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零八章 计划(求订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西叶城。

    这是东陈西边的一座小城,因为临近庆国边界,偶尔有些商队经过,还算比较繁荣。

    不过此时正是大雪封山的冬季,整座城池都显得空旷了下来。

    城门口,守城的士兵懒洋洋地哈着白气,双眼不住往旁边的屋子瞥去,想着换班的时候去烤烤火盆。

    “这么冷的天,怎么可能有人来……”

    “但每天总有那么几个生意的,好歹也能收些钱,买点狗肉与老酒……你看,这不来了么?”

    一名士卒望着远方,笑了一声。

    果然,在阴沉森冷的天幕下,一个人影缓缓浮现,来到城门口。

    “入城费一个铜板,东陈与庆国的大铜钱皆可!”

    之所以这么说,是市面上还有一些私人铸造的劣钱,混着铅与其它杂质,按照市价,一般两枚甚至四五枚才能当一枚上好的铜钱使用。

    等到这人靠近,几个士卒不由眼神一凝。

    来者是一个翩翩少年,气度不凡,看穿着打扮也不是普通农夫,不由更加恭敬了几分。

    “这是一个铜钱,收好!”

    段玉老老实实地交钱入城,内心也松了口气。

    一般而言,到了这里,基本就可以确定安全了。

    哪怕陈策再怎么不甘,也不可能带兵侵入东陈国界,那无异开战!以此时崔山新上位,急需稳定的情况而言,基本不可能。

    而庆国的法律也管不到东陈这里,若只是犯了一些小罪,大可在东陈隐姓埋名地生活,只要不是跳得太欢,不太可能引起注意。

    当然,东陈之内,肯定也有庆国情报机关,如果是特别被国君惦记的目标,说不定还有刺杀之事。

    要真正安全,还是得去四夷之地。

    那里交通不便,纵然闹出什么大动静来,庆国也未必能立即反应。

    对于这个时代的普通庆国人而言,外出需要路引,或许一辈子都没有出过县。

    因此隔了一国,基本上就如同天堑,若是隔了数国,那简直跟两个世界也没有多少区别。

    段玉大摇大摆地走在东陈的街道上,来到一处院落之前,按照约定的暗号敲了敲门。

    “是谁?”

    从门内传来一个警惕的声音。

    “我!”

    段玉微微一笑,听到他的声音,大门一下拉开,现出秦飞鱼惊喜的脸庞:“大哥!”

    “大哥到了?”

    院子内,一个红色的倩影惊喜出来迎接,是叶知鱼。

    郭百忍、萧静风、于静白几个站在院落中,见着这三兄妹重逢的一幕,也是嘴角含笑。

    “帮主来了?”

    除此之外,还有前院汇聚的十几人,也一股脑地涌来,拜倒在地:“见过帮主!”

    “姜宝、杨彩、程金……”

    段玉一个个地点名。

    这些都是锦鲤帮中的老人,这次竟然愿意举家投奔,乃是绝对的铁杆。

    “既然你们跟我来了东陈,日后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们!劳烦你们家眷大冬天的还要迁移,每家再多发一百两的安家费,除此之外,百忍,准备开宴!”

    段玉笑嘻嘻地吩咐着。

    “请主公放心,自从庆国搬迁来几户之后,我就买了几头猪……”郭百忍略一欠身,说着。

    “善!”

    段玉带着秦飞鱼、叶知鱼一行进入大厅,忙前忙后地开宴。

    很快,大盆大盆的猪肉与蔬菜就被端上桌,虽然比较粗糙,但十分扎实,香气扑鼻。

    酒是老酒,味道纯正,用热水烫着,正好供众人暖身。

    一场宴席下来,宾主尽欢,当场醉倒了不少。

    段玉又叫来仆妇,也是跟这些人来的家眷,一一扶了下去,好生照顾。

    他自己则是脸颊微红,略有些醺醺然之感,起身之后,功法一运,立即又是神采奕奕。

    “你们跟我来,静风与静白也来吧,都不是外人!”

    这时,就将几人叫到另外一个小间中。

    “日后大家都要同舟共济,先互相见过,这两位是白毫山的静风、静白道长,我们这次能全身而退,多亏他们相助!”

    段玉径自坐了,给诸人介绍。

    这其中,秦飞鱼与叶知鱼义结金兰,又是从小跟到大的铁杆。

    郭百忍虽然后来加入,但这些时日也渐渐归心。

    最后的萧静风与于静白,就有些客卿的味道,但也没有什么大碍。

    日后再从跟着来的这几户中选些精明强干之人加入,就是核心班底了。

    “见过两位道长!”叶知鱼与郭百忍当即行礼。

    “不敢不敢……”

    萧静风憨厚笑着,双手乱摇,于静白一双妙目却是盯着叶知鱼,有些好奇之色。

    “好了,既然在座都是自己人,那就把话说开,盘算一下我现在的家底吧!”段玉直接进入正题。

    实际上,这才是最重要之事。

    纵然修仙之人,也需要人间烟火供养,更不用说他这个大帮之主了。

    自从被革职之后,他头上份量最重的,或者说统摄众人的名分,似乎也就是锦鲤帮帮主了。

    “遵命!”

