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六十二章 飞剑(月票1600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段玉元神不断消解,心里却浮现出一语。

    当即收摄神念,任凭真火煅烧,将自己当作一块投入熔炉中的杂铜。

    片刻后,他元神消解大半,现出一枚几乎纯紫的三转铜印。

    这才是他真正本命核心,真灵寄托所在!

    大日真炎没有丝毫迟疑,煅烧上去,铜印轰鸣,上面的螭吻咆哮一声,不断挣扎。

    段玉几次三番汲取气运,转化而来的道行,在火焰煅烧之下飞快消失,很快就到了一个临界点。

    而就在这种煅烧中,原本铜印之上,最后的一丝青色,终于彻底消散。

    ‘这是……在燃烧功行的同时,将我道行中的杂质一起煅烧掉了?因此我终于真正晋升三转青铜的巅峰?’

    铜印纯紫,一层玄光顿时发出,驱散火焰。

    旋即,以青铜印为核心,一个元神飞快重塑。

    “这是……”

    甲板之上,武藏泉守与天野拳兵卫接连发出惊呼。

    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半透明的人影,羽衣星冠,虽然有些朦胧,与盘膝坐在一侧的肉身宛若孪生兄弟,但的确是他们的主君!

    “恭喜主君,元神白日显形!”

    武藏泉守最先明白过来,双拳放于身侧,隆重行礼。

    精魄之类能白日作祟,代表修行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此时的段玉也是如此,虽然元神只是在白日中现出了一个朦胧的影子,但也代表着他从此成就日游真人,可元神驱物,神通惊人!

    ‘渡过了真火之劫后,天地还是这个天地,但我已经不同!’

    段玉若有所思地望着自己的元神之手,任凭阳光照射,却是不再诞生出大日真炎了。

    一念至此,他元神归窍,睁开双眼:“我无事,让你们担心了,啊……这不是紫珠姑娘么?”

    “咦?”

    紫珠瞪大眼睛,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居然已经上了段玉的船,当即就想跳下甲板。

    “紫珠姑娘慢走,你若想修行的话,在下倒是可以指点一番……”

    但下一刻,段玉的声音,却是令紫珠止住了脚步。

    显然这个倔强姑娘心里清楚,既然已经被大长老送给了段玉,此时再跟他置气,根本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更何况,还有修行的诱惑……

    “今日我渡过真火之劫,也是喜事,当开宴庆贺,还请紫珠姑娘赏脸……力蒙统领,你在海中引航辛苦了,上来喝一杯如何?”

    段玉笑眯眯地道。

    这力蒙虽然是鲛人中的勇士,但也抵挡不住酒虫的威力,特别是跟着人类行船以后,见识到了不少人的享受,有些痴迷。

    此时听到有酒喝,顿时屁颠屁颠地答应了,让紫珠直想翻白眼,但也是有些忍不住诱惑,想到了段玉那里各种好吃的糖果糕点,喉咙不争气地滚动了下。

    当下段玉吩咐着,开了一个小宴。

    虽然远洋航行条件简陋,但如果只是满足四五人的话,还是绰绰有余。

    力蒙抱着一个酒坛,看样子是不愿意松手了,而紫珠显然对于那些点心与糖果很有好感,努力消灭着。

    “恭喜主君,成就日游真人!”

    武藏泉守与天野拳兵卫却是举着酒杯,一板一眼地行礼。

    “多谢!”

    段玉矜持地笑了笑,饮了一杯,心中也是大乐。

    重生之后,他此时的修为,却是已经远远超出前世了。

    甚至,修行速度连一干天才道种都要瞠目结舌。

    ‘这就是找到了自己的‘道’,所带来的加成么?’

    段玉暗暗思索着,又看向紫珠:“你想修行?”

    “咳咳……不错!”

    紫珠努力将点心咽下,又连忙饮了一杯酒,结果似是不太适应,呛得咳嗽连连,令人忍俊不禁。

    段玉算是看出来了,藏在此女冷若冰霜外壳之下的,实际上还是如同绿珠一般的天真。

    此时不以为意地道:“人族修行,可分为道、儒、兵三家,我看姑娘你,应该不是能读书或者带兵的性子,那便只有走道家炼气士之路了?”

    “道、儒?什么东西?”紫珠果然是个修真小白,啥也不懂。

    “反正你应该就是想跟我一样,对不?”段玉换了个形式。

    “没错,我要成为你这样强大的修行者!”紫珠连忙点头。

    “可惜……炼气士功法,大多是我人族的,至于鲛人么?”段玉摇摇头。

    虽然鲛人跟人很像,但一个卵生、一个胎生,一个可化鱼,还有海洋天赋,一个却是平平无奇,根本就是两个种族,经脉都不一样,怎么教?

