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六章 整编(为@我为人神@盟主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海盗本来便是各地人渣的集合,出现几个吴越人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云澜大陆的南方之人,在中原人眼里一向不怎么遭待见,楚国还好,吴越国就被视为真正的蛮夷之国。

    因为他们披发纹面,行事野蛮!

    又由于吴越国近海,出现一些海盗实在是正常。

    令段玉有些惊奇的,则是这些吴越人竟然不是普通货色,而是巫祝法师!

    当然,在吴越国之中大盛的,只能算是道家的一脉偏支,名为蛊术!

    掌握了此种技能的法师,能饲养毒物,甚至魇胜诅咒,暗中害人,令人惊惧,别名‘蛊师’。

    要是真正修炼到大成阶段,也是令人畏惧的存在。

    当然,这几个扑街海盗远远没有这种水准,就是个入门级别,能驱使一些毒物罢了。

    饶是如此,也是给秦飞鱼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

    毕竟,他们这边真正施法者,也就只有武藏泉守与段玉两个,之前偏偏都不在。

    一方有施法者辅助,一方没有施法者,能打成这样,已经是秦飞鱼跟天野拳兵卫他们悍勇无比了。

    好在伴随着段玉的到来,气氛又蓦然一变。

    那些海盗也不是傻子,看到两艘同伴都被收拾掉,都是士气大沮,而秦飞鱼他们却是精神一振。

    如果有得选择,剩余的海盗肯定想着扬帆溜之大吉,其它两艘同伴的死活,又关他们什么事?

    可惜,此时他们打得太不给力,已经被人杀到自家船上来,跑也没地方跑了。

    这也是海上战斗的特征所在,若发生歼灭战,那就是一船一船的损失。

    “玄武镇邪、四方律令,疾!”

    段玉来到战斗前线,看也不看,抬手就是一道符咒丢了过去。

    噼里啪啦!

    一道白光一闪,那些原本被蛊师操纵的毒蛇蝎子、蜘蛛怪虫等邪物,顿时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下子做鸟兽散。

    那几个纹面的吴越蛊师瞪大双眼,望着段玉,忽然就给跪了:“我等……愿降!”

    他们几个主力一降,剩下的海盗也立即臣服,不带丝毫犹豫。

    海盗本来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以众凌寡,打打顺风仗还可以,指望宁死不屈什么的,就实在太过苛刻了。

    “你的名字?”

    段玉居高临下,来到领头的吴越人蛊师面前。

    “小人王越,见过伟大的真人!”

    王越恭敬跪伏着,显然是个有眼色的,知道段玉法力是他的十倍百倍,因此毫不犹豫地投降。

    “很好,如果你用心为我办事,我不会亏待你的,海盗船的人,都在这里了么?”段玉颌首问着。

    “还有我们的首领,他躲在船舱之中!”王越一转头就将原本的主子给卖了:“他身边还有十五个精锐的出云国武士!”

    “这样啊!”

    望着狭小的舱门,段玉也没有命令秦飞鱼他们直接进去的想法。

    在这种环境下打巷战,连秦飞鱼都可能一不小心扑街,应对其最好的方法,要么是干脆将船凿沉,要么就是用毒气战!

    “王越,我将他们交给你了,用毒虫开路,将里面的老鼠逼出来,怎么样?”

    段玉想了想,望着王越。

    “遵命!”这是要交投名状的意思,王越跟几个同伴叽哩咕噜地商量了下,痛快答应下来。

    “还有……扫清这船之后,还有两艘船的船舱也要去清理,不能留下任何一条漏网之鱼!”

    段玉拍了拍额头,做下决定:“飞鱼,你收拢俘虏,并且好好拷问一下!就这样吧……”

    以他强绝的武力,做事就是这么简单!

    伟力归于自身,又何忧手下忠心不忠心?

    若是不服,直接全部砍了便是,反正以他实力,不论到哪里,都可以再度白手起家!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手下人还要反叛,那得弄到多天怒人怨的地步啊?

    至少此时段玉行走在自己的两艘大翼之上,不论水手护卫,甚至是老乌头,目光都仿佛看到神人一般,恨不得顶礼膜拜。

    ……

    晚霞似血。

    五艘船只并行,那三艘海盗船由两艘大翼拖拽着,形成一支航速缓慢的小小船队。

    不时之间,便有一些尸体从船尾被抛落,那是在今天这场战斗中死亡的水手与海盗。

    只是水手们还有人悼念,整理一下遗容,至于海盗就没那么好的待遇了,抛尸之前还得搜一搜身,甚至重伤员同样遭到了抛弃的下场。

    船上的资源有限,总不至于要段玉自己人不治,还要挤出份额来治疗海盗吧?

