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一章 渐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京都之外,公孙商会营地。

    公孙小白进入帐篷,望着跪坐一侧的武藏泉守、天野拳兵卫等人,不由一怔。

    “先介绍一下,他们以后就是我的家臣了!这位是武藏泉守,其它的都是我收留的武士与浪人!”

    段玉按膝而坐,望着手下泾渭分明的两边,不由有些好笑,又有些头疼。

    不过没有办法,伴随着日后开发罗定岛,他手下肯定会出现一批出云国人,这麾下小集团中阵营的出现,也是理所当然。

    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武藏泉守?那位大师?”

    公孙小白肃穆一礼,旋即望向段玉笑道:“原来真人昨晚一夜未归,是为了武藏大师……实在能人无所不能,让我佩服!”

    一夜之间收服这么个享誉出云的铸刀师,公孙小白不由感叹。

    “我观公孙兄你满面春风,似有喜事!”

    段玉望着公孙小白,忽然问着。

    “被真人看出来了……”公孙小白矜持一笑,显然有些掩饰不住:“今日我被摄政大人召见,这次摄政大人却是十分痛快,一口气便将我准备售卖的军械买下,已经签订协议,顺利得不可思议!不日交接之后,我们便可回返……”

    顿了顿,又道:“我观这京都戒严,或许有着大变发生,我等外国之人,能不沾惹便不沾惹的好!”

    “此言极是在理!”

    段玉对此变化却是心知肚明。

    藤原正清一死,平原盛的全盘计划立即告破,此时只能先不顾一切地提升军队实力,甚至准备开战,至不济也是武力威吓一番。

    公孙小白算是恰逢其会,平白捡了个便宜。

    只是打死他也想象不到,京都戒严大搜,都是面前这位段真人惹出来的。

    “京都风物我也见过了,还招揽了一位铸刀名家,当真是心满意足,只是不知公孙公子何日启程?”段玉又问着。

    “三日之后,因为明日货物交割,后日摄政大人有军演,我也被邀请列席!”公孙小白摸了摸鼻子,有些苦笑:“此时此地,我也不知是福是祸了。”

    “如此仓促?”

    段玉若有所思。

    ……

    岚之山天守阁,气氛一片肃穆。

    几个最得宠的小姓,侍奉之时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惹怒了摄政大人。

    自从接到藤原正清的死讯之后,平原盛就陷入暴露的情绪中,更是对周围人起了疑心,怀疑昨天他跟对方的隐秘谈论被泄漏了出去。

    否则的话,怎么可能白天刚刚谈好条件,晚上就被人灭口?

    除了这可能之外,就是对方的家臣心怀不轨了。

    按照出云国的思维,若是在藤原正清身边有着一个少家督的心腹暗藏,听到藤原正清准备回藩争权的打算,搞不好真的会不经请示,直接独走将这个老家伙天诛掉!

    不过为了以策万全,他还是肃穆召见了一位大阴阳师、还有一位高僧。

    “摄政大人!”

    跪坐着的一名阴阳师率先开口:“昨夜诛杀藤原家督的,的确并非刺客,而是妖鬼!并且……还是十分强大的妖鬼,否则无法突破藤原家铭刻下的符咒与结界……”

    “妖怪么?”

    平原盛一愣,这倒是之前没有想到过的情况:“青海大师,你如何看?”

    “老衲的看法与好古大人一般!”名为青海的和尚默默点头:“今日本寺一位师兄不惜耗费修为寿元,沟通阴冥,获得启示,昨夜的确有着一尊不同寻常的妖孽在京都中穿行!”

    “这样啊……但是也不能排除藤原家家臣的嫌疑!”平原盛纸扇拍打着手心:“那位少家督的嫌疑很大……或许还有外藩插手,尤其是……”

    他往京都中心看去,用意不问自明,是在怀疑出云王室。

    出于动机考虑,他怎么也没有联想到段玉那边去。

    毕竟一帮东陈的商人,与藤原家家督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存在,怎么可能有仇呢?

    “凶手一定要加紧追查,一切拜托二位了!”

    又讨论一番后,平原盛肃穆道。

    打发走阴阳师与僧侣,他又接见了家老长野胜:“与公孙家的生意已经谈妥,你明日去交付金银,武器检查后立即装备到我家紧急动员的五千军势上!”

    “嗨,必为大人完成此事!”

    长野胜大声应答,恭敬行礼。

    “后日的军演,也交给你了,不要让我失望!”

