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临云(求订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阳世。

    晨光熹微,段玉元神归窍,惬意地伸了个懒腰。

    旋即走出房门,开始每日的吐纳修炼。

    ‘嗯,去阴间一趟之后,元神的确略有增长,虽然只是一丝,但总比让肉身慢慢反哺强多了……’

    他叹息一声,内心自言自语:‘另外……如何促进元神增长的方法,似乎也找到了,果然……跟我之前的猜测一致啊!’

    之前的城隍饮宴,最终还是不欢而散。

    纵然如此,双方也没有翻脸,而是维持了一个体面的和平,段玉拍拍屁股离开那座鬼城之后,算算时间,便元神回归阳世。

    等到他吐纳完毕之后,望着院落,不由微微一笑。

    萧静风与于静白不愧是道门真传,这每日的功夫也没有落下。

    而秦飞鱼更是早早起来,带着一帮小兄弟晨练。

    另外一边,几个女眷在郭百忍与叶知鱼的主持下,早已准备好了热腾腾的早餐,有熬得十分粘稠、表面泛着油光的米粥,以及胡辣汤,拳头大小的馒头,桌面上除了佐餐小菜之外,还有大块大块的肥猪肉,可以夹在馒头里吃。

    秦飞鱼与其它一帮男儿挥汗如雨之后饥肠辘辘,正好几口一个,狼吞虎咽。

    其它的家眷则是在旁边默默喝着粥,十分具有生活气息。

    等到早餐过后,段玉将秦飞鱼叫来:“虽然帮中兄弟以打打杀杀居多,但好歹也有几个不善勇力的,先行区分出来,再量才而用,你觉得如何?”

    “可以……这其中,姜宝、程金原本就是跟随我的亲兵,有着战阵经验,可惜了那个薛真,还有高冈也不错……”

    秦飞鱼叹息道。

    按照段玉之前的计划,锦鲤帮中的精锐,都以秦飞鱼亲兵的名义,送到军中锻炼过。

    奈何这些人素质只能勉强算中人之姿,不要说高冈了,连一个小将门出身的薛真都是不如。

    “薛真你还可以试试写封信招揽,高冈就不要想了……”

    段玉冷着脸道。

    那高冈日后八成是要成为反王的角色,怎么可能被人收入囊中?

    更何况,此人背后站着大夏龙庭,虽然或许只是一枚被利用的棋子,但与自己的关系么,呵呵……

    自从知道大夏龙庭就是导致自己前世身陨、白毫山一系列灾难的真正黑手之后,他跟这个势力就不共戴天了。

    “那我回去试试,若能将薛真叫来,也是不错……只是不能随意暴露我们的据点。”秦飞鱼明显很喜欢那个小子,旋即又道:“至于杨彩、杨惟平两个,却是先天体格较弱,不适合走武道,但一个精于算学、一个读书识字,可走文道。”

    “我也是如此想的,等到天气开春之后,所有人都要搬迁去东海郡,我准备先带一帮人过去,打探消息……”段玉直接说着:“这其中,萧静风是与白毫山势力的联络人,不得不带,除此之外,你选几个人,杨彩他们也带上,我们先去东海郡的港口看看。”

    至于女人什么的,此时冒然上船,肯定不太方便,更不用说水手中广泛存在的歧视与忌讳了,是以一个都不带。

    留下她们,还有一个历练出几分颜色的郭百忍看家,段玉就比较放心了。

    “好!我们何时启程?”

    秦飞鱼立即问着。

    自从掌握权势之后,他就深刻地明白了一个朴素的道理——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

    虽然不介意与段玉亡命天涯,但看到段玉快速启动计划,还是十分欣慰。

    “休息七日,七日之后,我们马上出发!”

    段玉快速决定,忽然间,脸色又有些诡异:“还有,提醒其他人,这西叶城也不太平,特别是要小心,不要随便祭祀山神,因为有一尊山神,是狐狸精变的……”

    “什么?”秦飞鱼瞪大牛眼,惊诧非常。

    ……

    东海郡,临云港。

    这是东陈国内屈指可数的深水港之一,若是从高空俯瞰,就可以发现在它侧面,两块陆地宛若牛角一般伸展入海,挡住了狂风与巨浪,划出半个内湖。

    每年,都有数不清的船只从此地出发,满载丝绸与瓷器,前往东海群岛或者南方贸易,纵然损失率极高,但来回一趟,起码也是对本的利,若是神明眷顾,数倍乃至数十倍的利润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知道多少北地豪商汇聚于此,形成了一个庞大的集市,各家商铺之中,售卖的商品从布匹丝绸、玉石首饰、茶叶糕点、瓷器土陶、到象牙珍珠、香料宝石……几乎应有尽有。