    此时的海洋上,还没有此种圣母生存的土壤。

    血腥味很快引来一群鲨鱼,在争夺着人类的尸体。

    重伤的海盗发出惨叫与悲鸣,又很快沉寂下去。

    夜幕降临,星空璀璨。

    段玉站立在甲板上,听着杨彩汇报这次战况:“这场战斗下来,我们阵亡五人、轻重伤十三人……”

    以不到百人之数,战胜三百海盗,已经堪称大胜了。

    要不是有段玉横空出世,几乎以一人之力打倒两艘海盗船,这伤亡肯定要翻倍都不止:“海盗呢?”

    “这次来犯的海盗有着两百七十五人,重伤与死掉的有一百多,余下的俘虏已经被尽数缴械,关进底舱。”

    “除此之外,投诚的王越三个蛊师,已经给了酒肉犒劳,还有几个高级的俘虏,也甄别出来,单独关押!”

    段玉点点头:“如此甚好,只是要防止他们狗急跳墙,凿船跟我们同归于尽!”

    当下吩咐加餐,犒劳这些水手与护卫,只是严令不能饮酒。

    又到了半夜,秦飞鱼审问俘虏回来,带来了最新情况:“已经问出来了,这三艘船的海盗不是同一家,而是联合做的这票,早在我们进入界港的时候,他们就盯上我们了。”

    按照那些俘虏的供述,公孙商会这次的十条商船,早早就被海盗们盯上。

    只是他们一家两家肯定吃不下,因此慢慢形成了联盟,在界港还安排了眼线,专门负责盯着那十艘大翼。

    段玉开走两艘,自然会引起注意。

    但在海盗中间对此也有分歧,一部分认为是公孙商会在弃车保帅,吸引注意力,主张继续盯着界港中的大头。

    还有几股实力相对逊色的小海盗,则是本着肉到嘴边必须吃的想法,合伙追了上来。

    反正他们人不多,能抢了这两艘大翼,就非常满足了。

    按照协定,无论他们成败,界港中的那八艘公孙商会的大船,他们都是没有资格再碰的了。

    “这么说起来,我们也算给公孙小白消了些灾?”

    段玉笑了笑,不以为意:“还有呢?”

    “我已经在俘虏中问过,并未有一位叫原六郎的,这些海盗也不认识此人!”虽然不知道段玉为何对这人如此感兴趣,秦飞鱼还是说着。

    “这样啊……”

    段玉有些惋惜。

    虽然在白日作战的时候,他没有丝毫忌讳,敢挡者皆斩杀之,战场上本来就是如此,再寻思手下留情什么的,无异于自缚手脚。

    在段玉想来,若是原六郎就在今日海贼中,被自己砍死,那只能算他福薄!

    现在么,结果不好不坏。

    虽然没有砍死那个原六郎,但也是了无音讯。

    “罢了……这些海贼,你看如何?”

    段玉沉吟了下,开口问着。

    一时找不到真正的大才,那只能自己慢慢培养,矮个子中拔高个了。

    “不堪一用!”秦飞鱼很是鄙视。

    毕竟他做过陆上强国的校尉,甚至还统领过御龙军,怎么可能看得上这些货色?

    “纵然如此,至少精擅水性,可以为水军么……实在不行,再淘汰老弱,贬到后方种田!”段玉下了决定。

    第二天,在船舱中担惊受怕一夜的海盗俘虏们,就被段玉提了出来,叫到甲板上。

    有着王越这个内鬼,再加上秦飞鱼的手段,让这些俘虏们互相检举揭发,很快就将一干首领与中层头目都揪了出来。

    此时都捆缚住,跪成一排。

    段玉站在高处,冷眼斜瞥:“你们都是海盗,不论按照哪里的律法,我都可以直接吊死你们!”

    此言一出,俘虏中顿时有些骚动,更多的却是绝望。

    他们中很多人都见到了段玉昨日箭发如雷、一骑当千的壮举,更别提此时被缴了械,饿了一夜,硬拼肯定死无葬身之地的。

    “但……”

    段玉冷眼旁观,对这些俘虏反应还算满意:“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你们已经成为俘虏,我也不欲再多造杀孽,现在给你们两条路!第一条,贬为奴隶!为我做工二十年!第二条么,就是被我收编,成为我的水手!”

    俘虏群中一阵喧哗,这两条路差异也太大了,傻子都知道怎么选。

    当即就有几个水手单膝跪下,说愿意为大人效力。

    很快,大部分俘虏都跪伏下来。

    “很好!”

    见此,段玉嘴角却是带起一丝笑意:“欲为我属者,总要交个证明,就拿你们原本的头目开刀吧!”

    对于海贼而言,造反杀戮放逐原本的头目根本不算什么,当即就有几个一脸凶相地起身,接过匕首,往绑着的前头目、上司身上一捅,顿时血流如注。

    要不是秦飞鱼控制着,只给砍手砍脚的话,恐怕没有几下,那些头目就要死伤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