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零二章 局势(求月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先杀了领头人,最大的保护伞都被打掉,接下来的调查阻力自然大大减小。

    但是,要是没有证据就先如此做,肯定要弄得天怒人怨,换成其他人,没有段玉的前世先知当金手指,八成是不敢下手的。

    甚至纵然成功了,也会留下不好的印象,日后惹来祸患。

    但段玉早就下定决心,打破一切瓶瓶罐罐,将能够得着的敌人杀尽,然后再潜逃出国!

    因此,什么过界、打破潜规则什么的,根本毫不顾忌。

    “没有证据,你就先杀人?还形神俱灭?”

    上德真人怒目而视,手指都在颤抖:“庆国刑律,哪条容你如此胡来?”

    “上德老道,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染坊了?”

    段玉冷笑:“若你不服,那与本官来一场生死战如何?”

    这老道前世虽然最终还是没有投敌,但行事糊涂,被那几个奸徒利用,也没做啥好事,段玉看他不顺眼很久了。

    “……”

    上德老道气势一滞。

    他敢与段玉生死战么?

    若是敢的话,为何连肉身都不敢带到对方面前?

    很显然,他心里怕了!怕了这个邪异的小子。

    “咳咳……师叔莫急!这位段银章有一句很对,清者自清,北燕奸细之事事关重大,就好好查一查便是!”

    丹心咳嗽两声,面露坚毅之色:“我已命道兵封锁白毫山,接下来,便请几个老成持重的人去主持审问搜查,师叔你从旁监督,如何?”

    “若是没有证据,掌教预备如何?”上德老道望着段玉,目中露出一丝凶光。

    “犯吾道者,死!!!”丹心道人眼皮都不眨一下:“纵然是朝廷命官,有着钦差身份,也必杀之!”

    段玉缩了缩脖子,很清晰地感应到,丹心的杀气不是假的。

    “善!一言为定!”

    上德真人气哼哼地答应下来。

    既然上层都统一了意见,接下来自然是搜查各处,并抓捕丹桂、丹羽的弟子严加审问。

    原本上德真人还是胸有成竹,等着看段玉的笑话。

    但等到丹羽真人的大弟子带着他儿子潜逃,被白毫道兵抓住的消息传来,上德脸上的表情就十分精彩了。

    一阵红、一阵紫、简直可以开个染料铺。

    特别是以元神之身,能发出这么多形象生动的表情,足见此老功底深厚精湛啊!

    ……

    半夜过去。

    朝霞遍布,旭日东升。

    段玉来到天师殿门口,习惯性地对着紫气吐纳。

    其旁若无人的模样,似乎根本就没有将其余人放在眼里。

    “段小友用功不辍,真是佩服!”

    丹心道人屏退周围人,来到段玉身边,忽然压低声音一笑:“我也要多谢你啦,想不到你是用这种办法,扫灭白毫山之蛀虫!”

    昨夜搜寻,自然大有收获。

    特别是从丹羽的大弟子与他亲儿子那里,所获得的黑材料差点没让上德真人找条地缝钻进去。

    既然确定丹羽、丹桂都是叛道之徒,对段玉的所谓‘问罪’云云,也就无从说起了。

    只是众道人见到段玉之时,还是难免感觉脸上无光,浑身不自在,甚至依旧仇视的也大有人在。

    不过此等蝼蚁注目,段玉从来没有放在心上就是了。

    “这是我们交易内容之一,不必客气!”

    段玉微微一笑,能扫荡白毫山魑魅魍魉,也是他所愿。

    至于北燕大敌,还有那幕后黑手,要对付起来就当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了。

    “论起来,段银章是散修,不知道师从何人?”

    丹心道人忽然笑道:“能以正六品官身突破元神,简直百年难得一见!特别是昨夜那徒手抓飞剑的本事,似乎有几分道域之威呢!”

    所谓的‘道域’,其实就是一种力场、或者说阵法。

    唯有在十大道脉这等根基之地,经过数代人的布置,加持禁法,或许才能完成。

    段玉昨夜施展三转铜印,不过是略微有着几分道域之威,距离正版货色还差得老远。

    但这丹心道人眼神毒辣,一下就看了出来。

    “我师父么?”段玉笑了笑:“他没有告诉我姓名,至于道域,那是何物?”

    竟然直接一推二五六,彻底装傻。

    “呵呵……难得糊涂,也好!”

    丹心沉默一阵,旋即说着:“丹羽、丹桂伏法之后,丹诚道人可为下代白毫山之主!我跟他商量了下,准备派静风与静白辅助你,你意下如何?”

    “什么?”

