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十五章 邪神(1200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密室之内。

    “大人!”

    几个什长伍长行礼:“此处密室十分恶毒,竟然还用了西戎血邪术!”

    “嗯?”

    段玉上前,在墙边望了望,抚摸了下墙壁,又刮掉表面一层,发现果然有一些暗红色。

    这是西戎邪术,说起来也是道术的一个分支,喜欢以人牲为祭品,施展诅咒等妖法。

    看这墙壁,当年铸造之时,肯定杀人放血,涂抹了每一处,并且附以恶毒诅咒。

    任何小偷飞贼,一旦冒然进入,说不定会浑身化为脓血而死!

    但说起来,还是逃不过一个道法的范畴。

    损失了几个士兵之后,这些队正伍长立即找来黑狗血以毒攻毒,再加上铁血煞气一冲,什么诅咒都是一干二净。

    反倒是那些真正的毒素机关,又令御龙军有着损失。

    盘算下来,为了破入这密室,竟然付出了十死的代价,比之前抄家加起来都多。

    但是付出如此代价,也有着收获。

    “大哥……”

    秦飞鱼翻了几本账目,有些皱眉:“这老家伙真谨慎,用的都是密语书写……”

    “但凡大商会,哪个官员不要孝敬?哪家勋贵不吃干股?这一本贿赂底账看似惊人,实际上除非你想血洗庆国官场,否则的话不如拿去烧火!”

    段玉目的明确,他可不是真的为了当崔放的刀,为对方扫清障碍来的,只是为了对付北燕与正阳道,外加那幕后黑手而已。

    “要说证据,不是早已有了么……这商会中,有着武云侯的一成干股,那就找他去!”

    “武云侯?”

    旁边的几名队正吓了一跳,几乎软倒:“那可是八贤王的岳丈啊……”

    “当然,毕竟是一个世袭侯爷,我们没办法这么做,那就先将证据上交,请君上决断便是……走吧!”

    段玉目光一扫,忽然间背部一寒,识海内石印轰鸣,仿佛被什么窥视一般,顿时停下走出去的脚步:“等一等!”

    “大人?”

    几个队正围了过来,秦飞鱼更是拔刀在手,虎视四方。

    “那面墙壁,给我拆了!”

    段玉细细体味了一下,指着一面墙壁,赫然正是之前机关神位所在!

    “遵命!”

    几个士卒拿着铁锹等物上前,奋力一击。

    噗!

    墙壁破开个大洞,忽然间,一种红色的液体仿佛血泉一般,不断喷涌而出。

    “啊!”

    惨叫声中,那两个挖洞的士兵被溅了一身,血肉一块块掉了下来,竟然被腐蚀成两具白骨!

    与此同时,段玉眼神一迷,只觉身处一片迷雾之中。

    四面灰蒙蒙的一片,唯有一道金光落下,破开道路。

    仪仗车銮,侍女禁卫,宛若帝王出巡,十八抬黄金大銮之上的帘幕掀开,一双青色的眸子俯瞰而来。

    只是一接触,段玉的阴神就感觉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

    “神祗!”

    “这是一尊阴曹地府来的阴神!”

    段玉一咬舌尖,整个人猛地一激灵,就见得神光满满,化为一指点杀而下!

    而身边不论是秦飞鱼、还是其它队正,竟然都一瞬间眼神迷离,完全不知道躲闪。

    “大胆,你敢杀官?”

    他爆喝一声,十万火急之际,取出了国君赐下的金牌令符。

    当!

    这一指点杀在金牌之上,竟然发出洪钟大吕一般的巨响。

    与此同时,金牌上光芒一闪,紫气汇聚,化为龙影,仿佛受到了挑衅,猛地扑出。

    吼吼!

    这紫色龙影一扑而出,身形便不断膨胀,颜色也由紫化青,由青化为赤金,最后变成一条紫睛的赤色蛟龙,向着神祗队伍一冲!

    只见依仗散乱,那一个个侍女与执金吾被不断扫灭,化为纸人落地。

    而从车銮当中,则是同样传来一声龙吼,却不见龙影,显得外强中干。

    赤蛟咆哮,毕竟此地乃是庆国国都,立即自周围浮现出大量赤气,落在它身上,鳞甲鲜亮,猛地一冲。

    咔嚓!

    仿佛玻璃碎裂一般。

    段玉回过神来,就见到还是在阴暗的密室之中,自己手持金牌。

    不论之前的神影,还是蛟龙,都是消失无踪。

    “好厉害!”

    他看了看周围,有些心有余悸,知道刚才真的受到了一尊神祗的刺杀!

    对方借助这密室阴暗环境,神通发挥了起码有八成!

    幸好自己有着金牌护身,上面的龙气正是阴魂之类的克星!再加上此地乃是庆国国都,又多三成助力,才惊走此神。

    否则的话,也只有拔出鬼切,暴露人仙之身了。

    “刚才窥视的,便是此神?”段玉一个激灵:“不对!”

