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七章 吐露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这次俘虏的一百三十一人,暂时先让他们在船底划桨,吃的也不用太好!总之就是一句,要让他们累得没有任何想法,上榻倒头就睡的那种!”

    略微安定下来之后,段玉立即下命。

    这些原本的海盗桀骜不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生出些乱子。

    人这种生物啊,一旦吃饱喝足,又无事可干的情况下,就容易胡思乱想,最终付诸行动,必须先从苗头上掐灭。

    “若有不服,直接吊死在桅杆上!”

    在劳动中,也最容易甄别刺头与懒惰者,到时候就吊死几个,以儆效尤好了。

    “我明白了!”

    秦飞鱼连连点头,目中冷光闪烁。

    军队中本就是法禁森严之地,他对此高压十分适应。

    等到秦飞鱼大步离开,段玉才有心思清点海战的收获。

    海盗们都是一群穷鬼,这次若不是连船都抢到手,段玉又身先士卒,只要自己这边死得人一多,肯定会亏本。

    而各个海盗船长们,则是鼓励麾下的海盗在抢劫过后就在港口的烈酒、美食、还有女人身上花光最后一个铜板,这样一来,等到下次劫掠的时候,这些兜里空空的海盗,就只能红着眼睛去拼命了。

    倒是海盗船长们,多少都有些积蓄,或者在某个荒岛上埋了宝藏,只是普遍数千两的价值,段玉也没有什么兴趣,干脆杀了省事。

    烛火之下,他将那一面曾经挡住鬼切的黑色圆盾反复观看,眼中异彩连连:“果然是铁精!”

    鬼切本身已经是锋利无匹,能挡住它刀刃的,自然非凡物。

    这铁精,便是天地中的一样珍宝,让元神真人都要动心,因为它可以用来锻造飞剑!

    炼气士修炼,分为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元神出窍、游神御气、呼风唤雨、雷劫不灭等大阶段,其中到了元神出窍的巅峰之后,就可以元神驱物!

    这里的物,可以是普通凡铁、兵刃之类,但完全没有专门炼制的飞剑来得威力惊人,还可保护元神。

    当初草原之上,那个倒霉的巫师就是为了让自己的白骨飞剑大成,才不得不卖了一次身,结果还把自己卖死了。

    按照段玉的估价,这么一大块天然铁精,价值绝对不逊色于那三艘海盗船相加,甚至犹有过之。

    “可惜……寻常人又怎么能识得珍宝?不,是德行不够,纵然得宝也无所用!”

    段玉摇摇头。

    这铁精坚韧非凡,更不用说这么一大块,被人找到之后自然想尽办法熔炼,只是最后一无所得,只能略微磨制了下,变成一个不规则的圆盘状,当成盾牌来使,真真是暴殄天物。

    “以我此时的修为,还炼制不了铁符,但四转印之后,却未必不能!”

    段玉掂量着铁精,却是准备另作它用。

    毕竟飞剑什么的,自己已经缴获了一柄白骨飞剑。

    虽然材质不怎么令人满意,但也不必耗费太多心神。

    至于元神御刀,驾驭鬼切什么的,却是想也别想!

    鬼切之内,可是凶煞之气密布,对元神有着大害,自己还以元神驾驭,嫌死得不够快么?

    除非是到了游神御气的巅峰,元神经历过地煞天罡之气淬炼,变得无比坚韧之后,方才可以勉强一试。

    “游神御气?距离我实在太遥远了,还是想想怎么元神小成吧?”

    突破元神出窍,成就真人之后,段玉的修炼速度就一下慢了下来。

    这不仅仅是前世见识与灵慧用尽,也是篆刻师功法到了一个瓶颈。

    不找到关窍,很难继续突飞猛进,而段玉却是通过摸索,大致有了眉目。

    正盘膝打坐,准备入定之时,外面又传来声音:“家主大人,王越求见!”

    守在门外的,是天野拳兵卫。自从段玉大发神威之后,几个出云国武士姿态异常恭敬,以给他守门为荣。

    “王越?让他进来吧!”

    段玉点点头。

    “小人王越,见过真人!”

    片刻后,王越走进,以生硬的大夏语说着。

    烛火之下,可见此人身材不高,虽然纹面,但年龄也似乎不大,此时拜倒在地,执礼甚恭。

    “起来吧!”

    段玉摆摆手:“难得你之前弃暗投明,是有功的!”

    先说这话,自然是给其肯定,以安其心之意,顿了顿,又问着:“你既为蛊师,不在南疆享受供奉,为何出海?”

    在南方之地,蛊师颇受尊崇,或者说敬畏,有的是寨子愿意供奉,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

    “大人明鉴,只是小人并非蛊师,而是虫使!”

