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五十四章 酒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海宋岛,安云港。

    这里自古以来就是造船圣地,各种船坞随处可见,东陈的大翼冥吞、出云的安宅船、南楚的楼船……各种形制的船只在此地云集,百舸争流,别有一番热闹。

    “倒是好一处港口,不比界港差了……”

    段玉一身锦衣,头戴银冠,背后跟着虎视眈眈的天野拳兵卫、武藏泉守等人,仿佛一个出游的贵家公子,左顾右盼,不由点头:“我听闻此岛今年也是丰收,倒是可以采买一批粮食,也省得杨惟平老是在我面前哭穷了……”

    叶知鱼的商队还在训练中,此时只派了数人跟来,在旁边的城市中购买了一家店铺。

    段玉一行逛过之后,就直接在没开门的铺子中歇脚。

    “陈平之,日后这店铺就交给你了,你便是本地的掌柜,记得专心做生意,顺势而为收集情报便可……”

    陈平之是一个三十来岁的胖子,脸圆圆的,笑起来眼睛都要眯得不见,很有几分长袖善舞的气质,颇受叶知鱼看重。

    此次被派来,除了担任坐地掌柜之外,就是负责搭建海宋的情报网了。

    “请主君放心!”

    陈平之恭敬地行礼。

    对于这等外派人员的忠心,段玉没有丝毫侥幸的想法,因此这个商铺是直接挂在另外一个人名下,还要给这个掌柜配备个账房。

    至于最后还有一人,则是隐藏在暗中,如此一明一暗,方能兼听则明。

    “等我走后,此地就交给你了……你下去之后先给我办一件事,给我打听一个人,此人名为施大海,施家之人,此时或许已经加入了海军。”

    段玉肃穆说着。

    “必为主君查清楚此事!”

    陈平之重重点头。

    段玉命他下去,心中却是回忆起有关施大海这位名将的传闻。

    此人资质平平,曾为瀚海仙宗外门弟子,又被逐出,继而游历各地,回国后加入海宋水军。

    其真正发迹,是在一次买画中,获得了一份海图。

    这海图指引往鲛人聚居之岛——蓬羽岛,与鲛人相识,通过斩杀妖鲲而与其订立契约,获得鲛人之友谊,从此踏浪四海,无往不利,名震天下。

    段玉此来,自是做两手准备,若施大海还未得画,那没有什么好说,直接抢了机缘就是。

    若是得了,那就连人也抢了。

    ‘鲛人擅航海,能听风辨浪,观星定位,提前预知风暴洋流……若没有它们帮助,茫茫大海,怎么锁定一条不断游走的妖鲲?锁定还是其次,毕竟弄个几千人一起航海,其血气肯定能吸引到此等大妖魔,但关键是当初区区一个施大海,连元神都不是,也非兵家大师,如何能击杀妖鲲呢?必是得了鲛人援助,知道其弱点……’

    是以欲捕杀妖鲲,先得联络鲛人。

    而此关键,就在那份海图之上。

    话说回来,若施大海还没有买画,那茫茫海宋,那么多书画店、还有游走的小摊小贩,真的鬼知道要去哪里买了。

    是以段玉之前行动略有纠结,还是想着拖延到对方得画之后再动手,至少目标明确。

    ……

    白罗城。

    逢着休沐,施大海来到酒肆,准备打几斤酒,好好治一治腹中的酒虫。

    他不过二十来岁,却蓬头垢面,嘴边一圈胡茬也懒得修理,衣衫破烂,看着仿佛市面上的泼皮无赖,腰间佩刀,放浪形骸,观者无不退让。

    “打两斤酒,再来一碗囫囵肉!”

    “好嘞!”

    小二眼明手快地上了一壶酒,旋即端上一个瓦盆,上面一个碗倒扣着,打开之后香气四溢。

    要说这囫囵肉,乃是本地一道特色美食,只流于乡野市井,却难登大雅之堂,因为这道菜的主材乃是——狗肉!

    提及来历,却是有些不雅,乃是偷鸡摸狗的盗贼所传。

    他们有时候抓到一条狗,手边没有其它材料,就以瓦罐煨之,周围埋上炭火灰烬,藏于某处,过个几天再来看,就见瓦罐内的狗肉连骨头都烂了,混作一团,香气四溢,可囫囵吞下,便以囫囵肉为名。

    后来被厨子学了去,又在瓦罐中加入各种调味料,美味更上一层楼,乃是施大海的挚爱。

    几乎每次休沐,他总得好好吃一顿囫囵肉才肯罢休。

    此时见到肉端上桌,嘴里顿时口水分泌,食指大动,连忙舀了一勺放进嘴里,几乎不用咀嚼,肉汁便混杂着香气在味蕾上炸开,口感温软至极,入口即化,没两下便迫不及待地吞入肚中。

