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一十四章 赌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你姓熊?”

    又走了一段后,段玉忽然道:“这可是楚国王族之姓呢!”

    “天下姓熊、姓崔的多了去了,要是咱也是那王族血脉,又怎么会在这里做苦哈哈的营生?”

    熊黑自嘲一笑,显然这个梗不知道被别人提到多少次了。

    “也是……”

    段玉不再言语,两人来到船厂。

    此等造船重地,肯定是闲人免进的,段玉也没有此时就买船的想法,只是站在码头边上,遥望那些巍峨庞大的商船,问着:“这海船如何分类,你给我说说!”

    “遵命,公子!”

    熊黑自幼在港口厮混,对海船事宜自然是耳濡目染了不少,想了想,就道:“在咱东陈,一般将船只按大小分为三类——小翼、中翼、大翼!小翼能载十人,中翼数十人,一般都是用作渔船或者近海,要真正远洋的船只,商会一般雇佣大翼,这种船长十几丈、宽两丈左右,可承载百人以上,行船很快,商武两便!”

    翼者帆也,所谓的‘大翼’,就是大帆船,而此世一丈大致是三米多些。

    段玉默默估算了下,所谓的大翼,便是武装商船了,很多海盗用的也是这种。

    “还有么?”

    一念至此,不由又问着。

    “当然有,这三种只是规制,还有的商人喜欢自己造船,船舱巨大,载货量多,大肚能容,号称‘冥吞’,又雇佣武装大翼护卫,那是真正的大海商才能使用的……除此之外,便是咱东陈的水师战舰了,听闻其中有一艘王舰,名为‘飞云’,船上建楼,高达五层,能容士卒两千人!”

    熊黑面露向往之色:“那楼船指挥使有正六品呢!咱要是这辈子能当到这位置,就不枉了……”

    段玉不以为意地笑了笑,看来这熊黑出仕之心还是很热切。

    又望着海平面上的船只帆影,若有所思。

    水师用船,自然比商船更加坚固犀利,不过自己一开始想要做海贸,一艘大翼也足够了。

    “听闻东陈有水师两万,船二百余……哪天搞艘战舰当座舰,也是不错……”

    ……

    段玉一路走马观花,等到回归白云商会之时,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

    夜幕降临,港口集市中的青楼红馆、赌坊酒楼门口悬挂着大红灯笼,来自五湖四海的豪客汇聚,更增一分热闹。

    用过晚膳之后,秦飞鱼一伙人还未回来,段玉也不以为意,盘膝而坐,打算元神出窍。

    便在这时,门外响起一阵急切的脚步声。

    ‘这步履匆忙,是萧静风的,以他性格,肯定是出了事!’

    段玉当即起身,上前开门:“出了何事?”

    萧静风一怔,几乎以为段玉未卜先知,不过还是飞快说着:“平二回来了,说秦兄一伙在飘香苑与人起了争执,似乎处于下风。”

    “嗯?”

    段玉一个激灵。

    一群男人黄汤灌多了,争风吃醋,甚至大打出手都是正常。

    令他吃惊的,是秦飞鱼居然会处于下风!

    二弟可是曾经的六品校尉,距离以武入道只差一步,而手下也大多是经过军旅的亲兵啊!

    “平二人呢?”

    段玉当即脸色一沉,秦飞鱼不是主动招惹是非的人,其中应当有些蹊跷。

    “在前院!”萧静风面沉如水,与段玉来到前院大厅,就看到头破血流的平二一个飞扑上来,想要抱着段玉的大腿:“公子,秦爷被人困在飘香苑了,小的无能……呜呜……”

    看到这幅凄惨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段玉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忠犬呢。

    段玉轻轻一闪,避了开去,冷笑一声:“你倒是聪明,还知道回来报信!”

    要是真正愚笨的人,拿了赏钱好处就一走了之,第二天吃了亏的段玉难道还会放过他?

    以白云商会的势力,对付一个码头讨生活的苦哈哈,简直不用太简单,说不得就要装麻袋沉进海里。

    因此,这平二不得不回!

    段玉甚至怀疑他头上的伤都是自己弄的,来博取同情罢了。

    “带我去,将经过好好说一说!”

    此时脸色阴沉下来,踹了平二一脚:“若有不实,你知道下场的!”

    ……

    事情的起因很简单。

    飘香苑,这一听便是行院之名,能让男人抛头颅、洒热血的,除了权势金银之外,自然只有女人。

    而说起来,还是段玉这方的不对。

    姜宝、程金两个都是粗人,军旅中习惯了大开大阖地干活,此时手头上有了大笔银钱,就让平二篡唆着去了销金窟的高级场所。并且大大咧咧地甩出银子,嚷嚷着要见花魁云云。

    何为高级青楼?

