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四十四章 分封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庆历十九年,元月初一。

    云中岛,云城之中,所有领民都被聚集起来,望着一座高台。

    段玉身着冕服,在众人簇拥下登坛祭祀。

    所谓的‘冕服’,是帝王公侯祭祀之时穿的最高等级礼服,由冕冠、玄衣、纁裳、白罗大带、黄蔽膝、素纱中单、赤舄等构成。按此世之制度,天子帝王,衣袍上有十二纹章,为日、月、星辰、群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

    其下,王九章、君侯七章。

    段玉所穿的,正是君侯的七章级别,上衣绘华虫、火、宗彝,下裳绣藻、粉米、黼、黻,戴通天冠,以白玉珠为旒,佩白玉,带剑,脚踏赤舄。

    此时肃穆捧着玉圭,焚烧祭品,念诵祭文。

    ‘转眼庆历十九年了啊,或许那崔山还要改年号?不过去年此时,我还在逃亡路上,今年此时,我以十九之龄,已经成为一岛之主,要正式争霸天下了!’

    段玉一板一眼地完成祭礼,转过身来,接受属下臣民的朝拜。

    “拜见主君!”

    三呼之后,望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段玉双手虚抬,清清如玉的声音落下:“平身!”

    “谢主君!”

    “本君治云中岛……”

    段玉深吸口气,开始宣讲。

    实际上,这才是仪式的重头戏,让这些领民与臣子知道他才是他们的主君,封号‘云中君’。

    说白了,纵然自称一岛六百里之主,但实际上就是一个村长级别的继任典礼,天要能有什么回应才是活见鬼。

    “……今与民约法,私产不可犯,行分封之制,以士大夫卿称之!”

    一提到分封,大多数人想到的都是中世纪的公侯伯子男爵,殊不知这都是华夏老祖宗玩剩下的东西,连爵号都是。

    段玉听了有些膈应,索性再复古一把,将士大夫卿拿了出来,作为爵位的名称。

    反正内容实质差不多,称呼自可随意。

    并且,按照下士、中士、上士、下大夫、中大夫、上大夫、下卿、中卿、上卿这么算起来,新爵位足足有着九级,而公侯伯子男只有五级,按阶层流动来说,不把等级设高一点,别人一下满级了,接下来还怎么玩?

    多建阶层,让底下人有着奋斗目标,好过爬到顶峰之后封无可封。

    甚至,在段玉心中,还有一个设想,纵然上卿,依旧是臣格,之后还可以重开公侯伯三级爵,许以开国,建立伯国、侯国、还有公国,这便是十二级,再加把劲就可以追上秦的二十军功爵了。

    而论赏赐之厚,更是早已远远超过。

    段玉瞥了郭百忍等人一眼,大声宣布:

    “下士者,领百户,封万亩,世袭罔替!每年需服两月之役,自备弓马、仆从……若不能,则以金帛、武器、粮草代之……若士死,其地由嫡子继承,若无子,由其兄弟继承,若有女招赘,则优先继,凡领地继承,需贡金与封君,获得承认!”

    所谓封君与封臣的关系,其实就是一种权力与义务的契约。

    封君将土地赐予封臣,封臣便有为上级效力的义务,而在段玉的规定中,这种义务以兵役为主。

    封君每年可以召集封臣一次,服役期两月,封臣需要自备兵器,还有二十个仆从兵。

    若是役期延长,封君就必须给予补偿,多以薪水为主。

    而封臣若既不能服役,也不能提供赎金的话,那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剥夺其领地了。

    “实封万亩?”

    段玉还未说完,那些小伙伴们就惊呆了。

    一万亩是什么概念?纵然之前大夏封国公,也才实封万亩的待遇。而这一万亩有多大?已经是一个小村子的级别了。

    换句话来说,就是中世纪时候的骑士与庄园。

    不过国公是一万亩良田,段玉这里是一万亩面积,不过可耕之地也有两千亩,一百户人,下士可领一半公地,其余千亩再分封百户,就是一个标准的村子,下士也就是村主的级别。

    而在这个村子中,下士除了应尽义务之外,上级封君就无法再染指一丝一毫。

    或许每年还有一些接待任务,但除了规定之外,便是风可进、雨可进、国君不能进了。

    真正算起来,虽然只有两千亩耕地,但山林之利,领民之权,特别是这种私有化程度,绝对不比一个国公来得逊色。

    ‘这云中君,也不怕地不够分……’

    萧静风心里惊诧无比,这下士之领地,说白就是一个小村子,有着六平方公里左右,而整个云中岛,也才六百平方公里啊。

    意思就是纵然最大极限,也只能分出六百个下士,而这实际上不可能。

    段玉若知道他心中想法,必要哑然失笑,云中岛分完便分完吧,他目光从来都不止于此。

    那广袤的云澜大陆上,不有的是土地么?只是所谓的下士,虽然待遇丰厚至极,也不是那么好拿的。

    “古语有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本君有意招揽天下英才,制曰‘武士定级、法师定品’!武者分为武徒、武生、武士三级,能定为武士者,不需功勋,立即拜为下士!法士亦然!”

