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十四章 密室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庆都,三雄商会。

    此商会据说曾经是三位结义金兰的兄弟开创,每一个都是经理长才,自创办下第一家商行开始,至今已经五十七年矣。

    其势力遍及药材、皮革、粮食等诸多行业,背后更是传闻有着几位贵戚的份子,在庆都中也是顶尖的店铺之一。

    总部,三雄楼。

    管事宋仪笑容满面,游走八方,与顾客打着招呼,长袖善舞。

    “三爷好久未来,正好楼内新到两匹骏马,乃是草原血统,您要不要看看?”

    “哎呀,这不是赵公子么?祝贺喜得麟儿,来人,给这位公子送上一片长生金锁,权当敝人的贺礼!”

    “江老爷,哈哈……今晚酒宴,不见不散!”

    ……

    如此团团一圈下来,等到回到后院之时,宋仪的面色却是变得极为严肃,望着手里的一个纸团:“竟然采用此种最高等级的传讯,也不怕暴露,唉……”

    他叹息一声,加快脚步,来到一间密室中:“老爷,有消息!”

    这密室四面封闭,纵然白天也是密不透风,只点着一座烛台。

    “出了何事?”

    在烛台之后,是一名白发巍巍的老者,名为宋镇雄,乃是当年的三雄之一。

    时光是最大的利器,曾经笑傲商海的三杰,此时他便是硕果仅存的一个。

    “最高等级的传讯,请看!”

    宋仪是宋家的铁杆,此时肃穆将纸团交上,张开后一片雪白。

    宋镇雄沉吟了下,取出手上的一枚扳指,扭开机关,挑出一些白色粉末。

    宋仪亲自在旁边侍奉,取来温水调开,洒在纸上,立即就显现出一行行红色的小字。

    “国君已任命段玉为巡城银章,还给了一营兵,专门负责追查北燕暗探?”

    宋镇雄眯起了眼睛,有些回忆的色彩。

    他表面上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大商人,暗地里却是北燕派来的密探。

    只是在庆国数十年,宋家也在此开枝散叶,只有寥寥几个铁杆亲信才知道这消息。

    “东主,这个段玉可不是善茬,喜欢出人意料,之前在叶州,已经坏了我们一次事,这次恐怕是来者不善啊!”

    宋仪焦急道:“之前奉北面命令,我们动得太过厉害了,怕是露出不少马脚。”

    潜伏不动的暗探,单线联系,很少有着暴露的机会,但上一次草原之行,北燕为了胜利,也付出许多代价。

    首先便是庆都之中的探子四面出动,传递消息,这立即引起了崔放的警惕,才有段玉之事。

    “我等关系盘根错节,那段玉只是一个正六品,翻不出什么浪花来,保险起见……你先去城外庄子里,让那北面来的几人立即避避风头!”

    “哼,此个草莽,屡次坏我大事,等到北面恢复过来之时,必第一个杀了祭旗!甚至不需北面动手,我们联手发动,也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宋镇雄老而弥辣,等到睁开眼睛之时,已是光芒四射。

    “遵命!”

    看着宋仪大步出去,他沉吟了下,关上密室大门,想了想,又启动了几个阵势。

    这密室修建之时就有过设置,等到这几个机关一开,除非他主动出去,否则外面想进来,只有将密室墙壁毁掉才有可能。

    完成这一切之后,宋镇雄跺跺脚,站起身,来到一面墙壁之前。

    他右手按在某处墙砖位置,顿时凹陷进去,一面墙壁后移,现出一尊神位来。

    “主公!”

    宋镇雄肃然点香,向神位行三拜九叩之礼,神色极为虔诚。

    这是唯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秘密,就连心腹宋仪,以及几个儿子都不知晓!

    他真正的主人,赫然是之前辉煌的大夏朝,他也自认为大夏遗民,并非庆国与北燕之人!

    默祷片刻之后,神位轰鸣,隐约间浮现出一个影子。

    这影子模模糊糊,极为艰难地开口:“深深潜伏,纵然暴露,也不得泄漏大夏关系!”

    只是说了一句,影子便轰然炸开,连神位上都浮现出几丝裂痕。

    “阴阳相隔,传句话都如此困难,特别是在这庆都之中……我这一辈子,此种联络方式只用过三次……”

    宋镇雄望着神位,目光迷离,几次抬手,却是不敢落下。

    毕竟,若论隐蔽,将这些全部毁掉才是最佳。

    但他祭拜此神位已经数十年,形成了本能,这就仿佛狂信徒面对着自己信奉的神祗雕像,有几个能下手砸了?

    更何况,是人就有一些侥幸。

    数十年都未曾暴露,或许便能隐瞒一辈子?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

    宋镇雄一咬牙,让机关恢复原状,大步走出密室,来到前台:“出了何事?”

