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九十九章 交易(1400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咳咳……段银章有礼!”

    绕过大殿之后,段玉便见到了白毫山主,丹心真人。

    只是此时这位游神御气大高手的模样,反而让段玉吓了一跳——形销骨立、气血两亏、满头白发,还不是那种银白,而是带着一种干黄的枯萎之白。

    很显然,在之前的大战中,这位真人损失了太多的道基,甚至是寿元!

    按照段玉的眼光,此人还能再活一年,都是老天保佑了。

    “掌教真人,您大病在身,正要修养,怎么起来了?”

    丹诚道人见到丹心一身道袍,盘坐在蒲团上,不由上前,将段玉的来意禀告了一遍。

    “追索北燕奸细?”

    丹心真人听了,眼睛一亮,旋即摇头:“老朽无能,竟不知本道祖庭已经被渗透至此种地步……而那些串联的长老,也未必都是叛道,有的只是单纯地认为我无法胜任山主之位罢了。”

    “这我当然知道!”

    段玉直接找了个蒲团盘膝而坐,一副要长谈的样子,向后摆摆手。

    秦飞鱼见此,只能翻了个白眼,由丹诚道人领着外出开席赴宴。

    一时间,大殿之内一片寂静。

    丹心道人见此,昏暗的目中却是忽然放出一丝精芒来,颤颤巍巍地从袖中取出一道黄色纸符。

    啪!

    这纸符落地,立即化为一道流光,没入青砖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段玉立即感觉以此符为中心,整个大殿都变得不同起来,有些类似神祗法域,又似是而非:“道域?”

    “正是道域!”丹心微笑道:“这殿内有着历代祖师加持的禁法,一旦启动,甚至能一定程度内蒙蔽天机,阴间福地的祖师也会为我们巡视,可保无虞,银章可有话想对我说?”

    “山主痛快!”

    段玉见到此人虽然修为尽废,但隐约之间,还是有着身为十大道脉之一道主的气魄,不由暗赞:“段某今日来此,却是为了做一笔交易!”

    “哦?什么交易?”丹心道人郑重问着。

    “我要白毫山!”

    段玉飞快道:“我要你们为我效力!我要起码十个道人为我麾下!我还要白毫道兵的统领权!”

    “你……莫不是疯了?”

    丹心道人绝对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养气功夫,但此时也是毫无形象地嘴巴张开,几乎可以吞下一个鸭蛋:“你要造反么?”

    无论如何,白毫山还是支持庆国的,这从庆国那位开国之君之时便如此了。

    “山主不妨听我说完!”段玉平静道:“作为回报……我可以保住白毫山道统不灭!”

    “保我道道统不灭?”

    丹心道人的表情十分奇怪,竟然没有立即怒发冲冠,将段玉这个狂徒打出去。

    “看来山主也有预感……草原一役,正阳道联手神宵门,勾结安王,陷上元天师于死地!狼子野心已经昭然若揭!下一步,只怕便是颠覆白毫山道统了!”

    段玉沉声道:“或许山主以为,正阳道与北燕只是欲扶持一个傀儡,满足于庆国称臣纳贡,但胡人欲壑难填,下一步必是一统草原,以草原广阔,能出控弦之士数十万,难道还不足以灭亡庆国?到时候,白毫山如何自处?”

    “段公子你,到底属于何方?”

    丹心道人望着段玉,忽然问着。

    “我就代表我自己!”段玉肯定回答。

    之所以不提大夏之事,是因为完全没有什么意义,纵然有些蛛丝马迹露出,但还要细细追查下去,才能有着确凿证据。

    “这些话,若是给国君知道,恐怕他会立即诛你九族!”丹心道人沉默良久,苦笑说着。

    “那山主以为如何?”段玉执着问道。

    “不可能!就凭你未曾突破元神的修为,何以说如此大话?保我道统,你以为你是天师?还是雷劫不灭?”

    丹心道人连连摇头。

    “也罢!”

    段玉之前说的要白毫山效劳的大话,本来就没有多少成功的希望,之所以如此,不过是先声夺人罢了,见此立即促狭一笑:“如此看来,山主你是认同我关于北燕与草原的推论了,而草原一统,必南下灭庆!”

    “……”

    殿堂内陷入一阵漫长的沉默。

    不知道过去多久,丹心道人才长出口气:“若是一日之前,老道都要将你这个无君无忠的家伙打出去,顺带往庆都狠狠告上一状!但此时么……”

    他苦笑着,递过一份情报:“你看看!”

