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章 后患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渡边大人,你……”

    伊达幸之助瞪大眼睛,有些狐疑。

    “幸之助!本家的安危就全在你手上了!”渡边成夫沉声道:“无论如何,这件事不能被摄政大人利用,必须马上通知少主!”

    “嗨!”伊达幸之助如梦初醒:“我这就去准备!”

    “另外……让值得信任的法师来查看现场,主君不像是被忍者武士斩杀的,而是……妖精邪祟!”

    “我明白了!”

    伊达幸之助也是满面肃穆。

    既然主君暗示已经与摄政达成了协议,那刺客就不太可能出自平氏,莫非……是少主?还是一些激进的家老?又或者外藩?

    不得不说,出云国中,悍然囚禁上代夺权的事情也出过几例,容不得幸之助不多想一下。

    只是有一件事,他同样心里一松。

    至少,此时藤原家的权力终于统一,没有内战的担忧了。

    ……

    “替人报仇不隔夜,倒是痛快……只是未能取其首级而归,有些美中不足!”

    另外一边,段玉的阴神飞街走巷,准备回归自身。

    这京都夜景,倒是十分不错,虽然没有万家灯火,但也有磷火狐火幽火百鬼夜行地凑合。

    “偌大一座京都,晚上竟然变成了鬼魅横行之地,也真是可悲可叹!当然,或许在这里,强大的鬼物都是被当成神祗来拜的,也就是阴神夜行,算是有了合法权。”

    正沉吟间,段玉面色忽然一变。

    只见周围不知何时,居然弥漫出一层灰色的烟雾,诸多建筑影影幢幢,遮挡住星光与月光。

    四周一下寂静无声,只有空旷寂寥的清唱声传出,像极了当日饮宴中三味线与舞姬的歌喉。

    “神域?”

    段玉若有所思,向阳间投射神域,形成类似阴曹地府的临时区域,能让鬼神更加容易发挥实力,乃是强大神灵特有的能力。

    虽然此时是夜间,比那个白日施法,笼罩一山的紫衣侯容易百倍,但也不可小觑!

    “被一尊神祗盯上了?”段玉笑了笑:“毕竟是在京都之地,宰杀了一位一郡之主啊!”

    虽然这个一郡之主能掌握多少实权还不好说,连道印螭吻都看不上这家伙的气运,但无论如何,真正论尊贵,此人说不定能在整个出云国排进前二十!

    纵然不是在他家自己的领地上,没有家神与祭祀的神明护佑,但京都中的神道肯定也有些关注。

    自己杀人灭魂,终归还是有些麻烦的。

    ‘这可不能被抓住跟脚,反正就是抵死不认!’

    一念至此,段玉快速飞行,一念成法,几道符咒瞬间在自己面前形成:“驱邪!镇压!金光!”

    一蓬金光闪现,将他元神整个笼罩在内。

    电光闪过,几道类似阴兵魂将的身影瞬间退散。

    元神行动何等快?只是刹那间,段玉就冲到了法域周围,要突破出去。

    “大胆!”

    就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自九幽地底浮现。

    迷迷蒙蒙中,段玉看到了一架八抬大銮行来,上面盘坐着一神,面色苍白,额头涂了两片朱红,戴着一顶高高的乌帽子,身穿洁白的袍服:“何方妖孽,敢在京都弑杀藩主?还敢顽抗我巡夜命之威严!”

    ‘一个夜游神头子而已!’

    听到对方报出的神号,段玉却是嗤笑一声,十分的不以为意。

    但此时,显然不是留下纠缠的时候,他一伸手,一枚青铜印就浮现在眼前。

    此印通体以青铜铸就,纹路古朴,印纽是一条螭吻,金睛青鳞,仿佛活了过来一样,发出一声咆哮。

    印玺,便是权柄!

    道印之下,段玉顿时感觉周围的法域感觉瞬间消退,竟然化为了自己的三尺道域!

    ‘可惜……若是此时我肉身俱在,必一刀将它斩了!’

    段玉本来便是处于神祗法域的边界,此时突然施展道域之力,立即两两抵消,迷雾散去,现出原本空旷的街道。

    赶在那个巡夜命有所动作之前,他元神倏忽一闪,立即消失不见。

    ……

    某一处旅店之内。

    段玉元神归窍,肉身一震,站起身来:“呼……总算逃回来了!”

    虽然论手段,他未必输给那个夜巡命,但对方可不是只有一尊神!若是继续纠缠下去,出云各路神祗不断现身,段玉纵然一身铁打又能如何?

    此时一走了之,却是令对方很难继续追索。

    以段玉自己的掩饰,除非日后再跟那个夜巡命当面对上,否则其他人很难指认出他来。

    “明日一早,京都便要大乱了吧?”

