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三十八章 夜袭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罗定岛原本无名,只是占据此岛的海盗首领名为罗定,便叫做罗定岛。

    东海之上岛屿星罗棋布,罗定岛不过区区一县之地,不大不小,也引不起多少注意。

    段玉虽然依稀记得地图方位,但想要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也是痴人说梦。

    好在这次俘虏的大批海盗,就帮了他的大忙。

    毕竟一个有名有姓、还有不小势力的海盗首领‘罗定’,在海盗圈子中在知名度还是很高的,顿时就问了出来。

    段玉虽然对海盗毫不留情,但一些不可缺少的技术人员还是优待,比如领航员之类。

    当下甄别出来,再让他们看看那些海盗水手每日辛苦的模样,顿时就不再犹豫,声称要为大人效力了。

    罗定岛距离出云之国反而更近一些,若说东陈至出云水路需要走两月的话,罗定至出云便只需一月不到,而至东陈则是一月半。

    大半月过后,段玉的小小船队已经距离罗定岛越来越近。

    “诸位!”

    甲板之上,段玉将麾下诸多大小头目叫来:“这次我们的目标,便是夺了这一个岛屿!”

    这并非为了根基什么的,只是为日后预留的一条退路。

    争霸天下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万一兵败,牵连九族乃是常事。

    段玉虽然没有九族,但也有一些看重之人,还有答应的保白毫山道统。

    这罗定岛,便是他为自己还有麾下准备的一条退路!

    “忠次郎,你来将此岛情况说一说!”

    他看着盘坐一圈的秦飞鱼等人,点名让一个海盗上来。

    那一百多个海盗在集体劳动十余日之后,一些刺头也渐渐暴露出来,被秦飞鱼揪出挂了桅杆,剩下的顿时震怖。

    到了这种时候,段玉又施展怀柔手段,给予休息,外加让这些海盗自行推举了几个头目上来。

    毫无疑问的,原本投诚的王越、还有领航员都在其列,余下的也是比较安份的几个。

    秦飞鱼整编这些俘虏,用的都是军法,这些人也就是提拔起来的什长,可以享受一些优待,比如每日饭菜比其他人多一份,只需要监督劳作,还有酒可以喝等等。

    “嗨!”

    这忠次郎,也是提拔起来的海盗什长之一,闻言立即点头,在摊开的地图上指点:“罗定众水军统领罗定,是大陆人,在岛上修建了一个水寨,手下有五条船,数百军势!”

    秦飞鱼一皱眉,出云之人就是这点不好,小小几百水贼,也敢吹成水军。

    “此贼在我看来,不过土鸡瓦狗罢了……”

    段玉一笑,这罗定虽然日后发展起来,有着建国之势,奈何被围攻灭亡,也是个没眼色的。

    而提前了十几年,势力更是不堪,大致只是算一股比较出名的海盗头领,在罗定岛上占据了一个据点而已。

    “诸君……”他望着众人,特别是那群日本武士:“我意夺罗定岛之基业,只要占据下来,必给诸位分配知行与奴隶!”

    “嗨!”天野拳兵卫等浪人跪下:“我等必为主家效死,为主君打下这岛!”

    一个武士,有家名、有知行、那就是真正的世袭,日后可代代传承,出仕主家,在他们观念当中,特别注重这个,此时都是无比激动。

    罗定岛再小,那也是一县啊,放在出云国是妥妥的藩主大名了,他们受其知行,也是正经的大名家臣。

    “那按照大哥的意思,我们是直接杀过去,还是迂回为上?”

    秦飞鱼研究了下,这罗定水匪只是在罗定岛上开辟了一个据点,还有大片空白之地。

    “这战不求杀伤,我等还是迂回上岛,从陆上强攻吧!”

    段玉下了决定。

    论海战,他跟秦飞鱼都是外行,但论陆地作战,秦飞鱼这个科班出身的就很有经验了。

    ……

    黄昏之时,夕阳如血。

    趁着夜幕,五艘海船缓缓停靠在岸边,段玉带着一大帮人划小艇上了沙滩。

    临走之前,他又分配了一下,将那些海盗水手全部带上,再让武藏泉守率领一帮旧人守家。

    “大家饱餐一顿,今晚夜袭!”

    段玉高声宣布着,又看向那些海盗水手:“这次你们若能获得一个敌人首级,我就立即提拔!其它金银酒肉赏赐都有!”

    实际上,带着这一大帮人,只是为了将不稳因素尽数抽离船只而已。

    甚至,还有借着水寨消耗他们性命的心思。

    但这些原本的海盗麻木的眼神中,却是忽然多了一点光芒。

    这些时日的高压统治,已经令他们明白了一件事,若是能够得到提拔,至少可以告别苦力一般的生涯!

