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十二章 百珍(求订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我的用途,就是一把对抗八贤王的刀,身处漩涡中心,难怪庆都神捕司那些人避我跟避鬼一样!’

    走出宫门之后,望着繁华喧嚣的天街,还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段玉摸了摸肚子,想着是否要先去找家酒楼大吃大喝一顿。

    就在这时,一行豪华的车队在他面前停住,马车略显掀开窗帘一角,现出崔山的脸来:“金公子,当真久违了!”

    这一声‘金公子’,当真戏谑之意满满,又带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见过八王爷,之前小臣斗胆冒犯,还请恕罪!”

    段玉心里翻着白眼,上前见礼。

    “哈哈……孤王自然是不怪的,毕竟,你可是我那位兄长面前的……红人呢!”崔山笑了笑:“你看样子有重任在身,就先去吧,孤王也要进宫面君了。”

    “下官告退!”

    段玉站在路边,静静观望着八贤王身边的护卫,眼皮一跳。

    相比于上次而言,此人却是实力大增,刚才至少有着两个兵家高手护卫。

    正若有所思间,又见得一个道人上前:“段兄,得见你平安归来,实是不胜之喜!”

    “原来是静风道长!”

    段玉笑了笑,拱手为礼:“道长原来也来了庆都?”

    “俗事缠身,不得不来……相请不如偶遇,段兄一定要给我个面子,让我好好感谢你一番!”静风不由分说,将段玉拉到一处饭庄。

    此处从外面看上去就是一处大宅,隐约有着丝竹管弦之声传出,像是某个大户外宅,并不对外公开营业。

    静风显然对此极为熟悉,上前叫门,立即就有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迎接出来,满脸带笑:“原来是静风道长,这可有日子未来了!”

    “我要宴请贵客,按最好的等级上!”静风吩咐了句,将段玉请进宅门。

    入目所见,就是一个极大的花园,虽然是冬季,但里面姹紫嫣红,百花绽放,异香扑鼻。

    “地暖?还有道法?”

    段玉见此,不由眨了眨眼睛:“为了维持这一座花园,想必耗费不小吧?”

    他如何看不出来,如此盛景,居然是将整座大宅都笼罩在内,仿佛开了中央空调一般,令人顿时不觉得寒冷。

    放眼庆国,段玉也就在皇宫之中见过类似的布置。

    “也就是一开始设计布置的时候耗费了些,后来请几个炼气士轮流看守着便可!”

    那管事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段玉却是有些倒吸冷气,明白这幕后之人的财力势力,恐怕非同小可。

    “来来,今日只谈风月!”

    静风淡笑着,将段玉请入一个小院。

    酒席布置在房屋中,一面墙壁空着,正对院落,可以看见其内的松石青柏,偶有鲤鱼游过池塘,高高跃起。

    紫檀木的大桌上,正有着一个红泥小火炉,煮着一壶热腾腾的茶水。

    这清香、庭景、盆栽、古董、字画……每一样都似乎有着特殊的布置,大家之气扑面而来。

    段玉就坐,幽然一叹:“想不到……庆都之中,还有此等逍遥所在。”

    “是啊,此地主人别出心裁,取天南地北珍惜之物汇聚于此,名为‘百珍园’,罗奢遍地,珠玉争翠,却只有九个院子,这满园数百仆役、使女、大厨、琴师、舞女,每天只为这九席服务……我要不是借着白毫山的财力,只怕一次就要给吃穷了!”

    静风微笑上前,给段玉斟茶:“这里还有一桩好处,就是绝对隐蔽,我让他们下去,不要打扰我们说话,这个院子内便只有我们两人,来……尝尝这云雾雀舌!”

    段玉轻抿一口,笑道:“果然好茶!这等时节,能喝到南方云雾山茶,真是难得了。”

    南方有灵山,名为云雾,据说常年弥漫云烟,飘渺变化,山顶笼罩五色,疑有仙人乘龙出入。

    更因为山势险峻,常人万难攀爬。

    但山腰上生了一些茶树,得灵气滋养,回味无穷,并且炒制过后形如雀舌,因此定名为云雾雀舌,乃是楚国贡品,天下闻名。

    能在那么多权贵嘴下抢到这么一块份额,这百珍园园主的能量果然非同小可。

    “若是你喜欢,我再送你一斤!”静风道人笑了笑。

    “这可如何使得?”段玉推辞了两句,静风顿时神色肃然,大礼参拜:“如何使不得?段银章对我有救命大恩,不仅如此,你还救了我师父,救了掌教真人,如此大恩,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

    段玉连忙扶起,问着:“当日草原一别,我有要事在身,你们后来如何?”