    如此巨大的一个货物集散之地,又吸引来大量的行商,号称‘百工列肆,罔有不集,四方珍奇,悉萃其间’,几乎整个北方的对海贸易,都有一小半发于此地,东陈朝廷因此设市舶司,每年光是在临云港都能收入几百万两银子。

    某一处集市边上,平二眨了眨眼睛,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虽然临云港巅峰之时号称千帆齐至,但这时候的远洋航行可不是简单的事。

    首先,必须考虑洋流、风向、不可能是海图上一条直线过去那么简单,旋即,还得考虑避开几个著名的海兽族群,掌握它们的迁徙规律,最后,还得算清楚船只吨位,可以搭载的清水与食物,以及沿路上的几个补给点。

    这一套下来,不是常年跑海,精通其中内幕的老海狗,根本不可能将一艘船驾驶着完整出海,再拼一拼运气回来。

    此时正是冰冻期,再加上洋流也不对,因此没有多少船只,算是难得的清闲时候。

    作为苦力脚夫的平二,就很不幸地失业了,不想饿肚子的他,只能游走于几个集市之间,为一些外来者服务,希望能够获得一点赏赐,至少也要将当天的饭碗解决吧?

    就在这时,他眼睛一亮,看到从几辆马车上下来一行人。

    为首的是几个衣着华贵的公子,身后跟着精壮结实的护卫,目光中充满新奇地打量着集市。

    凭他多年阅人的经验,在看到这伙人的第一眼,就可以肯定对方从来没有来过这里,是一群从内陆来的土包子!

    当然,光从衣物上来看,就知道这群人非富即贵,要是嘴甜哄得一高兴,说不定就有赏钱发下,正是他最喜欢的一类客人。

    只是还没有等平二起身,他就看到另外一个黑毛大汉靠了上去。

    对方长着一张黑脸,虎背熊腰,好像一头狗熊,此时努力地挤出笑脸,相让自己的脸型看起来不是那么狰狞,不由大恨:‘熊黑子,你又抢我生意!’

    这大汉名为熊黑,跟他算是一条街上的邻居,还经常一起扛大包当苦力。

    只是他平二生得瘦骨嶙峋,卖相不佳,熊黑却是身强力壮,纵然一样当苦力,也混得比他好多了,让平二暗暗咬牙切齿。

    好在这向导生意,对方抢不走他的!

    毕竟这么凶神恶煞的一个大汉,笑嘻嘻地说要带路,十个人有九个都以为他是要将人骗到街角处打劫呢!

    相反的,平二这种好像一阵风就能吹倒的瘦竹竿,外人的防备心就小了不少。

    因此,平二立即摆出最为谄媚的笑脸,迎接了上去:“诸位爷想要去哪里?小的平二,从小便在这临云港摸爬滚打,没有一处地方是我不知道的!”

    段玉望着前面憨态可掬的熊黑,还有这谄媚非常的平二,不由笑而不语。

    “我们是白云商会的客人,不需要向导!”

    萧静风站出来,打发地摆摆手。

    白云商会,便是白毫山在此地的商队,规模不大,但也算老字号之一了。

    熊黑与平二听了,便知道这伙人是有备而来,不由面露失望之色。

    “等一等!”

    就在这时,中间那个贵公子发话了:“我对此地倒是极有兴趣,等会你们再带我好好逛一逛,赏钱少不了你们的。”

    “得嘞,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这声音听起来如闻天籁,平二与熊黑都是连连作揖道谢。

    ……

    “这便是临云港啊……”

    秦飞鱼抽了抽鼻子:“如此繁华,居然还只是淡季?”

    除了靠近码头的那些商铺之外,此地最多的,竟然是青楼红馆,与食肆赌庄,生意似乎还颇为兴隆的模样,让他唏嘘不已。

    “食色性也!那些水手若不下海,必然要宣**力,再说做这种玩命买卖的人,总是有几分及时行乐的性子……”

    段玉笑道,不以为意。

    “这位公子说得极是,那些海商是出了名的豪阔!不输那些盐商呢!”

    平二笑得见牙不见眼的,曲意奉承。

    闲暇之时,更是得意地瞥了旁边默默无声的熊黑一眼,暗道要跟老子抢生意,除非你再去投一次胎!

    顿了顿,又问着:“公子是来游玩,还是准备做生意?”

    “听闻海贸获利丰厚,自然是准备赶一赶海!”

    这个时代的商人本钱不是很丰厚,或者也不敢押上全部身家性命一赌,段玉只要细细寻找,总有掺上一股的机会,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安插人上船去观察学习了。

    只是在此之前,还得让这些人练练水性才好,虽然没有商船,鱼船也可凑合,正好让这帮汉子在近海练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