    光是此等咽喉吞咽的快感,都是无上的享受。

    若是吃完之后,再来一口老酒,杀杀口中的味道,就会发现其虽淡不绝,又有一重滋味,令人忍不住继续再吃肉喝酒。

    “呼……”

    施大海将肉吃完,又狠狠灌了一壶酒下去,才满足地长出口气,连眼角都有了些泪花。

    人并非悲伤的时候才会流泪,还有大笑之时,难以自制,也会流下泪水。此时却是被美味刺激得泪流满面。

    说实话,这酒肉虽然好吃,但还未臻至天下绝顶的至味,但施大海之前在海上漂泊,长年下不了陆,早已嘴里淡出鸟,这就大大加分了。

    “若能日后天天喝酒吃肉,人生就圆满了啊……”

    意犹未尽的施大海摸着肚子,叹息一声,可惜想到家里生计,又不得不狠狠攥住钱袋。

    虽然施家是海宋大族,但也分嫡庶远近,嫡系自然锦衣玉食,享用不尽,其它分支却各凭本事了。

    施大海这一支,就是属于混得特别不好的那一类。

    否则的话,也不会至今还未娶妻,在水军中也只是做到了一个从九品武职。

    这时掂了掂钱袋,又在寻思着上官临近生辰,或许自己也该去钻营一番?只是这上司虽是武职,却偏偏是个爱附庸风雅的,难道要买些笔墨纸砚送去,又或者……弄些什么书帖字画?

    不知道为何,一想到书帖字画,施大海捂着心口,就有些怅然若失之感。

    仿佛什么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正在离去一般。

    “这位朋友,有礼了!”

    正诧异间,耳边传来一声。

    施大海抬头,就见得一个锦衣公子,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头戴银冠,身穿锦袍,旁边还有几个凶神恶煞的出云武士,似是护卫,此时就坐在自己面前。

    “出云贵族?”

    他诧异了下:“你刚才是在叫我?”

    “在下段玉……见这位兄台身姿不凡,想交个朋友!”段玉笑了笑,直接命小二上前:“再来一坛好久,囫囵肉来一盆。”

    “得嘞!爷您稍等,马上来。”

    小二眼睛一亮,接住打赏的碎银子,脚步都快了数分。

    “若不嫌弃,我请你喝酒吃肉!”

    “这……自然是不嫌弃的。”施大海本来就没有吃饱喝足,此时见到上来的酒肉,眼睛就有些发直。

    更何况,他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虽然顶着个施家子弟的名头,但一事无成,也没有什么别人好惦记的地方,特别是段玉这模样,应该是个外国贵公子,就更将疑惑打消大半,拱拱手,说声多谢,立即抓着一条狗腿,开始狂啃起来。

    “在下施……那个大海,多谢公子请客,改天我请你喝酒!”

    施大海嘴里塞满了肉,模糊不清地说着,这个改日,自然是后会无期的意思。

    “哈哈……一定一定!”

    段玉却是温润地笑了笑:“我有相面之术,见阁下面露峥嵘,将来必不是个没成就的,特选虎落平阳之际来结交一二……”

    施大海正在喝酒,听到这话差点喷了,将酒盏放下:“你说话倒是直爽……我,真的能成事?”

    他看这段玉气质脱俗,非富即贵,不至于来骗他,心里就是一动。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段玉曼声长吟着:“今日见风起青萍之末,我当助力之……拳兵卫!”

    天野拳兵卫顿时上前,奉上一个钱袋,打开之后,里面金灿灿的一片。

    “谨具薄礼,还望朋友收下!”段玉笑着将钱袋往前一推。

    施大海望着钱袋,目光转向天野拳兵卫,又见他抱着的一个画轴,眼睛却移不开了。

    ‘看来此物真是与他有缘!’

    见到这一幕,段玉心里暗道。

    自从找到这个施大海的消息,他立即带着人马不停蹄地赶到白罗城,甚至偷偷潜入过施大海的家宅。

    只是通过暗中打听,还有自己查找,此人根本不通文墨,也没有收藏字画的爱好。

    当即知道事件还没有发生,又穷搜白罗城的字画铺。

    有段玉亲自出马,一家家找过去,原本只是死马当活马医,不想真找到玄机所在,截了这施大海的机缘。

    至于反噬?段玉乃是元神真人,又有避劫秘法,再加上云中岛有着根基,也就一力承担了。

    此时再见这施大海,只是想投资而已。

    虽然此人比起另外两大名将有所不如,又痛失这一机缘,但比起普通人无疑还是要胜出许多,将来未必不能脱颖而出。

    如今埋下伏笔,日后自有用到之处。

    施大海却是有些浑浑噩噩,大腿上的右手用力,终于转过头,暗暗自责:‘我这是怎么了?为何会对他人之物如此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