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零五章 射杀(1700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实际上……陈策只是兵家第二重境界,不过靠着铠甲兵器之利,才能堪比第三重军气神通的大将!”

    马车之内,段玉侃侃而谈,颇有点评天下英雄的架势:“按照大陆上不成文的规定,只有兵家第三重者,才可称真正的名将!为何?因为兵家虽然武力强横,但真正强大的还是在于领军征战!一名拥有五千兵马的兵家一重,围杀一个单枪匹马的兵家高手,完全没有难度……”

    对于那些强行将道家境界与兵家境界相类比的人,段玉更是非常无语。

    明明就是不同的修炼道路,怎么可能还特意划出什么什么境界战力相当之类的规定?简直是搞笑。

    真正的高手,就是因时制宜、因地制宜,靠着累累功绩而证明。

    比如一个兵家一重,以武入道的高手与元神真人,单打独斗的情况下,近身则兵家必胜、拉远距离后元神肯定能将对方拖垮,而一旦兵家高手带上千军万马,那纵然游神御气,也只能落荒而逃。

    那些闻名遐迩的强者,就是准确知道自己的斤两,并且努力不在任何劣势情况下与敌人交手。

    放在大陆上,兵家第三重,能生军气神通,不论是撒豆成兵还是草木皆兵,虽然数量不可能超过一百,但也是意味着不论何时何地,都能叫出一队忠心耿耿的亲兵,有利于兵家大将发挥,这才是大陆上‘名将’的定义。

    “实际上……真正的名将,不仅要会练精兵,更要因势利导,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士卒归心,方能为帅!否则的话,纵然达到兵家第四重境界,降龙伏虎,也不过一个千人敌的无双勇将而已!”

    兵家第四重,是为降龙伏虎,有着龙虎大力。

    这时候的将领若披上重甲,简直就是一架人形的杀戮机器,可怕非常。

    饶是如此,也不过只是一个勇将格局罢了。

    更关键的是,纵然有着龙虎大力,也会疲倦,历史上就有着兵家四重的高手,被万人大军围困,鏖战三天三夜,终于力竭而亡的故事。

    “是以飞鱼你不仅兵家修炼不能落下,兵书更是要好好读读,最后可不能留落一个有勇无谋的下场!”

    段玉殷殷叮嘱。

    “我明白的,大哥!”

    秦飞鱼感动回答。

    看着他这样,段玉心里叹息一声,还有一句没说:‘只是若一条道走到黑,真正成就传说中的兵家至境——第五重刀枪不入,又是不同!完全可以以力破巧,一力降十会!’

    兵家第五重刀枪不入,就完全是肉身成圣一样的境界,身躯可怕无比,水火不侵、刀枪难伤,更兼力大无穷,从无耗竭之虞,可以说没有丝毫弱点。

    这样的一个人,纵然出动数万大军,也围攻不死,反而可能被对方一个人打崩溃!

    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哪怕兵书一字不懂,也是无双名将!甚至能以一人左右一国之兴衰!

    如此境界,与道家雷劫不灭、儒家耳顺神通一般,都是传说中的存在,令无数人向往。

    只是如今的云澜大陆上,兵家四重的高手虽然凤毛麟角,前世的段玉还偶有耳闻,但五重的神话之境,却是一次也没有听说过。

    段玉来此世之后,也知道因为非凡力量的存在,战争形式已经渐渐与异世不同。

    至少,领兵一方的大将必须有着一个武力准入的门槛,否则就极容易被刺杀,造成悲剧。

    因此,什么丝毫神通都没有的白衣书生领军,妙极迭出破敌什么的,就成了小说中的戏码。

    要不然就是这个书生出自儒家,还是修炼的儒将!

    望着如此的秦飞鱼,段玉忽然摸了摸下巴,感觉亲手打造出来一个名将,滋味也非常不错,不由问着:“你觉得饕餮战甲如何?虽然此甲配合饕餮精兵才是最佳,但光是拿来护身也很不错啊,还有那柄方天画戟,完全可以当枪来用!”

    秦飞鱼不由有些无语:“我修习的是龙蛇阴符经,日后纵然要练精兵,也是龙蛇精兵!”

    “未来的战争很精彩,多练几支精兵,有备无患么!”段玉笑了笑,不由想起日后。

    前世由于大夏幕后黑手的挑唆,整个大陆大乱,战争烈度也是不断升级。

    到了最后,普通军队已经几乎不堪使用,唯有精兵、道兵等精锐力量大放异彩。

    自己知道这个趋势,自然要顺势而行。

    “越说越离谱了……”

    于静白翻了个白眼:“不知道的,还以为饕餮战甲是你囊中之物呢!”