    “后来……”

    静风苦笑一声,脸上神色复杂,似有些仇恨,又有些惋惜迷离:“与吉吉部汇合之后,虽然掌教真人立即下令,清洗了丹朱道人一脉,但想不到,还是有着漏网之鱼!”

    毕竟,白毫山被拉拢的元神真人,可不止丹朱一个!

    既然出了漏网之鱼,那泄漏行藏,在草原上被狙击也是在所难免。

    “……一场恶战,若不是掌教真人强撑病体,击退强敌,我白毫山几乎全军覆没,纵然如此,也折了不少人……”

    静风道人双目赤红:“特别是掌教真人,这次折损道基,修为恢复已是无望,竟然还有几个师叔伯跳出来争位!”

    “此种隐秘,你居然都对我说……”段玉脸色奇怪。

    上元天师战死之后,白毫山主以游神御气的修为,已经是白毫山第一高手。

    虽然被浩然之气重创,但若徐徐修补,未必不能尽复旧观。

    但在草原之战中,为了击退大敌,强行施展秘法,消耗元气根基,镇压伤势,虽然一时逞能,等到秘法消失之后,立即就呕血三升,彻底复原无望。

    特别是此人已经转世过一次,恐怕其寿也是不长了。

    在这种情况下,白毫山动乱起来,已是在所难免。

    “此乃本门隐秘,但段兄你想知道,小弟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静风道人憨厚一笑。

    “恐怕……”看到这熟悉的表情,段玉却是脑海中精光一闪:“这是你师父的意思?要找外援?丹诚道人欲为白毫山新主?”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段兄你!”

    静风道人颌首,承认了段玉的猜测:“我师父的确有意山主之位,但并非为了一己私欲,而是那些争位之人很不对劲,连掌教真人都怀疑其中尚有丹朱同伙!”

    说到这里,又是十分不解:“我从来都没有想到,正阳道对于白毫山的渗透,竟然能到此种地步!”

    “恐怕……不是北燕,也不是正阳道呢!”

    段玉却是意有所指地道。

    那个潜在的大夏复国组织,始终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并且,对方的隐藏势力极其惊人。

    毕竟有着正统名分,乃是大义所在,甚至在这个大陆上,不知道多少高门大户、隐秘门派受过恩惠,或者干脆就是其秘密设立的据点!

    对于那些人而言,大夏才是君!庆、东陈、楚等开国之君,不过是窃取大位的乱臣贼子!

    特别是书院,绝对是世受大夏皇恩,立场如何,不用多说。

    这次白毫山的变故,或许也有暗中发难的意思在内。

    “对于令师,我印象极好,也愿意出手,但此乃白毫山道争,在下只是一个外人……”

    段玉思索了下,还是苦笑摇头。

    虽然他知道白毫山真正的叛徒是哪几个,但空口白牙,说出来有谁信?

    更不用说,这次争权夺位,那些叛徒还煽动了几个动心思的‘丹’字辈高手。

    这些高手可不是叛徒,但绝对有争位的心思,这就将水搅得更混了。

    “其实,在下这次前来,还有第二件事……”静风道人深吸口气:“段兄既然一心慕道,为何不干脆上书请辞,投了我白毫山?若是如此,掌教真人事先承诺,愿意全力为段兄在国君面前转圜,甚至还可代师收徒!将段兄收入内门!”

    “嘶……”

    这诚意,令段玉都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毕竟道门真传,有着道种区分,基本不可能让野路子的散修混入进去。

    更不用说,掌教丹心真人还愿意代师收徒。

    也就是说,段玉如果点头答应,立即就是丹字辈份,与前世师父同辈,这静风见到还要称呼一声师叔。

    并且,也是往朝廷体系内捞人。

    道人早有过研究,未到元神,一旦爬上正五品职位,大致就能彻底毁了道基,前进无望。

    此时的段玉,在外人看来,已经很接近了。

    ‘一边是要拿我当刀,用完就扔,否则也不会提拔得如此迅速,一边却是真正要捞我出漩涡,还有长生的希望,是个正常人都知道该如何选……但是!’

    段玉暗自咬牙,正六品的官气,自己的石印完全消化得了,更不用说即将突破元神出窍,再来正五品的官职也不过是补品。

    但是……白毫山就真的是净土么?

    自己此时若抽身而退,岂不是又走到前世的老路上去了?

    而在庆国这条破船之上,又能比前世多坚持几年?

    按照草原演变来看,恐怕反而还没有前世的国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