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五十六章 钩蛇(月票800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轰隆隆!

    乌云密布,雷蛇乱舞。

    狂风如聚,波涛如怒,大海一片漆黑,掀起山一般高的巨浪。

    在这其中,却有着一艘大船随波逐流。

    不!以大海为对比的话,它十丈长的体形,简直跟小黑点也没有什么区别。

    “前方礁石,右满舵!”

    段玉全身湿透,双脚牢牢钉在甲板上,狂吼着指挥。

    “喝啊!”

    掌舵手全力转动船舵,终于险而又险地与一座奇峰突起的礁石擦肩而过。

    然而,还没有等到船上之人欣喜,又一个浪花打来。

    啪!

    船身猛地一震,几个水手被甩飞上高空。

    幸好他们腰间还牢牢地拴着缆绳,纵然被勒得直翻白眼,好歹还是留下了一条性命,没给甩进海里。

    但就在这时,一个倒霉蛋也不知道是绳子没系紧,还是缆绳断了,总之就这么一路惨叫着,掉尽海里。

    这已经几乎可以确认不幸,任何救援都是不可能。

    “左侧闪避!”

    段玉挥舞着鬼切,脸色没有丝毫改变,宛若泰山一般任凭风吹雨打都巍峨不动。

    ……

    清晨。

    骄阳破云,洒下和煦温暖的光辉。

    “啊啊!”

    众人一起向着朝阳大吼,庆幸劫后余生,船只劈波斩浪,驶离了那片恶鬼礁海域。

    “主君……我们终于离开那个鬼地方了!”

    天野拳兵卫湿漉漉地上前,递过一袋酒水。

    武士虽然不怕野兽恶鬼,但回忆起昨日的那种天灾,还是令他心有余悸。

    “嗯……”

    段玉接过酒袋,猛地一压,一股水线就从壶嘴喷出,落入嘴里。

    海上淡水储存不易,为了防止变质,多用酒水,当然,度数普遍很低,一是酿造技术不过关,二是省得喝醉误事。

    “哈哈……痛快!真是痛快!”

    经过一夜紧张奋斗,其它水手都是疲惫欲死,段玉却依旧生龙活虎,上前接过舵手的职务,让他下去休息。

    旋即取出海图:“嗯……我们既然已经渡过了后面的恶鬼礁,那距离蓬羽岛也就不远了……”

    自从七日之前,段玉这艘船就驶离了正常的航线,开始进入未知的深海区域。

    好在有着手上的海图,能规避过大部分风险。

    饶是如此,也有几次惊险无比,差点就船毁人亡——当然,段玉不一定亡,但就得流落荒岛,不知道何时才能回去了。

    这蓬羽岛所在,不仅十分隐秘,周围更是有着诸多险恶海域守护,若是没有正确指引,几乎都要船毁人亡,是以鲛人一族才能隐居至今。

    “主君!你看……”

    天野拳兵卫趴到船舷,眼镜瞪圆,大呼小叫。

    只见此时大海清清,几乎令人能直接看到海底,一层层碧绿的光芒反射,于海天相接之处化为一道彩虹。

    诸多不知名的鱼类游过,色彩斑斓,瑰丽璀璨。

    ‘真是……好美啊!’

    段玉搜索枯肠,竟然无法开口形容,心里也只是如此叹息着。

    ‘若不是被这功法因果、争霸野心、还有前世之仇束缚,或许隐居东海修道,闲来泛舟,探索世界尽头,也是十分有趣之事!’

    在心底,不由诞生出一个念头。

    忽然间,段玉眼睛一眨,一股危险之感传来,不由连连后退:“离开船边,危险!”

    哗啦!

    话音刚落,一道黑影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海底游来,尾巴一卷,破开水面,溅起朵朵浪花。

    这尾巴表面布满细腻的鳞片,青绿色,有着分叉,灵活无比,只是一卷,就将一个倒霉水手卷入海中。

    “有海怪!”

    “快取渔叉来!”

    船上水手立即大叫。

    “来不及了!”

    段玉眼明手快,两道青铜符箓飞快扔进水里。

    砰砰!

    海面鼓起,不久之后出现大量气泡,混杂着血水。

    一团浑浊之中,隐约可见一条如蛇般的长长黑影,似受到了惊吓,狼狈而逃。

    “此时想走?问过我没?”

    段玉疾步抢到船头,对着海水按动扳机。

    轰!

    仿佛鸣炮般,粗大的弩箭笔直飞射,后面还串着长长的黑索。

    甲板上的黑索一圈圈消失,突然间崩得笔直。

    “中了!”

    船上之人立即发出欢呼,忙不迭地转动绞盘收回黑索,同时尝试救援那个落水的倒霉蛋。

    “嘿呦!嘿呦!”

    在一群水手转动绞盘的号子声中,巨大的颤动传来,仿佛海底有着一个巨人,正在拔河般地拉扯,甚至要将船只整个拖入深海。

    幸好,踏浪号十丈长的船体也不是说笑,僵持到了下午之时,那边的力道终于被消磨殆尽。

    旋即,一条五丈长的怪蛇被拖到了海平面上。

    “这是……钩蛇?”

