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星光洒落。

    大海之地,人迹未至之处,黑暗中加夹杂着几点明光,映照出一个奇异璀璨的海底世界。

    红珊瑚、扇贝珍珠、海马海参……各种珍奇之物层出不穷。

    一队七彩鱼群忽然游过,仿佛正在被什么追赶。

    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那好像一个人形水母,半透明,在海洋之底肆意驰骋。

    段玉神魂游走,拨动着海底的珍珠,大的拿不起来,最终选了颗稍微小些的,总算带走,一股脑飞出海底,又遨游九天之上,望着璀璨的星光,大呼痛快。

    渡过风劫之后,元神夜游终于不用那么小心翼翼,随时都准备辟风咒了。

    只可惜此时的元神力气尚小,只能夕游千里而朝采花回。

    意思就是只能在晚上活动,纯粹的力气也顶多摘些花草。

    饶是如此,一个渡过风劫的元神,也是庞大的生产力。

    别的不说,南疆深山老林之中,什么奇花异果不是任凭采摘?还有这深海之地,珍珠珊瑚,也是予求予取。

    “只可恨力气不够大……不过等渡过了真火之劫,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自从决意走上这条争霸之路后,段玉却是又感觉回到了过去突飞猛进一般的修行状态中,功法进度简直一日千里。

    若是渡过真火之劫,从此元神小成,能日游千里,元神御剑,也算迈入此世顶尖战力层次了。

    毕竟段玉的功法与众不同,对龙气、煞气的抗性更强,元神小成便几乎可以比拟游神御气的大真人。

    ……

    云中元年,元月初二,云中君巡岛。

    山林茂密,清泉潺潺。

    段玉换了一身常服,毕竟冕服那是祭祀穿的衣服,傻子才平时穿。

    他负手而走,身后跟着的则是秦飞鱼、郭百忍、萧静风、叶知鱼寥寥四人。

    “这云中岛,虽林地不少,日后也得注意保护……毕竟草木所在,水土乃聚!”

    虽然只有五人,但每一个都是非凡之士,这次段玉连天野拳兵卫都没有带来,就是要暗中交待发展大计。

    看到郭百忍点头记住之后,又望向秦飞鱼:“一卫之兵,先定为一百,优先有家有业者,若是那些农奴肯从军,立即提拔全家为平民,赏赐土地。”

    段玉到现在还是不信任那些海贼。

    不过,比起那一百海贼众,剩下的千余农奴却有家室在此,算是有着人质,段玉也不会冒然将人往外推。

    比如那个九鬼清兵卫,就是特意提拔起来,对外招降纳叛的标杆。

    之前检地,爵位先不忙着发,倒是平民眼中只有小利,不得不赏,一人五亩,这下熟田中就有六七百亩赏赐出去,幸好有罗定那个冤大头顶着,段玉毫不心疼。

    剩下这些,刚好可用来赏赐农奴募兵。

    当然,这也是权宜之计。

    段玉内心想的,还是大规模移民之后,再招募良家子为兵。

    此时目光一转,看到萧静风神色怔怔,不由笑问:“静风,何事出神?”

    “主君恕罪!”

    萧静风原本有些呆滞的神色立即一变,行礼谢罪:“想到一些修行上的事情,是以出神!”

    他的确是因为修炼之事而烦恼,一切自然源自段玉昨日的封官了。

    本世界中,官职气运与普通道种几乎可称水火不容,原本萧静风以为担着那法曹主掾之职,肯定要影响进度,谁知昨夜修炼,却是一切如常,不由诧异。

    ‘这或许是官气不足之故……毕竟主君才有一村,其气不过九品,任命的主曹只有小吏级别,我却修炼到了无漏道体,正如一碗之水,无法覆一屋之火般……但,我昨夜为何还感觉修炼更加顺畅了那么一丝?几处功法运转更加圆润了?难道……’

    萧静风正是将段玉之前表现出的奇异,比如丝毫不受官职影响,修炼神速,与自己联系起来,在疑神疑鬼。

    这时看到段玉似笑非笑的目光,却是心里一空,仿佛被看透了。

    殊不知段玉早与郭百忍通过气,已经可以肯定,经过自己体制,还有道印转了一手的气运,并不妨碍炼气士修行,甚至还有些助力。

    ‘如此一来,招募天下炼气士,也是十分可行的政策,道门英才,大部分都要入我瓮中了……’

    段玉心里有些振奋,也没有再管萧静风,看向郭百忍:“一百士卒的皮甲、武具,都要齐备了!”

    “这个自然,我们这次虽然损了三艘海船,但其余物资也足够岛上之人用三年了……只是若要大规模招募流民,恐怕就只够一年……”

    郭百忍面露难色:“此岛地理十分优越,主公何不凭此重启贸易?”

