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八十七章 墓道(800加更,求订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反击!反击!”

    毕勒格呼啸不断,木尔部的善射者立即反击。

    只是他们没有射出几箭,就被一一点名狙杀,在那个白衣骑士面前,竟然没有一合之敌!

    特别是对面又有一名骑士撑着一柄大黄伞,冲锋在前,仿佛一面巨大的盾牌,无论什么箭矢都穿不透,宛若天神下凡一般。

    “杀!”

    秦飞鱼杀入已经混乱的毕勒格阵营,大黄伞一收,就变成了一柄骑士长枪,将几个‘草原勇士’挑飞。

    “呜呜!”

    在他身后,那些马匪见到两个头领锐不可当,顿时眼珠发红,跟在他们身后大砍大杀。

    段玉手持鬼切,却是找上了毕勒格。

    此人之前位于领头位置,身上装饰也最为华贵,肯定是木尔部贵人无疑。

    说不定还是一部之主,能抓到就赚大了!

    当下毫不犹豫,向他冲去。

    ‘你虽然是射雕者,但近身搏斗未必能胜过我!’

    见到这一幕,毕勒格拔出弯刀,心里转过一个念头,嚎叫着杀上。

    砰!

    两马交错而过,鬼切直接划断弯刀,将毕勒格爱马的马头斩了下来。

    段玉一个侧踢,将毕勒格踢落下马,顺势将他抓起,按在马背之上。

    亏得毕勒格也是木尔部有名的勇士,在段玉这一抓之下,连半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如同婴儿一般乖乖束手就擒。

    “你们的主人在我手上,还不投降?”

    段玉哈哈大笑。

    ……

    大战过后,草原之上马尸人尸遍地,周围一片尽皆被血水染红。

    秦飞鱼对这种环境倒是很习惯,马不停蹄地收编俘虏,统计战利品:“大哥,这次一战下来,我们的人折损二十七、重伤十八……剩下普遍都带些轻伤,敌人方面,杀五十八人,俘虏过百,特别是抓住了敌方的部落之主毕勒格!接下来是不是以他们为人质,让木尔部为我们所用?”

    “你这一套在草原上,行不通的!”段玉摇头,否决了这一提议:“作为一部之主,毕勒格大败亏输,如果能立即回去弹压局势还好,否则的话,肯定会有人打他宝座的主意……不论是谁上位,第一件事就是要拿我们开刀立威!”

    他笑着踢了旁边的毕勒格一腿:“你觉得我说得对不?”

    毕勒格无法回答,只能用狼一样的目光盯着段玉。

    “所以……我准备放你回去!”但接下来,段玉却说出一件令毕勒格无法拒绝的交易:“当然,这不是无偿的,我要你的儿子——桑吉来换!不要惊讶……在对付你之前,难道我不会调查么?连桑吉长啥样我都一清二楚!”

    这实际上是骗鬼,段玉只知道桑吉这个小王子的名字而已,但毕勒格脸上就满是惊悚了。

    “他是你唯一的儿子与继承人对吧?而这一百个人,也是你的嫡系,所以……为了换他们回去,你必须与我们再做一个交易!”

    毕勒格闭上眼睛,感觉仿佛听到了魔鬼的蛊惑。

    他沉默片刻,豁然睁开双眼,眼珠里面已经遍布血丝:“你这个魔鬼,你究竟要多少黄金与牛羊?”

    “不不不……我的要求很简单,只是希望你发动部落,为我在呼和湖附近寻找一处地方而已……”

    段玉微笑着摇了摇手指,明显看到毕勒格的意动:“那么,尊敬的部主,您愿不愿意与我们完成这两笔交易呢?”

    毕勒格还能说什么?

    他此时若坚贞不屈,木尔部八成要易主,而不管新上位的是谁,都不会放过小桑吉!

    至于用小桑吉换他回去后,他就能不管自己唯一的儿子,还有这些嫡系部下了么?

    屈服了一次之后,再屈服第二次便会容易许多!

    段玉见到这一幕,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笑意。

    ……

    七日之后。

    段玉与秦飞鱼跟着一小队骑兵,来到一处山丘之前。

    “你们要找的建筑,应该就是这里了!”

    毕勒格骑着马,身上还有一处刀伤。

    这并非是当日大战留下,而是他连夜回归部落之后,火并叛乱者留下的伤势。

    好在他多年积威总算不是无所用处,再加上突然出现的震撼,当场就将那个篡位堂弟的头颅砍下,保住了自己的位置。

    而作为回报,也是为了赎回自己的儿子与那百来个部落壮丁,他这些时日不得不四处派人寻找段玉所说的类似遗迹,整个人看起来都瘦了一圈。

    “山脚那里有一处洞穴,里面盘踞着一群恶狼,为了对付他们,我死掉了四个最好的猎手!”

