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十七章 明珠(均定1300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八王府。

    府门之前,挂了白幡,显然主人有着丧事。

    花厅之内。

    崔山一身素白,腰间围了一条黑色腰带,怔怔坐着,望着手中的一颗明珠。

    只是一夜之间,他便形容枯槁,有了几分‘心丧若死’的味道。

    在石桌上,还有一张信笺,上面的字迹闺秀婉约,周围散布点点水迹,似是泪痕。

    “还君明珠?”

    崔山呆坐了良久,才喃喃说着。

    八贤王在民间风评极好,少年时文武双全,气度宏伟,最出名的一件事便是微服之时,偶遇一个穷困潦倒的书生,当时天寒地冻,竟直接解下狐裘相赠。

    事后那书生奋发图强,连中三元,一时传为仕林佳话。

    但就是此人,此时竟然双目红肿,布满血丝,忽然低低笑了:“婉儿……你要将它还我么?”

    这珠子名为沧海夜明珠,乃是东海特产。

    关于此珠,还有一段传说。

    传闻海中有鲛人一族,雄性凶神恶煞,雌性却是柔媚非常,若鲛人女子真心爱上一人,为他伤心流泪,便会形成这种沧海夜明珠,十分华贵,更是情比金坚的证明。

    而纵然此种夜明珠,也有着品级之分。

    崔山手中的这颗,大如龙眼,剔透无瑕,绝对是珍品中的王品!此珠不仅月夜生光,更有一桩妙用,若是时常佩戴在身边,能冬暖夏凉,解百毒,整个大陆上也绝对不超过一掌之数!

    正是因为如此珍贵,才作为当年的聘礼,送到武云侯小姐手中。

    传闻中,普天之下,唯有一颗帝品的沧海夜明珠,乃是当年的鲛人公主所遗,与南方吴越国有着牵扯不清的干系,甚至当年的吴越国主为此念念不忘,立下誓言,有人能献此珠者,不论出身如何,以封君之位相酬!竟到死也不能得偿所愿!

    此后历代吴越王继位后都执行着此项规定,向天下悬赏,只是虽然赏格如此之重,却仍旧无人能应。

    帝品已成绝响,王品的沧海夜明珠,绝对是大陆上所有待嫁闺中女子梦寐以求的聘礼!

    当年崔山为了找到这么一颗,着实是花了不少心思。

    但此时……明珠虽在,斯人已逝……

    崔山闭上双眼,阻止着眼角的晶莹留下,猛地一仰脖,灌了一杯烈酒。

    他喝酒极快,一壶下去之后,整个人便有了三分醉意,喃喃说道:“婉儿……你真傻!”

    “成婚三年以来,你我举案齐眉,你素知我心志,一直在默默支持我,绝对不想拖累我!这一次陛下对武云侯动手,你害怕拖累我,竟然问都不问,就自行了断!哈哈……你真傻!傻得不可救药了!”

    “武云侯谨小慎微的性子,显然都被你继承了,但是……你这个傻女人,你为何不先问问我!”

    “你不知道我的势力已经如虎添翼,你不知道我完全可以护得住你!哪怕是直接谋逆!你甚至不知道……纵然是以前的我,也不会让你为了我牺牲,为了你,我可以放弃的……”

    “哈哈……这好不好笑?又是何其讽刺!”

    崔山笑中带泪,终于嚎啕大哭。

    唯有失去之时,才懂得珍惜。

    崔山大哭半个时辰,终于起身,将王品的沧海月明珠、信笺都放入一个玉匣中,慢慢封上了盒盖。

    他闭上眼睛,仿佛随之一起封存的,还有自己的泪水与软弱。

    片刻之后,崔山擦干泪水,肃容整理,赫然变成了那个广颡丰颐的八贤王,只是顾盼之间,眼眸中更多了一丝锋锐,仿佛封存多年的宝剑出匣!

    “来人,传明性!”

    他走出花厅,来到议事厅内,扶椅端坐。

    “贫道拜见安王殿下!”

    安王,才是崔山真正的封号,而明性老道抬头,见到崔山沉静非常的模样,却是心中大凜,一丝不安萦绕在心底。

    “你们日前所说之事,孤允了!”崔山道:“只是此事安排至最后,还差一个人!”

    “请殿下放心!”明性听到这里,却是来了精神:“虽然那人无法拉拢,但关键时刻,我可刺杀之!”

    “既然如此,你下去速办!事成之后,孤割三郡以谢!”崔山闭上眼睛。

    “遵命!”

