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十八章 白毫山(求订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驾!”

    官道之上,几骑快马飞驰,两边景物飞快后退。

    在道路尽头,慢慢浮现出一个城镇的轮廓,不断变大,四周连田阡陌,屋舍林立,显然是一处富足所在。

    “到了,白毫镇!”

    在城门之前,段玉下马,望着这个不逊色普通县城的‘村镇’,还有远处的巨大山峦,不由有些缅怀之色。

    “那便是白毫山么?”

    秦飞鱼远远望去,就见一座山峦连绵起伏,虽不是很高,但山上一片白雪皑皑,很有几分清幽的味道。

    “这白毫山上特产一种白毫木,乃是白毫道兵锻炼之时必不可少的辅助材料……而这白毫山附近二十万亩良田,在庆国立国之时,就赐给了白毫山道脉,所以说此地此镇,都是白毫山的私领!这城中与附近的农民,也都是白毫山的私民!是以只能称镇,不能称城!”

    段玉扬鞭,指着白毫山为秦飞鱼介绍:“除此之外,这白毫山还有一重神异,那就是不论从哪个方向,若是抬头你能看到白毫之顶,就代表你处于它的私领之中,一旦看不见,就代表出了它的范围!”

    “二十万亩?”秦飞鱼眨了眨眼睛:“这只是田亩,而山林之地起码还要多出三四倍,如此便是一个小县了?居然割一县为封地?纵然国公也不及吧?”

    “国公?”段玉嗤笑一声:“赐田万亩便是顶天了,至于割据一县,是想要造反么?不过你也不用流口水,南方那些封君,哪一个不是坐拥一县乃至数县之地?形同割据?”

    此世一千五百亩地,按段玉记忆中换算过来,大概是一平方公里的样子。

    二十万亩地,便是一百三十多平方公里,这还是农田,此处是山区,丘陵丛林众多,还有城镇、农村、道路……林林总总,比田亩多出三倍,便是接近六百平方公里!

    算起来,的确就是一县之地!

    而在一个成熟的大一统王朝当中,任何勋贵爵位,都不可能获得一县之地的实封,除非想要叛乱。

    庆国无疑是那种最欣赏中央集权的国家,对国内不稳力量的监控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地步。

    白毫山在此种环境下,还能做到这点,不仅是本身实力非同小可,更是因为与庆国王室关系密切。

    据说当年那位庆国的开国之君,便是得了白毫山辅助,才能在大夏尸体上建立起这个国度,起事之时就承诺过割白毫山相赠!

    “啧啧,这么大一块封地,那白毫山简直是土皇帝一般了!”

    秦飞鱼赞叹连连。

    段玉笑道:“这是自然,作为白毫山直属,这些封地之民不仅每代都可以去道山检测资质,纵然不能修道,也可以去参选道兵,总之相比其它地方多了一条出路,遇到大灾白毫山也会赈济,算是过得不错了!”

    毕竟是自家的封地与子民,任何领主都会用心对待的,不必多说。

    “道兵?”

    秦飞鱼舔了舔嘴唇,显然侧重点不同:“也不知道比起饕餮精兵如何?”

    “哈哈……那自然是要逊色数筹的,毕竟是道门私兵,但比普通军中精锐又要强上数分了,更因为体质特异,十分容易接受道法加持,是以称道兵!”

    普通兵马一旦上了规模,肯定有着铁血煞气,抵消一切神通。

    而道兵便是尽量削弱此种抗性,当然,只是针对白毫山独门道法而言,以道兵配合道法,倒也十分犀利。

    只是此种道兵,遇上真正兵家猛人教导出来的铁血精兵,还是要相形见绌。

    ‘未来战争升级,普通兵卒都几乎无用,唯有道兵与精兵才是正途啊……倒是上次瘟神道人传承的五毒精兵,居然不是道兵,而是真正的兵家法门,显然那些上古宗派看不上道兵这种四不像,一上手就按最正宗的来。’

    段玉思索着,又道:“只是这道兵虽然消耗小于精兵,但比御龙军都精锐,也是耗费甚大,这白毫山有着封地,又有全国各处的道观供奉,也就养了一千五百左右……不要小看他们,至少与你之前上司陈策统帅的饕餮营拼个两败俱伤,还是没有什么问题!”

    “嘶……”

    秦飞鱼一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他之前可是亲眼见过大都督饕餮营神威的,虽然是夜袭,但以百余之数,能搅动数万大军军营,神勇无匹。

    而这一支道兵,竟然能与其两败俱伤?

    虽然是一千五打一百,但也十分吓人了。

    “我说的,是你们陈策都督亲自出战,还要算上饕餮神甲的情况……若是没有此物助阵,一百饕餮营必然全灭!”段玉想了想,又补充了句。

    “好吧,是我井底之蛙了……”秦飞鱼苦笑了下,又有些好奇:“大哥你似乎对白毫山非常熟悉?”

