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问道章 » 正文
| 繁体版

第一百六十五章 内丹(月票2000加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修士,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妖鲲体内,段玉好整余暇,望着凶焰大减、惊怒狂叫的妖鲲阴神,笑而不语。

    方才,他携鬼切而击,一下就将鬼切插进了妖鲲体内,这就很要命了。

    虽然对于妖鲲庞大的体形而言,鬼切造成的伤势跟蚂蚁咬了一口差不多,但架不住鬼切此时正张开血盆大口,吞噬它的精血啊!

    ——在段玉理想中,最适合血祭鬼切的,便是这头妖鲲!

    以此妖的充沛血气,恐怕鬼切吞噬之后,不仅能尽复旧观,甚至还能更上一层楼!

    至于说自己拔刀?

    妖鲲的阴神虽然元气庞大,但质量比元神都不如,哪怕只是握住刀柄,也会被煞气冲得神魂消散。

    是以吃了段玉这一招天外飞刀之后,妖鲲简直就跟人如鲠在喉一般,不吐不快。

    并且,鱼刺可不会吸人之血!

    光是这一柄鬼切,就可以将妖鲲血气限制住三四成!令其凶威大减!

    “怎么?难受了!”

    段玉促狭一笑:“还有更难受的呢!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灵加持,杀!”

    斩妖剑轰鸣一声,剑尖掠过阴神,将它再次剿灭。

    虽然依旧有黑红血气汹涌而来,但比之前就慢了足足一倍!

    ‘善!’

    段玉见此,眸中精光大放:‘鬼切可牵制其四成气血,我又牵制它阴神外加四成,它本体还能剩多少?’

    若是平时,以妖鲲之能,背上的床弩之伤,还有那些铁索浮漂根本奈何不了它。

    但此时,却是压倒天平的最后一根稻草!

    ‘或许它全盛之时,能以妖力愈合伤口,甚至将倒钩拔出,但此时么?只能不断承受失血与拉扯之力了……接下来,就是消耗战,等待它精疲力尽!’

    段玉眼睛大亮,飞剑不断刺出,与妖鲲元神缠斗在一起。

    此妖虽然气血磅礴,但妖身巨大,消耗也大。

    与它相比,鬼切根本是个吸血鬼,至于段玉自身也有人仙之体,至少能支撑元神出窍十余日,又有一艘踏浪号为后援,却是稳扎稳打,占据优势!

    ……

    大海茫茫,正如这天地一般,丝毫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十日转瞬而过。

    一支船队正劈波斩浪,在海洋中航行。

    这支船队明显不一般,不仅有着三艘冥吞,更有着七艘大翼护卫。

    能有如此实力者,至少也是跟东陈公孙商会一个级别,并投入血本。

    此举在这个时代是很难得的冒险,因此必然会多方面增加安全,比如……雇佣某一位元神真人为护卫!

    在一艘大翼的船头甲板上,一名道人望着不远处的天色,眼睛略微一眯。

    “姜大师?”

    一名掌柜忐忑地问着:“可是前方有何不妥?”

    这位姜大师,乃是他们当主重金聘请来的一位元神真人,精修灵目之术,乃是修士中少有的望气之士,颇受敬重。

    “前方……有妖气,命令船队转向吧!”

    姜大师点点头,凝重地说着。

    “要船队为此转向,莫不是……那海阎王?”掌柜浑身一抖,有些绷不住尿的感觉。

    也不怪他吓得几乎要尿裤子,谁不知道在东海一带,一旦遇上妖鲲,就妥妥代表船毁人亡的大海难?跟遇到特大风暴没有丝毫区别。

    “转向!立即转向!”

    掌柜屁滚尿流地下去传命,整支船队都骚动起来,而姜大师负手而立,注视着只有自己才望得见的妖云,面露疑惑之色:“这妖气……似有些暗弱啊,这是何等征兆?”

    “啊!”

    就在他疑惑之时,水手的惊呼传来。

    姜大师连忙来到一边船舷,以他的目力,可以看到一条可怕的巨鱼从水中跃出,鳞片闪亮,头顶独角,正是海阎王妖鲲!

    只是此时这头妖鲲,竟然背上还插着一根弩箭,箭上有着绳索,连接大量木桶,在海平面上排成一列。

    “居然……居然……有人在狩猎妖鲲?”

    看到这一幕的姜大师如何不懂?当真连眼珠子都要瞪了出来。

    在妖鲲之后,还有一艘渔船,打着奇怪的旗号。

    上面的水手一个个眼睛赤红,望着出水的妖鲲,咆哮着投出了手中的标枪。

    虽然数日之前,他们还是将海阎王当成神明崇拜,但追逐多日之后,特别是经过武藏泉守与天野拳兵卫的连番示范教育,他们已经知晓,所谓的海阎王,不过是一条大鱼而已!

