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十六章 伏击(700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真是……好大一个麻烦啊!”

    秦飞鱼回来,将所得与段玉一汇总,又望着那个因为一路风餐露宿而肚子咕咕直叫,在奋力啃咬着烤羊肉的小公主,发出一声哀叹。

    旋即,神色转为阴狠:“反正现在兵荒马乱,干脆我们将她跟那些俘虏一起杀了,一了百了!”

    “或许也是个办法,但不说这一百多张嘴堵不堵得住的问题,这欺凌幼小之事,又岂是大丈夫所为?”

    仓廪实而知荣辱,段玉在没有涉及自身安危的前提下,偶尔也能发发善心:“更何况……只是一个女人,那巴图也未必看得多重,或许,在巴特尔那里还有些用处。”

    以草原部落的流动性,只要逃出追捕,失去线索后,想要在茫茫草原上追查几个人的踪迹,当真是大海捞针一般。

    因此,虽然这个其木格公主是个麻烦,但也并非十分致命。

    “但是……我估计再等几日,巴图的命令就会传遍草原,大部分部落都不敢收留这位其木格吧?”

    秦飞鱼提出异议。

    “是的,除了巴特尔那里,她几乎无处可去,甚至纵然回去,也说不定是自取死路……”

    虽然巴特尔还在垂死挣扎,但段玉实在看不出丝毫此人胜利的希望。

    将这位小公主送回去,怕是凶多吉少。

    秦飞鱼真的有一种砸在手里的感觉,沉默片刻后,才干巴巴问着:“大哥准备如何做?难道真的收下这个小女奴,用来铺床叠被?怕是三妹那里……不好交待啊!”

    “我收个女奴,跟三妹有什么关系……等一等,谁说我要收了?”段玉都差点被绕进去,啼笑皆非地道:“你难道就不觉得这小公主,是奇货可居么?”

    “奇货可居?”秦飞鱼眼睛一亮:“大哥的意思是……”

    ……

    数日之后,木尔部。

    十二岁的桑吉骑在山羊背上,遥望着草原。

    在部落的传说中,这片草原是长生天给予马背上民族的恩赐,因此部落里面,从小孩开始就学着骑兵的游戏——当然,他们一开始跨不上高头大马,只能骑着羊。

    而桑吉,就是这木尔部族长的儿子。

    因为他们部落也传承了某个王族的血脉,因此桑吉也可以称呼为小王子呢。

    只是部落里面的人,还是叫他‘少族长’、‘少头人’多一点。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真正的王,建立一个如同祖先那样,骑马一天也无法跨越界域的庞大部落!’

    桑吉心中雄心万丈。

    就在这时,他看到一支马队回来,立即兴奋地迎接上去。

    “哈哈……这不是我的小桑吉么?骑羊如此轻易,长大之后也会成为一个好骑士的!”

    木尔部的部主毕勒格大笑着下马,将桑吉高高举起。

    他脸色黑红,身材高大,胡子上有一股浓郁的马奶酒味道,但桑吉还是很喜欢,跟在他身后,进入了议事大帐。

    “我这次出去,是因为上次牧民说见到的马匪……但搜索一番之后,却找到了另外的收获!”

    毕勒格大马金刀地坐下,甩出几片金银首饰:“在东边数十里不到的地方,我们发现了人马倒毙的尸体,身上还有这种装饰……通天巫窝阔台,你是我们这里最睿智的人,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尊敬的木尔部之主,白银血脉的后代!”一名巫祝模样的老人出来,先是行礼,接过首饰之后,眼睛便微微眯起:“这上面有乌延部的印记,应该是王族用的东西!”

    这个判断一说,营帐内的人马顿时大声喧哗:“南方乌延部的人,也觊觎我们北方的草场了么?”

    “不是这个原因!”毕勒格大手一张,止住手下的骚动:“我听商人说,南方乌延部发生了叛乱,苏赫巴鲁的弟弟,那个北海的牧羊人巴图杀了他的哥哥,登上了可汗的宝座!此时他们打内战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扩张?这应该是有着呼延氏的王族逃难过来,说不定是蒙戈那个小王子呢,哈哈……”

    “既然这样的话!”

    下面一些头人顿时动心了:“如果能抓到他们,我们不仅可以得到现任乌延部可汗的友谊,还能得到大笔的赏赐,蒙戈王子起码价值跟他人等重的黄金,或者五千头羊!”

    “不错不错,就是这个道理……”

    毕勒格拔开酒塞,痛饮马奶酒。

    而在他身边偷听的桑吉,却是不屑地撇撇嘴:“蒙戈王子,很了不起么?我桑吉大人,也是一位王子呢。”

    声音虽低,但仍旧被毕勒格听到。

    他将桑吉抱起,大声欢笑:“没有错,我的桑吉,你将来说不定会成为真正的王子呢,哈哈……”

    “报!”