    毕勒格神色阴沉:“而在狼窝里面,发现了你要找的遗迹!”

    ‘居然是这样!’

    段玉暗中点头,谁能想象得到,当年瘟神道人的传承,会藏在一窝畜生巢穴当中?

    至于数年后小桑吉是如何越过这一重警戒,获得传承的,段玉也懒的去想,或许他运气冲天,那窝狼已经转移了呢?

    “我已经完成了我的承诺,你什么时候释放桑吉他们?”

    毕勒格脸色阴沉,若是有可能的话,他更想直接砍死这两个狡猾的南人。

    但是他做不到,除非他想自己立即绝后,再背负部落内上百户人家的怨恨!

    “放心,我跟你无仇无缘,只要等我确认之后,就立即放人!”

    作为一个绑匪,段玉自认还是很有信誉的。

    此时对秦飞鱼使了个眼色,让他在外面盯着,自己一个人进入狼穴之中。

    一进去之后,他就立即感觉到了不同。

    这洞穴很干,并且周围居然都是石壁,有着雕琢过的痕迹。

    “果然……”

    看到这一幕,他眼睛一亮,信心又多了三分。

    走了一段之后,就来到洞穴之底。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狼骚味,地面上还有暗红色的毛皮与血迹,看起来木尔部为了清理这里,的确付出了一些代价。

    段玉点燃火把,映照着面前土黄的岩壁。

    在这上面,赫然篆刻了大量的奇异符号,组成某个阵势。

    “这是……兵家的布阵图?奇了怪了,前世的桑吉怎么看得懂?难道是强行突破的?”

    段玉满腹狐疑,此时也顾不得太多,细细观察起来。

    这布阵图,就类似一个竖着的沙盘,上面以石块代表着阵营与军士,布置得滴水不漏,只是有一处破绽。

    “还好……这兵阵还算粗浅,否则我就要将飞鱼叫进来了!”

    段玉看了看,直接抓着岩壁上某一个凸起,发现果然能够移动,将这一支代表着精兵的标记放到了缺口之上。

    如此一来,一个五行军阵立即被补全,看着没有一丝不协调之处。

    咔嚓!

    这一手之后,仿佛激活了某个机括,整面石壁一阵嗡鸣,蓦然向后移动数尺,现出一条向后的通道来。

    段玉神色凝重,慢慢走了进去。

    通道很短,尽头就是一间石室,里面也没有什么机关陷阱之内。

    这石室椭圆形,一具白骨骷髅静静箕踞而坐,身上衣衫破破烂烂,看着十分渗人。

    “嗯?”

    段玉没有急着上前,反而搜索一下周围,顿时有了发现。

    在石室上空,竟然有着一道巨大的裂缝。

    “地震?”

    他想了想,心中豁然开朗:“难道这一片是地震带,曾经就有一道地震,将石顶震裂,若是再来一次,这裂缝不断扩大,或许机缘巧合之下,能形成一道直通山丘顶部的通道?而桑吉当年,是逃命的时候,从那条天然通道之内直接掉入这里的?”

    这可真是人跟人不能比。

    如果以盗墓的手法而言的话,段玉是苦逼地一路走正门,排除不知道多少机关陷阱才来到主墓。

    而桑吉却是直接找准墓主位置,从顶部笔直打了一条通道下来。

    当然,这不是他自己做的,而是老天都在帮他!

    “前世之事,或许如此,但现在……瘟神老爷子的衣钵,还是归我了!”

    段玉没有再猜,而是望着这具骷髅。

    这位瘟神道人,曾经以一己之力,毒杀十万草原大军,身上的孽报自然是非常恐怖的。

    甚至,此时他望着对方的骸骨,都有些心惊肉跳的味道。

    “果然,福深祸也深,这次取这传承虽然还算顺利,但它本身就代表着大祸啊!”

    按照段玉估计,虽然那罪孽瘟神道人自己承担了大半罪孽怨气,但剩下的也是非常恐怖。

    若不是此传承在他后续计划中有着大用,还真不想来开启。

    “呼……”

    运起灵目之术后,他眼睛一动,在骷髅背后的墙壁上看到几字,猛地一吹气。

    一层石灰剥开,现出原本铁画银钩的字体。

    “吾名藤夔,世人称为瘟神道人,出身藤国,曾……”

    字迹前半段,介绍的是瘟神道人的生平与出处,而到后半段,才话锋一转:“留传承于此,以待有缘,有意者可在吾面前叩首千遍,继我衣钵……”

    “这老爷子不地道啊……”

    段玉鄙视地望了骸骨一眼:“一个兵家真人,无法以道术装神弄鬼,只能用机关术的小手段,嘿嘿……可惜这手段我都看烂了!”

    他当即来到白骨面前,右手下探,找到一块空心的岩石,猛地一砸。

    砰!

    一层薄薄的岩壁碎掉,现出底下的一个铁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