    “这是以后的事,我今日便要带你们看看本岛真正的财源!”

    段玉笑了笑,带着四人跋山涉水,来到一处溪流源头。

    这还是他元神夜游后,终于找到的。

    “你们看……”

    他指了指溪流之中,一点点沉淀的金色。

    “这莫非是……”

    叶知鱼直接跳入水中,抓起一把沙子,当沙石漏尽之后,赫然有着点点金色。

    “金沙?这地下,莫非有着一条金脉?”

    郭百忍张大了嘴巴:“难怪主君今日只带我们四人!一路深入至此!”

    “哈哈……不错!”段玉大笑:“这金脉十分富足,一年开出数万两黄金,丝毫不成问题!”

    这金矿前世他陨落之前,听闻已经开采出二十万两黄金,那就是起码二百万两白银!

    而一年数万两黄金,就是数十万两白银,足够支持迁移流民,还有开垦全岛的巨大花费了。

    “此乃本岛绝密,你们万不可泄漏给他人……秦飞鱼,等到士卒成军之后,就以建营练兵为名,将附近尽数圈起来,有擅入者杀无赦!”

    此世精兵特长不同,各种古怪的练兵之法都有,在山中练兵也没有什么。

    “请主君放心!”

    秦飞鱼脸色涨红:“这是本岛命脉,我一定将其看好!”

    “善!我们回去!”

    段玉点点头,转身而走。

    萧静风等人连忙跟上,心里却是在盘算不已。

    原本段玉要分封他们,就已经是莫大的恩典了,只是后来又说要实封,是以暂且放缓。

    但要将一岛开垦出来,何其难也!

    虽然出云国陷入战乱,产生了大量流民,但开垦可不是光有人便行的。

    更不用说,在他们产生效益之前,一切负担都得幕府支撑。

    按照历史上几次开垦经验而言,要想彻底化一地百万亩为沃土,起码得三代人的功夫,也就是一甲子,六十年时间。

    唯一能加快速度的,就是拼命砸钱氪金!

    此时这条金脉的发现,顿时补上了最后一块短板。

    纵然萧静风,心里也不由震动不已:‘主君欲开垦,便有东海云中岛,主君欲迁移流民,便有出云之乱,主君欲得金,如今就发现一条金脉!莫不是……天命所归?’

    这不能怪他疑神疑鬼,实在是段玉所作所为,太过超出他的想象极限了。

    “百忍,你觉得如何?”

    行走在路上,段玉又问着。

    “金银不缺,桎梏此岛发展的,唯有人与物资……幸主君得天佑,出云正逢内乱,民不聊生,可大批移民!再至大陆购买粮草、耕牛,三年之内,必可让此岛大治!”

    郭百忍拍着胸脯保证道。

    “善,若此岛三年大治,你可为大夫!”

    段玉笑眯眯地拍了拍郭百忍的肩膀,顿时令他心里不争气地一跳:‘大……大夫?’

    郭百忍可是认真听了段玉的士大夫卿分封制,明白大夫所辖,至少一乡,可称乡主啊!

    纵然郭家祖产最盛之时再翻倍,也未必有这些吧?

    更何况,还可以世袭不替,甚至集行政、司法、经济、兵权于一身!换句话说,只要完成了义务,纵然在封地内为所欲为,弄到天怒人怨,理论上也没人可以奈何得了他。

    这一刻,哪怕修炼为山九仞诀,心思不动如山的郭百忍,也是不由狠狠动心了。

    此时,郭百忍更想将这岛治理好,因为这也是在为他自己做事,不由积极性更高,飞快开动脑筋:“但……海运太过凶险,比如上次遇到风暴,九死一生……”

    “这个不然……”

    段玉很不以为然:“只要能识星相、洋流、季风,再配以武士法士护卫,当可令天堑变通途!”

    “主君,臣有一言!”

    萧静风此时也不出神了,开口道:“纵然东陈的海贸世家,其中经验最丰富者,也不敢说能望尽天象,最多十中七八。而即使每艘船都配备武士法士,若遇到那妖鲲,也是无可奈何。”

    说白了,在此的都是非凡者,让他们去怼海贼、怼普通妖兽,都是丝毫不惧,但如果遇到了大妖怪,那还是有些头皮发麻的。

    这也是制约东海开发的要素之一。

    “妖鲲啊……此兽最应解决!”

    段玉摸了摸刀鞘,眼睛略微一眯。

    毕竟要从出云国运送流民,所经大部分都是此妖领地,虽然不一定能碰上,但船队遮天蔽日,人员血气充沛的话,就好比送货上门的香饵,此兽很可能会被引动,到时候一死死一船队,金山银海也撑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