    这个消息却真是非同小可。

    静风与静白都是核心弟子,现在派给段玉,显然是丹心道人对段玉评价又上升几分,开始加注。

    而段玉最为吃惊的,还是丹诚道人此举简直形同托孤!

    看起来,当真是十分不看好白毫山的前途。但饶是如此,却仍旧决意与白毫山共存亡。

    段玉深吸口气,明白这便是那位老人的最终选择,任何世界上,都是既有着奸猾之辈,也有着烈士。

    前世如此,今世亦然!

    “静风与静白两位道友修为精湛,可为良师益友,多谢掌教真人!”因此,沉默片刻之后,段玉便向丹心一礼。

    “至于出国路线,还有东陈诸事,我都交给了静风与静白,你跟他们说便可!”

    这也是之前约定之一,借助白毫山势力,为段玉彻底打通逃亡路线。

    说到这个,丹心真人望向段玉的目光就充满奇异了:“话说……段银章莫非你早就知道昨夜庆都之事?才有意出奔?”

    “昨夜庆都,发生了何事?”段玉一脸‘迷惘’,心里却有了些猜测。

    见到他此种表情,丹心真人不由一声长叹:“昨夜……安王崔山政变,于宫内弑君登基,据说杀尽崔放妃子儿女,斩草除根,血染王宫,可谓长刀之夜!”

    “这个……我实是不知!”段玉苦笑道:“若是早知,肯定会提醒国君,我昨日欲走,是为避胡人,而非安王!”

    “或是如此!”

    丹心老道似是信了,又似是不信:“但你能及时抽身而退,不是大智慧,便是有大气运啊!”

    “大气运?”

    段玉面色有些古怪,不过自己穿越一次,重生一次,不是天大的气运又是什么?

    沉吟片刻后,又问着:“山主准备如何处理这后续?难道真的让崔山登基为庆王?”

    崔山与白毫山之间,可是有着杀害上元天师的血海深仇啊!

    更何况,此人与北燕不清不楚,有叛国之嫌。

    当然,当崔山升格成为庆国国君之后,什么‘叛国’的指责都是笑话了,人家是一国之君,庆国都是他的,可以光明正大地卖国!

    “这个……唉……我之前听道友指点江山,推演大势,还以为都是癔想,但现在看来,反倒是老道鼠目寸光了。”

    丹心真人苦笑:“但无论如何,崔山如果做了庆君,或许会有所转变?”

    正是因为成了庆国之君,再卖起国来,卖的就是自己的利益了。

    更何况,纵然胡人南下,文武都可降,难道身为一国之君的崔山还能投降?

    所谓屁股决定脑袋,便是这个道理。

    到了新的位置后,崔山的想法肯定会有些变化。

    而段玉听到这个,只能在心底翻着白眼了。

    ‘若我所料不错,那只幕后黑手,也是如此打算,让庆国大大消耗胡人的精锐与血性,纵然庆国被灭,也能从容从南方起兵,一统中原……如此看来,那个高冈若是在北方起事,也只不过是一支弃子罢了。’

    他不由想到那个落魄中年。

    按照对方原本的命运轨迹,应该就这么一直默默潜伏着,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而遇到段玉之后,天机混淆,命运便有了逆转,但也只不过是从一介布衣混成了‘为王先驱’而已!

    ‘或许也不是简单的送死,而是吸引火力,又或者分散投资,毕竟天下争龙,有哪个敢拍着胸脯保证必成?总得留一两个保险,方便东山再起才是……’

    一念至此,对于天下大势,又多了几分洞彻。

    “或许吧!”

    段玉苦笑着回答丹心真人之前的问题,原本他还指望白毫山推出一个金河郡王之类的家伙来与崔山打打擂台,纵然庆国分裂,也好过便宜了大夏那只幕后黑手。

    不过无论怎么看,白毫山诸道也不会喜欢这个提议。

    ‘或许之前静风请我在百珍园,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又或者,是八贤王动得太快,令人来不及反应!’

    原本白毫山知道崔山失德,外通北燕,肯定不欲再支持此人。

    但崔放身体不行又是事实,只能在其余弟弟中矮个子里拔高个,金河郡王便因此入了眼。

    只是想不到崔山竟然悍然发动叛乱,甚至已经成功登基,威慑天下。

    若是这时再推出金河郡王,那便只有打一场惨烈的内战了,而以段玉的猜测来看,胜率不超过三成。

    丹心道人自然不会如此之傻,之前种种,就只能一切略过不提了。

    “对了,还有一事,想要麻烦掌教真人!”

    段玉想了想,最后提出一个要求。

    “何事?”

    “我需要大量的青铜!”

    段玉深吸口气,望着苍茫大陆。

    这出奔之行,也未必一路平坦,必须增加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