    他抓起一根长矛,对着已经泄漏完红色丹液的墙体一刺,力贯千均之下,砖头纷飞,现出一座神台。

    只是此时这神台同样被腐蚀大半,他眼明手快,长枪一挑,将一块腐蚀过半的神位挑了出来。

    “我们走!”

    旋即,段玉长出口气,走出密室。

    重见天日之后,秦飞鱼总算缓过气来:“刚才我怎么好像……魇着了?”

    “不是好像,而是真的被镇压了心神!”段玉深吸口气:“你看……”

    秦飞鱼见着长矛上扎着的神位,瞳孔一缩:“大夏……”

    因为被腐蚀过半,只能勉强看清楚最上面两个字,至于下面却是彻底模糊了。

    “那面墙壁中,应该埋了丹液,一旦强行开启,就会启动机关,将人与物一同毁掉!很多墓葬中,都喜欢用这个!”

    段玉解释道,这实际上就是浓酸,经常将盗墓贼腐蚀得只剩下一具白骨。

    而对方布置如此阴毒的机关,就为了掩饰一个神位?怎么看都有问题!

    “那此物……”

    秦飞鱼望着半截神位牌,顿时觉得有些棘手。

    “一起交上去便是,就说宋镇雄还拜祭了邪神!”

    段玉笑了笑。

    有此赃物,却是正合他意。

    而接下来,朝廷是否会循着此神位,找到大夏龙庭的线索,就不关他的事了。

    ……

    王宫之内。

    “十几名御史、朝廷百官、还有勋贵、护城兵马司……”

    崔放嘴角含笑,翻阅着手上的奏折:“都跟段玉杠上了?哈哈……这位小段神捕,一出去便要将天捅破啊!”

    “与民争利,荼毒百姓……嘿嘿,不过查封了几个商铺,抓了几户人家,就跟火烧眉毛一样!”

    说着,崔放的声音就转为严厉,重重将奏折一摔:“一个个只看着那点钱袋子,就没有看到这些人赚着庆国的钱,做着北燕的探子么!刘念!”

    “属下在!”

    刘念上前一步:“都城之中,竟然还有此等奸细藏匿,属下失职!”

    心里,却是大惑不解。

    这其中有几家,还是上次跳得太欢,才被自己隐约抓着眉目。

    但还没有动手,就被那位段玉扫了,更难得的是连根拔起,干脆利落,丝毫不顾及一些潜规则,令刘念都倒吸冷气。

    莫非,对方真的是一位神捕奇才?破案高手?

    否则怎么会如此轻易地正中要害呢?

    ‘论魄力、论狠辣、甚至论忠心……我都不如他!’

    刘念自问,若是自己破获如此多奸细,会直接动手抓人么?

    他肯定会先通报国君,再动手打老虎。

    但这位段银章,当真是风风火火,横扫一切,将不知道多少潜规则一脚踹进了垃圾堆,令大量勋贵官员咬牙切齿地痛恨。

    ‘可惜……出了这事,你已经被群起而攻之,注定没有未来了,用完之后,便是鸟尽弓藏!’

    刘念在心底惋惜了一下,但也就是一下而已,旋即就一本正经地对国君道:“启禀陛下,属下已经一一查过,段银章所查封几家,的确有着私通北燕的嫌疑,特别是三雄商会!”

    “三雄商会……里面似乎有武云侯的份子吧?”崔放怒极反笑。

    “确实如此,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自三雄商会密室中,除了发掘出大量账本密信之外,还有一尊可疑神位,宋镇雄竟然数十年来,一直秘密祭祀邪神,还没有被都城阴阳巡查网络发现,这实在可怖可畏!”

    “邪神?”崔放神色一凜:“你细细说来!”

    “此神当时自毁,只抢出半截神主牌,但属下命人验过,上面的神力十分强大,并且……似乎还与大夏有些关系!”

    “大夏?”

    崔放沉默良久,咬了咬嘴唇:“你去将武云侯府搜查一下,注意不要漏了什么邪祟!”

    “遵命!”刘念大声答应着。

    而等到此人离开之后,崔放却是良久都不能平静,咳嗽几声,就去了太庙。

    命人祭祀过后,他打发走所有内侍太监,关上大门。

    “父王、列祖列宗……”

    崔放亲自点香,祷告:“此非是儿臣不愿,而实在是八弟荒唐啊!”

    走出太庙之后,崔放回首,又是自失一笑:“罢了……寡人还是看不开啊!”

    儿子再怎么不好,也毕竟是自己的儿子!

    只要有着希望,他怎么可能愿意让八贤王继位?

    而此时,段玉等人更是将一个最好的藉口送到了他的眼前:“私通北燕,有着卖国嫌疑?我的这个弟弟,可真是走了一步蠢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