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四章 离去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非凡之士,无王法可畏,便容易生乱!”

    以个人修为强压公孙商会之后,段玉打发走众人,盘膝而坐,却是忽然想到这句。

    若是没有龙气制度,这个世界还不知道要乱成什么样子呢。

    “不过我似乎没有资格说这句啊……篆刻师传承的因果,还有前世的血仇,似乎都在逼着我前进,最终争霸天下!”

    段玉叹息一声,开始内视。

    识海之内,三转青铜印嗡鸣不断,外面一条黑色的毒蛟盘踞。

    一个平原盛,相当于一个州牧,杀了之后,龙气自有反噬。

    这还是他修炼篆刻师功法,根基远超普通真人的缘故,否则修为尽毁都有可能!

    饶是此时,也非常麻烦。

    “我修为的五成都被这毒蛟牵制,就相当于陷入重伤状态,全属性下降一半?”

    段玉苦中作乐地想了想。

    幸好仔细观察之后,发现这反噬也并非恒定不变。

    至少,螭吻就在连连出击,努力撕咬消化着黑云,而快马从京都到界港的这七日内,总算是令黑蛟小了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

    “按照这个进度看,或许需要一年才能伤势尽复?”

    段玉倒抽一口冷气:“不愧是州牧一级的人物啊……这反噬当真恐怖至极!”

    很显然,在这种状态之下,还要继续浑水摸鱼,与找死也是无异,段玉要做的,唯有泛舟启航,飘流于大海之上,便可躲过出云本土的许多危险。

    想到这里,他立即元神出窍,去盯着那个公孙商会的管事。

    一夜过去,对方倒是很识相,没有做出什么阻碍的举动,反而配合着杨彩与杨惟平两个,将账目商品结清。

    作为一个见多识广的掌柜,他肯定也是知晓元神真人的可怕,明智地选择放弃对抗,为自己留下了一条小命。

    界港码头。

    “乌船主!准备好了么?”

    段玉笑眯眯地望着这个跟自己一起出海的船长,随口问着。

    “货物已经在搬运中,再过两个时辰便可出发……”老乌头顿了顿,又问着:“你承诺……可真?”

    对于这等赶海之人,段玉便是诱之以利,许出的金银足够这老乌头回去之后立即金盆洗手,富贵一辈子了。

    因此,这老家伙也没有多少犹豫。

    更何况,段玉只准备让他管理一条船,还有一条船却是在本地雇佣的船长,还有自己与秦飞鱼等一批历练出来的水手盯着,倒也不虞他们暗中耍什么花招。

    “我一诺千金!”段玉笑着打发走老乌头,又召见天野拳兵卫、武藏泉守:“要离开出云之国,你们有何感想?”

    “主君去何处,家臣便去何处!”

    天野拳兵卫立即跪地表忠。

    而武藏泉守更不可能提出不满,他一直以为段玉为他杀了藤原正清,才不得不仓促逃离,流亡国外呢。

    “很好,既然如此,你们给我好好安抚下面的浪人武士!”

    段玉让他们下去,叫来秦飞鱼:“你看这几个武士如何?”

    “武藏大师是冶铁名家,而天野拳兵卫与其它七个武士也都十分不错,是些好苗子!”秦飞鱼想了想,点头道。

    “甚好,除了武藏泉守之外,其它人都归于你麾下操练!务必要令行禁止!”

    武士虽然单打独斗或许尚可,但要凛然听令,特别是习惯大陆军制,还有一段很长的路好走。

    不过段玉对天野拳兵卫他们的服从性很有信心,再说出海那么久,有的是时间慢慢培训。

    两个时辰之后。

    港口上的公孙商会管事,就以复杂的眼神目送两艘大翼离开,最终化为黑点,在天际消失不见。

    ……

    “我方这次共计有船两艘,水手五十人,护卫四十人!其中出云与东陈人大致对半……”

    甲板之上,段玉吹着海风,耳边传来杨彩的报告。

    “货物方面,一部分货款已经向公孙商会买了这两艘大翼,其余的有银六万两、武士刀一百柄、稻米……”

    另外一侧,等到杨彩汇报之后,杨惟平也躬身说着,这里面的武士刀与稻米种子之类,都是段玉吩咐特意采购。

    “很好!”

    段玉算了算,这次经商,大概能将本钱增加一倍。

    但是,也就这样了,经商还要投入本钱,哪里有无本万利来得痛快?

    所谓的无本万利,自然是罗定岛的开发,还有金矿的开采了。

    当然,这也并非真正不要本钱,至少,经商的这些家当资本,段玉已经准备全部投在罗定岛的前期开发之上了。

    等到建立起稳定的统治,特别是训练出一批忠心且能打的军队之后,方能考虑开矿之事,否则就是为人作嫁衣。

    “传令下去,目标罗定岛!”