    “北燕已经全面动员,出兵草原了?”段玉看到了,却是丝毫都不惊讶。

    拼着正阳道主重创、一个天师陨落的代价,可不是为了给巴图坐稳可汗位子的。

    不趁着这时摘果子,反而给巴图稳定了势力,那就是真正的愚蠢。

    “虽然庆国与我道被渗透得仿佛一个筛子,但我白毫山在北燕也是有着不少人手的,至少消息还能传回来……”

    丹心摇头:“局势糜烂至此,老道现在只希望那位巴图可汗能英明神武一点了……至于你小子,也不要提出什么异想天开的主意,我白毫山诸道,更不会放弃这祖业!”

    说到最后,他身上竟然有着一股凛然死节之气,令段玉不由默然。

    “好吧……真正的交易是,我来为你们白毫山扫清叛徒!而作为回报,我要几个道人随我离开!算是我客卿也好,辅佐我也好!总之要为我效力!除此之外,你也要利用白毫山在庆国的势力,给我提供一些方便,并非篡逆谋反什么的,只是给我打通几条路子而已!”他深吸口气,说出真实目的。

    “你知道奸细名单?”丹心道人眼睛一亮:“离开?去何处?”

    “反正就是离开白毫山,离开庆国,天下之大,哪里不可去?虽然我猜白毫山此等大道脉,肯定有着火尽薪传的计划,但加我这么一条路子,岂不是更多几分希望?放心,元神之上的,我一个都不要,并且人数不超过十个!”

    “你这话,说得好像我白毫山覆灭就在倾刻一样!”当代白毫山主翻了个白眼:“但是……成交!”

    ……

    夜幕渐渐降临。

    这一夜,不论何处,都注定不会平静。

    静室之内,正在盘膝而坐的段玉忽然一怔,灵识内视。

    只见在识海之中,石印之上,一层漆黑如墨、带着丝丝血红的劫云,忽然一下炸开,将整个石印笼罩。

    道印轰鸣,一种不安的感觉,顿时蔓延全身。

    “避劫秘法,还是失效了么?”

    见到这一幕,段玉长叹口气:“莫非是这些时日在庆都中做得太过,吸引来新的劫气,打破了平衡?”

    这些黑红之气,便是灾祸之气,或者更干脆的说——厄运!

    一旦爆发出来,代表着自己肯定有灾劫来临。

    若是前几日就爆发出来,在庆都中搅风搅雨就未必有那么顺利,甚至说不定立即就会祸及自身!

    “这些灾劫之气,绝大部分都是瘟神道人传承所沾惹,还有一小部分,是我自己惹来的……如此说来,我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篆刻师之法,当真神奇!”

    真正劫难到来,甚至能迷惑修行者的心志,令他们做出种种后悔莫及的事来。

    但自己不同!

    在劫气爆发的一瞬间,石印就有示警,令自己灵识没有被迷惑,这就占了一重先机,很多时候,此便是生与死的差距!

    “此时我在白毫山上,灾难来源也就相对固定,这个老天还不至于直接落雷或者陨石砸我……那便是白毫山上的叛徒要出手了?或许还勾结了正阳道?我可是知道,白毫山不止一个游神御气的高手呢,那些上字辈的高手中,就还有一个上德,乃是地煞真人,只是犯过大错,不能为掌门,但支持一个丹字辈的上位,却有很大影响力!”

    “我今日与掌教交易,虽然内容没有外泄,但或许还是引起了警惕,让他们提前动手?”

    段玉脸上露出一丝狞笑:“劫运缠身,避无可避,看来是得多杀几个,以应杀劫了。”

    ……

    庆都。

    原本寂静的夜幕中,忽然多出一朵朵明黄色的火焰,宛若菊花一般,不断绽放。

    放眼望去,大量甲士洪流组成了长龙,向着宫门扑去。

    喊杀声、喧哗声、顿时萦绕在王宫之上。

    “咳咳……出了何事!”

    崔放刚刚睡下,此时披衣而起,望着不远处的火光,脸色铁青,猛地咳嗽起来。

    “陛下……有叛军入城,正在攻打宫门,御前侍卫统领赵鲲正在抵抗,请速速移驾!”康为疾步而来,脸上多了几丝坚毅的神采。

    “是我那个八弟么?宇文敌,已经叛了寡人!”

    崔放又猛地咳嗽了几声,白绢上一片暗红。

    轰隆!

    忽然间,又是几声巨响传来,王宫震动,令崔放立足不稳,跌倒在地。

    “报……”

    一个御前侍卫满脸是血,屁滚尿流地跑来:“启禀陛下,有道人以符箭刺杀,赵统领身亡……叛军已经攻陷了宫门!”

    “符箭?十大道脉?”

    崔放此时,反而镇定下来,爬起身,整理着衣冠:“来人!给寡人更衣!”

    君子死而冠不免,何况国君乎?

    此时的崔放,已经有了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