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刺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拳兵卫,你有姓没?”

    拥有姓氏家名,是出云武士的特权,当然,还有一些没落的武士浪人,因为祖上是武士,也有着自己的姓,被视为荣耀。

    “没有!”

    在前面牵着马的拳兵卫回答,这是十分正常之事。平民唯有步入贵族阶层,才有给自己取一个姓氏的资格。

    “既然如此,我就赐你一个,叫天野好了,天野拳兵卫,是个好名字!”段玉笑了笑:“接下来给你一个任务,我会给你十个银判,你去收些勇士,他们以后就是你的手下了。”

    出云人多地少,原本就是一个收容人口的理想所在,段玉也需要一个地头蛇,这同样是给天野拳兵卫的锻炼。

    哪怕不成,也只是一笑了之的事情。

    “遵命,必为家督大人办妥!”

    拳兵卫脸色一紧,感受到了主家的信任,连忙说着,同时又有些心潮澎湃。

    今天他不仅有了自己的姓氏,甚至可能还有一批手下,距离武士已经越来越近了啊。

    段玉不动声色,让天野拳兵卫带着自己好好游览了一番京都,特别是记下了藤原藩在此的府邸。

    夜晚。

    他没有回营地,而是选择在京都留宿。

    “没有渡过风劫的元神,就是麻烦!”

    一道元神倏忽出现,穿墙过巷,躲避着偶尔的微风。

    没有渡过风劫的元神,并非吹不得风,只是若被大风刮中,就宛若刀割,好像要被吹散了魂一样。

    若是硬顶下去,还会有地府阴风吹来,真正销魂蚀魄。

    段玉元神掐了个避风咒,仍旧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地形,看准机会,就撞入一家宅邸的墙壁中。

    京都晚上都混到百鬼夜行这么悲催的地步,显然防护力量十分薄弱,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若是换成庆国国都,段玉就绝对不敢这么做。

    除非突破到游神御气的大境界,否则在那种龙潭虎穴之中,说不定就要撞到什么龙气所钟之辈或者高人,真正死无葬身之地。

    “藤原家的宅邸到了。”

    “岚之山天守阁的防御也不过如此,一个参觐藩主又能如何?”

    考虑到藤原家的实力大部分都在藩内,自己又有道印傍身,可算一件厉害法宝,段玉胸有成竹。

    说实话,自己元神刺杀,目标纵然是那位平原盛都有五成把握,何况区区一个藩主呢?

    那武藏泉守,就是不能突破元神而已,若是突破了,他自己也可报得此仇!

    只是这又谈何容易?前世郭百忍十年元神,便可令其它天才瞠目结舌,更多的道人,则是被卡在心魔之关面前,终生也难过半步。

    特别是这出云国人,因为性格偏执,更难突破。

    ‘那武藏泉守,居然未曾握刀,就被鬼切蛊惑其心,这种资质基本不可能渡过心魔劫……好在我看中的也不是他的修行资质,而是锻造资质……’

    黑暗之中,一个元神宛若鬼魅,在偌大的藤原府邸中翻找。

    ‘这些出云国中的人大多穷困,很难舍得用灯油,先从亮着的房间一个个找过去……咦?走错了,这是女子闺房……’

    段玉如入无人之境,循着光亮,简直是肆无忌惮。

    虽然这是藩主府邸,肯定有着一些气运与符咒防护,普通的鬼魅都要退避,但显然退避不了真人元神,让他颇是一路看到了不少风景,也有辣眼睛的几幕。

    终于,在府邸正中,几个武士环卫的阁间里,段玉找到了正主。

    ……

    “家督……今日摄政大人召见,可说了什么?”

    当今藤原家的家主,藤原正清脸相富态,手持一串佛珠,这是他年轻之时作为僧侣出家而留下的习惯。

    在他下首,两个家臣跪坐着,面露关切之色。

    “摄政大人并未提及那件事,虽然他抓住了小岛秀安、还有兼茂忠实……”藤原正清叹息一声:“本家实力还是太过薄弱了啊,若是摄政大人怪罪下来,老夫也只有切腹以谢了。”

    “家督大人,要请罪也是我等!”

    陪坐的家臣一个名为渡边成夫、一个名为伊达幸之助,闻言立即跪伏下去:“请您务必保全有用之身!”

    “本家那边,千代做得远远比老夫好,老夫一切都放心了!”藤原正清轻轻说着。

    但这话落在两个家臣耳中,却是如同惊雷!