    纵然手上有一部九天玄女宗的功法,段玉也不敢让紫珠直接上手啊,否则走火入魔了怎么办?

    至于功法的因果之类,反而是最不需要考虑的。

    前世段玉虽然是被师门逼着,不得不去送死,但实际上不如说是诱杀更加贴切一点。

    纵然入了师门,有着因果束缚,也不可能做到直接命人自尽。

    他当时应该算是被逼着去冒险,因为有着因果束缚,气运牵连之下,鬼迷心窍地答应了。

    而实际上,以曾经段玉元神真人的修为,还有篆刻师之术,纵然上了战场也有很大概率自保。

    只是当时的白毫山高层根本不给他活路,甚至可能暗中向北燕方面透漏了情报,终于害得他被围攻陨落。

    而此等功法因果,说强也强,说弱也弱。

    比如叶知鱼,若是晋升到元神之后,没有为九天玄女宗传承做出贡献,最多就是‘念头不通达’,修炼时候心魔隐患增加而已。

    至于段玉自己,走上建立地上道国,争霸天下的道路,只能说是被诱惑了。

    因为若这么做,功法精进若神,而若不这么做,修炼起来困难重重。

    再加上他还要报前世之仇,以及那么一丝野心不断滋生,终于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否则的话,若是现在就死宅在云中岛上,不理天下大事,当然也可安度晚年,不会有什么天打雷劈之类。

    只是篆刻师功法,就很难再进一步了。

    “我……没办法成为修炼者?”紫珠却不知道段玉心里千回百转,只是听到自己无法修行的噩耗,脸色一白。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只不过,我觉得你可能不该向人族学,而应该向妖学习……”

    段玉笑了笑:“万类霜天竞自由……任何一个种族,都有奋发向上的潜力,比如妖族,它们大多没有功法,只是凭借本能,汲取日月精华修炼,最终也有成就……”

    但说实话,他前世纵然再博览群书,对于妖怪间的分级或者功法之类,还真是不甚了了。

    “妖?”紫珠应该是联想到了妖鲲,本能的就有些不喜。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办法……只是……”段玉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紫珠焦急道:“不必顾忌,请直言!”

    “鲛人一族,外形与人类很接近,未必不可以修炼人类的功法,只是经脉运转不同……若紫珠姑娘信得过在下,让我好好检查一番你体内的经脉,再配合做几个实验,或许能改造出一些适合鲛人的功法?只是我直言……此可能不太大!”

    段玉自己不过元神出窍的真人,这等创造功法之事,起码也得游神御气境界才有些底气。

    至于真正拍胸脯说定然无误的,或许得劳动呼风唤雨的天师。

    “检查经脉?”紫珠狐疑地打量了段玉一眼,脸颊一红。

    她可不是绿珠那等无知少女,甚至还偷偷收藏过一本人类话本,这可是那些侠士占便宜的不二说辞:“不是还有力蒙么?”

    “要知道……男主阳、女主阴、男女经脉还是有着细微差别的,而修行之中,这一点之差,到最后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段玉摸了摸鼻子:“当然……这只是本人的一个提议,紫珠姑娘不妨下去好好考虑,我们喝酒!喝酒!”

    当即连连举杯而饮。

    天野拳兵卫与力蒙是不打不相识,此时好得跟亲兄弟一样,没有多久就喝得酩酊大醉,被段玉吩咐人抬入船舱休息。

    ……

    夜晚。

    船舱之内,段玉盘膝而坐,手里把玩着一柄飞剑。

    这飞剑材质惨白,乃是用白骨制成,还是当年草原之行中的战利品。

    手持此剑,那延支山、庆国的一幕幕便仿佛在段玉眼前重现。

    但他心神何等强大?只是一愣神便沉静下来,凝视手中的飞剑。

    渡过真火之劫后,就到了元神出窍的巅峰,可称元神小成,能驱物御剑。

    这时候的日游真人,往往会为自己准备一口上好的法剑,从而百里飞剑杀人,无往不利。

    此口白骨飞剑的主人,就是某个倒霉蛋,为了一瓶洗剑的千年雪莲水供人驱使,死得极其冤枉委屈。

    坦白而言,若是这口白骨飞剑已经练成,那当时的神捕司一行人,除了段玉之外,有一个算一个,恐怕都得殒命于草原,延支山之战的结果也会大大不同。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而此口白骨法剑,也成了段玉手中之物!

    PS:订阅惨淡啊,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