    ‘士气尚算可用!’

    望着这一幕,秦飞鱼暗自点头。

    至于到了战场上,就容不得这些海盗三心二意了,否则军队中的督战队、宪兵之流,难道是吃干饭的?

    到了夜战之际,必然是这些炮灰打头阵,秦飞鱼带着一干武士在后面督军。

    甚至,还有段玉手持神风弓压阵,真不怕他们翻了天去。

    “话说回来,这罗定岛的景色不错啊……”

    秦飞鱼深吸口充满海风的气息,遥望岛屿。

    只见群山连绵,下面有大片的平地。

    或许是因为段玉所说的根基缘故,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地十分不错,丛林茂密,百草丰茂,土壤应该也比较肥沃。

    晚餐很简单,因为不能燃烧火焰,吃的都是肉干之类,就连海盗们都有每人一小杯酒。

    等到吃饱喝足之后,一行人在段玉、秦飞鱼的率领之下,慢慢前行。

    这种夜里行军,对军队是一等一的考验,不过秦飞鱼早有准备,让几个没有夜盲症的海盗当先开路,再用草绳将海盗们串联起来,他跟段玉还有一帮武士则是殿后与游荡在周围,随时准备持弓射杀欲逃之人。

    因为早就摸清楚水寨位置,当然不可能停泊在岛对面,路也不远,只有十几里。

    当明月高悬,群星璀璨之际,一个小小的港口也出现在段玉眼帘。

    “这就是罗定水寨?”

    他施展道法,远远望去,就见到一个简单的码头,港口中停泊着四五艘大船,旁边还有一些小船。

    码头周围,则是有一圈低矮的木屋,甚至附近还开辟出了一些田垄与菜园。

    “飞鱼,你看如何?”

    “这罗定倒是个有志向的,这里怕不是他的海贼老巢,连家眷都带过来了?”秦飞鱼望着建筑,还有零星的灯火,摇摇头:“恐怕有着一两千人!”

    “如此更好!”

    段玉笑了笑:“这便是我等的第一批民众,或者奴隶了!等会你率人冲阵,我去拿下码头,务必不让一船出港,求得全歼!你先等着……”

    他眼睛一闭,赫然元神出窍,先去查探情况。

    见着这一幕,秦飞鱼不由暗自点头。

    有了这样一位真人探子,敌人布防如何,要害几处,甚至头目所在都是一览无余,若是如此还败了,就是天要灭之!

    片刻后,段玉元神返回,脸上带着一丝笑意,飞快在地面上划着。

    借助月光,秦飞鱼顿时心领神会。

    “我已经摸清了罗定跟几个头目休息所在,等到待会战斗开启,我就去斩首!”段玉肃穆说着。

    “如此甚好!”

    秦飞鱼很是赞同,海盗都是乌合之众,一旦斩了首脑,又断了后路,还指望誓死对抗到底?开玩笑呢!

    “进攻!”

    片刻后,他安排完毕,让上百海盗抹黑前进,忽然一鼓作气,冲进码头外围的木屋群中。

    段玉见此,不由一笑,持弓杀入码头。

    说起来,这个罗定日后能起建国之念,自然有着几分气运,甚至招揽了元神真人!

    但那是十几年之后的事,此时的他,正处于事业草创期,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

    而段玉就喜欢这种,堂而皇之地以力压人,再夺其基业!

    罗定却偏偏不知道有着这样一个恐怖的对手正在处心积虑地算计他,胜负如何,早有定论!

    ……

    月尽天明。

    一夜大乱之后的码头,仍旧有些残火未曾熄灭。

    段玉站在码头上,十分志得意满。

    昨夜战斗一起,他就在暗中放冷箭,射死了罗定跟几个头目,旋即把守码头,敢来夺船者皆杀之。

    而秦飞鱼带着一帮武士亲兵,监督上百海盗冲杀入码头,弹压普通海贼,当真是势如破竹。

    实际上,这群海盗有着差不多五百青壮,还有数条大船,若是准备万全,在海上公平对决,段玉恐怕都得花费一番手脚才能拿下,但此时这些海盗却是没有一个能驾船出海,腹背受敌,就被全灭在了港湾中。

    “将俘虏以家庭为单位,尽数驱赶到广场上,再穷搜一遍,特别是船中!”

    在那些大船上,也住了一些海盗,只是人数太少,连船都开不走,有的聪明人跳水抢了一条小渔船,也不过是给段玉提供靶子而已。

    “遵命!”

    秦飞鱼浑身浴血,提着几个头颅,大声答应着。

    这不仅有敌人的,还有自己人的,毕竟大批海盗水手没有军律约束,进了民宿又怎么可能还有好事?

    不过狠狠砍掉几颗脑袋震慑,也就差不多能清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