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四十五章 风劫(为utomarket盟主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虚空之中,隐约可见一丝丝白气汇聚,汹涌而来,又在某种法度的作用下化形。

    ‘正式建立体制,果然有着显现!’

    气运之物,原本就是百姓之气与信念的汇聚,若再糅合以制度,便可最终形成龙气,镇压五行,庇护各级官员,形成阳世神道体系。

    但此种法度,必须是最为集权,最利君气者,毕竟龙气生杀予夺,最重要的就是威严!

    而分封的法度,显然难以凝聚出真龙之气。

    此时出现在段玉灵目之中的,只有一团虚幻朦胧的白色云雾,毕竟只有一村之地,两千人左右。

    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此云雾似鱼非鱼、似龟非龟,隐有多头之相,代表着日后权出多门。

    以此制度建立王国,当真不知道其寿几何,后世子孙又有什么样的待遇了。

    ‘在我的制度下,那些村主之士、乡主之大夫,为了保住爵位,肯定会敦促弟子学武习法,将非凡之家的体系传承下去……或许能持久,唯不利君气。’

    像出云一国,自从有国以来已有起码五百年历史,摄政几变,王室却未曾换过,虽然也掌不了什么实权,凄惨无比。

    段玉至少还给后代预先留了些公领,总不至于成为出云王室那么悲催。

    至于再后来如何么?呵呵……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更何况在历史上,又岂有永恒不灭之国度?

    此时他最关注的,还是自己的修为。

    识海之内,原本经过这么多月的消磨,毒蛟反噬已经小了一半。

    忽然之间,那股气运注入,宛若活水一般。

    三转青铜印之上,螭吻一动,将气运吞入,整个道印轰鸣,似发生了什么玄秘的变化,花纹更加古朴,也更加沉稳厚重,暗暗与这片土地相结合。

    ‘权柄之道,总得扎根于地啊!’

    段玉见了,若有所思:‘而我的篆刻师修炼之道,居然是更加类似神道,必须将权柄于大地上不断扩张?’

    吼吼!

    螭吻金目一闪,幻化出形体,猛地咆哮,冲向毒蛟。

    轰隆!

    巨响当中,段玉识海一震,只见那反噬已经彻底形体消散,再也无法为害。

    甚至,丝丝缕缕的黑气,同样被螭吻吞噬,消化为积蓄。

    不仅如此,青铜印本身材质也是一变,质地越发纯正起来,隐约透着紫色。

    “终于彻底解除了反噬……倒是早得出乎我的预料,还有这道印变色,代表着我的修为已经快突破到元神出窍的中期,元神成长到可以去渡风劫了?”

    实际上,这一次他得到的气运远远不如曾经的巡城银章、王命巡捕。

    一村之气运,大致只有九品左右,与他就任铜章时相差不离,这还是因为他化私为公,完全掌握此地的缘故,要是普通的村正、里正,那气运甚至还不如一个小吏。

    之所以能如此神异,只是因为开启了道印中的神通而已。

    “这篆刻师功法,说白了跟《太平要术》一样,都是道家造反专业户修炼的法门啊……”

    段玉心里叹息着,这一世算是入坑了。

    实际上,他上一世也被坑过,纵然只是学了些篆刻皮毛,但元神之后,应该也受到了影响。

    毕竟,世界上哪里有只享受权益,不付出代价的好事?

    篆刻出的金木符箓如此神异,令其它炼气士汗颜,难道就没有后患?是以早早陨落,未必无因。

    ‘这真是细思极恐之事,说要传授小妹与静白的话,恐怕得失言了……’

    这些事情只是一闪而过。

    在外人看来,新任的云中君只是怔了怔,旋即就下令大宴,与民同乐,也就是开一次大锅饭。

    说起来,这恐怕才是下面这些农奴平民们最开心的事情了。

    ……

    夜晚。

    “庆历十九年,换言之,我十九岁了啊……不过年号用起来怪怪的,难不成明天发一道法令,让郭百忍实行云中历,定为云中元年?这是否太过沐猴而冠了?改年号可是正统皇帝才能做的,纵然现在大陆大乱,也唯有王者方可!不过我以一村基业领封君,违制的事还算少么?做了也就做了!”

    段玉在榻上盘膝而坐,心里下了决定,明日就改年号!

    此时旁坐静气,一掐诀,一团元神就出窍而立。

    ‘果然……感觉不同了!’

    任何元神,不到游神御气之境,都无法在阳世清晰显形,宛若真人。

    段玉此时也不过一团虚影,但比起之前已经进步良多,甚至能略微遮挡月光。

    ‘在这片土地上,总觉得特别融洽,是因为我的道印已经汲取了此地权柄的缘故么?’