    明性老道再次行礼,退出王府,突然长出口气,又是自失一笑:“八贤王果然还有党羽班底,这王府,比之前兵气更重了。”

    想了想,他叫了一辆马车,回到城西一处道观。

    此时大雪皑皑,来观赏雪梅的人甚多,老道混杂在其中,毫不起眼,片刻便消失了踪影。

    等到再出现时,已经是一处山洞之内。

    他掏出一面青铜古镜,这镜子巴掌大小,周围有着一圈神秘的篆文,乃是上古异宝,能千里传信。

    可惜,到如今,反而一面都制作不出来了。

    明性老道捻起三根线香,点燃了插在地上,让青烟升腾,没入青铜镜内,自己则是盘膝而坐,念咒掐诀。

    片刻后,他眼睛一亮,向着光滑的镜面一点:“疾!”

    原本的镜面一阵模糊,现出一个人影,赫然是正阳道主!

    “启禀道主,八贤王已经同意了我们的条件,约定政变!”明性老道将事情细细说了,又有些迟疑:“此人今日见了,却是龙气勃发,虽然此事可成,但也是给北燕竖一大敌,何不乱其气数,让庆国内战?”

    “不可!”正阳道主脸色苍白,唯有眼神十分明亮:“之所以要迅速发作,让崔放下台,是因为这些时日,我道在北燕的据点接连暴露,特别是三雄商会中,竟然发现了大夏的神主牌……我怀疑庆君已经起了疑心,大夏实力未曾恢复,不宜现在就现于人前!”

    “更何况……一个分裂的庆国,胡人南下就太过轻易了,与我们的大计不符!”

    明性老道恍然大悟,肃穆拜下:“道主说的是!”

    若是从北燕的利益而言,让庆国内乱,一分为二,开启内战,是最好不过。

    但北燕的利益,并非是大夏的利益!

    大夏龙庭想要暗中复国,就不能就将胡人喂得太肥,一个适当削弱,却能令胡人狠狠流血的庆国,才是其需求!

    明性又关切问着:“道主身体如何?”

    “黑山一战,大损元气,但也不是没有新的领悟,我需要闭一段死关!或许出来之后,便可海阔天空!”

    正阳道主说着。

    明性听了,登时心中欢喜。

    这扶龙庭不是大成就是大败,更何况为了利用北燕,也是免得对方起疑心,明元道主甚至主动接了北燕的国师之位!

    双方气运纠缠,不是说抽身就能抽身的。

    若是北燕落败,正阳道也会凄惨无比,奈何偏偏在计划中,北燕也是弃子!

    而这一切,都需要一个破局之人,那便是正阳道主!

    只要突破传说中的雷劫不灭之境,连老天都劈不死,又何惧龙气反噬?

    看道主此时信心,显然已经摸到眉目,明性不由大喜,简直是眉飞色舞:“我道气运,便拜托道主了!”

    “嗯,你在那边,一切也要多加注意!”正阳道主丝毫没有考虑自身,反而牵挂起庆国的局势:“政变之事太过重大,若我没有受伤,必亲自前来主持,你要把握好分寸!”

    “请道主放心,我就是舍了这条性命,也会刺杀了那赵鲲!”

    此人乃是王宫御前侍卫统领,对崔放忠心耿耿,绝无收买与渗透拉拢的可能。

    “除此之外,八贤王还有一张底牌,乃是宇文家!”正阳道主提点道。

    宇文家世代将门,多出名将大将,比如之前与段玉有过一面之缘的宇文商!

    可以说,此家最少能代表军方两成态度!

    更关键的是,当代家主宇文敌,还负责庆都的城防!

    听到这个消息,纵然明性都是大吃一惊:“那八贤王,竟然还有如此一张底牌?”

    “此人能力还是有着,否则的话,又怎么能令庆国国君忌惮,甚至起了杀心呢?只是若不得大势,宇文家也不会冒险为八贤王火中取栗,我们便给他这个大势!”

    正阳道主笑道。

    “如此,可有六成把握!”明性点头,历来政变都是死中求活,一成两成都要一拼,六成绝对是老天都在帮忙了。

    “你把握住这一点,我很放心,只是近来天机混变,一定要小心!”

    正阳道主神色肃穆。

    自从当日发现天机变数以来,虽然自己这方战战兢兢,出其不意,效果看似极佳,但动作太多,也露出了不少破绽。

    好在只要这次行动成功,又可以将一切掩饰下来,继续默默潜伏。

    “还有一事,那个段玉在城中大肆破坏,抓了我们好几个探子!”

    “此子……有些奇怪!连赤光道友都陨落其手,虽然大部分是神宵雷符之功,但本身气运根基也必非同小可,此时更托庇于庆国龙气之下,你万不可现在去对付他,只等政变完成,崔山上位,杀之如杀一狗!”

    “我明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此时最重要的还是镇之以静!”

    明性老道颌首。

    “不错……等我突破之后,所有因果,皆由我一一承担!”

    正阳道主身影渐渐模糊,终是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