    就在这时,一名草原人大步进来,躬身道:“族长,我们抓到了一个活口,他说知道那个乌延部小公主的下落!”

    “原来是个逃难的公主啊,不是王子……”

    毕勒格有些可惜,这价值就起码要下降一大半了。

    只是思索片刻,他便起身:“他们有多少人?”

    “根据俘虏所说,只有不到十个!”

    “叫上两百骑,我们立即出击,将那个公主抓回来!”毕勒格用胡子狠狠扎了扎桑吉的脸蛋:“纵然不送回乌延部,留给我们的小桑吉也不错嘛,哈哈!”

    满帐之人,顿时哄然大笑。

    ……

    某一处低矮的草丘之后,属于段玉的百人马匪尽皆上马,准备伏击。

    秦飞鱼跟在段玉身后:“大哥,你看他们中计的可能性,有多高?”

    “诱饵是真的,那个俘虏是乌延部的死忠,公主在我们手上,要他干嘛就得干嘛,更何况,我还在他身上动了一点手脚……”

    段玉抓着缰绳:“尽人事,听天命吧!计策虽然粗糙,但只要有效就行,如果被看破,那个木尔部部主出动超过五百人以上,我们立即掉头就走便是……”

    实际上,纵然没有这个公主,他最后八成还是会布置这个计策。

    具体实施起来,就要改成派出三五骑去时不时的劫掠杀人,激起对方来围剿了。

    只是那个时候的难易程度,就不可同日而语。

    片刻后,段玉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成了!”

    “嗯?”

    秦飞鱼下马,伏地倾听,顿时就听到大量马蹄之声:“至少百人以上,其余我听不出来了!”

    “你从军时日尚浅,能听到这些,已经非常了不起了。”

    段玉颌首,耳朵动了动:“他们来了大概两百人!”

    人仙级别的身体,强化之后的五官,再加上前世诸多厮杀经验,令他都不用下马,从风中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两百人?”秦飞鱼立即深信不疑,旋即有些牙疼:“那个木尔部主,真是狡猾如狐,胆小如鼠,抓几个人而已,用得着如此大张旗鼓么?”

    “大巧不工,方是用兵正道……今日若埋伏的只有几十人,哪怕对方没有看穿,遇到这阵仗,也只能掉头就走!”段玉笑了笑,看着旁边有些紧张的马匪:“你看看……若不是没有我们这两个带领,这一百马匪八成也要逃跑了。”

    匪类就是匪类,哪里有跟正规军死拼的勇气?

    要他们偷鸡摸狗,劫掠商旅,那是一等一的人才,但要放在战场上血战,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哈哈……跟我冲!”

    段玉将大黄伞交给秦飞鱼防身,自己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腾腾!

    在他身后,秦飞鱼怒吼一声,百骑突出,烟尘如龙,倒也有几分威势。

    ……

    毕勒格骑在马上,忽然感觉一阵心悸。

    这次出兵,让他有了一种很不舒服的预感。

    只是木尔部附近,最近根本没有什么强大部落迁徙的消息,至于区区马匪,数十上百的规模就是顶天,怎么可能是他身后部落精锐的对手?

    但就在这时,马蹄顿起。

    从山丘之后,忽然杀出一支百人的马匪,向着大部队冲来!

    “有埋伏?”

    毕勒格先是一惊,旋即又有些哑然失笑:“只有一百个马匪?当我毕勒格是那些软弱的绵羊么?”

    草原上要埋伏伏兵也不容易,更何况从对方冲锋规模盘算人数,乃是每个草原汉子的本能一般,绝对不会认错。

    他跟他麾下的战士,立即就认出了袭击者——百人左右的马匪团队!

    “我的勇士们,跟我杀!让他们知道不自量力的下场!”

    毕勒格为了以防万一,带了足足两百人,自然不会不战而逃,除非他愿意承担名声大损的下场。

    此时长笑一声,指挥着两百骑兵向着敌人发起了反冲锋。

    两方人马距离不断拉近。

    一千步!

    五百步!

    三百步!

    就在这时,对面的领头者赫然弯弓搭箭,一箭射出!

    咻!

    长鸣当中,毕勒格阵营最前方的一个骑士就中箭倒地。

    “射雕者!”

    大量木尔部骑兵发出惊呼,士气一泻千里。

    神射手在南方草原称为‘哲别’,北方草原则是‘射雕者’,意为能射落天上飞过的大雕!

    有着此种射术,在草原战争之中,自然能占据极大便宜,甚至震惊三军,令敌人未战先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