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五十九章 窃听(月票1200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看到族中勇士被一个少年放倒,鲛人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片刻后,才回过神来,议论纷纷:

    “阿古竟然败了?”

    “那可是勇士阿古啊……”

    “人族……这么强?”

    有的鲛人姑娘望着天野拳兵卫的目光,已经是充满仰慕与火热了。

    “咳咳!”

    见到这一幕,大长老冰云面色不变,向着身后瞥了一眼。

    一名鲛人武士放下铁制武器,来到了场中:“我……力蒙!”

    他比之前的阿古要矮,身上的线条却十分流畅,充满一种黄金分割的美感。

    而那种煞气与肃穆,却是令天野拳兵卫认真起来:“请!”

    “喝!”

    “哈!”

    两个人双臂交接,抵在一起,宛若两头莽牛,地面上都被刨了好几个土坑。

    围观众人尽皆屏息凝神,观看着场中对决。

    绿珠感觉袖子被扯了扯,转过头,就看到了段玉。

    此时的段玉却是笑了笑,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往后面的椰子林一指。

    绿珠吐了吐舌头,偷偷瞥了眼旁边的紫珠姐姐,却发现对方正声嘶力竭地为本族勇士加油,顿时眉开眼笑地溜到后面。

    “段玉……你就不怕他输掉么?力蒙可是大长老亲自选中的护卫,我们鲛人族最强的几个统领之一了……”

    绿珠笑嘻嘻地道。

    “拳兵卫很强的……”段玉丝毫不在意。

    先不说男鲛人的武力如何悲催,而拳兵卫还占了这么大便宜,若是还不能赢得漂亮,那这个手下真是白收了。

    要知道……鲛人最擅长的场地,肯定是在海里啊!

    在岸上跟人玩角抵,已经算是自缚一臂了,若是在深海之中生死搏斗,不说这个力蒙,纵然是之前那个阿古也能自身毫发无伤地将拳兵卫玩死。

    “你偷偷跟我出来……怕不怕?”

    段玉却是趁机祭出了几件杀器,比如在安云港采买的糖果点心、以及几件精致首饰来欺骗小女生。

    “不怕不怕!”绿珠眼睛一亮,毫不客气地拿了一块糖放进嘴里,眯成了月牙:“反正是在我家,你还能把我拐了不成?”

    顿了顿,神情有些警惕:“你该不会是真的想拐走我吧?就好像对紫菱姬那样?”

    虽然如此说,但她紧紧攥着首饰不放,眼睛还是盯着段玉手里的点心。

    “当然……不是了!”段玉循循善诱:“我跟你们大长老已经有了约定,大家都是好朋友了,好朋友间互相帮忙、互赠礼物,不是应该的么?”

    “说得也是!”绿珠长松口气,又开始吃点心,两边小脸鼓起,好像一只抱着栗子啃的仓鼠。

    不过再怎么样,这少女也只是天真,并非傻子。

    段玉没有直接问海图上的文字打草惊蛇,而是跟她闲聊起来,循循善诱地得到了很多消息。

    过了会,似不经意地问道:“对了……为什么你的姐姐好像很讨厌我啊?”

    “姐姐讨厌一切人族……自从紫菱姬的事情发生之后,鲛人族最后的王族之血就断绝了,没有了王族的领导,鲛人族也陷入了内乱与分裂,只有我们这一支还在这里坚守……”

    绿珠的声音渐渐低沉下来。

    “紫菱姬?最后的王族之血?”

    段玉越听越熟悉,最后终于想起来:“那个鲛人族最后的公主?与吴越王有过一段狗血情愫的传说主角!帝品沧海夜明珠的制造者?”

    “对啊对啊……就是那个‘吴越’,拐走了我们最高贵、最美丽的公主……”

    绿珠攥起小拳头,对此愤愤不平:“还害得公主身亡……真是个大坏蛋。”

    历史的真相总是被埋藏在诸多辞藻的掩饰之下。

    段玉也是知晓,流转于世间的那唯一一枚帝品夜明珠之上,听起来有些凄美的吴越王与鲛人公主之间异族之恋,最终还是以悲剧结尾。

    “是挺坏了……对了,绿珠,你几岁啊?为何我在宴席上,没有见到鲛人族的孩童呢?”

    “我就是小孩啊!”绿珠指着自己的鼻子,用青稚的声音道:“按照你们的算法……我有九岁啦!”

    “九……九岁?”

    段玉险些吓了一个马趴,脑海中一个声音如雷般回响:“三年起步……三年起步……”

    “哇哦!!!”

    就在这时,校场那边传来如雷般的震惊与欢呼。

    原来是经过一番苦战之后,拳兵卫终于略胜一筹,将力蒙甩飞出去,正举着双臂炫耀勇武。

    “你在对绿珠妹妹做什么?”