    纵然如此,一开始武藏泉守也不敢多么靠近,直到六七日之后,确认妖鲲体力在不断下降,就真正敢逼近过去,将妖鲲当成一条大鲸鱼来狩猎。

    “升旗!”

    看到旁边船队,天野拳兵卫自豪地挺了挺胸,大声命令着。

    在踏浪号之上,快速升起一面锦旗,以云、水、山纹为图案,绣着‘云中’两个大大的篆字。

    “云中?!”

    姜大师目力过人,瞧得仔细:“东海之中,可有一家名为云中的势力?”

    其它水手面面相觑,都是摇头。

    “姜大师!”

    这时候,一个锦衣中年人也来到甲板,望着妖鲲与船只消失成为黑点,惊叹不已:“可是外海三大宗门之人?”

    “不是……”

    “既然如此,两虎相斗,必有一伤……”中年人眼珠转了转,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东主,我奉劝一句,还是熄了做渔翁的心思吧……”姜大师对此嗤之以鼻:“想要捡两头老虎的便宜,自身至少得是狼狈之属,能与妖鲲放对的,起码也是游神御气的大真人,此等高手极难被杀,纵然重伤都可以轻易击败老夫……更何况,若妖鲲赢了,接下来肯定不会放过我们的船只……”

    “正是!”中年人如梦初醒,苦笑道:“是我太贪心了,立即命令船队,全速离开这里。”

    远洋航行遇到妖鲲,乃是大不幸,而妖鲲竟然正在与人缠斗,无法顾及他们,却又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姜大师,我已经备下酒宴,不如来共饮一杯!”

    中年人望着姜大师,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正好,我也想向东主讨教一二东海的风土人情,以及那个名为‘云中’的势力呢……”姜大师欣然答应。

    ……

    “妖鲲,看剑!”

    段玉一剑飞起,斩落妖鲲阴神的头颅。

    这一次斩掉之后,妖鲲阴神一下散开,半天都没有恢复过来。

    在这场维持了十余日的大战中,双方的精力、元气,都已经差不多耗竭,到达极限。

    特别是妖鲲!

    纵然再怎么血气浓厚,阴神被击散上千次又重新汇聚,早已令它不堪重负。

    只是,它又不能不管段玉,否则段玉必然元神御剑,直取它的心脏、脑海等要害。

    早在踏浪号敢跟它动手的时候,妖鲲的本体就已经跟普通鲸鱼无异了,再也无法实现一击毁船的壮举。

    “阴神……消散了么?”

    段玉元神御剑,飞剑刺杀,依旧不依不饶,来到妖鲲的脑域位置:“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杀!”

    “修士,你真要与我不死不休?”

    妖鲲阴神再次浮现,挡住前路,只是已经变得十分虚幻。

    这种韧性,连段玉也非常羡慕。

    毕竟,普通游神御气的大高手,能打散之后重聚几次,就已经是了不得了,但这妖鲲,虽然是在体内,又只是阴神,但重聚了起码上千次之多!

    这还是内有鬼切,外有踏浪,将它血气牵制了一半以上的情况下!

    “难道你现在才有这个觉悟么?”

    段玉嗤笑一声,心里却是忽起警兆,元神暗自准备:“看剑!”

    “这是你逼我的!”

    妖鲲阴神咆哮一声,一物缓缓自血肉中升腾出来。

    此物圆坨坨、蓝滚滚,好像一枚碗口大的肉球,表面布满了不规则的凹陷,坑坑洼洼。

    妖鲲阴神上前一步,却是与此物完美融合在一起,散发出一股惊人的妖气。

    “内丹?!”

    段玉惊呼一声。

    此乃妖鲲一身修为精华所在,跟自己的道印类似,不到最后关头,不可能拿出来拼命。

    虽然此丹表面有些粗糙,毕竟被消耗了如此久,但其中还有一股本命丹气,乃是妖鲲最后的精元!

    “不错,修士,能将我逼到这一步的,你是第一个!”

    蓝色的内丹悬浮在半空,散发出可怖的威能。

    哗啦!

    在段玉耳中,蓦然传来大海波浪之声,仿佛已经被无形的领域笼罩。

    与此同时,这枚内丹散发出一圈圈力量波纹,势若万钧地向斩妖飞剑撞来。

    这就是妖的路子,朴实无华,但又血腥凶残,达到大拙若巧的境界。

    以内丹拼元神!一力降十会!

    不成则死!

    若是一见面那会,妖鲲就施展此招,段玉说不定都要扑街。

    但妖鲲毕竟不会预知,更不可能一对敌就吐出内丹拼命——真的是在拼命!燃烧丹气,化为一击,起码要损耗它十年寿元!

    “可惜……其势已尽!”

    段玉元神高度凝聚,融入斩妖剑柄之中。

    啪!

    这口元神法剑竟然从中一分为二,化为剑柄与剑身两个部分。

    旋即,剑柄猛地后退,而剑身则是一往无前地撞向了内丹。

    “给我爆!”