    特别是这道兵数量,不是中高层简直不可能知道。

    “神捕司中看的资料而已,并且,你知道我们为何来这里?”段玉打了个哈哈掩护过去,转移话题道。

    “这……我也很奇怪……”

    之前段玉一直带着秦飞鱼在庆都掀起腥风血雨,凶名简直到了能止小儿夜啼的地步,但忽然间偃旗息鼓,又奔驰数百里外,实在令他有些不解。

    “很简单……我从被抄的那几家官员家中看到了线索,觉得与此地有关,特来查案!”

    段玉一本正经地道:“你们觉得呢?”

    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李如桂与秦飞鱼的副手。

    虽然有王命令牌,但也不能将御龙军调出庆都范围,是以单骑快马而来,但这两个货色,却是死缠烂打,或者说忠心耿耿地跟来,让段玉心里冷笑不已。

    ‘我之前所做虽然疯狂,但说白了,我是官,商人是民,还是贱民!抄了也就抄了,虽然动了一些权贵的利益蛋糕,但还不至于让他们穷追猛打,不值得!’

    ‘但之后却是又抄了几家官员,甚至还有一名御史!嘿嘿……这恐怕是将天都捅破了吧?虽然以寻找线索的名义外出,但恐怕没有几日,立即就会有着带了圣旨的天使前来拿我……不过,这次出来,我就没打算再回去!’

    只是,纵然段玉,猜测也会有着失误的时候。

    不要说是他,即使正阳道主这等天师,也不敢说算尽天机。

    因此,他就不知道崔山已经准备背水一搏。

    但是,知道庆都对自己而言是龙潭虎穴,难道还要回去乖乖当刀?

    ‘已经将大夏那只幕后黑手牵扯出来一些,接下来就看庆国行人司与神捕司的本事了……至于我?’

    段玉望着白毫山,笑容满面。

    正阳道与那幕后黑手实在对付不得,至少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硬抗的。

    那么自己仇家再细细数数,似乎也就只剩这里的一些了呢。

    ‘这里的事情也做完之后,立即抽身而退,庆国的事便与我没有关系了!’

    至于国君之恩?国家气运付出的因果?

    呵呵!自己出生入死,屡破大案,草原中灭杀天师,庆都中查抄诸多北燕奸细,难道还不够偿还?

    “走吧!我们上山!”

    段玉望着白毫山景色,幽幽一叹。

    前世恩仇,终于到了一并清算的时候!

    ……

    一行人刚到白毫山脚,山顶便似有了发现,一行道人飞快下山,排列两边。

    “恭迎段银章!”

    丹诚道人大步踏出,亲自前来迎接,显然极给段玉面子。

    “见过道长,不知掌教真人身体可好?”

    段玉见礼,看到跟在丹诚身后的于静白与静风道人,不由又是一笑。

    “虽然道基受损,但性命无碍,只是还无法下榻!”

    丹诚道人叹息一声,将段玉迎上台阶,由正门而入。

    这礼仪是道脉中的大开山门,极为隆重了。

    石质的台阶两边覆盖着积雪,但中间已经被提前扫清,现出青苔的颜色,古意盎然。

    纵然是秦飞鱼这种武夫,一路拾着台阶而上,见着两旁清幽的景色,也不由有些物我两忘的脱俗之念。

    “过了半山亭,就是仙人飞瀑,还有十里白毫林……可惜,若是段银章春秋两季前来,就可见得白毫飘飞的盛景了!”

    丹诚道人亲自作陪,意有所指地道:“对了,还未请教段银章为何至此?”

    “哦!我奉国君命追查奸细,在庆都中抄了几家,有证据指向这里,前来看看!”段玉毫不掩饰地说着。

    听到这个,几个随侍的低辈弟子顿时脸色涨红。

    段玉此言,简直是直指他们白毫山为藏污纳垢之地!

    若不是丹诚压着,几乎立即就要口出不逊!

    “这样么?”

    丹诚一怔,旋即想到了丹朱,眼眸一黯:“此事重大,待老道为你引见掌教真人!”

    “多谢!”

    段玉行礼,又似好奇地问着:“贵门还未推举出新任山主么?”

    前任山主成了废人,自然坐不稳位置,必须退位让贤。

    “这个……唉,俱是家丑啊!”

    丹诚道人带着苦笑,将段玉迎上白毫山主殿。

    远远望去,这是一片恢宏的道宫,占地连亩,清气缭绕。

    过了一扇石门,便到了大殿,供奉的神祗却是白毫山开派祖师——白毫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