    而还没有等到段玉回过神来再打探一番情报,紫珠便发现严防死守的绿珠不见了踪影一路找来,几乎恨不得扑上前咬段玉一口。

    “呵呵……紫珠姑娘,你误会……误会了!”

    段玉尴尬一笑,难得的有些脸红。

    ……

    夜晚。

    月光徐徐洒落,海面上波光粼粼。

    一部分海员宿在了岸上,段玉还是习惯性地回到踏浪号。

    此时,就在舱室中盘膝而坐,目露沉吟之色:“没有老人,是因为鲛人不显老……希望那些猎艳寻欢的小伙子们不要中彩,或者得知真相之后不要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吧……但居然没有小孩,这就更奇怪了。绿珠那么大,居然才九岁?难道鲛人一出生便是少年模样?这其中一定还有什么奥秘!”

    思索之中,段玉元神出窍,化为一团阴风,吹向鲛人聚落。

    这些鲛人的武力他已经充分地估量过了,人口不多,实力也不怎么样。

    毫不客气地说,就是自己这一船人,都能给尽数收拾了,捕捉为奴隶。

    当然,前提是以此地为战场,不能转移到海中。

    ‘实际上,鲛人的天赋相比人类而言已经是得天厚爱了,不论男女在海中都是绝对的精兵,还可预知风暴,不会迷途,女的鲛人甚至还能编织鲛绡,泣泪成珠……但是……但是……空有如此才能与天赋,却没有与之相符的武力,注定了就是个悲剧,就好像那个最后的鲛人公主一样!’

    ‘弱者必须要依附强者,才能在大争之世中生存,既然如此……为何不让她们依附于我?’

    这个鲛人聚落的防御,在段玉看来,跟纸糊的也没有什么两样。

    站岗的鲛人武士看不见阴神,而村落当中,只有寥寥几处,有着类法术力量的防护。

    即使如此,这种防护也不如何给力,具体而言,就跟京都阴阳师与僧侣们布置的驱邪符咒一般,能驱散小妖小精,对元神却无可奈何。

    唯一要令段玉小心的,就是其损坏后的示警作用。

    ‘但真正的高手,怎么可能被这种小问题难住?’

    段玉熟门熟路地来到今天议事的大长老屋内,掐了法诀,随风潜入,连那些示警的符咒都没有惊动。

    ……

    “大长老,我不明白,为什么不赶走他们?还要与那些可恶的人类贸易?”

    屋内,紫珠激烈的声音传来。

    “紫珠,你不懂……”

    冰云有些疲惫地回答:“那一伙人……很强!力蒙统领,你怎么看?”

    “如果只是那个跟我角力的人类,在陆地上我不是他的对手,但在海里,我肯定可以杀死他……但他们的那位主君,我看不透,只感觉非常危险!”

    力蒙中肯地道。

    “我也感应到了……那个段玉,应该就是人族中的修炼者,人族虽然很平凡,没有我族的天赋,却可以通过修炼,获得非凡的力量。”

    冰云大长老叹息道:“而那个段玉,给我的感觉甚至如同海阎王一般!”

    “嘶嘶……不可能!”

    场内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

    良久之后,紫珠才问着:“大长老你跟他交易,难道是为了……五年之后的那事?”

    “不错!”

    冰云大长老斩钉截铁地道:“海阎王虽然庇护我等,但也是我一族血泪的根源,伴随着它的强大,也越来越贪婪无度,我们必须摆脱它敲骨吸髓的控制,否则一族都有尽灭的危险!那个段玉,就是我们可以借助力量之人,不过……还需要五年加深羁绊,或者考察!”

    ‘原来如此……’

    躲在一边偷听的段玉,却是大悟:‘我来早了?似乎这鲛人一族的灾难,还有五年才会爆发?’

    “羁绊?跟那等人?”紫珠倔强地抬起头:“即使他手上拿着海权之契——我王族与人族签订的盟约,我也不认同!”

    “为了一族,牺牲什么都无妨,作为我的继承人,你更要有着这个觉悟……”冰云大长老语重心长地说着:“或许有一天,我会将你作为礼物送到人族手中,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吾族的存续!”

    “我理解大长老你的做法,但并不代表我认同它!”

    紫珠攥紧拳头,大声道:“既然人族可以通过修炼变强?为什么我们鲛人不能?既然修炼者很厉害,那我也要成为修炼者,有朝一日亲手打破这个诅咒!”

    ……

    “将海阎王比作诅咒?看来这个鲛人族与妖鲲的联系,比我想象中还要深啊!”

    段玉悄悄离开,又探访了几处禁制之地,毫不意外地,找到了一个供奉海阎王的祭坛。

    在一些土著眼中,拥有翻江倒海之力的妖鲲,完全可以当作神明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