    敲打了一番这个家老之后,平原盛命令其退下,忽然感觉一阵疲惫。

    这并非他已经垂垂老矣,实际上按照原本的历史轨迹,他还能活上十几年。

    只是最近的局势,实在是太过波云诡谲了!

    出云王室蠢蠢欲动,预备打压藤原藩的计划又连连生变,令他不得不殚精竭虑,保住平氏这两郡,还有摄政出云的基业!

    唯一令平原盛欣慰的,便是他的身体还很健康!

    而平氏这么多年的积累,不论是人力还是物力,都远远比藤原藩雄浑。

    虽然麾下的武士因为长久的和平有些懈怠,但只要等到重新召集的军队集结完毕,又装备了精锐武器之后,完全可以以那五千人为核心,逼迫各地藩主服从,组建一支数万的军队征讨藤原藩。

    只要这次成功,顺带震慑王室,起码还能打下二十年的和平!

    至于其它的,就只能交给儿子了。

    但一想到诸子,平原盛感觉头更疼了。

    他的几个儿子都是不成器的,最后纵然矮个子里拔高个,也肯定只是勉强守成而已。

    ……

    而在京都之中,有关藤原家督被弑,摄政大人进行军演,不日就将进行攻西之战的流言,却是不断甚嚣尘上。

    这并非一日而起,而是早就有了苗头。

    毕竟,此时的出云国兵制跟中原不同,几乎没有常备兵的概念。

    由于国内层层分封,就连平氏之下,也册封了不少武士藩主。

    这些武士就是特权阶层,每日并不下地耕作,只是一味练习武艺,熟悉弓马,以备战时上阵。

    而等到主君有召之时,他们又会召集自己手下的民兵——大多都是农民,随便发根竹枪,战斗力实在悲催到了极点。往往一个全副武装的武士,能击溃十几个这样的民兵。

    如此的动员机制,部队要集结肯定不是一朝一夕之事,但阅兵就在后日,平氏自然是早早动员了的。

    平原盛一开始召集这些武士足轻,也不过是想护送藤原正清回归领地,顺带打压一番最近扩张势力很迅猛的藤原藩而已。

    但藤原正清这个关键人物的死亡,却是一下令局势骤变。

    为了防止藤原家做出什么过激行为,预先的反制就显得很有必要。

    具体来说,就是在藤原家发动叛乱之前,直接先进行讨伐,以摄政之令,号召出云藩主,再来一次征讨西国之战!

    在这种大环境之下,藤原府邸内的两名当权家老,伊达幸之助与渡边成夫也是很有眼色的,立即就在本家忍者的协助下逃出了京都——不得不说,没有围墙的京都防御实在太过悲催,不说大名的家臣武士团,纵然普通的山贼大盗,也是想来便来,想走便走。

    等到平氏先发制人,出兵包围府邸的时候,见到的就只有几个断后的武士了,还是昨夜守护不利的家伙,纷纷切腹谢罪。

    京都之外,一处密林中。

    “可恶!平原盛真的要讨伐西国了……”伊达幸之助听着手下忍者的报告,不由愤怒无比,一刀劈在旁边的树干上。

    “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渡边成夫咳嗽了声,吃着一个饭团,精力明显不太好。

    虽然年轻之时是武士,但此时的身体却容不得他接连这么耗费精力了:“现在……希望我们的消息传得足够快,让少主能够做最多的准备吧!”

    “难道我们就什么都不做?”

    伊达幸之助咆哮道,看向身后的黑衣众。

    这是藤原家最精锐的力量,只有数百人,一个个自幼研习兵法,杀人如麻,此时却足足有着一百人在这里。

    当夜袭击公孙商会的,也是以他们为主力。

    “有着这一百军,或许等到平原盛出阵之后,我们可以尝试袭击京都,甚至获得国君的讨贼檄文,到时候整个天下就会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忠臣,谁才是叛逆了。”

    渡边成夫咳嗽一声,勉强说道:“但此时,幸之助君,请你忍耐!”

    “留待有用之人,以备将来么?这计划的确不错……可惜,你们真的能藏那么久么?”一个轻佻的声音,忽然从附近传出。

    “谁?”

    伊达幸之助拔刀相对,身后的几个黑衣众更是瞬间将他与渡边成夫包围起来,做出守护的阵势。

    “我对你们没有恶意,只是想说……你们太过天真了!”段玉蒙着面,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平原盛不会让一支不稳定的力量留在京都,肯定会在出征前清剿掉你们……而你们的隐匿能力,呵呵……我都能找到这里,平氏的人难道还会远么?”

    “那么,阁下有什么教导我们的呢?”渡边成夫却是深深弯下腰去,眼睛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