    叶知鱼与郭百忍对视一眼,还是郭百忍出列说着:“锦鲤帮方面,原本愿意跟我们出来的有着十户,后来有着减员,又变成了九户,共计二十一人!”

    毕竟收了人家的精壮劳力当打手,那对方的妻子儿女等家眷,肯定也得收下。

    幸好锦鲤帮以孤儿居多,总算没有多少老人累赘。

    二十一个,再加上自己在内的六人,就是一个二十七人的小团体,不多不少,在东陈境内流动也不会遭到注意。

    只是,还得有个名目,比如商队就很不错。

    段玉默默思索着,又问着:“银钱呢?还能支撑多久?”

    “这个请大人放心,虽然上次银钱不足,但前来东陈之后,属下就慢慢将上次大人交托的一些珍宝出手,目前有现银一万余两……”

    一万两,真的很多了,光是这点人坐吃山空的话,恐怕都够花数十年。

    按照中原平均的粮价,一石粮食大概是一两银子左右。这里的‘石’是容积单位,相当于一百斤,一百斤粮食,大致可供一个成年人三月所需。

    当然,一个人不可能只吃粮食,还得有着其它需求。

    但再怎么说,若段玉不准备大手大脚地花钱,数年之内,肯定无虞。

    只是……这是普通人。

    而非凡者要修炼,需要消耗的材料就十分可怖了。

    别的不说,若是段玉要再开炉炼一次五行丹,这一万两全塞进去都不够。

    “嗯,做得不错,我这里还有一笔银钱,只是已经换了庆国的银票,还要劳烦白毫山的渠道换成东陈的。”

    段玉对秦飞鱼点点头,后者立即拿出一叠银票,交给萧静风。

    “嘶……”

    接过之后,萧静风顿时瞪大眼睛,惊讶这么庞大的数目。

    段玉却是笑而不语,他首先继承了当年瘟神道人的遗产,除此之外,在庆都中几次杀人抄家,按照潜规则,怎么也少不了领头者一份。

    并且他也早有逃走的打算,是以在庆都之时就将粗苯财物换成银票,如此积累下来,当然是肥的流油。

    “这个……白毫山的商队可以吃下,但需要一月,并且其中一成为耗费!”盘算了下后,萧静风肯定回答。

    这还是他师尊成了白毫山山主,给了他相应权限的缘故。

    否则的话,根本就调换不过来。

    古代国与国之间的金融互汇,又岂是这么简单?不是真正有大实力的商家,根本接不下来。

    不过好在白毫山组建的商队,还是有着这个实力。

    “如此甚好……”

    洗钱只收一成手续费,已经很良心了,甚至是吐血大放送,段玉自然没有什么不满。

    “大人……接下你准备如何做,在东陈扎根?”

    于静白终于忍不住,还是问了出来。

    “东陈?不!此国与庆国差不多,遇到我们这堆非凡者,怎么可能不管制?”

    段玉摇摇头笑道:“……我的真正目标,是东海!”

    “东海?难怪之前主公就命我打听船只与南方之事!”郭百忍没有什么惊讶。

    “泛舟于海上?东海群岛?”萧静风喃喃着,目中精光一亮。

    他是大概知道前任掌教与现任师父的用意,要为白毫山保存火种。

    由此推想,自然是离灾祸越远越好。

    但想不到,在这位段公子眼中,竟然连东陈都不是一片乐土。

    “下一阶段的目标,的确是那里!”

    段玉肯定地说着。

    之前的大夏虽然幅员辽阔,但毕竟国力也有极限,像草原之北、西戎沙漠、以及南方蛮越、东海群岛,都是它势力难以辐射之地。

    至少段玉能够确定,这四处地方,受大夏影响最小,可能存在的隐蔽势力也是最弱。

    特别是东海,纵然大陆打成一锅粥,难道那些骑兵步兵还能冲入海洋中不成?

    若想要在接下来的大劫中独善其身,在海上经营出一支势力,至关重要。

    段玉要的,还不仅是独善其身,而是向正阳道、北燕、乃至大夏龙庭报复!

    虽然有此雄心壮志,但在动手之前,为自己找好退路,也是必须。

    东海群岛,就是他为这些属下选择的其中一块落脚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