    “哈哈……说得也是,只是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啊!停下!”段玉命马车止住,望着前方的关隘。

    过了那里,就真正进入叶州范围。

    只是此时,段玉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会,忽然冷笑:“你们准备弃车,我去打个招呼!”

    “主公?”

    萧静风一怔。

    “放心,我没事,你们虽然作普通人打扮,但还是不要出手,以免被认出来,对白毫山不利!”

    段玉摆摆手,让秦飞鱼持着神风弓,背负箭囊,与自己来到关前。

    大雪飘飞,天地严寒,关隘上的守兵也不多,懒洋洋的。

    这座关卡位于两座大山中间,扼守要道,修建得足有五六丈高,常年驻扎八百守兵——关键时刻,利用地形狭窄,难以围攻的便利,抵挡十万大军数日都不成问题。

    “大哥?”

    望着段玉凝重的眼神,还有停下的脚步,秦飞鱼瞳孔一缩。

    段玉的脚步在关卡前停的十分有讲究,刚好在墙上弩箭的发射范围之外!

    如此作派,必是肯定此关有着敌意!

    “不用等了,此子狡猾非常,肯定已经看破!可惜……若是这一行进了关,那就如瓮中捉鳖了!”

    关隘之内,一人叹息一声,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大批护卫:“段玉……真是久违了!”

    他声音清越,朗朗而下,显然内功修为深湛,绝对是宗师之境。

    “原行人司镇抚使胡德?你又被重新启用了?”段玉一笑:“当日国君免你的职,当真是明见!果然投敌了。”

    “牙尖嘴利的小子,城下之人听着,奉新国君之命,巡城银章段玉草菅人命、罔顾国法、导致天怒人怨,现革除一切本职官品,就地格杀,株连三族!”

    这人果然就是胡德!他盯着段玉,眼角抽搐,怒火更甚。

    一朝天子一朝臣!

    当夜崔山血洗王宫,康为虽然是太监总管,但颇有气节,血战至最后一刻,骂贼而死。

    剩下的行人司司正刘念也是国君心腹,纵然想投敌崔山也不信任,更何况……当日查抄武云侯府的就是他,也没话好说,崔山登基第二日就将他跟一干前君铁杆开刀问斩,据说此人深遭崔山之恨,特命剐刑,割了九百九十九刀方死!

    而新君上位之后,自然要‘拨乱反正’。

    总体而言,就是进行一场清洗,像行人司这样的特务机构更是在所难免。

    好在崔放前些日子免去胡德的职务,反而帮了他的大忙,摘掉了前王党的帽子,再加上立即投靠效忠,得到重用,官复原职,并且负责捉拿要犯!

    对于闲赋在家的胡德而言,这当真是意外之喜。

    虽然正式的旨意还在路上,但通过飞鹰传讯,胡德又是行人司的老上司,被免职也没有多久,重掌权力毫无难度,立即张开大网,就等着段玉上钩。

    “话说权力是男人最好的良药,此言当真不假……你看胡德这精气神,中气十足的样,简直还能再干五十年!”

    段玉听着圣旨,挖了挖耳朵,对秦飞鱼道。

    被免官免职,论罪处死,早就在预料之中,丝毫不能令他心里起着波澜。

    至于其他人?秦飞鱼是他的死忠,萧静风与于静白也早早有了心理准备。

    而所谓的圣旨,一旦没有人遵行,那跟废纸也没有什么两样!

    “大哥可是要我们从山里走?”

    秦飞鱼看了看地形,虽然两边大山巍峨险峻,但对于他们这一帮人而言,当真跟平地也没有什么两样。

    只要弃了车马,绕行关隘,就是海阔天空。

    “当然,我可不想一个关卡一个关卡地打过去!”

    段玉耸了耸肩膀:“不过离开之前,还是要给他们一个教训,箭来!”

    转身之际,他猛地一扭腰,接过青铜符箭,将神风弓拉满,倏忽一放!

    咻!

    一道流星闪过,直取胡德!

    关隘上的胡德根本就没有想到有这一出,纵然宗师级别的反应,也根本来不及令他做出什么闪避动作,就被一箭贯穿。

    轰隆!

    下一刻,一团火焰炸开。

    不仅胡德尸骨无存,更牵连周围多名士兵,哪怕有着甲胄护身,也是残肢断臂齐飞,惨不忍睹。

    关隘上一片鬼哭狼嚎,秦飞鱼望着这一幕,嘴巴却是不由张大。

    如此威力的箭矢,若是多射几箭,这关岂不是要不战而降?

    他终于知道,自己大哥方才说的一个个关隘打过去,不是说笑,而是真的有着这个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