    这就是说,在功勋封爵之外,又开一条等级评价之路,一旦评上‘武士’,就立即授予下士之爵!

    段玉也不是傻子,所谓的武徒,他定的标准就是军中精锐级别,而武生则是精兵级别,至于武士……呵呵,不到宗师,想也别想!

    至于法师,要求更高,至少得百日筑基,进入三花聚顶境界,才能称法士!

    换句话来说,要是有着宗师、法师投靠,区区这些代价就能将人拴住,段玉肯定出了。

    之前的天野拳兵卫、佐佐木义信之流,就只能哭晕在厕所了,虽然段玉给予他们赐名,又准备给他们知行,但肯定不会直接封为下士,最多赐个三十石、五十石世袭,也就是出云国下级武士的待遇,大号自耕农的水准,对他们而言倒也不能算食言。

    至于这种武徒、武生之流,段玉准备给个好听的名字,叫‘公士’,实际上就是骑士侍从,下士预备役。

    赐予他们的土地,倒是早有准备,就从云城之外的千亩熟地中划分。

    此时云城之外,有地两千亩,其中一千亩是熟田,罗定那个倒霉鬼贡献出的基业,段玉自然老实不客气地收下了。

    至于一千亩生田,还有后续的开垦,则是还需要那一千农奴继续努力。

    在段玉的划分中,贵族之下,是半贵族的公士,再其下是平民,那原本投降的一百海贼众、投诚的水手、未曾立功的浪人,都位列期间,可以授田五亩,当然,是熟田,否则就不是赏赐,是坑人了。

    至于原本云中岛上的一千海贼与家眷,则是更低一级的农奴,三年后放归自由,提拔成为平民。

    最后的,则是罪犯家眷,那就是真正的奴隶,纵然杀死也最多罚金。

    ‘下士的兵役,至少要出一个武士或法士,若没有,便要出各种资源……否则便要剥夺头衔!’

    这便是段玉秘而不说的精兵政策。

    当然,一开始的时候,对有功之臣可以宽容一些,缴纳的罚金不必太多,或者多出几个武徒武生抵消。

    再说,也不可能年年都有征战。

    这若形成集体,就是日后的非凡世家。

    于静白听到这里,又是惊讶不已,暗思不论功勋,光以自己的修为,或就可定个‘中士’或‘上士’?若再加功勋,难道是下大夫?

    而不仅她,还有一个萧静风,这加起来,便是两乡之地啊!

    起码有田数万亩,范围更是将近二三十万亩!!

    要知道,白毫山祖庭有着扶龙之功,又是道门十脉之一,庆国也才赏赐了二十万亩良田,给予册封。

    如今自己这边只是两个弟子,就可获得祖辈的数成家业!

    这当然也是段玉的回报。

    毕竟他承诺过,要给白毫山留一线传承。

    无论如何,两乡之地,至少也能容纳一个小小的门派自给自足了。

    不止是他们两个,就连郭百忍、武藏泉守等人,也是心潮澎湃不已。

    遇到一个大方的主君,绝对是他们这些臣子的幸运。

    读完拗口的士大夫卿贵族分封制度之后,段玉望着秦飞鱼等人,笑道:“如今岛未开垦,本君若许你们一块荒地,岂非食言而肥?特在此盟誓,等到开垦出来之后,立即分封,领民田土屋宇都为你们备齐!”

    咕噜!

    顿时,就有一大片吞口水的声音响起。

    段玉若指着一块鸟不拉屎的地方分封,那也是坑人,但他现在许诺的,却是开垦后的熟地分封,连领民都包了!绝对是大礼包。

    几乎绝大部分人,心里都在摩拳擦掌,等着启动流民计划了。

    这也是段玉想要的。

    “本君欲开垦云中岛,化此地为沃土,还望诸位相助!”

    段玉轻轻一礼,旋即宣布道:“君侯有开幕之权,秦飞鱼!”

    “标下在!”

    纵然以前兄弟相称,此时也是君臣。

    “本君建云中卫,你为卫正!”

    “标下遵命!”

    “郭百忍!你为幕府长史!”

    “萧静风!你为法曹主掾!武藏泉守,领工曹主掾!杨彩,领户曹主掾!杨惟平,领仓曹主掾……天野拳兵卫,你为本君亲兵统领!”

    “下臣遵命!”

    众人肃穆再拜,段玉微微眯眼,忽然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