    段玉想了想,认了出来,他看过一本古籍上有着记载:“……东海有钩蛇,长数丈,尾岐,在水中钩取船上人马啖之……”

    尾岐,就是尾巴分叉,有多条尾巴的意思。

    这钩蛇,说白了就是一条尾巴分叉的双尾大海蟒。

    如此一条大家伙,要不是段玉一箭射中它要害,未必就能这么轻易地擒杀。

    “它……死了么?”

    天野拳兵卫望着钩蛇背上一个巨大狰狞而发白的伤口,不由喃喃着。

    再怎么说,背上被开了这么一个大口子,又带着一艘船游荡了半日,纵然是条鲸鱼也得累死了。

    “武藏大师……”

    段玉将武藏泉守叫来:“你看这蛇作为鬼切的祭品,如何?”

    武藏泉守原本是出云铸刀名师,因为段玉为他报了血海深仇才舍家投靠,修为武道宗师、炼气无漏道体,算是段玉手下最出类拔萃的那几个人才之一,已经提拔为工曹主掾,之前一直在岛上荣养。

    这次被段玉拖着出来,主要就是为了妖刀鬼切的修复。

    “此乃……嘶……钩蛇?!”

    武藏泉守也是个识货的,望着海平面上的钩蛇,眼睛有些放光,旋即点头:“此妖血气浓郁,却是比普通血食更佳,可惜失血过多……”

    “有总比没有好,速速动手!”

    段玉呛得一声,拔鬼切出鞘。

    武藏泉守望着鬼切锋刃,神色有些痴迷,旋即转过头,掏出一张阵图,嘴里念念有词,像是在为鬼切持咒。

    嗡嗡!

    伴随着咒文声,段玉蓦然感觉手中的鬼切刀仿佛觉醒为一个恶鬼,在催促他获得更多的血肉。

    “给我安静!我让你吃,你才能吃!”

    他嘴角露出一丝狞笑,三转青铜印轰鸣,螭吻化形咆哮,顷刻间就将这柄妖刀镇压。

    再怎么桀骜不驯的狼,也比不上自己养的狗好使。

    鬼切顿时一震,锋锐尽敛,甚至令段玉感受到一股委屈的情绪。

    ‘真是越来越像人了呢,难道此物可以开启灵智?不……有灵慧的法宝,我听都没听说过!’

    段玉摇摇头,将这个杂念抛下,一跃而出,鬼切竖斩。

    “嘶嘶!”

    就在这时,原本漂浮在海面,宛若尸体的钩蛇忽然一动,转过头来,张开血盆大口,似乎想要将段玉一口吞噬。

    “主君!”

    变生肘腋,武藏泉守与天野拳兵卫等人都是脸色大变:“小心?!”

    “哈!早知道你在装死!”

    身在半空中的段玉纵声长笑,从怀中飞出一块木板,脚下轻点,原本无法借力的身躯竟然一个翻转,躲过了钩蛇的垂死一击,翻到其头顶,鬼切猛地刺下。

    噗!

    恶臭的鲜血飞溅,以鬼切之锋锐,直接刺破蛇鳞、骨头,直没至柄,将它上下嘴穿透。

    “嘶嘶……”

    钩蛇拼命挣扎,尾巴乱拍,溅起大量水花。

    但旋即,一种干瘪的趋势,就从它头顶蔓延,继而至整个蛇躯。

    一炷香之后,这种垂死挣扎便彻底消散。

    哗啦!

    水花一闪,段玉来到船上,望着手中的鬼切。

    此时的鬼切,表面竟然有着一丝丝血纹,仿佛人的血管般不断蠕动,吸纳着其余的鲜血,并传出一股吃撑了的感觉。

    很显然,这钩蛇的血气大补,令鬼切都一时消化不了。

    “恭喜主君!”

    旁边,武藏泉守肃穆拜下:“血祭了此条钩蛇之后,鬼切纵然没有尽复旧观,也弥补了三成之损!”

    “嗯,你辛苦了!”

    段玉收刀入鞘,指着下面的钩蛇:“此蛇虽死,身上不少东西都很有用,给我捉上来,剥皮拆骨,今晚吃蛇羹!”

    “遵命!”

    拳兵卫大声应下,其它水手也是纷纷欢呼。

    毕竟这么长时间天天吃鱼和干粮,嘴里早就淡出鸟来了,换换口味也是不错。

    “这钩蛇之肉可不一般,炖而食之,可强筋壮骨、养颜护肤、消炎止痛、养阴补虚……对于风湿之症更有奇效!”

    武藏泉守颌首道。

    段玉也清楚这点,这蛇本来就可治风湿,而海上的船员被湿气侵蚀日久,关节大多有些问题,这钩蛇比普通蛇强出数筹,虽然被鬼切先吃了大头,但血肉依旧很有疗效。

    更不用说,其皮其骨其胆,都是妖兽材料,能卖高价。

    虽然出海很危险,但利益同样很大,不客气地说,抓到这一条钩蛇,这次购船出海的消耗便回本了,甚至还有盈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