    他想了想,来到冥土。

    地界之内,云中岛对应的区域,段玉元神浮现,星冠长袍,浑身外放一层光焰,与往常不同的,则是外袍上多了一重纹饰,有着云雾游走,似鱼似龟,乃是他掌握的气数。

    “果然,元神之力大增,可以尝试渡过阴风劫难了……”

    段玉望了望自己双手,不由满意非常。

    与此同时,周围一片迷雾之中,却是有着一些灰黑之气萦绕,继而化为一个个有些残缺的身影。

    他们有的脖子上带着一条血线、有的则是肢体残缺、有的流着血泪,慢慢向段玉汇聚。

    “孤魂野鬼,还敢放肆?真当我杀不了你们第二次么?”

    段玉认得,这些都是他在云中岛造下的杀孽。

    但此时,甚至不必动用道法,只是威吓一声,就有一圈圈波纹散布,将这些魂魄的形体打乱,令他们直接堕入轮界。

    “这……并非道法,而是我身上的气运!”

    段玉见了,若有所悟。

    纵然只是一个区区九品,也不是那些孤魂野鬼能够冒犯的。

    此时也不管这些,元神盘膝而坐,手掐法诀,引动自身风劫。

    元神出窍有着三重境界,为心魔劫、阴风之劫、真火之劫,这阴风并非天风,也非凡风,而是地府阴风!平时只在轮界之中,那些魂魄形体不固、无人祭祀者,就会慢慢堕入此界,被风一吹,彻底烟消云散,实乃元神第一大害。

    而炼气士元神出窍之后,壮大到一定程度,便有这地府阴风来吹,是为劫数!

    这劫数避无可避,乃直接从天灵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神自解。

    也就是说,若不主动引发,等到这劫满自生之时,任凭你元神躲在肉窍之中,也同样有着地府阴风贯天灵而入,吹得你骨肉消融,元神化解。

    是以必须主动迎接,方有一线生机。

    此时段玉盘膝而坐,元神便忽然一颤。

    呼呼!

    一层地府阴风,不知从何处刮来,直接从他头顶贯入。

    砰!

    星冠炸开,元神刹那间如被千刀万剐,苦不堪言。

    “原来这阴风也有两重,一重内生,一重外刮!”

    段玉神念惊人,此时还能勉强动弹,只觉元神之内,仿佛有着千万把小刀子在挫刮一般,外面则是千刀万剐之刑,几乎要让他元神消散。

    “道印!”

    好在他来渡这阴风之劫,并非没有依仗。

    一念之中,元神之内道印浮现,螭吻张口咆哮,镇压着形体。

    “能被元神带入阴曹地府的,都是真正的至宝,白毫山也没有几件,我有着道印,渡过此劫就能增五成把握!”

    体内阴风被镇压之后,纵然外界还有,却也不如之前那么难熬了。

    段玉盘膝默坐,元神任凭削减,不断缩小,魂魄之内却是越发晶莹,有着由虚化实之感。

    “道域出!”

    不知过了多久,他双眼一睁,身周三尺道域浮现。

    清光大放,道韵天成中,阴风不断缩小,最终化归于无。

    “道印既掌阳间权柄,自然也可管阴司!”

    段玉若有所悟,右掌之上,三转青铜印浮现,半青半紫,这是已经稳定渡过劫数,到达元神出窍中期的证明。

    在此时,青铜印之中,一个小小的虚影分离出来。

    螭吻点头,张嘴一吐,一股气运便加持其上。

    这虚影原来是个小印,黄铜质地,金蟾为纽,带着阴纹,不是阳世所用。

    “提举土地司印?”

    段玉看了看篆文,却是一下就明白了:“这是云中岛对应阴司的权柄?也就是说,我可以册封本地土地了?”

    因为他只有一村,道印提炼出来的,自然是土地印。

    而若发展到全岛,那就必然是提举城隍司印!

    道家以印为重要法器,此印却是城隍最高印信,能使役调拨各地土地及其吏兵,并考校地府冥箱,拘放魂魄。

    换句话而言,从今而后,任何法师想要在云中岛阴司范围内做法事超度亡魂、发送野鬼、祈雨祈晴、伏魔驱邪等等,都得经过提举城隍司法印盖章认可,方算合法,其余都是非法。

    “不愧是造反专业户的功法,考虑得真是全面……”

    段玉撇撇嘴。

    龙气本来也分阴阳,有着册封阴司神祗的神通,道印也有,并不奇怪。

    这代表的,就是道门驱使鬼神为己所用的野心!

    “可惜……我手下都还活得好好的呢,也没有先册立土地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