃鹫,也好,省得麻烦了!”

    虽然是在笑,但此时的他脸上却是带了一丝凶狠之色。

    那是被逼入绝境之后的疯狂!宁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觉悟。

    就在这时,那些骑兵却一阵骚动,一个个掉下马来。

    “嗯?”

    秦飞鱼向某个方向望去,就见一个小黑点飞快变化,化为一名正在骑射的猛士。

    他距离那些骑兵起码还有三百步,却箭无虚发,将那些骑兵一个个射落马下。

    如此大的差距,那支小队顿时一哄而散,没有任何反击的想法,只想着逃得性命。

    新出现的救星不断向前,化为一个令秦飞鱼忍不住想要揉揉眼睛的人影:“大哥?你怎么来这里了?”

    来的人正是段玉!

    昨夜分别之后,他立即去启出神风弓与其它物资,又打听了些消息,特别是早早在这个二弟身上做了手脚,终于及时赶到,救下他一条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