    “东……东主!”

    几个掌柜瘫软着倒在地上,看着一波大兵冲进来,明刀执枪,几乎吓得说不出话来。

    安居庆都的子民,多少年没见到过这阵仗了,一遇到后当真是被吓傻。

    “御龙军?”

    宋镇雄看到士卒兵甲上的标志,更是眼皮一跳,拱手上前:“各位军爷,你们……”

    “奉巡城银章之令,三雄商会窝藏不法,所有人员一律拿下,所有货物房屋一律查抄,若有反抗,直接杀了!”

    秦飞鱼一身铁甲,大步走进,杀气凛然。

    身上的盔甲与刀鞘之上,竟然还有沾惹的鲜血滴落下来。

    “啊!”

    见到这一幕,周围顿时发出一声声尖叫。

    “这位校尉,是否有着误会,我们商行可是有着八贤王的份子!”

    宋镇雄此时反而冷静下来,皮笑肉不笑地道。

    “我管你后台是谁?给我抓了!”

    秦飞鱼狞笑一声,刀鞘一点。

    宋镇雄双手一动,终究没有反抗,乖乖束手就擒。

    见到这一幕,秦飞鱼目中闪过一丝冷色,直接抽刀。

    噗!

    鲜血飞溅!

    宋镇雄惨叫一声,右手手筋赫然被挑!

    “啊……你!”

    剧痛之下,他狂怒起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力,竟然一脚将旁边的御龙军士卒踹飞。

    “果然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还敢反抗?”

    秦飞鱼猛地后退,身后就有几个长枪兵上前,长枪突出,捅入宋镇雄的肚子里。

    可怜这个老头纵然一身宗师武艺,右手手筋被挑,就去了四成,再被四面八方的精兵围攻,没有几招就落败,肠子都流了出来。

    见到这一幕,周围那些狐朋狗友,原本纨绔性子来了,想要发作的,立即默不作声,脸色苍白,变成了缩头鹌鹑。

    “大哥早有吩咐,对付你们,少说话,多杀人便是!”

    秦飞鱼上前,望着还在挣扎的宋镇雄:“青花商会、谢家、李家都已经被抄,证据已经有了,你越反抗,死得越快!”

    这几家,都是北燕密探,或者联系过密者,有两家就连宋镇雄都不知道。

    但听到已经查抄出证据,就是铁证如山,宋镇雄简直死不瞑目。

    “给我抄家!”

    秦飞鱼一挥手,两排士卒立即冲进去,开始查封货物与房屋。

    没有多久,又有了发现:“启禀校尉,发现一密室!”

    “哦?看来是一条大鱼!”

    秦飞鱼听到身后一个声音传来,不由转身,就见到段玉带着几人,将宋仪抓了回来。

    “看他方向,应该是去城外那个庄子,我已经命手下几个银章铜章前去,应该也能有所收获……”

    段玉轻笑一声:“若是没有……那这帮人就是被渗透,根子上都烂了,一起下狱吧。”

    这便是先知的好处。

    别人查案,都必须从小线索开始,抽丝剥茧,有时还容易走错路。

    但段玉不同!他有攻略在身,直接就知道叛徒是哪几家,接下来不过先破门抓人,再寻找证据罢了。

    这就相当于作弊!但段玉最喜欢的便是作弊!

    人生在世,本来就已经如此艰难,有捷径不走,非要尝试一下挑战困难,那不叫雄心,而叫脑抽!

    之前几家,都是前世段玉耳闻目见,有着叛国嫌疑的。

    虽然早了一段时间,或许有着误伤,但覆巢之下,谁管得了这么多?

    至于这一家,却是他特别划定出来,感觉水很深的一处。

    不仅是八贤王的关系,更因为此处很有可能还是一处大夏的隐秘据点!

    虽然只是猜测,但也是有杀错,没放过。

    甚至,还有些隐约的兴奋。

    前世的黑幕,终于被自己拉开,能得见一点真实。

    “大人,密室内有着机关,我们已经死了三个兄弟!”

    这时候,又有士兵来禀告。

    “再多调人来,给我挖!”

    段玉一挥手,丝毫不在意伤亡。

    反正有着朝廷抚恤,更何况之前抄家之时,按照潜规则,一个个也是吃得满嘴流油了,此时就到了卖命的时候。

    而再怎么隐秘阴毒的机关,也只能逞威一时。

    在段玉毫不顾忌以人命去消耗实验的时候,结局就已经注定。

    这便是以力破巧,好比银行保险箱再怎么坚固,也挡不住劫匪直接连箱子都一起抢走!

    “大人,已经攻入密室,发现大量书信账目!”

    片刻后,就有好消息传来,令段玉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走,一起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