    按照出云国一惯的语言艺术,这简直是表达对藩地中那个代家督极大的不满了。

    实际上也是如此,纵然出云国一些藩主老年之后就有退休剃度出家、或者侍奉神社的传统,但仍旧保留着对领地的极大控制权,类似太上皇垂帘听政模式,反正就是抓到权力之后死不放手。

    这藤原正清都还没退休,对那个能干的儿子就越发不满。

    而此时,藤原正清就想到了今日摄政大人对他的承诺。

    那位摄政大人一眼就看穿了藤原家的虚实,竟然准备让他立即回西国封地,并且许诺支持他夺回权力。

    ‘千代的确十分聪明,但本家此时不宜与平氏为敌,回去之后,便放逐他吧……而为了保住本家,一定的忍让也是必要的,写一封效忠书,外加一位新的继承人作为人质如何呢?’

    下面两个家臣呆在那里,殊不知此时藤原正清的心中已经转了诸多念头。

    “幸之助,本家在京都的人马,你能完全掌握么?”

    他瞥了眼下面的两个家臣,立即问着。

    “嗨!”

    伊达幸之助点头:“在小岛大人与兼茂大人不幸被捕后,属下已经能够掌握那一百黑衣众!”

    “很好,你们下去吧!”

    藤原正清满意地点点头,让两个家臣退下。

    两名家臣跪伏着出门,伊达幸之助疾步而走,追上渡边成夫,压低声音问道:“家督突然询问兵力,我们该怎么做?少主才是藤原家的希望啊!”

    “那么……幸之助,你能怎么做?为少主通风报信,让他早作准备?摄政大人必然会帮助家督,你是想制造藤原家的分裂与内战么?”

    刚才一言不发的渡边成夫转过头来,眼睛发亮,气魄慑人。

    “不敢!”

    伊达幸之助连退几步,低头说着。

    “唉……那位摄政的智慧就宛若高山一般深沉啊!”渡边成夫叹息一声,顿了顿,又道:“你放心,家督大人比我们看得更加明白,一定会保住少主的,我估计是流放……等到日后,少主必然会回来!”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就放心了!”伊达幸之助长出口气,只是不知道为何,身为顶尖剑豪的直觉,一瞬间令他寒毛倒竖,望着一个漆黑的角落。

    他目光如电,瞥了一眼,却是一无所有,不由有些疑惑。

    ……

    “原来这就是前世斗争的内幕么?”

    黑暗中,段玉的元神飘然而走:“摄政平原盛利用了藤原家父子不和的矛盾,支持藤原正清回归,重新掌权,并放逐了有作为的继承人?”

    藤原正清只是一面旗帜,接下来必然还有平氏的武力干涉,所用的军械,大概就是公孙小白的那一批了。

    如此恶劣的条件下,那位藤原代藩主也是回天无力,只能暂时蛰伏。

    这矛盾就被隐藏起来,等到十几年后,平原盛死去,新一代摄政继位,出云国君谋反,天下动乱,藤原家却也换了新家主,趁势而起!

    “这就是历史,有偶然也有必然!必然的就是平氏掌握的实力依然强大,平原盛也是老狐狸一条,而此时的藤原家的确还没有做好万全准备……但这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需要的只是出云国乱起来,可以为我提供源源不断的人力资源!最后的胜利者是谁,有关系么?”

    段玉轻笑一声,穿入墙壁。

    藤原正清此时也是忽然感觉到一阵惊悸。

    在他瞪大的眼睛中,忽然看到一团阴影凝聚成模糊的人形,向他笑了笑,一道光华飞扑而来。

    “敌袭!”

    他大叫一声,头颅就飞了起来,血液洒在桑皮纸糊的格子墙上,殷红一片。

    以段玉的视角,就可以看到从他尸体之中,一点灵光飞了出来,欲要没入冥土。

    “可不能让你走了!”

    若是被这魂魄走了,以出云国的阴阳师、法师之能,肯定能招魂,继而查找线索。

    段玉做事一向手尾干净,直接召唤出道印,狠狠压下,将这点灵光碾碎,令其魂飞魄散,世间再无此人!

    “主君?!”

    这时候,外面的武士才狂扑进来,见到地上的尸首,都是大叫。

    “怎么回事?”

    走出没多远的伊达幸之助也急忙返回,见到藤原正清尸横就地的一幕,不由眼珠都红了:“凶手呢?”

    “大人,我们守卫四方,没有看到!”

    几个武士羞愧跪地,汗出如浆:“就连法师给的符箓也没有反应!”

    他们几个已经是彻底绝望了,只希望问罪之后能给他们切腹自尽的机会,不辱武士之声名,保全后代与家人。

    “立即封锁全府!先不要走漏消息!”

    渡边成夫望着这一幕,不知为何,突然心里一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