    若是他知晓渡边成夫还要隐瞒事实的打算,肯定要哑然失笑。

    这可不是普通的世界,而是超凡世界!有着神祗、也有法师、阴阳师、望气士!

    死了个一藩之主,还不是那种一乡一县之地,而是统辖一郡的大名,影响何等了得?

    恐怕此时那些望气士就发觉不对,禀告给摄政了,如果摄政手下有着这样人的话。

    至于来自神道的提醒,就有些麻烦。

    自古神人不相犯,这其中大有忌讳讲究,特别是平原盛这等掌握出云国国政之人,理论上任何中品以下的鬼神都无法近身。

    而那些大神虽然可以突破这个束缚,但就有冒犯天条的嫌疑——这里的天条指的不是天庭规矩,而是这个世界的准则。

    一旦被破,就极有可能遭来劫数,说不定还有天雷落下。哪怕是通过中间人,也是这样!天地至公,所谓天知地知,哪里能逃得过去?

    “总体而言,藤原正清死了,平原盛手上就失去一枚极好的棋子,甚至藤原家会因此而变得更加团结,向平氏发难,也说不定呢……”

    段玉开始默默推演未来的局势:“此种情况下,平原盛也唯有开战了吧?”

    至于解释与藤原正清已经达成和解什么的,说出去也没人信。

    或者说,纵然平原盛拼了老命,将段玉这个真凶抓出来,并且宣告这一切都是反对分子的阴谋,想要挑起内战,藤原家那位少家主的反应肯定也是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反正就是平氏谋害了父亲,自己为父报仇,誓与藤原家血战到底!

    “唯一的疑难,就在于此时的平氏的确十分强大,平原盛也是老而弥辣,若由他统领,倾尽精锐,说不定真的能一战击败藤原家,短时间内将叛乱平定下来……这不符合我的利益!所以……接下来就要请平原盛去死了?”

    段玉眼眸中闪过一丝凶光:“平氏实力雄厚,超过藤原氏,而藤原家的继承人却比平氏继承人优秀百倍……唯有如此,两家才能维持均势!让出云各藩主蠢蠢欲动起来,彻底进入乱世!”

    ……

    清晨。

    “主君,我带来了几个武士!”

    天野拳兵卫很是兴奋地前来拜见段玉,身后跟着五个浪人:“这几位是佐佐木义信、山内甚平、还有十兵卫、太郎、四郎!他们愿意效忠本家!”

    “拜见大人!”

    五个浪人跪伏在地,恭敬行礼。

    他们都是潦倒不堪的模样,佐佐木义信与山内甚平两个还好点,至少动作一板一眼,后面的三个就实在不怎么样了。

    “很好!”

    段玉瞥了一眼,没怎么在意:“从今日开始,你们便侍奉本家,月俸五石大米,如何?”

    “愿为主君效死!”

    这五个浪人都是惊喜拜下,声音肃穆。

    毕竟,他们都已经挣扎在饿死的边缘了,一个月五石大米,不但自己够吃,还能养活家人,待遇绝对优厚。

    “还有你!天野拳兵卫,你就是本家的足轻组头,给我好好管住这五个人,先带他们去好好洗一洗,换身干净衣服!”

    段玉吩咐了句,就准备出去。

    “嗨!主君可是要出去?还请让我护卫!”

    天野拳兵卫跪伏在地:“今日外面有些乱,到处都有足轻巡逻!”

    ‘看来是藤原正清那边案发了?看来平原盛的效率很高么?查到我头上,是不是也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段玉心里冷笑一声,表面上却做出不甚在意的模样:“不需要,你不用多想,日后有的是你为本家效力的时候!”

    立即出门,策马去了武藏泉守的竹林所在。

    一路上倒的确是戒严的模样,有着大量足轻在武士的率领下巡逻,但也就这样了。

    一座没有城墙的城市,说什么封锁四门大搜,简直就是个笑话!

    除非立即调来十万大军,或许才能团团封锁住,至于现在么?呵呵……

    骏马疾驰,没有多久,就来到了武藏泉守的住所。

    看门的佐川右卫门这次极有眼色,立即进去通报,没有多久就出来,将段玉领了进去。

    “阁下此来,还有何事?”

    武藏泉守望着段玉,有些疑惑。

    显然他根本没想到段玉做事会这么快,昨天才答应他,晚上就去将藤原正清宰了。

    “藤原家家督,藤原正清已死!”

    段玉看了看周围,沉声说着:“你也该履行你的承诺了!”

    “什么?”

    武藏泉守瞪大眼睛,脸颊一下充血,又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狂喜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