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十章 国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庆都。

    王宫之内。

    国君崔放穿着厚厚的雪熊皮大氅,望着御花园内的一束梅花,哈着白气:“秋去冬来啊……也不知寡人还能不能熬过这个寒冬!”

    这雪熊乃是极北之地的一种独特妖兽,身长数丈,通体雪白,传闻其皮毛有着延年益寿、温养筋骨、祛除寒毒的奇效,更因为难以捕捉,每一块皮毛都炒到了天价,所谓的价比黄金,简直就是羞辱。

    但身为一国之君,崔放坐拥庆国,各种奇珍异宝予取予求,自是不算什么。

    只是纵然穿着厚厚的冬衣,他脸上也是没有多少血色,身形单薄如纸,古书上有一句形容‘弱不受衣’,大概就是最好的写照了。

    “君上一定能福寿绵长!”

    听到这话,他身边的内侍总管立即跪了,几乎是泣不成声:“君上身子一向健朗,这次不过区区小疾,痊愈之后,必能享福千秋!”

    “呵呵……”

    崔放冷笑不语,忽然折了一束梅花在手,轻轻一嗅,随口问着:“那些人……都处理了?”

    内侍总管全身一颤,立即应着:“太医署九名太医连带学徒、家属……还有宫内与此有牵扯嫌疑的太监、宫女、共计二百三十七人,已经尽数处决!”

    天子一怒,伏尸千里,流血漂橹!

    庆国国君虽然还不算真龙天子,但也是割据一方的蛟龙,轻描淡写地决定数百人生死,根本不算什么。

    这几日宫内当真是风声鹤唳,清洗过后的血腥味持久不散。

    “……便宜他们了……”

    崔放将手中的梅枝递给一名内侍:“去寻个玉瓶,放在寡人书房内吧!”

    等到这内侍恭敬退下之后,又似自言自语:“北燕正阳道的手,伸得可真长……人生在世,总有些弱点,这个寡人理解,但并不代表便要宽恤……这些人牵连的家属,直系之内的,全部贬为罪奴,特别给我查一查,有什么私生子,外宅之类的,不能漏掉一个,总得齐齐整整才好!”

    这一旨下去,牵连之人更甚十倍,所有内侍都是头皮发麻,特别是总管康为,此时只能咬牙应着:“诺!”

    “呵呵……这些卖国之贼,要么是为名为利,要么是为了旁人,为名为利的,自身舍不得死,为了旁人的,舍不得旁人死,寡人偏要一网打尽,让他们知道背叛的下场!”

    崔放冷笑数声,突然间弯腰,猛地咳嗽起来。

    “君上?君上?室外寒凉,还请入室内静养!”康为上前,一阵按摩顺气,崔放这才缓过气来,摆摆手:“去书房!”

    虽然外面已有数分冬意,室内却烧着地龙,还有阵法护持,端是温暖如春。

    康为伺候着崔放端坐,就听到君上吩咐:“将上元天师送来的药丸,再取一枚来!”

    “君上,上元天师有言,此药治标不治本啊!”

    康为一个激灵,不由劝谏了句,看到崔放坚定的目光,嘴唇动了动,终于不敢再劝,打开某个金匣,取出一枚朱红的药丸。

    这丹丸龙眼大小,异香扑鼻,崔放就着参茶吞服之后,不到一时半刻,脸颊上便多了几分红晕,整个人也精神了不少,开始批阅公文。

    目前最要紧的,自然是北方乌延部之变。

    此次庆国虽然精锐齐出,还附带不少秘宝,结果却是死伤惨重。

    特别是天师上元!

    这人不仅是白毫山支柱,更与庆国王室过从甚密,很得崔放欣赏支持。

    只是想不到一去草原,竟成诀别!

    除此之外,定北军大都督樊灼,撤退之际也是遭到围攻,竟然就这么死在草原上了。

    还有神捕司全军覆没、行人司死伤过半,五位大儒也有折损。

    这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大损龙气之事,一时爆发出来,当真令崔放都有几分眼前一黑之感。

    最关键的,还是他根本不知道,这一切到底如何败的?

    ‘难道真的是我那个弟弟?为了江山社稷,寡人可以让位给他,但若此人已经投了北燕,却是万万不可,否则寡人就真成为了千古罪人!死后也无颜面对列祖列宗!’

    崔放打开一份公文,是有关白毫山一行消息的。

    这一行在损失了天师之后,在南归途中又遭到几次袭击,险些全军覆没,若不是白毫山主强撑病体,击退了一波强敌的话!

    而一到亢北城,这位白毫山主立即写了一封密信,八百里加急地送来,将事情经过都说了。

    “神捕司竟然还幸存了一个银章,带着神宵雷符参战,并且击杀了敌人一尊天师……可惜不是那正阳道主,但也算物尽其用了!”