    王越脸上一红,很快交了底。

    “虫使?”

    段玉眼睛一眨,似乎在哪本典籍上见过,又听到王越细细述说,这才有所了解。

    原来,南方蛊师的确有着神鬼莫测之能,甚至还能施展类似钉头七箭书之类的神通,令诸多寨主敬畏供奉。

    但虫使就要弱了一头,或者说,是阉割缩水版的蛊师。

    蛊者,细虫也。也就是肉眼不可辨之虫,能大能小,具有神通。

    而虫使则是人如其名,只能驱使一些毒虫毒蛇,至于蛊师的制蛊、魇胜、诅咒之法,则是一窍不通,甚至都未必能算修行者,只是对豢养的毒虫习性十分了解,能为其所用而已。

    王越少年聪慧,曾经被一位蛊师看中,收为奴仆,就是在那时学了驱虫弄蛇之法,但也就是这些了,那蛊师根本没有收他为弟子的打算,反而肆意驱使,甚至拿奴仆试蛊!

    王越无法,只能找了个机会,跟几个伙伴一起逃出魔掌。

    “难怪……总觉得你们几个太弱了一点!”

    段玉前世也没有去过南方,对这些都是书上看来,之前就难免认错,此时不由颌首:“难怪你们要出海,原来是为了避祸!”

    纵然虫使只算半个修行者,在南疆也能过得很不错。

    奈何他们乃是蛊师逃奴,如果被抓到,下场当真惨不忍睹,王越几个就一咬牙,出海做了海贼。

    凭着一手驱虫的本事,倒也颇受重用,已经爬到了中层头目的位置。

    只是这次踢到段玉这个铁板,王越他一见段玉的道法,就知道对方是跟蛊师一样的人物,万万不可匹敌,所以跪得那么快。

    因为他们本来就习惯臣服蛊师,此时见到差不多的段玉,跪起来也是没有丝毫心理障碍。

    “那么……你来找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段玉暗暗施展法术,看出这人并未撒谎,不由问着。

    “实际上……小人从了海贼,还有一个奢望,便是有朝一日,能找到帝品沧海夜明珠,得以回国。”王越坚定道:“我想回家!我的同伴也想回家!”

    吴越国历代都向天下悬赏帝品沧海夜明珠,以封君相酬!

    所谓的封君,是在南方盛行的一种制度,实地分封贵族,类似出云国的藩主!

    南楚、吴越等国,因为地理广大,难以治理,采用的治政手段就跟汉初类似,中央集权与分封制并举。

    只不过他们分封的贵族,并不称王,而是封君!至少也有着一县之地。

    若是得了这赏赐,那蛊师的确就无法奈何王越了。

    毕竟不说这封君的气运,若动了王越,岂非与吴越一国为敌?不是每个人都有段玉一般的勇气的。

    “倒是志向可嘉!”段玉轻轻颌首。

    “我等也知是不自量力,只是总得有一线希望……”王越苦笑道:“我们投身海贼,遨游四海,倒是也发现了些微线索……”

    “嗯?”段玉眼睛一亮:“既然如此,为何不寻了回吴越国去?”

    “线索毕竟只是线索,更何况,以我们三个的能耐,在这茫茫海洋之上连虫矢都算不上……如之奈何?”

    王越苦笑:“我们本来想慢慢积蓄,若是能控制一艘海盗船,被举为首领,再去细细打探,不想上山多了,终遇到老虎!”

    “那现在,你抖落出这个秘密,又是为了什么呢?”段玉沉默了下,忽然问着。

    “自然是以此献给大人!”王越猛地一咬牙:“只要大人答应,日后能保我们安然回归吴越!”

    他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以他的心机手段,去寻找那等稀世珍宝,简直就是送死。

    即使找到了一点线索,也说不定是催命符!

    因此,在看到段玉神威之后,他跟几个伙伴商量一下,便有了决定。

    毕竟,他们寻找沧海夜明珠也只是为了回家,若是段玉能为他们达成心愿,区区一个模棱两可的线索,还不知道危险几何,自然不吝交出。

    在他们看来,段玉修为搞不好比那个蛊师还高,只要他肯站台,那个蛊师肯定不敢继续报复。

    实际情况也是如此。对这几人而言难如登天的事情,段玉只要一封书信便可解决。

    “帝品的沧海夜明珠,封君之赏?”

    段玉笑了笑:“你们得到的线索,莫非是……”

    他压低声音,传音入密,进入王越的耳朵。

    “你怎么知道?”

    王越吓得脸色惨白,瘫软在地。

    “你们没有去那里,是你们的幸运,否则必然十死无生的……”

    段玉弹了弹手指:“你下去吧,只要你们忠心任事,我保你们必能荣归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