    那些名妓自抬身价,有的卖艺不卖身,有的琴棋书画样样皆精,想要成为她们的入幕之宾,要的不仅是金银珠宝,还得才高八斗,诗词相和,总之搞得十分麻烦。

    但就是有着一些风流名士、高官大户,喜好这个调调,风气影响之下,渐渐地,那些海上豪商也变得附庸风雅起来。

    所谓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别人虐我千百遍,我待别人如初恋,就是这个道理了。

    这飘香苑,就是个中翘楚,布置得极为清雅,外人乍一进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不是青楼,而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在开文会呢。

    理所当然的,这两个憨货就受到了一致的鄙视,当场就有一个小白脸跳出来,要让家丁将这两个家伙撵出去。

    这一下就出了事!

    虽然姜宝、程金两个肚子里的墨水加起来也没有三两,但手上的功夫却是很硬,那几个家丁收拾人不成,反而被打得极惨,毕竟军中武艺,以最快杀人为上,出手无回,纵然留了几分力气,也是狠狠打断了几根骨头。

    那小白脸吓得当场尿了裤子,而宾客中打抱不平的却多了起来。

    其中就有一家,护卫十分厉害,竟然将姜宝与程金两个都制服了。

    毕竟这些海商在大海上吃饭,若没有得力护卫,怎么对付那妖兽与海盗,是以藏龙卧虎。

    这时候,外面的秦飞鱼正好得到消息赶来。

    他在军中日久,也沾了些跋扈习气,那就是我手下的人,只有我能教训!打架没关系,打输了就不行!

    再说当年在锦鲤帮的时候,他就是一副冷着脸只知道砍人的性子,一向只会用刀子说话,讲道理是肯定讲不过别人的。

    被挤兑两句之后,又是悍然动手。

    不过终于还是明白些事理,定下赌约,三战两胜,车轮也可,输了就赔礼道歉,赢了便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平二来的时候,秦飞鱼刚刚打了一场,算是惨胜,这人也是有眼力见的,知道秦大爷有些撑不住,立即忙不迭地回来搬救兵。

    ‘这事……真是一笔糊涂账。’

    段玉听了,却是极为无语。

    须知这东海商路上卧虎藏龙,秦飞鱼区区的宗师武力还真算不了什么。

    一些大商会中,都是请了元神真人坐镇的!

    毕竟在大海之上,道术有时候比武功管用多了,特别是辅助与增益方面。

    而既然是豪商,经营出来的人际网络也肯定不小,说不得都能直通东陈王宫里去!

    ‘幸好也不是什么大事,其它人看热闹的心思更多一点,真正的对手,只有一家!’段玉想了想,又踹了旁边的平二一脚。

    不是这小子乱带路,也没得这事:“作对的是哪一家?”

    “从衣饰上看,应当是公孙氏!”平二哭丧着脸回答。

    此乃东陈大姓,在朝堂上颇有影响力,积极插手海贸,获得巨利。

    正沉吟间,飘香苑到了。

    段玉进去,就见场地正中,原本供歌舞娱人的花台此时赫然变成了擂台,不少酒客寻欢客围着,大声叫喧鼓噪,显然都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思。

    场地一角,秦飞鱼盘坐在地,正在调息。

    这时候,一个慢悠悠的声音从旁观阁楼中传来:“三战两胜,你一输一赢,接下来准备派谁?”

    “自然还是我!”

    秦飞鱼起身,面无表情地来到台中。

    “好汉子!”

    阁楼之人赞叹一声,又道:“我手下阿大、阿二、阿三都是武道宗师,你连战两场,殊为不易,第三场必败无疑的……”

    “不到最后一刻,如何知晓胜败?”秦飞鱼笑了笑,望着上场的阿三。

    这人身材极高,皮肤极黑,咧开嘴道:“请!”

    “请!”

    秦飞鱼摆开架势,深深吸气。

    底下姜宝、程金、杨彩等人齐聚,满脸担忧之色:“唉,都怪我!”

    “说得甚是,你们两个大老粗,来这种地方,岂不是自取其辱?”

    段玉来到他们身后,冷哼着呵斥。

    “帮主!?”

    程金等人惊喜交加,一下子就找到了主心骨,段玉却立即吩咐着:“不要张扬,看我施法!”

    擂台上,秦飞鱼奋起余勇,当面一拳。

    阿三面带微笑,或许全盛之时,他不是这样一位顶尖宗师的对手,但此时么?

    只是,当他想要闪避,再来一记飞脚,干脆利落地结束这场赌局之际,异变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