    崔放点点头,继续看下去,神色蓦然间变得十分阴沉:“书院?行人司?八贤王?”

    这里面告密的内容,实在是令他都心惊不已,更有些难以置信。

    八贤王是贤王不错,但怎么可能对庆国渗透到此种地步?

    若是其真有这种实力,为何继位的还是自己?

    不得不说,君王多疑乃是本能。

    伴随着行人司、军方、白毫山相继递来的奏报,崔放都感觉有些迷惑了:“北方草原之事,当真扑朔迷离,只可惜最后还是不成!”

    对于君王而言,手下死伤多少都不会眨下眼睛,此时最遗憾的,还是谋划不成。

    除此之外,便是对八贤王不断膨胀势力的隐忧了。

    他肯定是希望自己的儿子继承王位的,奈何大势之下,不得不做出倚重八贤王的模样来,这次派对方去北方,也未必安了什么好心思。

    但如果对方跟北燕有所勾结的话,那又不同了。

    铲除对方,就不是私心,而是为了祖宗社稷,理直气壮!

    “君上!”

    这时候,又有一侍卫匆忙求见:“有亢北城最新奏报!”

    出了这事,亢北城那边的情报都是第一优先等级,随到随传。

    “嗯?”

    撕开火漆看了之后,崔放的脸上却是忽然多了一丝精彩的表情:“蒙戈王子要求内附?”

    下面有着细细的奏报,更加令崔放诧异:“神捕司段玉,还有叶州军方的秦飞鱼携手说降的?”

    这事重大,他不由起身踱步,沉吟良久。

    “拟旨!”

    终于,崔放做出决定:“命宇文商改任定北军都督,即刻前往亢北城,准备接应蒙戈王子部落,寡人将封其为归义可汗!”

    这是大意,随后自有专门文官将其润色为圣旨。

    而崔放金口一开,蒙戈王子归附的性质便被定下了。

    有了这个态度,段玉与秦飞鱼所做的便是功劳!大功!

    做完这些决定之后,崔放才若有所思地笑道:“叶州神捕司中,也能出人才啊!”

    这个段玉,虽然职位不过八品,还是代理银章,但这次神捕司全军尽墨的情况下,竟然还孤身北上,完成任务,实在是忠勇可嘉。

    特别是用神宵雷符灭了一尊天师,乃是这次草原行动大败之中唯一的亮色。

    更不用说,还能败中求活,说服蒙戈王子来降。又是一大功。

    他是国君之身,想要知道一个手下官员的生平,自然是轻而易举之事。

    不仅如此,恐怖的国家机器动弹起来,就连段玉曾经冒名,得罪了八贤王的隐秘,都是一清二楚。

    “来人!传刘念!”这么想着,崔放便传下口谕。

    刘念四十来岁,面白无须,笑容和善。

    但庆国官场上下,对于此人简直是又惧又怕,原因无他,这位正是当代行人司从三品司正!国君的密探头子!

    只是与寻常行人司主官的阴冷不同,这位刘念时常笑容满面。

    但若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笑十分怪异,仿佛强行雕塑出来的一般,恒定不变,若是凝视久了,便会顿生恐怖之感。

    “刘念,拜见陛下!”

    刘念一丝不苟地行礼。

    “此次草原之行,事情实在是办得一塌糊涂!”崔放轻轻咳嗽两声,慢慢说道。

    “臣有罪!”刘念顿时感觉背后有些冷汗,连忙谢罪。

    “这次的事情,背后迷雾重重,你务必调查清楚!”崔放说着,忽然又道:“叶州前些时候闹得实在不成样子,不过总算出了个人才,即使身在草莽,也懂得精忠报国!”

    说着,就将情报摔下。

    刘念双手接过,扫了一眼,略微凝神,便回忆起段玉的档案,不由又是叩首:“叶州行人司镇抚使胡德疏于职守,请陛下惩罚!”

    总体而言,打压野生非凡者,乃是庆国国策,胡德做得也不算错。

    只是后来段玉已经投身体制,算是甘愿入了囚笼,再继续不依不饶,就有失官体。

    原本,这还是没啥,官大一级压死人,有冤也没地方伸。

    但此时,遇到更上层的国君注目,却是有了根本性的变化。

    庆国国君一看,手下居然还有这样忠贞不二,勇于任事的人,甚至还隐约受到打压,现在立了大功,却是起了别的心思。

    刘念虽然知道这一点,也只能弃车保帅了。

    等到出来之后,他抬头仰望阴沉的天空。

    只见不知何时,已经有着柳絮一般的雪花飘落下来,不由长叹一声:“胡德……你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