    段玉大笑,更有些隐约的兴奋。

    踏上争霸天下舞台的第一步,终于要开始了!

    ……

    海上航行一连十数日,都是万里无云,海鸥高空鸣叫的好天气。

    船舱之内,段玉结束修炼,望着又被消磨掉一些的毒蛟,略微摇头,来到甲板上。

    秦飞鱼挥汗如雨,正带着一帮属下与武士训练。

    在登船第二日,他就接连挑战天野拳兵卫等武士,将其一个个捶翻在地,奠定了地位。

    以秦飞鱼此时的武功,武藏泉守下场说不定也只是个平手,不过人家乃是铸刀大师,根本犯不着。

    “飞鱼!”

    见到这一幕,段玉略微一笑,将秦飞鱼叫到面前,交给他一本小小的册子:“此乃瘟神道人传承,五毒精兵的训练之法,我这些时日整理出来,也在东陈与界港搜集齐了材料,你可先练一些试试!此外,五毒宗以精兵之气,突破以武入道的法门,我也参详了下,附在后面……”

    “多谢大哥!”

    秦飞鱼接过册子,满脸兴奋。

    兵家以武入道,第一重是为军气灌体,需要执掌五千战兵,还要超过一年,汲取军气,配合符咒、阵法,方能突破。

    而五毒宗自有秘传,可以精兵之气突破,人数要求顿减,百人便可。

    当然,精兵消耗巨大,纵然是百人,此时的段玉也有些撑不住,是以只让秦飞鱼先练十几个试试手。

    “五毒精兵,是为蛊虫之道!以人孕蛊,炼化本命……”

    读了几行之后,秦飞鱼的神色就有些怪异:“这便是五毒精兵?似乎有些……”

    “天下精兵各有所长,五毒精兵并非擅长正面强斗,而是本身体质惊人,不惧瘴病之气,关键就在这本命蛊了。”

    段玉前世什么手段没见过,对此却是一点就透。

    这五毒精兵,最关键的一环便在于培养本命蛊,一旦成就,对各种疾病毒素的抗性就大大提升,特别是寄生虫类的。

    而南方蛮越之所以令北人谈之色变,关键就在于瘴气与水蛊!导致北人十分不适应,十去九死。

    当年的大夏也曾南征,到了今吴越国范围,五万大军深入丛林,又逢着梅雨,结果就是军营中瘟疫横行,十停里面死了九停,不得不狼狈退去,从此不复南征之念。

    所谓的‘水蛊’,便是血吸虫,刚好被五毒精兵的本命蛊克制得死死。瘴气之流,也不在话下。

    段玉略微提了两句,秦飞鱼就瞪大眼睛:“若真是如此……这五毒精兵,简直就是为南方而生的啊,难怪兄长当日非要取之!”

    “这个自然……”

    段玉自得一笑。

    若是大夏当年南征之际,有人能将这五毒精兵的法门献上去,少说也该有个封侯之赏了。

    “大哥莫非是想在南方起家?”

    秦飞鱼又忽然压低声音,肃穆问着。

    “南方之事,日后再说,纵然在这海岛、或者船上,难道我们便不怕病疫了么?”段玉反问一句。

    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最怕的就是遇到瘟疫。而军队作为政权的根基,更是如此。

    是以练出一些五毒精兵来,在罗定岛的开发中,绝对大有好处,别的不说,航海中生病而死的水手就不在少数,是一笔极大的浪费。

    但精兵之所以为精兵,就是耗费太过。

    五毒精兵需要培养本命蛊,那就是真金白银地砸下去,这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动辄数十上百,没有上限!

    要是真的放开了暴兵,纵然有金山银山也撑不住啊!

    只是段玉也不准备让所有军队都转为精兵,有着头目骨干如此,便是足够了。

    而且,瘟神道人的传承,可不止五毒精兵这一项。

    人家真正拿手的绝活,还是毒毙十万大军,令天下闻风丧胆。

    当然,这一招群嘲太过厉害,后果也太可怕,段玉此时被平原盛的气运反噬都有些五劳七伤,断断接不下十万人的死亡之怨恨,只是想想而已。

    除非……得到更大的根基消化!

    “有船!!!”

    就在这时,始终在桅杆顶短的瞭望手大喊起来:“有船靠近!”

    段玉与秦飞鱼来到甲板,果然就见到三艘船行速极快,来势汹汹,不由异口同声:“海盗船?”

    他们这种完成了一次交易的商船,原本就是海盗的最爱。

    虽然段玉之前命令改变航线,获得了一段时间的安宁,但想不到还是被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